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1章

梁傑傲看著她柔和的臉龐,鬼使神差的,張開嘴含住勺子。鮮美的味道讓他滿意的眯起眼睛,沒有繼續別扭下去,他乖乖的喝完了她喂來的每一口粥。

拿出手帕給他擦了擦嘴角,宋怡然理了理枕頭照顧他躺下,哄小孩子一般隔著被子拍拍他。“睡吧,晚安。”

梁傑傲看著宋怡然走到行李那開始再次檢查核實,吃飽後整個人懶懶的還真有點睡意。正在迷迷糊糊之際,他感到自己旁邊的空位往下一沉,眼睛頓時睜開,扭頭看到宋怡然躺在了自己身邊。

梁傑傲對她瞪了一眼,然後動作輕快的躺下,伸手把被子往那邊放了放。按理說他應該把這個女人踹下去的,她憑什麽睡這裏,不是要走嘛,算老幾哦!他們好像又沒有多熟悉!

不過,他這個人一項大度,算了,隨她去好了。哼!

這一覺,梁傑傲難得的睡得很沉,一夜無夢。

第二天一早,梁景嚴交代了梁傑傲一些注意事項,不外乎不準欺負宋怡然,不然就宰了他之類的話。他不爽的撇撇嘴,又不是他要去的!他也很勉強好不好!

兩人收拾好之後就乘車去了機場。一路上梁傑傲都塞著耳機聽歌不理人,他就是要讓別人看看,他梁傑傲是被宋怡然死皮賴臉脫去度假的!他其實一點都不想去。

然後這位大魔王少爺不知道的是,他前腳走出梁家,傭人們後腳就開始議論起來。

“矮油~~二少爺明明說部要去度假,昨天還把自己證件一再檢查一下,生怕走不了的樣子!”

“是啊是啊,二少爺真聽宋小姐話哦,她舉起勺子,二少爺就乖乖張嘴巴吃掉了。”

“我看呐,二少爺就算脾氣再壞,宋小姐都能管住他,以後結婚肯定是個妻管嚴!”

“哈哈哈……你是要笑死我嗎……二少爺怕老婆……哈哈”

梁傑傲百無聊賴的打了個哈氣,斜眼看著送給跟劉叔熱絡的聊天,不耐煩的看看手表,催促他們快點。劉叔看出他的意思,從後備箱取出行李,“這就走這就走,二少爺,宋小姐,祝福你們……恩,旅行愉快。”

梁傑傲看著被工作人員推著的宋怡然,幹咳一聲接手過來,自己推著輪椅往前走,他的臉帶著籠罩在陽光下看起來有些溫和,剛才有些恍惚,把旅行快樂聽成了……新婚快樂。

飛機上,宋怡然有些暈機,一直閉著眼睛縮在座位上養神。空姐走過來遞給她一杯溫水,她感激的一笑,喝了水感覺好一些了。其實空姐之所以會送水來,是因為梁傑傲按了鈴,寫字告訴她送杯水來。

下飛機的時候梁傑傲抱著宋怡然,他們這對情侶在旁人眼中,有點奇怪,一個不會說話,一個不會走路。旁邊一位老大爺看見他們,笑嗬嗬的對宋怡然擠擠眼睛,“小姑娘,你男朋友很細心哦,對你真好啊。”

宋怡然有些不明所以,看了一眼麵無表情的梁傑傲,對著老大爺禮貌的笑了笑。

一路坐車來到別墅,這裏環境真的很美,湛藍的天空白淨的雲朵,路邊椰樹紅花繁盛美好,就連滿臉不耐的梁傑傲,都因為這樣的美景放鬆了麵部表情。

別墅麵朝大海,可以欣賞海邊風光,聽著還海浪澎湃的拍打沙灘,海鷗清涼鳴叫,宋怡然眯起眼睛隻覺得天高地廣,好似所有煩惱都消失不見。

梁傑傲把她推進房間,就去洗澡了。宋怡然看著這裏什麽都很好,就是太熱了。

海風習習,海浪沙沙,淡淡的月色籠罩著靜謐的大海。

宋怡然對料理有著天生的熱情,閑暇時光她從來不是用在逛街打扮上,她喜歡上網看食譜然後自己實踐一番,司宇也經常笑話她是勞碌命停不下來,不過她覺得做好一桌色香味俱全的菜式非常有成就感。

她抬著自己受傷的腿,抱著剛做好的壽司,在別墅的餐桌前蹦躂來蹦躂去。

梁傑傲下樓的時候就看見她忙得不亦樂乎的樣子,他撇撇嘴,這女人真是連做飯的樣子都傻不拉幾的。走到她身後,他伸手拍了下她的後腦勺。宋怡然吃痛的回頭瞪他,這個男的真幼稚!

他今天穿著寬大的黑色t恤,卡其色短褲,一雙人字拖踩的十分隨意,頭發蓬鬆柔軟,隨意休閑的打扮,沒有了平日的冷傲淩厲,卻讓人覺得帥的移不開眼。

隨意的坐在椅子上,他拿著一個三文魚壽司咬了一口,鮮嫩清香,讚許的挑了挑眉,看見她傻愣愣的站在旁邊,又鄙視的翻了個白眼。

宋怡然見他主動下筷子,鬆了口氣,應該還算合口味吧,這個家夥嘴巴又毒又挑的,她可是花了很長時間才根據他的口味更改自己的烹飪風格。他看著女人不時的給自己布菜皺起眉頭表示煩躁,下一刻卻吃完她放進碗內的食物。

這頓晚飯雖然沒有人說話,不過還算和諧。梁傑傲吃飽心情也跟著好了起來,雖然不能說話還是讓他很不爽。所以這段時間他真的很討厭有人打電話來。

梁傑傲正坐在沙發上用牙簽剔牙,果然想什麽來什麽,手機鈴聲響起,他把手機放到宋怡然手裏,示意她幫自己接。

宋怡然剛按了接聽鍵,電話那頭就傳來女人聒噪嗲膩的聲音,“阿傲~~人家好想你!聽說你生病了,要不要人家去陪你嘛!人家可以做你的貼~身~看~護哦~,這麽久了你都沒有想人家嘛?……”女人如果連珠炮般的自說自話,以及令人受不了的嗲膩讓宋怡然起了雞皮疙瘩,即便在這麽熱得海濱城市,還是打了個冷戰。梁傑傲遞給自己一張便簽紙,上麵寫道,“想辦法讓她不要再打過來。”

宋怡然在心裏搖搖頭,這個大少爺是玩膩這個女人了吧,連分手都要由別人來出麵打發。略微思索了一下,宋怡然開口,“你好,梁傑傲的喉嚨做了手術,暫時不能說話。”梁傑傲聽她禮貌的耐心解釋自己的情況,對著她擺起不耐煩的臭臉來,解釋個屁啊,速戰速決點行嗎。

她有些苦惱的抓了抓頭發,這要她怎麽說?說他準備結婚了?狂蜂浪蝶會因為他結婚就改變對他的態度?怎麽樣讓她永遠不打來……

“那你叫阿傲給我傳短信啊,你是誰啊?幹嘛接阿傲的手機!保姆?”

宋怡然頓了下,這個女人還真是打破沙鍋啊,歎了口氣,大概他身邊的女人都以自己是他女朋友自居,既想討好他又想管束他。可是這樣一個魔王大少,又能給予多少回應呢。看著他滿臉厭惡示意她速度解決,宋怡然揉了揉太陽穴,“我不是保姆……”

他還想聽她對那個女人說什麽,可惜她拿著電話走開了。梁傑傲懶懶的倚靠著沙發,看著落地窗外那個女人對著電話淡然的說著什麽,她的低頭淺笑自己都看在眼裏,第一次見她覺得真是醜死了,然而現在卻覺得越看越順眼。見鬼的,也許自己視力下降了……

這個女人八成跟對方說她是未婚妻的事情吧。在他們這些人的圈子裏,未婚妻就等同於家族強行安排的政治聯姻。許多朋友都娶了討厭人嬌氣紈絝的千金女,他們的婚姻沒有愛隻有將就和犧牲。看著宋怡然在外麵走來走去打電話的樣子,梁傑傲覺得,其實他還是很幸運的。

宋怡然杵著拐杖一蹦一跳的進來,把手機遞給他,“已經解決了,剛才有個叫ada的人給你發信息。”

梁傑傲突然神色緊張起來,劈手粗魯的奪過手機,按開短信看起來,頭也不抬的揮揮手,示意她走開。

宋怡然看著他緊張兮兮的樣子,沒有多問,一蹦一跳的上樓去了。其實不用問吧,存儲完整的名字,提到短信態度又那麽緊張,跟那些所謂的女朋友態度完全不一樣,是他上心的女朋友吧。想起那天在別墅看到的女人,大方幹練,氣質優雅,倒是挺配梁傑傲的。宋怡然低頭咬了咬唇,看準台階一步步的跳上樓。

“她不要,我一氣之下就摔了,還是送別的吧,估計她不喜歡香水。”

大約一分鍾,短信聲響起,“你不是說她上次收了一直在用嗎,怎麽就突然不喜歡了?你想過原因嗎?”

“我哪知道,她就是個怪胎,說不準上次是敷衍我才用的吧。她好像都不喜歡打扮啊,化妝什麽的。”

“梁先生,我記得有碗我去你的別墅,跟她打了個照麵,當時她看見我情緒明顯有了變化,我不知到是不是因為她聞到我身上的香水味道。也許她誤會了你送她香水的目的。導致她對你送的香水非常排斥。”

梁傑傲看到這條短信非常的差異,摸著下巴想了想,他突然吹了個響亮的口哨,眼神暗爽的伸了個懶腰--

他肯定,這個女人吃醋了!

浴室

宋怡然打開淋浴頭,熱氣升騰,熱水嘩嘩的落入浴缸,看著漸漸蓄滿的浴缸,她有點發愣。

從兩個月前第一次進梁家到現在,自己跟梁傑傲一路磕磕絆絆,能有今天這樣的處境,也算超過自己一開始的預期了。短時間內她還可以留在他身邊,因為至少現在他對自己有興趣。

宋怡然解開長頭,拿起一旁的梳子,梳理起一頭烏黑柔順的發絲,她俯身伸手撥動浴缸內的熱水,柔美的臉龐在熱氣的氤氳裏顯得溫柔而飄渺。

梁傑傲開門進來就看見女人專注撩撥水麵的動作,眼神幽深發直的望著她。

宋怡然並沒有意識到他的闖入,嘩啦的水聲蓋住了他開門的聲響。她拉開連衣裙一側的拉鏈,隨著衣裙的脫落纖細玲瓏有致的身材一覽無遺。解開內衣放在旁邊,她把淋浴頭關上,準備邁進浴缸。

梁傑傲一陣頭皮發麻,看著她緩緩脫去衣物,他的身體開始燥熱起來。他本來隻是想進來隨便看看的,根本沒想做什麽,雖然他隨便闖進了別人的浴室。看著宋怡然凹凸有致的白皙,胸前的高聳猶如誘人甜美水蜜桃,衝動控製不住的在體力翻騰,他喉嚨幹澀的咽了口口水。

宋怡然隻邁進一隻腳,突然聽見背後傳來粗噶的呼吸聲,嚇了一跳,整個人差點滑倒。

一雙結實有力的手臂從背後及時摟著了她,雙手正巧按在她的飽滿上,大小正合適他的手掌,兩者相貼沒有一絲空隙或者多餘的地方。宋怡然的心髒加速跳動,她聽見身後的男人粗喘出聲,灼熱的氣息噴在自己敏感的脖頸上,大腿上被一個堅硬灼燙的東西頂住,讓她微微一顫。

宋怡然抿了抿唇,柔嫩的雙手覆蓋住他的堅挺。自從兩人因為醫院化驗的事情吵架,他許久沒跟她親密了。其實並沒有多久,隻是他感覺自己就像餓了很多年沒有開葷一樣饑渴。

“阿傲……”宋怡然側頭想伸手撫摸他的臉頰,“我可不可以先洗個澡……”

梁傑傲發出一聲咕噥,雖然他說不了話,但是語氣可以聽出他不願意。

宋怡然被他揉弄拉扯的痛苦難耐,一邊啜泣一邊哀求他輕一點。

梁傑傲因為她的柔軟可憐的哀求反而越加用力起來,他非常懷疑她其實是深諳情事的,為什麽每次隻要她一哭著求自己,他就想把她撕碎毀掉吞進肚子裏。

梁傑傲看她似乎一隻腿受不住,身子老是往下沉。浴室撈起她的受傷的腿掛在自己手臂上,宋怡然不安的瞪大眼睛,這樣她的所有重量雖然被他分擔走,但是她受不了這種雙腿被大大分開的豪放姿勢。

梁傑傲看著她因為羞澀而捂住臉啜泣的樣子,邪惡的低聲笑起來,他帶著她轉身,讓她麵對著浴室牆壁上巨大的鏡子。他灼熱的氣息噴在她的耳旁,意思是催促她幹淨睜眼。宋怡然緊閉雙目哀求他回房間,浴室真是可怕的地方,他每次都喜歡在這裏欺負自己!

梁傑傲拿起旁邊的紅酒咬開木塞,瓶口對著她的鎖骨倒下去,紅色的**在她白皙的肌膚上緩緩流動,冰涼的觸感讓宋怡然微微顫抖。宋怡然已經被他撩撥有點難受,雖然她不是很熱衷這種事,但是還會有正常的生理反應。她下意識的扭動身體,紅酒因為她的扭動流淌出一條詭異的紅線。

看著紅酒流淌到粉紅色的花蕾上,宋怡然抖了抖,嬌吟一聲,動情的伸出手指插入他濃密的黑發。梁傑傲低頭一路從耳朵舔吻到她的鎖骨,一點點的吸吮著她身上的紅色美味。酒香混合女人的體香是絕佳的催情藥,梁傑傲隻覺得某處快要爆炸一樣的脹痛起來。

她的手指微微用力的揪著他的黑發,聲音柔弱的啜泣哀求著,梁傑傲猶如失去理智發瘋凶狠起來。她忍著身體扭曲的疼痛乖乖讓他作亂,抿唇忍受他瘋狂而凶悍的占有。

饜足的抬起頭,看著宋怡然眼角掛著淚珠,胸前紅腫一片,清醒之後頓時疼惜不已。蹭了蹭她的臉頰,抱住她目光溫柔的看著她。宋怡然會意,溫順柔弱的搖了搖頭,表設計自己沒事。小摸樣令梁傑傲心疼死了,溫存的親親她的櫻唇,伸出帶有紅酒香氣的舌尖撬開她的雙唇。

梁傑傲像抱孩子一樣把渾身綿軟的宋怡然抱到房內,才走幾步就蹭出,強行把她按在牆上鬧了一會,結束後把他的小毛驢擦了擦,又丟在床上再次狠狠折騰了一番。等到他盡興的時候,宋怡然已經死去回來好幾次了。

最後他摟抱著她,這是他們吵架之後的第一次親密,如此徹底的發泄過後,似乎累積在心裏的怨恨不滿都全部清零了。

他摸著她柔軟如絲的黑發,內心也是柔軟到不可思議。

他想,就讓那些不好的事情過去吧,他們以後一定會很快樂的一直在一起。

海濱幹淨清爽,待了一陣子,果然心情和身體都好了許多。

那晚之後,兩個人又黏糊起來,梁傑傲時不時就賴皮的耍弄她,看她又氣又羞的紅著臉瞪著自己,梁傑傲就覺得心情舒爽的要命。

白天他大部分時間在家裏待著陪她,兩個人看看電視看看碟片,上上網或者在床上運動運動,到吃飯時間,她就親手捧上做的香噴噴的美食給他填飽肚,小日子過的滋潤無比,一星期下來,梁傑傲都發現自己有啤酒肚了。

雖然日子過的很簡單,可是漸漸的,梁傑傲隻感覺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溫暖感覺。

不過天天在家也會膩歪,所以最近梁傑傲會偶爾出門嫩釣魚或者衝浪。

宋怡然因為腿腳不便,出門費勁,而且梁傑傲也不給她穿比基尼給旁人看。海濱別墅有24小時待命的管家恭候差遣,梁傑傲也為她在在院子裏放了躺椅,綁了吊床,隻要在梁傑傲劃定的活動範圍,宋怡然都可以自由來去。

她不覺得這樣過分,反正去沙灘也是曬太陽出海釣魚,或者在酒吧聽聽歌,這些都不是她喜歡的消遣方式,她寧願宅在屋子裏乘涼研究食譜。

梁傑傲的那些“女朋友”電話依舊由她來負責接聽,任務和剛來時一樣,讓她永遠不要再打來。都是一些狂蜂浪蝶,宋怡然至今沒有碰到一個具有一定重要性的女人,比如那個女醫師ada。

凡是那個女醫師的短信,宋怡然從來不看,等他回來自動交給梁傑傲自行處理。他很滿意自己的表現,但是偶爾還是會用玩味的眼神看著自己,他是覺得自己很淡定所以失落?宋怡然實在做不來吃幹醋這種事情,就算是裝,也裝不出來……

梁傑傲幾乎天天和女醫師聯係,而且每次互發過短信心情都出奇的好。對帶宋怡然也是變得特別溫柔,百般嗬護著。

宋怡然回憶起電視劇裏在外麵出軌的丈夫,回到家就會對老婆格外溫柔體貼。他的心情是不是就是那個出軌的丈夫?搖了搖頭,宋怡然把腦子裏的胡思亂想趕走。她明白自己的身份,不想自討沒趣,如果她鬧的話,他也不會有一點愧疚之心吧。

十多天過去了,梁傑傲的喉嚨逐漸恢複,醫生也說他可以說話了,但是注意不能太大聲,然而煙酒必須全部戒掉。有宋怡然的貼身看護,他的生活方式健康到極點,膚色曬成漂亮的古銅色,人也愈發結實陽光。

宋怡然無微不至的照料著梁傑傲的生活起居,她讓他感到了被人重視的感覺。媽媽很早就去世了,爸爸忙工作,大哥總是用強大的光環遮擋住自己,他活到現在根本沒體會到多少親情和愛。然後宋怡然的出現對自己來說是前所未有的,她會無條件的聽自己的話為自己著想,甚至到了溺愛的程度。

她無底線的縱容已經慣壞了他,雖然他並未察覺到,他在潛意識裏已經把宋怡然當成了家的帶名字。似乎隻要有她在,自己就可以輕鬆自在的健康生活。

趕走她的想法已經完全從腦內根除,他現在不敢想象如果這個女人有天走了,自己該怎麽辦。

今天她們越好一起出去逛逛,正好太陽也不算毒辣,隻是很溫和的照在大地上。

梁傑傲提議的這事兒,她老看宋怡然窩在家裏看書,怕她悶,就提議找一天一起逛逛去。他推著她的輪椅在沙灘上隻逛了一會,就有n個女人上來跟他搭訕……宋怡然在一旁安靜的坐著,心裏卻在琢磨,他每天出去之後還能準時回家,這算不算是修身養性?

他們離開海邊沙灘,來到集市。梁傑傲幫宋怡然買了個大椰子給她抱住喝,自己推著她累得在後麵直喘氣。

宋怡然示意他彎下腰,拿手帕給他擦了擦汗,順便在他嘴角親親一吻。梁傑傲覺得滿腹疲憊瞬間飄走,傻兮兮的摸摸嘴唇嘿嘿笑起來。俯身就著她吸過的吸管喝了一大口椰汁,雖然兩人已經發生過很親密的關係,可是大街上共用一根吸管,她還是會害羞。他色色的舔舔嘴唇,羞的她臉都紅了,別開眼不再去看他。

瞥見集市上貼著很多海報,海濱大劇慶祝開辦十周年請了很多大牌明星來演唱。其中就有葛近藤,她和司宇都很喜歡這個男人,他可以把歌曲唱的如同講故事般煽情動人。司宇曾經為了買他的演唱會門票打了三個月的工……

宋怡然看著海報的日期,明晚就開始了,這麽強大的明星陣容,票估計早沒了,有些遺憾呢。

“想看?”梁傑傲看她盯著海報發呆,又搖頭要低頭歎氣的。見她對自己也是悶聲不響的搖了搖了,他無奈的翻了個白眼。“等我會,我去打個電話。”

有沒有搞錯那個葛近藤,小學時候拖著鼻涕到了六年級還尿褲子的惡心男是自己的同學,真搞不懂這是什麽世界,連他都能做明星!

梁傑傲打了通電話,對方表示可以弄到票,事情搞定,掛了電話剛要轉身,一個身材火辣的比基尼女郎攔住他的去路。他低頭一下映入眼簾的是她那對令人震驚的波瀾壯闊……他瞪大眼睛嘴巴變成了0形。美女說完蒼白的紋路開場白,就開始吊著他的手臂磨蹭起來。說實話,如果不是因為有了宋怡然,他早跟她一起找個沒人的地方探討男女關係之類的話題了。不過既然有了宋怡然,自然對野花野草沒了興致。

等他擺脫那個女,回過頭的時候宋怡然已經不在了……

敢給他亂跑,手機也沒法聯絡,她到底是哪根筋不對又突然消失?按慣例,警車每間隔一段時間就要將海灘重新巡視一遍,梁傑傲一臉鬱悶的坐在更像觀光車的警車上,煩躁的跟著搜尋那死女人的蹤跡。

摸摸下巴,梁傑傲琢磨著,是不是她看見自己跟那個說了幾句話所以吃醋跑開了?要是這樣那就真的冤枉了!那個要不是以問路作為開場白,他才不會吊她呢。雖然吃醋是好事,可是他就是記掛著她受傷的腳,況且她現在坐在輪椅上,在這個陌生的地方瞎晃蕩萬一出事呢!

該死的蠢女人!

分開已經一個多小時了,給別墅打電話也說沒有回去,該死的她到底跑哪了!他現在煩躁外加惱火的隻想揍人!給他逮到她一定狠狠的揍她一頓!

另一邊的宋怡然也一直在找梁傑傲。

她看著他和一個身材性感火辣的比基尼美女相談甚歡,自己在一邊耐心等他,結果看見葛近藤出現在集市!估計是為了劇院彩排吧,她不知道自己明晚可以進去看表演,所以想著不能聽演唱會那就給司宇弄張簽名。要是拿到簽名,那臭小子肯定樂壞了。

宋怡然費勁的搖動輪椅到葛近藤身邊,助理看她是坐輪椅的,就沒阻止她的靠近,葛近藤還親自上前微笑著問她有什麽需要。她心裏感動,雖然老大不小了還狂熱的要明星簽名,這行為還蠻幼稚丟臉的,可是葛近藤就在眼前的機會可遇不可求,她連忙請對方簽個名留念。有筆無紙,她一急,把懷裏光溜溜的椰子遞了過去。

葛近藤看著她遞來的大椰子,噗嗤笑了起來,覺得這個女孩十分可愛,簽完名還囑咐助理送她回家。她急忙說不必,轉頭去找梁傑傲,結果這個魔王少爺早沒了蹤跡。

宋怡然想也許是跟著那個性感美女走了吧,集市上熱鬧非凡,她覺得並不著急回家,就一路閑逛溜達。

等到天快黑,宋怡然才回家。一開門就看見梁傑傲焦躁的撲過來,狠狠抓住他的雙臂,眼睛血紅的好像要把她吞了一般。

看著宋怡然提著新鮮的蔬菜出現在門口,梁傑傲狠狠握住她的手臂,怒氣衝衝的質問,“你去哪了?”她沒回來的時候自己滿心焦急的等待,想著她回來了一定要狠狠揍她一頓。

語氣怎麽聽,好像都是關切,沒辦法,他隻能盡量把表情繃的凶狠一點。

宋怡然看見他比自己早回來愣了一下,把手裏的一堆袋子晃了晃,“我去菜市場買菜呀,i你這麽快就回來了?”她話一出口,梁傑傲的臉色一黑,惱火開始往上冒,這女人故意走開的?她是給自己創造一個豔遇條件?他是不是還要謝謝她?

看著他陰沉的臉,宋怡然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她諂媚的朝他笑笑,“你看你看。這些蔬菜好新鮮喲。我每一樣都買了呢,今晚你有口福了!”

見他還是冷眼望著自己,宋怡然可憐兮兮的扯了扯他的衣角,“好嘛,我錯了。我不是故意走開的,正好看見喜歡的歌手就去要簽名,回來你就不在了,我還以為……”

梁傑傲冷哼一聲,雖然氣消了一點,但是這個女人對自己沒信任感,這點認知讓他有點失落。看著她腿上放著的那顆簽名椰子,頓時覺得滑稽又好氣,伸手掐了掐她白嫩的臉頰,語氣惡狠狠的,“不準你喜歡什麽明星!椰子給我扔了。”

宋怡然急忙護住椰子,撅起小嘴瞪他,“你怎麽這麽小氣,喜歡個歌手還不許了?梁傑傲,你心眼比針眼還小吧!”

梁傑傲伸手彈了下她的腦門,“那不仍椰子把你扔了。”看著她不屑的撇撇嘴,皺著小臉無聲抗議的嬌嗔摸樣,他早就沒了火氣,摸摸下巴,俯身在她耳邊,“不扔也成,除非今晚你用身體交換……”

“梁傑傲!你敢不敢正經點!”宋怡然捶打他的胸膛,一張笑臉漲的通紅。

梁傑傲推著她的輪椅到廚房,“那我們來說點正經的,我要跟你約法三章!這個是命令,你隻能接受,第一你心裏最棒的男人隻能永遠是我!”

她噗地笑出來,側頭看他孩子氣的認真,“好好,以後我就崇拜你一個,你可別嫌我煩--第二呢?”

“第二不準一聲不吭的離開,不準讓我找不到你。第三你要信任我,在乎我!”

宋怡然看著他眼裏的認真有點慌亂,垂下頭摸了摸肩膀上的頭發。梁傑傲寵溺的揉了揉她的頭頂,繼續推她進屋。

他不喜歡她大度的任由自己跟別的女人約會,換做是別的女人來管自己,他會覺得煩覺得他們幹涉自己,但是宋怡然不同,她可以說是他未來的老婆,就算現在還沒結婚,現在她也應該以他的女友自稱,她應該跟別的戀愛中的女人一樣,抱著獨占他的心趕走他身邊心懷不軌的女人。

梁傑傲不知道宋怡然到底是不在乎自己,還是因為明明很在乎,因為不信任自己所以裝作無所謂。他不知道答案是什麽,但是如果宋怡然有自己一般的占有欲,就不會好脾氣的放仍自己跟別的女人來往。

雖然剛才宋怡然保證了三條章法,可是信任和在乎,並不是保證過之後就可以有的,這種東西隻是一種概念,做起來並不容易。但是光聽她的保證,自己就覺得很開心。簽名椰子可以不扔,還拿出演唱會的貴賓席票給她,看她高興地摟著自己又是親又是誇的,隻是全身燥熱的想把她撕碎拆散在吞進肚子裏。

激情四射的演唱會,大家都拿起手中的銀光棒站起來跟著歌手一起哼唱。宋怡然坐在輪椅上聽得入神,被氣氛帶動下也會跟著又叫又喊的。梁傑傲不可思議的看著旁邊的女人,他還以為這個女人永遠隻會安靜,淡漠的坐在一邊裝裝裝呢。

她衝他激動的大喊,興奮的扯著他袖子,“快看!葛近藤出來了!”握過她的手,兩個人十指交握,和其他情侶一樣親密的靠在一起。梁傑傲對她溫柔一笑,裝作很感興趣的看向舞台,眼神卻暗藏殺氣,要不要弄死台上那個抱著吉他的傻x?他牙癢癢的殘暴想著。

一首歌結束,宋怡然聽得如癡如醉,葛近藤並沒有直接下去,而是靜靜看著場下,低沉而磁性的聲音通過話筒傳出來,“今天來了多少情侶?如果你們是情侶的話,請把手牽在一起舉起來。”宋怡然轉頭看著梁傑傲,微微一笑,握緊他的手一下舉起。

梁傑傲立馬開心的眉開眼笑,饒有興趣的看著台上男人到底要搞什麽花樣。

“好……我看見你們。”葛近藤指著台下畫了一個圈,“曾經有個歌壇前輩在開演唱會的時候也這樣做了一個試驗。他提前一年售給情侶演唱會門票,讓他們一人保留一張,一年之後隻有兩張票合起來才可以入場。許多情侶覺得一年很短暫,紛紛都買了票。然後演唱會如期舉行,情侶專做卻空出了很多坐位。

梁傑傲蹙眉看著旁邊聽得入神的女人,不禁開始猜測他們一年之後的情景。“其實,一年真的太短暫。”葛近藤微微一笑,看著下麵的人山人海,“不如我們來定個五年之約,等下演唱會結束,請各位情侶到後台領取五年後的演唱會門票。五年後,你還有信心跟你身邊的愛人來聽我唱歌嗎?”

氣氛有些令人感傷,葛近藤撥動著古典吉他,唱了一首動人婉約的情歌,不同於剛才熱烈的氣氛,台下的歌迷這會似乎都陷入了沉思。

宋怡然也不例外,她有些恍惚的看著他們交握的雙手,想象著五年之後--

那時候他們應該都是臨近三十歲的人類,宋怡然盯著旁邊男人俊逸迷人的臉蛋,五年後他一定會是一個成熟穩重的英俊男子,事業有成家庭美滿,漂亮的妻子,可愛頑皮的孩子……

葛近藤的歌讓梁傑傲也有些動容,他本來一直沉默著,好一會突然把宋怡然一包摟住,親昵的用鼻尖蹭著她的,他聲音低沉的對著她說,“小然,五年後,信不信我們還在這聽這小子唱歌?”

宋怡然不知道該說什麽,隻能笑了笑。

梁傑傲握緊了她的手,語氣有些焦急,“信不信?”

宋怡然溫柔的抬頭看他,目光如水,“你呢?信嗎?”

梁傑傲的眸子星辰般深邃璀璨,他堅定的一點頭,神情無比認真,“我信!”

宋怡然鼻翼發酸,眼裏驀然一熱,她有些慌亂的低下額頭抵在他的下巴上,眨了眨眼希望眼裏的濕潤趕緊散開。彎起嘴角的弧度,她抬起頭揚起燦爛的微笑,“我也信。”

他眼神有些深,英俊的臉龐染上了一層深沉的東西。大手撫在她頭頂摩挲,看著她乖巧溫柔的看著自己,他喉結動了動,俯首,綿密溫存的吻住她。昏暗的現場,上千人跟著葛近藤一起唱歌旋律婉轉的情歌,他們兩個忘情的擁吻,熱烈的氣氛之後,兩人也都沉靜下來,彼此依偎在一起靜靜地享受著身邊人帶來的溫暖感動。

雖然這一刻,所有人都相信自己可以鬥得過冷酷的時光,但是五年後,這裏的絕大多數情侶結局注定會是分離。短短的一年都可以那樣的殘酷,更何況漫長的五年呢。大家不過是不願意相信最後分離的結局而已。梁傑傲撫摸著她因為熱吻而潮紅的麵頰,輕輕環住她,兩人一起靜靜的聽歌。

宋怡然靠在他結實的胸膛,耳力回蕩著剛才他堅定的話語,‘我信’。情不自禁的伸出纖細的手臂抱住他的健腰,她把臉依偎在他的胸口。

這場演唱會太過浪漫動人,宋怡然變得迷糊起來,說不定,她也可以擁有美好的未來和甜蜜的愛情。她想暫時忘記所有的一切,天地之間這有這一科,隻有擁抱她的梁傑傲,他們一起靜候時間的齒輪轉動,五年,也許短暫的根本改變不了任何事情。

一個假期就在海邊休閑的度過了,期間梁傑傲曬黑了不少,不過他被宋怡然喂的有點發福的趨勢,想想也是,兩人一直就沒怎麽吵架,每天有說有笑的吃吃喝喝玩玩樂樂,想不發福也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