第600章

傅炎慘叫一聲,落在床上的手,被軍刀整個貫穿了手掌。

梁傑傲一把抓起他的手,猛的抽出軍刀,瞬間鮮紅的血液噴射出來,他冷冷的看著傅炎慘白如紙的臉色,冷聲繼續問道,“那隻手打她的?”

傅炎一腦門的冷汗,背著雙手直往床上退,“傲哥……是你說的啊,你說她那樣的貨色是送上門不上白不上的啊!是你說誰要送誰的啊,要不是因為你說,我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碰你的女人啊!”

梁傑傲臉色越加猙獰,上麵一把掐住他的脖子,往床下一摔,傅炎上半身被摔在床下,下半身依舊在病床上,梁傑傲拿著軍刀猛的插進他的大腿,語氣陰沉冰冷,“傅炎,給老子記住了!宋怡然是我的女人,就算我不要了,也輪不到你!”

梁傑傲見傅炎已經疼的說不出話,殘忍的勾起嘴角,握住刀柄的手帶著刀一轉,傅炎立馬疼的哭喊出來,“哥我錯了!我再不敢了,我是瞎了狗眼去碰嫂子,我該死我再也不敢了!!”

梁傑傲確認自己身上沒有煙味之後就走進了病房。

一群人正收拾東西準備回梁家,宋怡然一隻腳打著厚厚的石膏一隻腳露出光潔白嫩的小腳丫,張媽正拿著鞋子幫她穿,劉叔在一旁低聲打電話詢問樓下車子是否安排妥當,梁景嚴坐在床邊跟宋怡然聊著,詢問有沒有什麽不舒服的地方。

大家都在忙著,梁傑傲開門進來沒有一個人去理他。哼,這女人真厲害,不過受個傷搞出這麽大排場,自己到底是不是梁家親生的?站在這半天了,要不要大家都當自己是透明的?

梁景嚴察覺到小兒子滿臉的不爽,瞪了他一眼,也懶得罵他,轉頭對醫生說道,“還是用床吧,輪椅太硬了。”

“床太長,進電梯恐怕放不下……”醫生看了一眼梁傑傲,“要不梁少爺抱宋小姐下去吧?”

梁傑傲卷起袖子就走過來,剛要俯身抱她,宋怡然一躲,對著梁景嚴道,“梁伯伯,還是用輪椅吧。”

梁傑傲火氣騰地竄起來,他狠狠的瞪著她,要不是看在她現在受傷了,他非要把這個該死的女人湊一頓!然後想到她今晚因為自己隨便說的一句話受到的遭遇,他又像個被細針紮了的氣球,怒火咻的一下全散了……

握了握拳,他執拗的扳過她的肩頭,一手摟住她的後背,一手拖住她的膝蓋,打橫把她抱了起來,完全忽視宋怡然推著自己的手。

宋怡然連反抗都是無聲的,抿緊嘴唇不想跟他說話,隻用手使勁兒推著他的肩頭,一臉的抗拒。

梁傑傲又有點惱火了,不想說話是吧,他還不想聽呢!咬著牙齒,梁傑傲低聲威脅,“再鬧,把你丟地上!”

梁景嚴走在他們後麵,看著宋怡然排斥的表情安撫道,“小然,讓這臭小子先抱你下去,你忍一會,有什麽事回家再說。”

宋怡然果然乖巧的不再亂動,隻是僵著脖子保持著腦袋遠離他胸口的姿勢。梁傑傲心情糟糕,但是動作卻小心輕柔,步子也沒有跨太大,非常平穩。

一行人出了電梯,坐車回到梁家,一路無話。

梁傑傲繼續把宋怡然抱起送進房間,兩人始終沒有目光接觸也沒有說話,彼此冷淡而疏離。他把她放在床上,蓋好被子。她從晚上一直折騰到現在,再怎麽也掩飾不了眼裏濃濃的疲憊。是大家都不忍心打擾她休息,喂她吃了點東西就讓她休息了。

書房內。

梁景嚴拿著電話,揉了揉眉心,“大家都是老相識了,我也不能因為孩子們的事情就遷怒你。”

電話那頭一陣歎息,語氣真誠的懇求道,“老梁啊,是我沒教好那個混賬,阿傲就算打死他我也不會說什麽的。明天我就去看看那個孩子,順便叫上那個畜生,讓你們再打一次出出氣!”

“算啦,阿傲也算是一個混賬,算我教子無方啊,我才知道他這些天的混賬作為,禍害了那好好的一個姑娘。哦對了,老傅,你家傅炎傷的怎麽樣?阿傲那個混賬下手從來沒有輕重!他是非得栽跟頭才能懂事啊!”

“他活該!阿傲還是下手太輕了,隻在他身上紮兩個窟窿,就該打死那個混賬!”

梁景嚴無奈的笑了下,“我們都是上輩子造了孽,生出了兒子也是冤家!”

兩個人聊的有真心話也有客套話,但是至少這事也算告一段落。

梁景嚴放下電話眼神冷厲的瞪著坐在沙發上麵無表情正在發愣的梁傑傲,他心中隱隱騰起怒火,走過去俯視他,“你紮傷了傅炎?”

梁傑傲回神滿不在乎的嗯了一聲,“沒閹了他算便--”

梁景嚴滿臉盛怒的狠狠給了正在說話的梁傑傲一耳光。梁傑傲半邊臉都麻了起來,轉眼看著自己老爸。

“我看該把你閹了!”梁景嚴又伸手一巴掌打在他後腦勺上,“我怎麽跟你說的?你要不喜歡就跟我說!別欺負她拿她出氣!折騰女孩子算什麽?你有本事衝你老爹來啊!你還好意思把罪怪在傅炎身上?最混賬的是你自己!你要不說那些混賬話,你那些狐朋狗友會把糊塗心思算在小然身上??”

梁傑傲不服的動了動唇,但是卻不知道要反駁什麽--

對,他是跟傅炎說過那些話,但是他不是真心的,他一生氣就控製不住自己變成一個混蛋,說什麽做什麽自己也掌控不了!

梁景嚴焦躁的在房間內走來走去,看著梁傑傲一言不發,想繼續發火的心情也沒了,有點疲憊的坐回書桌前,“算了,等小然好了,我送她走!”

“送哪?”梁傑傲猛然回望梁景嚴。

冷哼一聲,梁景嚴看著這小子激動的樣子故意道,“要你操心?我認她做幹女兒,她想出國念書就念書,想做什麽都行。你這個混蛋以後休想再欺負她!”

梁傑傲倏地地站起來,眼睛瞪大看著梁景嚴,“你開什麽玩笑!她已經是我的女人了!”

“混蛋!你還有臉說!”梁景嚴拿起手裏的杯子猛的擲在桌子上,“你配說這句話嗎?作為一個男人,你有好好保護她嗎!”

梁傑傲握緊拳頭,心裏非常不甘心自己老子這麽說,但是動了動嘴角,還是不知道怎麽反駁,一下子坐在沙發上。

唯一能做的,隻是生悶氣。

開機鈴聲響了起來,宋怡然看著手機屏幕,兩條未讀信息。

是司宇發來的,他告訴宋怡然自己到了集訓地,沒有說集訓的辛苦,隻說學到了很多東西,每天都很充實。給他回了信息讓他注意身體別太累。宋怡然靠著床頭看著藍色牆紙上精致的印花圖騰,這個世界上僅有的情人發來的信息讓她心裏泛起苦澀。

第二條信息是一個陌生的號碼,“我是周穆遠,存好這個號碼,有事可以聯係我,當然沒事的時候也歡迎騷擾。嗬嗬。”

宋怡然看著信息忍不住微笑,抿了下唇,沒有存他的全名,隻是用字母z來代替。這個號碼,大概也沒有什麽機會打吧。

聽見開門聲,宋怡然把手機放到枕頭底下,以為是來送飯的張媽,揚起笑臉準備打招呼。看見來人是梁傑傲,她垂下雙目,看著水藍色的被子發呆。

梁傑傲回身關上門,走到宋怡然麵前。他本來是準備了一肚子話想跟她說的,但是看著她愛理不理的冷淡態度,張了張嘴如同失聲一樣沒有說出一個字。

房間裏是尷尬的沉默,這種沉悶的氣氛讓梁傑傲不得不打破說點什麽。

“喂……”梁傑傲動了動嘴,實在不知道說什麽,隻能叫一聲引起她的注意。宋怡然下意識的抬頭看了他一眼,他的臉也紅腫了起來,左臉頰是很明顯的五指印子。心中苦笑,他被梁伯伯打了吧,現在倒好,他倆的臉倒是驚人的相似了。

“這個……”梁傑傲把左手的小袋子放在她的手邊,“給你的。”

宋怡然猶如沒有聽見一樣,沒有表情沒有聲音。

梁傑傲握了握拳,心中咒罵一聲。自己把袋子打開,拿出裏麵的水晶蘋果,掩飾性的幹咳一聲,“給你,這個味道……很好聞。”

宋怡然看了看他手裏的東西,淡淡的果香融入房間內的空氣。是一瓶漂亮的水晶蘋果香水,她第一個想到的不是梁傑傲在浴室滿臉邪肆冰冷的把香水倒入洗手池,而是她去他的日式別墅,開門的漂亮小姐身上也有著相同的味道。

他想要弄到手的女人他都會送這個來做標記嗎?還是因為那位小姐喜歡,所以順便也送給自己?宋怡然垂下眼神,她不想再去理會那些有的沒的。

梁傑傲看著她仍舊衣服冷淡的摸樣,僅有的耐心用完。他蹙起眉頭開始用語言攻擊起來,“哼,怎麽,老頭子回來給你撐腰了?別再發揮你的演技裝可憐了!給我適可而止點!”

宋怡然依舊沒有表情沒有聲音,仿若他是空氣一般。

她冷淡的樣子讓他想起她偷偷的帶自己去做hiv化驗,雖然自己並不是什麽守身如玉的男人,但是他也有自己的底線和原則!梁傑傲惱火的把香水仍在床上,他的自尊心驅使自己的語氣變得冰冷,開始口不擇言,“別以為送你一瓶破香水就是跟你示好,梁景嚴再把我怎麽著也是我爸!反正我從小被他打到大。你他媽就是我見過最愚蠢最別扭的女人!你不裝會死嗎!”

攻擊性的語言得不到回應,床上的女人還是雕像一般坐在那發呆。

這個該死的女人!她自己當什麽了!梁傑傲憋悶惱火的轉身就走。

“等下。”宋怡然突然出聲。

梁傑傲心中一喜,絲絲期待突然冒出,麵子上裝作不耐煩的轉身回視她。

宋怡然拿起他仍在床上的香水遞到他麵前,“送給你喜歡的人吧,這個味道……其實不適合我。”

梁傑傲臉色瞬間黑了下來,一步跨到床邊奪過她手裏的香水,大步走到窗前直接狠狠的砸出窗外。“啪”的一聲,水晶蘋果落地,一定被炸成玻璃碎渣了吧。

梁傑傲氣的渾身發抖,伸手指著依舊雕像一般的女人,“真他媽礙眼!看你這幅半死不活的德行就他媽想吐!要滾就快滾!”

說完,摔門出去。

梁傑傲出門依舊不解氣,回腳又踹了幾下房門……他氣哼哼的回了房間,摸出口袋裏麵的藥膏。他特地托朋友從外國帶回來的上好藥膏,去疤痕效果很好。狠狠的把藥膏摔在地上,梁傑傲徑直倒在柔軟的大床上。

這個該死的女人,總是激怒自己!!本來他隻是好心去送藥,卻被氣的一肚子惱火!

好聽的搖滾鈴聲響起,梁傑傲煩躁的按下接聽鍵,語氣凶狠,“什麽事!”

“阿傲,有沒有空?”電話裏傳來端木澈有些疲憊的聲音,“東子出事了,來玄武大廈一趟。”

梁傑傲一骨碌爬起來,東子是他們一起玩大的好兄弟啊,他和端木澈東子三人是最要好的關係了。

“出了什麽事?”梁傑傲也顧不上拿外套,抓起車鑰匙就王跑走。

“電話裏不好說。你先來吧。”端木澈沉重的語氣讓他蹙起了眉頭。

玄武大廈樓下,梁傑傲來到端木澈說的頂樓,地上的啤酒瓶被瘋吹的咕嚕咕嚕直滾,梁傑傲走到、不停喝悶酒的東子身邊,看著他頹廢絕望的樣子,詢問一旁滿臉擔憂的端木澈,“怎麽回事?”

端木澈看著梁傑傲,正色道,“你認識琳達嗎?”

梁傑傲眉頭皺成了一個川字,他努力回憶了一下,還是沒有印象,不過好像是經常出來玩的女人。

“東子為了那個女人所以,這樣?”梁傑傲低頭看著喝的爛醉如泥的東子,眼神有點鄙夷,為了個經常出來玩的女人,至於麽?

“那個琳達,得了艾滋……”端木澈歎了口氣說道,“前天她被人發現在家中服安眠藥自殺了。她留了份得病之後發生過關係的名單。”

梁傑傲瞬間覺得頭皮一麻,艾滋病!那個女人不是被這個少爺帶出去就是被那個公子帶出去,光自己見的就已經很多次了。他惱火的蹲下身揪住東子的領口,痛罵道,“混賬東西!你他媽饑渴瘋了?這樣的女人你也碰!”

東子滿臉都是悔恨的淚水,抬起頭哭喊道,“我也不想啊!我都不記得有碰過她!怎麽辦……要是我爸知道……我死了算了吧,死了算了!”

梁傑傲一拳打在他的臉上,“看你這幅慫樣!真他媽沒出息!”

東子被他打的趴在地上,幹脆蜷縮成一團抱頭痛苦起來,“都他媽是傅炎那個混蛋,是他給我們吃藥的,我不吃他就連和其他人笑話我……後來所有人都瘋了,不停地做,我都不記得跟幾個女人……那個琳達也在!!包廂裏除了你估計都要得艾滋病了!哈哈幹脆一起死好了,反正活著也他媽沒意思了!”

梁傑傲愣住,難怪那天晚上宋怡然回家臉色很難看,還叫自己少跟這些朋友來往。見鬼的他們居然在包廂裏麵嗑藥,還幹那麽惡心的事情!他煩躁的扒了扒頭發,自己那天還大怒的說她幹涉自己的社交說她瞧不起自己朋友……

她是看到了吧……所以叫自己去檢查艾滋?

端木澈看梁傑傲一臉複雜,蹙起眉毛,‘阿傲,怎麽這麽巧,琳達出事前,小然真好帶你去做檢查,她是不是聽說什麽了?你回去之後沒跟她撓吧?搞不好她是擔心你,你要問問清楚千萬別亂發脾氣。”

東子用手摸了把臉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那天你走之後,我恍惚看到嫂子後來進來過,不過不知道是不是幻覺,所以一直沒說。操,嫂子要看見我們亂搞……真他媽丟臉!!”

“……搞死的……她為什麽一個字都不提,她擔心我?扯淡吧!”梁傑傲隻覺得腦子裏麵嗡嗡作響,用腳撥弄著啤酒瓶喃喃道。

“我他滿算看開了,反正治不了,我去環遊世界,過一天算一天,死了也不算白活!什麽錢女人都他媽有屁用!”東子一臉決然的坐在地上吸著鼻子。

端木澈看梁傑傲也蹲在地上發呆,走上去打了他後腦一下,“就你這狗脾氣!你是不是又招惹小然了!要不是小然,那晚上你肯定也嗑藥得艾滋!行了,你回去吧,把事情跟小然說說清楚!東子這有我你就放心吧。”

梁傑傲機械的站起來走了幾步,腦海裏回響的是梁景嚴的話,“等小然好了,把她送走。”

他渾身劇烈一震,重重的拍了自己腦門一下,飛快的轉身跑進電梯。

她憑什麽!此時此刻梁傑傲覺得他對這個女人的惱火比任何時候都要旺盛!

她憑什麽什麽都不說什麽都不解釋,跟她對比起來,他梁傑傲就跟個傻子一樣不明事理,囂張跋扈無理取鬧!而她又是多麽的懂事乖巧偉大無私!

他氣喘籲籲的站在宋怡然的門外,劇烈的奔跑讓他的心髒都快跳出嗓子眼了。緩了口氣,他的腦子裏麵亂七八糟的一團亂。但是他卻越發的想要撕碎這個女人!這個該死的女,該死的!

門內。

梁景嚴看著床上的宋怡然,“小然,梁家不會幹涉你的自由的。你想做什麽都行,他配不上你,是他沒有這個福分,梁伯伯不會讓你受委屈被欺負的。我認你做幹女兒吧,你想讀書就讀書。不用在被那個畜生束縛在身邊,去過自己想要的生活吧。”

宋怡然緩緩的點頭,聲音是一貫的溫軟,“謝謝梁伯伯,我會好好考慮,伯伯對我的幫助,我無論如何都會記住的。”

梁景嚴歎了口氣,和藹的笑笑,“阿傲他不爭氣啊,我也不強留你,你也不要勉強自己,過得不快樂就走,去做你覺得快樂的事情,伯伯支持你。”

宋怡然感激的微笑著。

門外梁傑傲每每想擰門進去,可是又縮回手。他聽到老頭子要出來了,非常沒出息的躲回了自己的房間。梁傑傲躺在沙發上看著天花板發呆。自己這段時間都在幹嘛?對她羞辱刻薄,殘忍的傷害她,可是為什麽,她把自己變成了這樣一個混蛋呢?

梁傑傲煩悶不已,走到床頭櫃,打開抽屜找煙。看見裏麵有兩分包裝好的東西愣住。他記得她回家那次,自己死皮賴臉的又是要禮物又是要紀念品。克製心裏的那份窒息感,他一邊深呼吸一邊打開一份,是一個印著黑桃a的鑰匙扣,另一份是一大包的果脯,背麵還有標簽說明種類。他用手拿起一塊桂圓幹,甜甜地香味充滿口腔。這些東西都不是什麽稀罕貨,但她真的給自己帶回了禮物和紀念品……

那天晚上梁家二少抱著一包果脯在沙發上發了一晚上呆。

“宋小姐走了?”

“老爺親自來送她的呢……”

“你說,這二少爺真是的……瞧把宋小姐折騰的,腿上那麽大一個石膏,也不知道以後會不會留下後遺症喲。”

“噓……小點聲,別讓二少爺聽見了。”

梁傑傲猛的撞開門,一夜沒睡他的眼睛裏有些許血絲,頭發亂糟糟的蓬著。兩個正在宋怡然房間打掃的傭人被突然撞門的梁傑傲嚇到,目瞪口呆的看著他--

“啊……二、二少爺早……”

梁傑傲喘著粗氣,狠狠的盯著對麵的兩人,這種急切凶狠的眼神,讓傭人看的心驚膽戰,如果可以的話,他們不建議跪下磕頭求他來個痛快。

“她……走了?”從昨晚到現在,他除了吃果脯根本沒有喝水,喉嚨幹澀的厲害。

傭人顯然還沒有從驚嚇中回過神,啊了一聲表示沒聽懂。

“宋怡然,走了?”梁傑傲忍著嗓子的疼痛,耐心的重複一遍,希望能從他們口中得到另一個答案。

“啊……是啊,剛走沒--”傭人反應過來之後連連點頭。

話還沒說完,梁傑傲就跟風一樣,迅速的席卷過走廊往樓下跑去。他跑到車庫,跳上車子,速度開到最大猛的衝出梁家大門。

梁傑傲情緒急躁不安,他不知道宋怡然會去哪。她的家在哪裏,她的學校是哪一所,她現在可能去哪……這些,他該死的一無所知!

車神的名譽不是假的,他的車疾馳在繁華的城市街道,超過一輛有一輛的車子,可是他的速度再快也沒有,目的地是哪裏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從前想過很多種趕走那個女人的方法,看見她被自己氣得鼓起腮幫的樣子他就覺得很開心,可是他卻從沒想過有一天她真的離開梁家。她的離開他一點都不覺得是勝利,不覺得開心,除了滿心的失落和焦躁,腦子裏麵就剩下轟隆隆的一片空白。

不可以……不可以就這麽結束……他不準,絕對不允許她就這樣消失在自己的世界。

梁傑傲沒有洗臉刷牙刷頭發,衣服也沒有換,頭一回這麽邋裏邋遢的在外麵晃蕩了一下午。尋找無果,他無奈的隨意進了一家酒吧隻想買醉。腦子裏麵亂七八糟翻騰的東西讓他頭疼。渾身沒有一處舒服的地方,喝夠了,他迷迷糊糊的開車回了梁家。

劉叔看著梁傑傲渾渾噩噩的醉酒樣子,趕緊上前攙扶,他不讚同的皺起眉頭,“二少爺你太胡來了,怎麽能喝這多還開車!”

梁傑傲心情糟糕到了頂點,沒有力氣,也不想說話。他現在覺得什麽都不想做,什麽都不重要了,心裏好似被掏空了一般,空蕩蕩的難受。

梁傑傲踉蹌的被劉叔攙扶進門,自己這幅樣子,要是被老頭子看見,隻怕是又要被指著鼻子教訓,其實他現在很渴望老頭子來罵他一頓,或者揍他一頓也好,他討厭現在一片空洞渾渾噩噩的狀態,他想清醒一點。

路過客廳,他搖搖晃晃腳步沉重。

“張媽,沒關係的,我自己來就可以了。”

梁傑傲頓住腳步,是幻聽嗎?他似乎聽到那個熟悉的溫軟聲音。

“我是怕我習慣了被人幫助,以後會變得越來越懶啦。這次輪椅隻怕是要坐很久呢。“

梁傑傲豎起耳朵,微微側過身,迷蒙的眼睛依稀看見的是幾個熟悉的身影站在門口。他的心跳突然加速,閉了閉眼使勁看過去,真的是宋怡然還有圍著她的幾個傭人,她正試圖自己控製輪椅。

梁傑傲緩了緩情緒,側頭小聲問劉叔,“宋怡然不是走了嗎?”

劉叔看著宋怡然細瘦的胳膊吃力的操控著輪椅,下意識的就想丟開梁傑傲過去宋怡然那幫忙,“啊……宋小姐早上去醫院複查的。”

梁傑傲聽後精神恍惚了一下,正好劉叔放開他往宋怡然那處走去,失去支撐他隻感到身體不受控製的往下墜,眼前一晃,他栽倒滾下樓梯。

摔得很疼,但是他的心情卻變得出奇的好。

哼!該死的女人,就會裝!明明是去複查,搞得跟離開梁家似的,敢嚇本少爺,看我怎麽收拾你!

梁家上下看到二少爺摔倒,紛紛跑過來扶他,不過卻發現他的嘴角勾起了詭異的弧度。

看起來……怎麽有點滲人呢(==+)

梁傑傲因為本來站得樓層就不高,所以摔下去也隻是輕微的擦傷而已,不過,很不幸的他卻要動手術了……

原因自然不是因為滾下樓梯,而是因為他最近急火攻心,不但發燒了,嗓子還非常疼痛。到醫院檢查發現是喉嚨的炎症,還是需要動手術的炎症,並且他之後的半個月都沒辦法說話。

梁傑傲一個人躺在病床上氣憤的戳著手裏的報紙。

很好非常好!他是動手術啊,梁家除了按時送飯的傭人居然沒有一個來看自己!雖然是小手術,可也是在身上動刀的啊,自己毛躁不安的情緒都沒有人來安撫一下嗎!

他的喉嚨疼到吃不下睡不好,不過一個晚上整個人就憔悴了不少。

梁傑傲越想越氣惱,直接把戳成一個個大洞的報紙撕碎,覺得不解氣剛準備掀桌子摔椅子的時候,門被宋怡然輕輕推開。

他瞪著眼睛冷冷的看著女人,有點吃力的搖著輪椅進來。

梁傑傲冷哼了一聲,背過身去不理她。

宋怡然把輪椅停在他的床前,伸手拉了拉他的衣角,“醫生說,手術時間很短,不會有事的,你想吃什麽,晚上煮給你吃。”

她看他依舊不理自己,想起他現在還不能說話,拿起旁邊的紙筆遞給他,“梁伯伯正在和醫生溝通,他很擔心你呢,你有什麽想說的嗎?用這個寫下來吧。”

梁傑傲嗤笑一聲,心裏憤憤不平衡中,她不是正在考慮要不要離開嗎,現在幹嘛又裝的這麽賢惠,還不如一走了之,省得蹲這懸著讓人鬧心!轉過身梁傑傲沒好氣的看瞪她一眼,扯過紙筆寫上幾個字,“羅嗦!”

宋怡然對於他這種幼稚的行為無奈一笑,“那你先休息一會,我去看看梁伯伯。”

梁傑傲眼睛都沒抬一下,聽見關門聲才在床上重新躺好。現在是怎樣?她看自己這幅倒黴樣子心存同情暫時留下?他才不稀罕!

宋怡然在門口遇到了端木澈,他顯得很擔心,看見她連招呼都沒打直接進入主題,“阿傲怎麽樣?手術開始了?”

宋怡然安撫的笑笑,“下午兩點的手術,醫生說了,隻是小手術不用擔心。”

端木澈提著心放了下來,這會才發現宋怡然坐在輪椅上,驚詫到,“你的腿怎麽了?”

“不小心從樓梯上摔下來了,沒事的。”宋怡然淡淡到。

端木澈歎了口氣,用腳趾頭想也知道是那個臭小子幹的,“你說你們倆個,一個弄的做輪椅,一個要開刀。那小子跟你鬧過吧,這會急火攻心估計也是後悔自己的作為哦。”看宋怡然一臉迷茫的看著自己,端木澈解釋道,“那天在vip包廂的事,他知道了,我們有個最好的哥們還中招了……哎,那個得艾滋病的女的前幾天也上吊自殺了。”

宋怡然不讚同的搖了搖頭,像他們這樣玩,一次可免第二次怎麽還會有那麽好的運氣?總在水邊走,哪有不濕鞋的道理?

端木澈看著宋怡然低頭不語心事重重的樣子,怕她亂想,“其實阿傲會生氣也在情理之中,你可能不太了解,阿傲雖然跟他們一起玩,但是從來不嗑藥一夜情,最多經常換女友……”掩飾性的咳嗽兩聲端木澈繼續道,“那天他知道事情經過就狂奔回家了,有沒有跟你道歉?”

見宋怡然淡淡一笑,端木澈挑了挑眉頭,果然那個有著莫名其妙自尊心的臭小子沒說清楚。“他啊,脾氣臭有衝動,偏偏還臉皮薄,估計就算知道自己錯了也拉不下臉道歉,你跟他在一起隻能辛苦點都擔待了,其實他並不壞,我們都看得出來他對你很用心,還專門托人在國外帶了退疤的膏藥給你。”看宋怡然怔了一下端木澈疑惑道,“怎麽?沒給你嗎?”

原來……那天他送香水給自己時的欲言又止是因為那個膏藥嗎。其實那天他真正的目的是送自己膏藥吧,隻是因為香水吵了起來,他就沒提。

“宋怡然,對待梁傑傲,你就把他看成問題兒童就行了,多點耐心和包容。”端木澈說道自己的朋友是問題兒童突然溫柔的笑了起來,“他啊,身邊需要有人陪伴照顧,你呢有這麽溫柔賢惠,這麽說著你倆還真配呢。那個臭小子對女人其實挺細心,你慢慢就會發現了。”

宋怡然笑笑,瞥見走廊裏梁伯伯和醫生都往這裏走來,估計手術要開始了,莫名的有點緊張。

梁傑傲看著一群人進來,自顧自躺那生悶氣一個都不甩。梁景嚴一邊很著急擔心他,一邊看他那個混賬樣子就惱火,劈頭蓋臉狠狠教訓了幾句,看宋怡然扯著自己的衣角梁景嚴才稍微消了點兒火。

這個老頭子!不耐煩的樣子給誰看啊,他又沒求他來醫院照看自己,時間那麽寶貴就去忙好了!

梁傑傲惱火的踹開護士要他換做的移動病床,自己傷的是喉嚨又不是腳!幹嘛要被移動病床推進手術室!他起身徑直往外走,一邊還不耐煩的甩了甩手,意思是讓他們都別跟來或煩他。

梁景嚴心氣直想上前揍他一頓,宋怡然連忙拉攔住梁景嚴,表示自己過去勸勸他。端木澈自覺地推著宋怡然像梁傑傲的方向追過去。

“阿傲!”宋怡然和端木澈都叫著前麵的大少爺,希望他能冷靜一點。宋怡然來到他身側,握住他的手腕抬頭望他,“其實梁伯伯比你還緊張,他一夜沒睡,一直在跟醫生溝通你的手術細節,害怕傷到你的聲帶。”

梁傑傲想甩開她的手,不過宋怡然一直緊緊的握住,“不要緊張,醫生說不疼一點感覺都沒有,很快就好了。”

宋怡然知道,在手術前他煩躁也是難免,畢竟麵對手術的隻是他自己一個,她能做的就是盡量的安慰他。

梁傑傲對宋怡然翻了個白眼,當自己三歲孩子嗎,還強調疼不疼的!

宋怡然看著他孩子的白眼,眼底帶著許久不見的溫軟,笑了笑語氣溫柔,“等你做完手術,我們去度假吧。”

梁傑傲渾身一震,她什麽意思?度假?她不走了?他疑惑的看著宋怡然,她的表情是很肯定的微笑,她說的真的?梁傑傲腦子一時百轉千回,無數想法湧現出來,等等!她不走幹自己鳥事!憑什麽他要在自己動刀前思考去哪裏度假這種問題!真見鬼!

梁傑傲對著宋怡然做了個凶惡厭煩的表情,甩開她的手走進手術室。

端木澈挑眉笑了起來,“你看這小子,一說度假,眼神立馬不一樣了,哎……真是英雄難過美人關啊。”

宋怡然隻是笑笑,看著亮起手術燈,緊張起來。

宋怡然和梁傑傲商量後--

額,也可以說是梁傑傲決定是去海邊度假。

梁景嚴對於兩個病患出去玩表示擔憂,宋怡然笑著勸道,反正一個不能走路,一個不能說話,正好生活上互補了,他幫她推輪椅,她做他的傳聲筒。

梁景嚴之所以同意當然不僅僅是宋怡然這種單薄的安慰理由。家裏畢竟有傭人在,兩人在家隻怕礙於麵子也放不開,既然宋怡然決定暫時不走,那麽出去散散心也可以培養培養兩人的感情。

訂好機票,宋怡然開始忙著收拾行李。

梁傑傲因為說不了話,心情從手術台出來後就沒見好過,想吃什麽想要什麽都不能表達清楚的感覺讓他非常惱火。傭人最近都戰戰兢兢的不敢靠近他,就算是送飯,也都央求宋怡然幫忙。雖然她去送飯也沒見二少爺臉色有所好轉,但是梁傑傲對宋怡然的不同大家還是看在眼裏的,畢竟是小兩口嘛,這感情自然比外人要好咯。

由於他嗓子不舒服的原因,所以最近都不愛吃東西。宋怡然給他熬了好吞咽的白粥,他嫌棄沒有味道不想吃,坐在電腦前把音樂開到最大表示不滿。

宋怡然沒轍隻能換熬海鮮粥,她端著溫熱的粥碗,無奈的摸著他的頭發誘哄道,“來,嚐一口是很鮮美的海鮮粥哦,明早我們就要乘飛機了,據說那裏環境很美哦,也許到那之後你心情會好點。”

梁傑傲興致缺缺的對著天花板翻翻白眼,宋怡然用勺子舀了粥吹開熱氣,遞到他嘴邊,“你聞,是不是很香?裏麵有蝦仁和魚肉呢,來嚐嚐。”

他皺眉看看不屑的哼唧一聲,撇撇嘴看著她一臉耐心十足要跟自己耗到底的樣子,梁傑傲在心裏嘀咕,搞不懂這女人計劃這場度假是個什麽企圖。分手旅行?哼!要走趁早!太不稀罕呢!

“啊--”宋怡然好像真的把他當做學前兒童,“吃飽飽了早點睡覺,明天旅行才有力氣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