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0章

";額……小龍老師,這?";村長和所有的村民幾乎都傻了眼,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木薔身上,似乎很期待著答案.

";嗯";木薔的臉羞紅成一片,最後還是點了點頭,表示承認,三年前,就是因為自己那句朋友,讓她和他之間差點就再也不可能在一起了,所以這次,她不能夠在逃避,她選擇麵對一切.

";好了,村長,這事說來話長,你看看她,臉都紅成這樣了,大家就不要圍著我們了!";梁傑傲很滿意的聽到答案後,也開始給她找個台階,當然也不想就這樣被一大群人圍著,像是看戲一樣.

";恩恩,大家都散去先";村長對於梁傑傲還是有幾分忌憚的,立刻叫大家都散去.

";龍薇老師,你的臉好美哦";忽然一個小孩的聲音在散去的人群中再次響起,也再度讓所有人把目光直射到木薔那張精致無暇的臉上.

";嗯,小龍老師的臉我給她請醫生醫好了!";梁傑傲立刻找了個理由讓眾人接受,大家將信將疑的點了點頭,最後才三步一回頭的散去.

";村長,我這次回來,是來收拾一下東西的,我……";木薔不知道該怎麽說,求救的看了眼梁傑傲.

";和我住!";梁傑傲很簡單的吐出了三個字,直讓木薔麵紅耳赤.

";小龍老師,你要走了啊?";村長瞬即露出了一副不舍的樣子,畢竟她在這個村子生活了三年,大家都是有感情的,何況木薔還給這裏的孩子上課,教他們讀書,最後還救了整個村子,所以幾乎所有的人都把她當成了恩人.

";嗯";木薔猶豫了幾秒,最後看了眼梁傑傲,才點了點頭,畢竟自己辜負他太多了.

";哎,小龍老師啊,孩子們?";村長想說什麽,可是最後看了眼梁傑傲和木薔,郎才女貌,自己怎麽可以還讓她留在這個村子裏,毫無前途可言呢?最後他還是沒把話說下去.

";村長,這個是我給你們的一點心意.";梁傑傲毫不猶豫的寫了張支票給村長,他知道,這個村子窮,需要錢.

";梁總,這個,我怎麽可以收?";村長急忙推掉那張巨額的支票,他知道他們村已經欠木薔太多,怎麽還可以收錢.

";你就收下吧,我可不想讓我的小女朋友愁眉苦臉!";梁傑傲把支票直接塞到了村長手裏,不容拒絕.

";還有,村子,我還會開發!";梁傑傲在木薔和村長感動之時,忽然冒出了這麽一句.

";什麽?";首先是木薔立刻瞪著他,隨後村長也警惕的看著他.

";你們幹嘛這樣,要吃了我啊?";梁傑傲笑了笑,漫不經心的說著.

";村長啊,你也想你們村子好,孩子們有書讀吧,我隻是打算在這裏建一所學校,然後給你們村子改造一下,開發旅遊事業,這裏的居民可以繼續在這裏住,還可做點小生意,比如農家飯館之類的,錢方麵,我會出的,這樣村子才會跟得上時代.";梁傑傲娓娓道來,說到最後,看了下木薔,此時她已經感動的淋漓盡致了,沒想到梁傑傲為了自己開心,就幫整個村子.

";梁總,我……";村長是個老農民,聽不懂梁傑傲說的,不過他也知道一點,梁傑傲在幫整個村,會建學校,還會改善村子,這叫他該如何謝謝眼前這個男人.

";好了,村長,你不用和我客氣的,我隻是不想讓我的女人心裏有半點不開心.";梁傑傲淡淡的說著,似乎在他心裏隻有木薔的事才是事情一般.

";謝謝你們兩位.";村長站了起來,深深的給他們掬了一個躬,一切盡在不言中.

";好了,村長,您別客氣了!";木薔急忙扶起村長.

";小龍老師……";

";好了好了,村長啊,明天我就派人過來,您現在先回去吧,我還要和小龍老師收拾收拾呢!";梁傑傲不等村長說那些煽情的話就下逐客令了,他可不要有任何人占據木薔的時間.

";嗯,謝謝您,梁總,小龍老師!";村長意會到了梁傑傲的意思,滿懷感動的離開了.

";呼,走了,走了!";村長前腳才跨出門檻,梁傑傲後腳就上來把木薔拉到自己懷裏.

";阿傲,謝謝你!";木薔乖乖的沒有任何反抗.

";嘿嘿,那你晚上要好好表現哦,補償補償我.";梁傑傲嘴角揚起一抹鬼魅的笑容.

";你真壞!";木薔輕輕錘了他的胸膛一下,嬌羞的靠在他懷裏.

";嘿嘿,快點整理東西吧,還要回家呢!";梁傑傲有點迫不及待的讓她整理東西,對於他來說,他的那個家,太久沒有女主人了.

";恩恩";木薔點了點頭,開始忙碌的整理起來,還時不時的遭到梁傑傲的偷襲,本來一個斜的整理,結果愣是搞了2個多斜.

";終於好了!";木薔很鄙視的看了梁傑傲一眼,很明顯那眼神中的意思是:都怪你.

";你看看你那鄙視的眼神,怎麽滴,想幹嘛啊你?";梁傑傲挑釁的看了一眼木薔,把她環腰抱住,大手肆無忌憚的在她腰際周圍撫摸.

";哎呀媽呀,你別鬧了啊,是不是不想回去了啊?";木薔知道梁傑傲那賊賊的樣子,心中有數,自然板起臉來.

";好吧,快點回家吧,你要好好補償補償我,這是你欠我的,不要忘了哦!";梁傑傲狠狠的在她臉上親了一下,很不要臉的要求到.

";懶得理你,幫我把東西帶上.";木薔翻了一記白眼,拉起行李就走,冷冷的甩了一句話,似乎在告誡梁傑傲一般.

";行行行,老婆最大!";梁傑傲嘀咕了一句,燦燦的拎上一個旅行箱,便和木薔相隨離開.

";我說葉大小姐啊,這三年來,你有沒有想起本少爺啊?";梁傑傲一邊開車,一邊調侃木薔,副駕駛位子空了3年了,此時的他臉上洋溢著久違的幸福的笑容.

";想想想,我的大少爺,你就不能消停會兒啊?";木薔無奈,自從重逢之後梁傑傲就沒完沒了的在她耳邊說話,.

";敷衍,純粹的敷衍.";梁傑傲憋了憋嘴,不滿的說道.,

";小心!";忽然木薔驚叫道,梁傑傲急速的轉彎,完美的一個漂移,車子穩穩的靠在了轉彎處的一個平台之上.

";哈哈,沒想到梁總的開車技術當真一流啊!";梁傑傲的車門還沒有開,一陣帶著點陰森的氣息的男人聲音便傳入了他們的耳神經.

";你是誰?";梁傑傲下了車,陰鷙的眼神掃過站在自己車邊的男人,語氣那叫一個鄙視,至少對於他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死亡氣息選擇無視,這是一種強者的自信,直接給對手一記眼神,就代表了所有的語言.

";我是誰?哈哈,如果說我是死神呢?";男子一臉笑容,隻不過從頭頂至脖頸的那道長長的刀疤是這笑容看上去分外猙獰,也不由得讓人聯想到一些死神的事.

";哦,死神?";梁傑傲劍眉一挑,略有興趣的看向男子,不過嘴角卻揚起一抹邪魅的笑容,這一笑容對對手來說無疑是挑釁,可是了解他的就知道這抹笑容的含義,比如說還安慰的坐在車內的木薔同學,看到這抹笑容時,臉上露出了凝重的表情,隻因為真正的死神將會光臨這名男子的靈魂.

較量

";哈哈,怪不得你長得那麽挫,你看看,臉都被劈成兩半了!";忽然,梁傑傲那冷峻的臉上笑得合朵花死的,手還指著男子的,什麽叫做前俯後仰,什麽叫做捧腹大笑,此時的梁傑傲把這兩個成語演繹的淋漓盡致.

";哼……";男子冷哼一聲.顯然被梁傑傲說到了痛處.

";好一個梁傑傲,不愧為教父.就讓我天狼今天把你吃得幹淨.";

";天狼?";梁傑傲聽到對方已經自報家門,不過聽到這個名字他又重複的讀了一遍,似乎略有所思.

";怎麽,莫非我們的韓大教父還不知道‘左羅’";?天狼對於梁傑傲那在回憶什麽樣子很是不滿,幹脆的報上了自己的來頭.

左羅,上隱約存在的一個殺手組織,有3名頂級殺手坐鎮,分別是天狼,地狼,狼王,三人也是讓人聞風喪膽的存在.

據說前幾年的這個幫派運河運輸的不景象便死心塌地的歸附到了玉龍幫的腳下,聽說這幾年因不滿玉龍幫的管製大有一跳槽單幹的意思!翅膀硬了想要單飛,那是不可能的!

";哦,我想起來了,怪不得我覺得好像在那裏聽到過,原來是左羅的小狗啊!你們家那兩條怎麽不跟看來啊";梁傑傲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隻是後麵的話足以激怒一個s極的殺手,什麽叫做狗,還三條一起來,明顯鄙視自己能力不夠.

";聽聞梁傑傲不是一般的囂張,現在看來是過分狂妄了吧?";天狼冷冷的說著,身上隱隱要爆發一股狂怒的殺氣.

";嘿嘿,你錯了,本少爺不是狂妄,隻是眼前的隻是條狗而已!";梁傑傲依舊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完全不把這個s級的殺手放在眼裏.

";";天狼一聽,心中那股怒火再也壓抑不住,大罵一聲,身影如閃電便向梁傑傲竄去,手中不知道什麽時候已經多了一把黝黑的短刀,隻是瞬間,那把短刀直接脫手而出,射向車內的木薔.

梁傑傲臉色一沉,";雜碎";,口中忽然罵了一句,手腕一伸一把細長的軟劍直接射向短刀.

";哐當";,短刀和軟劍相撞,濺出點點火花,而這一幕卻菊木薔眼底,心中感到不已,手中早就準備的飛刀緊了緊,隨時準備給天狼致命的一擊.

而此時梁傑傲赤手空拳,身影忽閃,首先發起了進攻,隻因為天狼觸動了他的底線.隨即接著一擊勾拳擊在天狼的腋下.那裏是人的脆弱部位,梁傑傲的全力一拳,天狼如何能夠忍受?隻聽到哢嚓一聲,手臂已經脫臼,天狼也算是個漢子,的口中更是傳來一聲悶哼,梁傑傲卻毫不留情,一把扣住那隻脫臼的手臂,一個三百六十度扭轉,直接將其扭成了麻花狀,痛得天狼再也忍不住慘叫出來.

";怎麽,堂堂一個s極殺手,沒想到和垃圾差不了多少.";梁傑傲居高臨下的注視這天狼,他知道之前天狼那一擊,無論是速度還是角度,都達到了一個極致,如果換做別人,或許已經被他一擊擊殺了,可是梁傑傲不是別人,他狂妄,徹底的狂妄,隻因為他有這個實力,有這個資本.

";梁傑傲,看來我是低估你了!";天狼強忍住劇痛,用另一隻手支撐起自己的身體.

";你不是低估我,隻是你太高估你自己了,還有一點:龍有逆鱗,一觸必死.";梁傑傲語氣冰冷,這一刻,他才是召喚人生死的死神.

";看來那個女人當真是你的軟肋.";天狼眼神一暗,知道自己逃不過這一劫.

";我不管是誰指使你來的,但是你記住,她是我的女人,不是什麽軟肋,如果她少一根頭發,左羅就會從此在這個世界消失.";梁傑傲犀利的目光射向天狼,丟下一句話,轉身走向他的愛車,似乎沒有要徹底擊殺殺天狼的意思,反而把他當成了傳話筒.

";阿傲,沒事吧?";梁傑傲進入車子,開了一段路,木薔才開口問道.

";你覺得我像是有事的人嗎?";梁傑傲邪邪一笑,滿不在乎的說著,似乎之前發生的事都與他無關一般.

";好吧,不過你的格鬥技術到底到了什麽層麵?";木薔想到之前的那一幕,梁傑傲緊緊一招,就徹底擊敗了一個s級的殺手,而且與此同時還要保護自己,她真的無法相信一個人居然可以強大到這種境界.

";嘿嘿,你覺得呢?看我在你身上屹立不倒,你還不知道我的厲害嗎?";梁傑傲露出邪惡的笑容,沒正經的說道.

";你這家夥,正經點,行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