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2章

木薔受不了斜著眼瞅了下,梁傑傲體下家居褲下支起小帳蓬,立刻明白了分,急忙抱著臉轉身逃走了。竟然忘了此行的目的。

梁傑傲靜靜的撚著下巴望著逃離的背影,連動作也像,為什麽血型為一樣呢?他有一連串的為什麽等著他去破解!

濫發好心的這個該死的女人,居然給本少爺收養一個老尼姑,真是讓我梁宅大煞風景,不行,得趕緊找這個死丫頭好好的問問去,到底怎麽回事啊?脫毛的土雞上天了,這還了得。

木薔正躲在屋內,心驚肉跳的擔心梁傑傲硬闖進來,剛剛坐定卻聽到一陣陣力度不是很大的敲門聲,她剛想起去開門,轉而一想,是不是那個混蛋啊!於是伸出的手雙縮了回來。

見到裏麵沒有反應,梁傑傲急了,咣咣的踹起門來,邊踹邊吼道:該死的女人,開門!

心中咯瞪瞪的跳了下,不知道為什麽見到這個人凶巴巴的樣子,心裏總是很堵的慌,但又怒不起來,真是命賤!

不聽自己指揮的腳步又移到了門邊,縮了縮手還是忍不住的打開房門,因為她不想讓更多的人知道他們在吵架似的。

通過放行的梁傑傲更是一臉的有恃無恐,大搖大擺像一隻馬上要下蛋的雞的樣子走進了木薔的臥室。

把玩著木薔桌上的紙與筆,輕輕的撚起又輕輕的放下去,最後一屁股坐到木薔的大床上,然後衝著木薔詭異的笑了笑道:“這邊!”他示意她坐到他的旁邊去!

那不是自尋死路一條嗎,木薔盯著他足足看了20秒,見到他沒有想要改變主意的意思,他粗重的眉毛向上微微一挑,便知道他在給她下最後的通碟!

木薔乖乖的坐到了梁傑傲的身邊,任由梁傑傲的大手一攬她便像一隻小兔子般的一下子外鑽進了他溫暖結實的胸膛中!

他輕輕拍了拍她的後背,淡淡的說著好似拉家常一樣:“為什麽把一個老尼姑接到梁宅來?要是接個美女來投懷送抱我倒是很樂意!”

“明天一早我給你答案!”沒說兩句正經話的梁傑傲,一伸嘴就知道狗嘴裏吐不出象牙來!木薔沒好氣的回著。

梁傑傲故意發出響聲的吸了吸鼻子道,樂嗬嗬的說:“什麽味道,怎麽這麽酸啊!”

木薔知道他在取笑自己,隻是自己怨他沒正形的樣子,又沒想到要吃味,這人真是自作多情的要死,純屬於自戀狂型的,不知道一一長大了會不會像他一樣!

抬起手狠狠的向著梁夥傲的胸口捶去,一邊沒好氣的回道:“讓你不正經!”

沒想到梁傑傲一下子就昏死過去了,吐著歪歪舌頭,兩眼緊閉,嚇得木薔一下子癱倒床上,急忙使勁搖晃著一動不動的梁傑傲,木薔的眼淚不知道為什麽一下子流了出來,一滴滴的滴灑在梁燈傲的俊臉上、舌頭上!

看到他還沒有動靜,急忙跳下去做搏起狀,做完之後連忙跑到他的身後進行人工呼喚,當她

剛剛啟開櫻桃小口的時候,一雙大手齊上陣就緊緊的摟住木薔的小蠻腰。

遊龍般的長舌一下子就探入了那個緊宓的口腔中,聚集著木薔的芬芳。一隻大手騰起來緊緊扣住她的小腦袋!狠穩的攫取著她的所有,她的一切,他都要強取豪奪過來,為他占有!

漸漸的呼吸有結局促,體下的那股燥熱已經躍躍欲試了,看著被吻得緋紅的臉蛋,梁傑傲的心中百花一起怒放開來。

越是渴望得到她的所有,梁傑傲越是竭盡全力的吸吮著她的每一處氣息,甚至不給她呼吸的空間。

木薔的臉蛋越來越紅,已經憋得快不行,她討厭他這樣肆無忌憚掠奪,她恨他誑自己,嚇自己,她恨死眼前的這個男人了。

於是等到那條遊戲再次流竄到她的地盤進行做案時,被木薔一舉俘獲了!她緊緊關上張口已久的上下兩排牙齒,狠狠的咬了他的遊龍一口,那當然手下是留情了。

一股鹹腥的氣味在他們的口腔中漫延開來,似乎戰鬥即將打響般的感覺!

舔一舔流血帶著血腥血的口腔,睜著一雙俊目蘊怒道:“大膽刁婦,想要謀害親夫不成!”

她看著他可愛的樣子,終於趴在床上哈哈的大笑起來,已久的鬱悶好像終於得到了緩解………

他立刻仆倒在床上,撕下她的每一寸遮羞布,然後著身體重重的壓了上去……

聽到她在下邊鶯歌燕舞,婉轉啼鳴,他得意的笑意掛上嘴角,直到戰鬥完美結束!

第二天早二人相擁著去見那個主持的時候,這時卻看到張媽慌慌張張的跑了過來,叫道:“不好了,那個什麽主持不見了!床上有一封信!”

這一聲如晴天霹靂一樣響在耳邊,昨天不是說得好好的嗎,木薔不解的摸了摸自己的腦袋,然後直衝向老尼姑昨晚睡過的房間。

看到大床上的信,木薔傻傻的坐在大床上手撚著紙:

木薔、阿傲:

好孩子,絕塵告辭了,說實話30年前的看破紅塵的李施主現在隻是一個修行的老尼姑絕塵,她要回到她應該去的地方。現了青燈古佛才是她的歸宿!絕塵雲遊四方了!

好好的照顧一一,絕塵看到他了!

絕塵

淚水漣漣的木薔倒在梁傑傲的懷中不停的**著,她不相信這一要都是真的,可是人確實走了。

木薔從梁傑傲的懷中輕輕的抬起頭,汪汪的望著那一雙不解緊擰的雙眉,抽泣道:“都要怨我,我以為她不會走了!”木薔心底非常難受,她自責隻是希望自己在良心上好受一些。

“到底怎麽回事?”他小心問著她,但又顯得非常著急,不得不克製著自己。

木薔抬手指了指牆上的全家福,手指直直的伸向了梁傑傲的母親,幽幽的說著:“那個絕塵難道不跟你的母親長得一樣嗎?”

此話一出覆水難收,梁傑傲然倏的站起來,一把抓下牆上全家福,瘋狂的舉著全家福的鏡框進行著瘋狂的動作:咣咣的咣砸向了雪白的牆壁,砸向了大理石地板上………

看到梁傑傲撕心裂費的樣子,木薔沒有伸出手去,隻是在地直一點點把玻璃撿了起來,嘴中還不停的嘮叨著:“有緣自會相見,不必於急於一時!她已經習慣了青燈古佛,何必強求她呢!如果有心她便自在你的心中!”

木薔說完便離開了房間,她希望梁傑傲好好想一想靜一靜!

剛想要打電話給美國的梁傑律,不過還是不要打了,自己與他又不是很熟悉,於是就擱淺起來勸梁傑律回國的事情!

可是梁傑傲還處在失去母親的打擊之痛時,美國打來長途,說是一位名字叫做哈瑞斯的小姐打來的,等接到電話的時候,那邊卻傳來所謂那個哈瑞斯焦急的聲音:

“你的梁宅嗎,那個律被綁架了,趕緊救律……”電話還沒有通完,就聽到一個粗重的地道美國口音,好像是讓這個哈瑞斯立刻掛斷電話!然後就是爭吵的聲音,然後電話拍的就被掛斷了。

木薔一聽,好像是梁傑傲然的大哥出事了,怎麽辦,告訴梁傑傲他必須振作起來,現在的梁宅正處二風雨飄搖之中禁不起半點風吹草動了。

急匆匆來到絕塵離開的房間的時候,梁傑傲呆呆的望著那個鏡框架,托著腮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隻是很出神,這就足以讓木薔擔心得不得了。

靜靜的靠在他寬闊的後背上,陪著他一起看,一起出神,一起若有所思,漸漸弱小的她把他納入到自己的懷抱中,就這樣抱著他很久,幽幽的說著:“阿傲,大哥出事了,我要馬上去趟美國!你在家好好呆著,聽話!”

沒想到梁傑傲一反常態的站起來突然啟口道,“我還在,你來什麽美女救英雄!”

看到終於不再走神的梁傑傲,木薔立刻破涕為笑了,她不知道她有多大的能力能幫助她身旁的這些人,還有那些需要幫助的人!

登機的那一天,因為擔心他出亂子,所以安排好一一之後,她決定一起拯救那個妄自尊大的梁傑律。

到了美國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梁傑律的公司了解下情況,但公司運轉非常正常,這令梁傑傲然非常欽佩大哥的管理思維,如果有時間真的好好向他學上一學。

也許是手足之情畢竟連著骨頭連著筋,所以下飛機,馬不停蹄的梁傑傲就迅速的查找著那個哈瑞斯的電話。

查找哈瑞斯的電話極其簡單,因為她經常來到梁傑律的公司來找他玩,可是梁傑律自從上次因為類似勾引或討好哈瑞斯的緣故造成兩家生意合作談判成功後,就不怎麽理睬那個哈瑞斯了,弄得克裏夫非常的窘迫,沒想到敢利用我女兒打他梁氏在北美地區的生意拓展!休想!

狡猾的克裏夫覺處自己好像被別人吃了一悶棍似的鬱悶,他不不會讓梁氏的經濟擴張就這樣在北美地區他們的國度裏肆無忌憚發展下去!那也太便宜他們父子了。竟然打我女兒的主意真是不想在美國混了。要知道我克裏老雖然老了,但也不是吃素的出身。走著瞧!

克裏夫在一個月後約見了飛龍集團的執行總裁莫強,在談到在北美地區的擴展時,克裏夫對這個年輕談吐不凡的青年才俊有著一種說不出來的好感!比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強多了。

所以在以後一個月生意的接洽中,克裏夫倒有意無意的就帶著他十分寵愛的小女兒約見莫強。

莫強也何等的聰明,如果攀上這個知名的大樹,那麽他的後半生也就不用這麽辛苦的奔波勞碌了。有了克裏夫的暗示,這個莫強就隔天差五的跑到克裏夫家,並以各種理由邀請哈瑞斯出席各種活動等!

開始活潑開郎的哈瑞斯並沒有感覺到什麽,但是莫強三番五次的暗示徹底讓她明白了,這是父親在為自己特色夫婿呢。自此哈瑞斯就再也不與那個小白臉莫強成雙成對的出入了。

回到家,對著克裏夫連也不看,直接擁吻了媽媽就把樓梯踩得咚咚的竄上樓去了,媽媽名字叫肖美雲是個典型的華人後裔,因為她的賢良淑德讓名門望族的克裏夫狂追了整整三年,才贏得肖媽媽的芳心!

一提起媽媽的婚姻,小哈瑞斯就覺得溫馨浪漫,所以她對著鏡子發誓一定要嫁個聰明的華人!

所以她討厭父親的這種行為,她自己有追求幸福的權利,父親不應該把她與他的生意進行等價交換,她覺得父親深深的傷害了她。她不恥父親的這種見不著天的不切實際的行為。

她對那個莫強根本就提不起興趣。

哈瑞斯與父親冷戰了好幾天,肖媽媽看到這樣的情形,不由得老克裏夫偷偷拽進臥室,一拍他的大手,輕縵的說道:“說吧,你與女兒到底怎麽啦,弄得她現在一直與你冷戰!”

麵對著妻子犀利的眼神,克裏夫心裏直發毛,因為妻子從不這樣對待自己,哪怕自己真的犯了錯誤。但是肖媽媽敢最喜歡自己小女兒哈瑞斯,因為哈瑞斯的骨子裏有著一種自己年輕時的性格,這很讓她覺得基因在女兒身上得到了最好的突顯。

“這個……”克裏夫覺得有些難以啟齒,所以語言有些吱唔。

肖媽媽站在弧形的落地窗前,靜靜的注視著別墅中的小花園,緩緩而又堅定有力的說道:“我不管你在外麵做什麽,但哈瑞斯的感情生活絕不允許你用金錢來交換!”

說完肖媽媽淡淡的轉過頭來,很是木然的盯著克裏夫看了好幾秒,然後唉的一聲歎了口氣離開了房間。

剩下一頭霧水的克裏夫愣在那裏,看來肖媽媽真的生氣了,如果當年肖媽媽遵守家庭門當戶對的原則甚至是集團跨國婚姻合作的話就再也見不到今天與克裏夫有兒有女的幸福生活了。

上一代就走出了經濟交換的誤區,為什麽自己還在執迷不誤的做著這些肮髒的事情,但是梁傑律不還是生意談完就甩了自己的寶貝丫頭了,這樣心機叵測的年輕人怎麽可能給女兒帶來終身的幸福!

尤其是梁傑律的女友據說是一個月換一個都算是時間長的,所以對梁傑律的人品,老克裏夫是深惡痛絕!不想小小年紀的哈瑞斯傷得遍體鱗傷的時候再來找自己。那樣他會更加後悔!

莫強在美國考察的時間也差不多快結束了,因為飛龍公司隻是在美國設立一個小規模的駐海外辦事處,規模很是一般所以沒有必要大費周張在此事上浪費時間!

莫強這次之所以與克裏夫洽談合作,是因為關於北美西部洛杉磯等海港城市的集裝箱運輸業務,如果談成了這將是一個跨國集團裏程碑似的經濟合作壯舉。

莫強已經感覺到了哈瑞斯並不喜歡自己,但礙於麵子,在臨行還是去了趟克裏夫的別墅以示這段時間對他的照顧的謝意,並給克裏夫本人、太太、哈瑞斯所有人都送了禮物。

老克裏夫憂心的看著莫強,心中有些不悅,把女兒都推到你身邊了,也不知道好好的追求她下,唉,不知道現在的年輕人到底是怎麽想的。

莫強握著克裏夫的手,非常禮貌的再三表示謝意:非常感謝克裏夫先生對我在北美這段時間的照顧,

莫強說完後衝著克裏夫輕輕的一遞眼色,於是克裏夫招呼大家散去,自己要與莫強有生意要談,所以大家紛紛離開了客廳!

偌在客廳裏隻剩下克裏夫與莫強兩個人,二人靜靜的坐在中間米黃色軟牛皮沙發上,約有10秒鍾都沒有發言。

克裏夫倒是生意老手,輕咳一聲,劃破了這裏寂靜:“年輕人有事就直說!”克裏夫的眼白倒是粗略的掃視了下正在欲言又止的莫強。

“那個梁氏集團已不再是如日中天的輝煌時代了,我還是希望您與飛龍聯手,聯合北美的各個銀行進行降息活動,大力提倡因內存款,國內消費!徹底搞垮那個區區的梁氏銀行!”

薑還是老的辣,克裏夫鎮定的思忖下了,抬起頭衝著莫強嗬嗬的樂起來,“年輕人,你沒有好處,憑什麽去做!”

“就衝你的女兒哈瑞斯!怎麽樣,您覺得值還是不值!”陰冷的笑容密布在那張英俊的麵容上。

克裏夫依舊不慌不忙的用手指輕輕的彈著彈力十足的沙發扶手,等著下莫強的最重要的下一句話。

“幫你除掉心腹大患!”莫強一板剛才的青年俊郎,一副惡狠狠的樣子逼視著眼前的狡猾的老狐狸。

彈在沙發扶手背上的手指在輕彈了幾下後,迅速的收回到雙手交叉的樣子,淡定的吐出兩個字“成交!”

莫強的眼神中閃過一絲欣喜,他知道了這個老狐狸的弱點就在於地,所以除掉梁傑律還能假借他人之手,如果除掉了梁傑律再娶個如花似玉的哈瑞斯,我莫強真是一石多鳥了。心中一陣陣的竊喜。

“聽說那個不知深淺的梁傑律三番幾次的騷擾你女兒,餘後不多的時日裏我會幫你很好的掃清所有的障礙與紛擾。”

此時的克裏夫淡定的瞅著眼前的年輕人,隻是隨意的掃視了下眼前有些得意的年輕人道:“適可而止!”說完從米黃公的沙發上抬起身子離開了客廳。

此時剛剛準備下樓的哈瑞斯卻聽到最後一句莫強的陳詞,心中一陣抽緊。

因為她聽到了梁律的名字,本來近年梁傑律自從梁氏開始出現低迷的時候,就不斷的受到美國當局及本地經濟勢力的的經濟打壓、排擠,使得梁傑律非常鬱悶。

聽到這樣的談話,哈瑞斯每天就這樣瘋狂的撥打著梁傑傲的電話,直到她能聽到他平安的聲音,哈瑞斯確信她愛上了那個中國小夥子。

老爺子去世後,梁傑律回國的次數越來越少,因為弟弟把父親留下的公司雖然不是很景氣,但也說得過去。所以經曆了這麽多的事情之後!梁傑律決定讓聰明的弟弟好好經營梁氏!自己不再插手,省得束縛弟弟施展才華的手腳!

這幾年表麵看上去梁氏不如以前的輝煌與景色,那是梁傑傲給世人造成的假像,他知道許多不法之人正虎視眈眈的盯著梁氏的發展脈絡,他不得不潛伏起來,成了第二個有智有謀的餘則成,而摩天的梁氏大樓依然頂立於a市的最繁華地帶!

來到美國一周後,一對國內的壁人相擁著來到了西雅圖,並迅速聯係著哈瑞斯的移動電話。不知道為幹什麽卻總是聯係不上,那就意味著哈瑞斯遭遇了不測嗎,心事重重的二人對綁架梁傑律的前因後果又陷入了僵局。

到底是什麽人綁架了自己的大哥,在大哥的公司中梁傑傲迅速的搜集著關於行業樹敵的可能性或者能找到一些其它的線索。可是什麽也沒有搜索到!這令梁傑傲非常頭疼。

晚上回到大哥住所的時候,也沒有找到任何有價值的線索!還是美國的黑社會進行的非常手段的劫財呢,如果是劫匪劫財的話,為什麽卻沒有聽到一個匿名的電話!隻能是仇人所為!這到底是誰呢?二人陷入了一種不詳的預感!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了,卻沒有能發現任何一條有價值的線索!

近期聽說一個叫做l黨的黑社會犯罪團夥的勢力在美國西部正在如日中天!政府曾下令進行清剿這支燒殺搶掠、無惡不作,利益熏心的團夥!

卻因為每次傑森的超級敏銳度與巧妙的布局,造成了政府派出的特警們常常是興奮而去狼狽而歸的連連敗績!

很快因為傑森的陰險毒辣使得l黨成了成了美國民間西部的第一個炙手可熱的連政府也談之色變的美國第一大黑社會,就像意大利的黑手黨一樣雄風四起。

月明星稀,霓虹閃爍,西雅圖的夜生活雖然比不上紐約的繁華與喧囂,但比a市的可是遠遠超出啊。

在梁傑律西雅圖的北風別墅裏,夜很深了但有兩個晃動的人影卻沒有絲毫的睡意。

梁傑傲托著腮盯著辦公桌上紙張上剛剛寫出的一個l字,正瞅得出神,木薔悄悄的端著一杯濃香四溢的咖啡遞了過來,然後輕輕撫上她的肩膀道:“別太累了好好休息!”木薔以她少有的溫柔秉承著中國女性的傳統賢良淑德。

這一刻,卻是相當的明顯。

木薔的內心在做著苦苦的掙紮,她也知道如果回到了a市那段邪惡的傳奇會再度上演,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對是錯,是為父母報仇了還是雪刃。她應不應該讓他上一代所犯下的滔於罪行,而讓孤獨的他來償還。她不知道這樣公平不公平。

後來她幹脆不再想,她笑自己就像寒號鳥那樣得過且過吧。

有一次趁梁傑傲不注意的時候,她為自己做了一個ct,等她拿到結果的時候才突然醒悟,醫生看著她平靜的說著,“你頭部原來受過重傷,並有著大量的淤血壓迫著大腦神經,如果硬要回憶以前的各種事情,就要清除血塊,如果實在想不起來,也不要硬去想,物極必反的道理,你應該明白!這樣對恢複記憶有著極大的傷害。”

“我多長時間內能夠恢記憶?”她小心的拿著化驗單,焦急的詢問著,一臉的若渴。

“這是個權威性的問題,如果血塊清除後1-3個月就會恢複記憶,如果不清除也有可能想起來,還有可能就是一生也想不起來。”醫生說到最後一句的時候頓了頓,明顯有些不願意講出來。

她低著頭揣著化驗單急匆匆的穿走廊中待診的人群,腦中一片空白,木薔不知道究竟之前到底發生了什麽,但她知道這件事情肯定與孟勳有關係。

再後來發生了一一的事情,接著梁傑傲的大哥在美國出事,木薔也無瑕顧及這件事情,所以這塊心病她已經擱淺了好久了。今天在美國的晚上不知道為什麽就突然想起來了。

“律的失蹤是不是跟你有關係!告訴我!”哈瑞斯氣得脹著小臉憤怒的質問著眼前穩坐在客廳沙發上的克裏夫。

克裏夫頭也不曾抬起的盯著有線電視中的眾議院議員的選舉,隻是輕輕描了眼劍拔弩張的小女兒,心中也是涼嗖嗖的,然後轉過頭去繼續一副悠閑自在的看著電視。

哈瑞斯的胳膊被肖媽媽使勁的拽著,她不想因為什麽事情弄得家庭不和睦,因為從政的哥哥大衛就是與父親政見不和而導致父子二人有三年未見麵了。

“為什麽不去救律?”她撕心裂費的咆哮著,仿佛著了魔一般,用力和掙脫著母親緊緊溫暖的大手。

老克裏夫放下手中的搖控器,抬起身緩緩走到張牙舞爪的哈頊斯麵前,淡淡的回道:“他跟我沒關係!”說完克裏夫踱步至房外的空地上望著天空的星星歎了口氣,事情為什麽不按著自己預定的軌跡運轉呢。

“是你害了他,如果律有什麽三長兩短,我也不活了!”不知道從哪裏來的力氣,哈瑞斯如初生的小牛犢一樣掙脫開母親溫暖的大手,轉身上了二樓,咣的一聲就把門碰上了。

肖媽媽被哈瑞斯斯的奮力一搏,不靈活的身體被哈瑞斯重重的別到了地上,“咕嘟”的一聲倒在地上!

聽到客廳中傳來的聲音,克裏夫聽到後匆匆來到現場,一看到肖美雲皺著眉頭,單隻手拄向上挺身就想站起來,克裏夫急忙邁步向前伸出大手就扶住半起的肖美雲,看著臉色發白的妻子,克裏夫心裏也不是滋味。

急忙打電話叫來私人醫生進行處理,kate說隻是小傷,踝部扭損,沒有大事,克裏夫一顆懸著心方才落下來,心中一定:看來得好好與自己的女兒哈瑞斯好好談談了。

臉色稍稍恢複紅潤的肖美雲緊緊的拽著克裏夫的大手溫和勸著:“孩子還小,別拿孩子的終身大事作經濟賭注!”

嗯了一聲,克裏夫努力的點了點,不想讓妻子傷心他與女兒,兒子大衛的事情已讓肖美雲曾經心力交瘁過了。

聽著妻子綿裏藏針的話語,克裏夫的心中也不好受,明明是女兒看上了一個稍稍有點小能力的紈絝子弟,卻還認上真了,真是頭疼。

輕輕的帶上門轉身離開了,無奈看了一眼二樓那間哈瑞斯的粉色小門的閏房,搖了搖頭帶上鑰匙離開了別墅。

“我知道是你幹的,但是請把人交給我來處理!可以的話我將支付你100成美金作為謝禮!”克裏夫雖然是求著別人,但是大氣的命令口吻讓對方實在有些不爽。

嗬嗬的笑聲轉而即逝,對方發出一聲“噓!”聲音後,擰緊發條似的大聲道:“別開玩笑了,你打發叫花子呢,人家傑森可不是好惹的!這未免也太小氣了!”

“那你到底想要怎麽樣?”克裏夫眉毛皺著,大手緊緊的握著電話聽筒,近似歇斯底裏的吼道!

陰冷的笑聲再次從聽筒那頭傳過來,“老頭一個億!三天後等我告訴交易地點,一手交人一手交貨!”說完拍的一聲掛斷了電話。

憤怒的氣焰從克裏夫的胸口燃起,口中念道:這群混蛋,看我怎麽收拾你們,說抓起電話幾裏咕嚕的說了半天,一口純正的美國俚語。一隻手指輕輕的按著太陽穴,心中有些毛燥!

克裏夫打電話的不是別人正是自己的親弟弟美國眾議院的議員皮特,跟他講述完整個事情的經過。

皮特有些責備的說道:“這麽多年的江湖經驗了,怎麽就輕易的著了人家道了呢?”

“我也不清楚,是因為與梁氏合作前就有人威脅我,唉都過去了,眼下怎麽辦?如果哈瑞斯知道是我竄通的那些殺人不眨眼的綁匪,哈瑞斯一定不會原諒我的!”老克裏夫有些擔心的講著。

他倒是不是擔心梁傑傲,他擔心的女兒受不了這樣的打擊。

“大哥,兒孫自人兒孫福,關於婚姻大事還是由兒女們自己作主吧,不要扯上經濟利益,否則她們一生的不幸福的代價到底由誰來埋單!”苦口婆心的皮特這樣幽幽的勸導著哥哥,他實在太了解他了。

皮特知道克裏夫不會真心的救梁傑律,隻是想問問清楚他到底對自己的女兒的心思如何?

天算不如人算,萬一真的梁傑律出了什麽亂子,那麽他們父女的感情是否到頭了,克裏夫想到大兒子大衛也是這樣,都離家三年來,一次也沒有回過家,雖然是在同一個城市,這樣的父子感情看上去比隔著天涯海角都要遠。

三天過去了,哈瑞斯靜靜的躲在自己的小房間一次也沒有出來過,一粒飯也不吃,以絕食表示抗議!

克裏夫看看躺倒在床上韌帶拉傷的妻子,再望望樓上絕食的女兒,心中有一種刀割般的難受,還有離家三年也未曾謀麵的大兒子。

克裏夫身體軟軟的躺在米黃色的沙發上,仰起頭呆呆的望著頭項的五朋琉璃吊燈,自己質問著自己到底是不是一位合格的丈夫、父親呢,

為什麽給孩子安排好的一切,他們就不接受呢,自己也是繼承著哈瑞斯爺爺的旨意打理著公司嗎,不過除了美雲除外,是自己爭取的,

是自己錯了還是孩子們的叛逆性格太強了。

老克裏夫輾轉反側的睡到了沙發上直到天亮,揉搓著鬆惺的眼睛,迷迷糊糊的去了廁所。

經過樓梯口的時候,望了望樓梯口的粉紅色的小房間,心想:眼看著孩子三天不吃飯怎麽受得了。

於是當老克裏夫從廁所返回的時候,叫來人直踹開了哈瑞斯的房間,進到房間裏一看,看一眼後,克裏夫頓感頭暈目眩,雙腳咚咚的跺著地板厲聲的吼道:“該死的!”,說罷疾步離開房間,撥打著911!

他擔心哈瑞斯魯莽行事,去找那個莫強算帳,那還不是羊入狼口嗎?所以迅速通知了警方尋找自己的愛女。

話說哈瑞斯在裝作絕食的第一天就離開了她的粉色小閏房,順著窗戶悄悄的爬了出去。

隻是帶了些零花錢,不過足夠用了,於是像重獲自由的小動物般興高采烈的陽光下吸吮著帶著一股自由風的新鮮空氣。

坐了一路的巴士,哈瑞斯很快的來到了梁傑律的北風別墅,望著那幢紅色的很是熟悉的北美風的別墅,心裏有一刻猶豫,不過還是伸出了白皙的小手按響了院外的柵欄電門鈴。

有仆人匆匆來到門前,剛要開門,一看是大少爺吩咐的討厭的不讓進來的女人之一,心中不由的思度起來,看著眉毛皺巴巴的樣子的印度仆人,哈瑞斯著急的踮著腳喊道:“讓我進去,我有急事!”

“nonono!梁先生吩咐了,你是不讓進來的!”說完黑色的印度仆人用手指了指哈瑞斯!

氣急敗壞的哈瑞斯抬起穿著白色運動鞋的小腳咣咣的美式鐵柵欄,不停的吼道:“梁傑律給我開門!給我開門!”,哈瑞斯的吼聲和踢柵欄門的嘈雜聲音很快傳到了客廳,聽著亂糟糟的聲音,木薔忍不住的到院外去看看到底怎麽回事?

看到一位漂亮的外國女孩子正在咣咣不停的踹著大門,嘴裏還不停的嚷嚷非梁傑律不見,這到底是誰,聽說過梁傑律的生活不怎麽檢點,怎麽也來這一套啊,真是兄弟相肖啊。

肯定是天天找上門的姑娘多了去了,我也懶得去管,想著想著讓她踢門好了,一會兒踢不動了就走了。然後轉身回到了正廳,呷了口茶道:“這是誰啊!天天這麽鬧,要是……誰受得了!”

跟著進來撅著嘴指手劃腳的印度女仆,說著斷斷續續的話,什麽哈瑞斯,律sir說過不見!

木薔聽著似懂非懂的話語,心想梁傑律什麽眼光挑些這樣歪瓜裂棗的仆人們,視覺上的一點衝擊力都沒有!說話都說不清楚,怎麽樣交流,怎麽樣讓他們幹活啊!說著就伸出手衝著印度女仆直擺手,意思是夠了她可以走了!

女仆悻悻的走了,留下一同喝茶的默默的看著資料的梁傑傲,他望了望眼前的銷皮女人問道,隻是輕輕的問了句:“怎麽了,外邊這麽亂?”

木薔衝著梁傑傲眼珠立刻向上翻了一個白眼,沒好氣的說道:“還不都是你們男人惹的禍啊!”意思明指他們都是同類都下半體動物!

梁傑傲然倒不是以為然的衝著木薔撇了撇嘴,嗬嗬的笑了起來,撣了撣資料上的輕塵道:“都嚐過了,才知道哪個味道!要不現在咱們就回房!他已經向我招手了!”

無地自容的木薔,一口茶就狂噴了出來,臉也下子紅到了耳根,哪有這麽害臊的人呐,真是個不要臉的下賤的臭男人,心裏狠狠的罵著眼前的男人,尤其是看到他一幅嘻皮笑臉的玩世不恭的樣子。真是可惡!

她把頭別過去,不再看那個包天的狂色男色,嘟嚷道:“老天怎麽這麽不公,偏偏把這麽俊帥的外表給了這個人,都說天道酬勤啊,可是梁傑傲你絕對是給老天送了份大禮,否則老天爺才不會給這他這個髒人一幅人神共憤的俊臉呢!”

似乎他聽到她的不屑的言語,並沒有去追究,而是專心致的研究起來關天西雅圖相關的行業砸牆的著名事件!真的很棘手!

“什麽哈瑞斯,什麽律sir,都是些什麽啊!”她不安分的坐在沙發上,低聲細語的呢喃著。

可是放到梁傑傲的耳根中就仿佛突然發現了新大陸一樣,心髒砰砰的跳動起來,抓起毫無介備的胳膊緊張的喊道;“你說什麽?”

被梁傑傲窘突如其來的生猛疾抻,木薔有些受不了的叫道:“幹什麽啊,你瘋了,嚇死個人了!”說完就去扯抓著自己胳膊的那個男人的大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