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5章

";好.";梁傑傲堅決的應了一聲.

";那我走了,你萬事小心.";梁傑傲再次叮囑了一遍,深深的木薔額頭上一吻,便翻身下了床,開始換衣服,房間內的氣氛如此的安靜,又帶著那麽一絲詭異.,

";小心一點.";換好衣服,梁傑傲正打算離開,木薔終於忍不住從後麵忽然環抱住他,一滴淚水,終於還是滑落在臉頰,帶著濃濃的不舍和依戀流入口中,一陣苦澀.

";恩,傻瓜,放心吧!";梁傑傲轉身將他抱緊,在她耳畔柔聲道,似乎也在煎熬著什麽.

";恩";木薔應了一聲,很是不舍的放開手,看著他離開,心中的血液似乎被抽幹一般難受.

梁傑傲沒有回頭,他不想看到木薔眼角那晶瑩的**,他的心會痛.

他徑直走出了大門,關門的那瞬間,還是忍不住看了眼木薔那梨花帶雨般的容顏,心中更是堅定,不管怎麽樣,一定要回來.

梁傑傲沒有回頭,他不想看到木薔眼角那晶瑩的**,他的心會痛.

他徑直走出了大門,關門的那瞬間,還是忍不住看了眼木薔那梨花帶雨般的容顏,心中更是堅定,不管怎麽樣,一定要回來.

梁傑傲沒有直接去開車,反而出門攔了輛的士,因為他不想讓其他人知道他的行蹤,以免對周遠桑造成不必要的傷害.心中總是覺得不妥,又忙給周遠桑打了個電話,可接電話的竟然是剛才那個男人的聲音.

";我已經趕來了,就我一個人,沒有任何人知道此事,希望你能夠遵守你的諾言.";確定周遠桑的確被綁架後,梁傑傲心中更是擔憂.

";當然,現在是六點二十八分鍾,你還有三十二分鍾的時間……";

";我會趕到的…….";梁傑傲說完就掛掉了電話心中有著一種前所未有的煩悶感,能夠綁架周遠桑的人肯定來頭不小,到底該怎麽辦?對方這麽清楚自己,而自己卻連對方是誰都不知道?這到底該怎麽辦?找出端木澈的電話,想要打個電話去,又擔心被對方知道,既然對方能夠知道自己老爸的事情,定然也了解端木澈的一切,說不定還在端木澈身邊安插了他的人,也許自己身邊有奸細.

這到底該怎麽辦?找出端木澈的電話,想要打個電話去,又擔心被對方知道,既然對方能夠知道自己老爸的事情,定然也了解端木澈的一切,說不定還在端木澈身邊安插了他的人,也許自己身邊有奸細

";算了,一切用力量來解決吧.";梁傑傲喃喃自語的說了一句,露出了決然的神情,既然來了的事,擋也擋不住的.

六點五十九,出租車停在了星魂路口,梁傑傲扔出一張百元大鈔,就下車奔向了地下廣場.

地下廣場並非指地底下麵的廣場,而是因為廣場整個凹進去很深像是一個半弧度的半圓,所以才這樣稱呼,原來是一個美國政府在這投資的一向娛樂場地,後來因為地區開發,但是施工上出現了問題,便逐漸廢棄,如今形成了一個無人管理地帶,普通市民平日裏很少去哪兒,不過卻是那些小混混和一些小組織幫派以武力解決問題的地方.

梁傑傲趕到的時候,發現身穿身穿性感緊身裝的周遠桑正被捆著雙手,掉了起來,頭發淩亂,嘴裏也被塞著白布,神情萎靡,以她的保鏢來看,明顯是被人下了藥,而且應該被掉了好長一段時間.

梁傑傲心中暴怒,可卻明白現在絕對不能夠衝動,強壓住心中的憤怒,朝站在周遠桑身前的一名黑衣男子走去,兩邊立馬閃出了近十名大漢,個個殺氣騰騰,麵目猙獰,似乎恨不得把梁傑傲撕碎一般.

動靜驚醒了周遠桑,緩緩的抬起頭,發現梁傑傲站在前麵,不由的失聲叫道:";臭小子,快走,他們是龍口組特別派來的…….";

心中一驚,沒想到龍口組這麽快就行動了.強壓住內心的震撼,依舊從容的說道.

";周遠桑,對不起,是我連累你了,現在我人已經來了,你快放掉她吧?";梁傑傲卻打斷了周遠桑的話,朝那名黑衣男子說道.

";嗬嗬,好一個姐弟情深啊,真沒想到你們還有這樣一層關係,嘖嘖,不過也對,男的英俊瀟灑,女的嫵媚妖嬈,有點其他的關係也正常,不過……";

那名黑衣男子陰沉笑道,忽然語氣一重:";我聽說你單打獨鬥厲害,當初和地下拳王傑爾德可是有一場震驚全場的拳賽啊,我們會長見識過了,我可沒見過,為了一飽眼福,我可是等了三年多啊!今天我就給你一個機會,不用武器的情況下,赤手空拳打倒這10名地下拳手,我就放你們離去,如何?";

";哦,對了,你要抓緊時間哦,不然你那個漂亮小秘書就和查德斯把你那梁氏集團掏空了哦,哈哈……";男人忽然語氣一沉,卻又帶著戲謔的說道,不過卻透露了內奸的所在,沒想到事龍玉蕭,三年來,她終究還是沒有改變,得不到愛,那就變成了恨,可是卻在這個時候把所有的恨傾斜.

";臭小子,你快走啊,不要管我……";周遠桑卻是慌亂無比,完全沒有了理智,雖然她也知道梁傑傲很能打,可是在不用武器的情況下,麵對眼前這10個不亞於傑爾德的對手,這根本不可能,和送死有什麽區別?

";放心吧,周遠桑,不就10個人嘛,對我來說小菜一碟,一會兒周遠桑請我吃頓晚飯就好了……";梁傑傲說話的同時,腳下猛然朝前踏出一步,瞬間來到了最前麵的一名大漢身前,本能的想要抽出軟劍,可卻腦海中響起了那名男子的話,隻好橫出一腳,踹向那名男子的下跨,想要全部打鬥,自然要下得了狠手,否則這麽多人,就算站著讓他打也會倍感吃力,何況這10人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濃烈殺氣,絕對都是一等一的高手.

那名拳手顯然沒想到梁傑傲會忽然發起攻擊,心中大驚,不過他畢竟是龍口組精心培訓3年之久的拳手,自然不會站著讓人打,眨眼間身體一邊迅速朝後退去,一右手微微抬起,抵擋住梁傑傲淩空的旋踢,突變的情況,他身旁的兩名大漢也立即反應過來,同時踹出一腳,直朝梁傑傲的腰部而去.

可惜此時的梁傑傲毫無保留的發揮出自己的戰鬥力,可能遠遠超過三年前那場拳賽,所以此刻爆發力遠在他們之上,速度在電光火石直接達到了一個極致,腳尖狠狠的踹在那名大漢的胯部,";啪";的一聲,隨即伴隨著那名大漢口中一聲慘絕人寰的叫聲,身子就直直的朝後飛去,壓倒了兩名上前的大漢,看來這輩子是不用想女人了.

而此刻梁傑傲一擊得勝,立馬一把伸出右手,抓住右邊一名大漢踢出的一腳,身子一斜,帶動著那名大漢朝左邊的大漢踹去.

兩人身子都已經半騰空,步子離地,雖然看到是自己人,但是哪裏還能夠反應過來,就算及時收腿,但身子也重重的撞在一起,狠狠的落在地上,梁傑傲卻根本不給他們任何站起來的機會,狠狠的一腳踹在一名男子的膝蓋骨,";哢嚓";隻聽到陣陣骨裂的聲音和男子口中的慘叫聲傳來,響徹整個廣場.

接著他又一把擰過另一名男子的右手,反手一擰,頓時那手臂擰成了麻花狀,伴隨著幽綠的筋脈和暗紅色的血液,寸寸爆裂開來,熱乎乎的鮮血直接噴灑到梁傑傲的臉上,那般猙獰恐怖,仿佛來自地獄的勾魂惡魔.接著他又狠狠砸出一拳,大漢的整隻手臂斷裂開來,露出了森森白骨,即使是訓練有素的拳手,麵對著劇烈的疼痛,再也忍不住直接暈死過去,連一聲悶哼都來不及.

不過這段時間,其他的拳手已經反應過來,龐大的身子直接撲了過來,梁傑傲不敢和他們纏在一起混戰,因為拳手的肌肉硬度也許自己也無法抗衡,而且一旦糾纏,很有可能被撕碎,所以他隻好急退.

";不錯,不錯,眨眼之間可以傷我三人,還能從容退去,不愧是最年輕的教父.";一直觀戰的黑衣男子拍了拍手,眼中露出讚賞的目光,不過瞬即閃過一抹殺機.

";你就不擔心你的手下全部被殺嗎?";一旁的周遠桑雖然見到三人被梁傑傲從容擊敗,顯然對比三年前來說,他的戰鬥力又高了一個層次,但卻依很擔心,畢竟還有7名拳手完好無損,隨時會給他致命的一擊.

";嗬嗬,他們都是戰士,這點傷勢算得了什麽,還是擔心你的好弟弟吧,他們隻是我找來當陪練的,是不是很擔心?嗬嗬,其實夜小姐,你根本不用擔心,你我心知肚明,以他的身手短時間內是不會受傷的.,黑衣男子哈哈一笑,完全一副戲弄梁傑傲的表情.

";你真是個混蛋!";周遠桑沒想到這個男人竟然如此冷血,對自己手下受傷根本無動於衷,足以顯示當年日本對中國的那場戰爭的屠殺,連自己人都可以不顧,哪裏還會對其他人留情.

";哈哈";黑衣男子聽到罵聲,並沒有生氣,反而哈哈一笑,掏出香煙抽了起來,再也不理會周遠桑.

梁傑傲爆發力極強,每一腳踹出,隻要踹中部位,總會讓對方短暫失去戰鬥力,這些大漢雖然都很能打,可卻難以近身,而梁傑傲雖然一點都沒有受傷,但是麵對這種車輪戰,體力卻消耗的厲害.

又是簡單的一記直拳拳,直接轟飛了一名男子,可他卻被後麵趕來的兩名男子踢中,身體因為體力透支和外力的衝擊,瞬間失去了平衡,接著又被兩人抓住雙臂,另一人狠狠的一肘拐向他的腦袋.

梁傑傲趕緊將頭一偏,腦袋躲開了著致命的一擊,可肩膀卻傳來一陣劇痛.隱隱還有骨裂的聲音,顯然剛才那名拳手的一擊的巨大力道.

";都給我滾!";梁傑傲被這劇痛刺激到神經,心中的狂怒,多久了,沒人可以可樣讓他感覺到痛了,可是現在雙臂被兩人死死抱住,一時之間無法動彈,緊握的拳頭忽然伸出二指,手腕使勁朝上一番,狠狠的紮向抱住自己手臂的大漢,那名大漢還來不及反應,梁傑傲的二指已經插破了他的雙眼,男子口中大叫一聲,不由自主的鬆開梁傑傲的手臂,捧住自己的雙眼.

抓住機會,梁傑傲反手一拳,就朝另一個抱住自己手臂的人砸去,那名男子忙朝一旁躲去,梁傑傲趁此機會掙脫開來,狠狠的提起膝蓋,重重的砸響另一個人.

轟隆一聲巨響,那名男子也被撞飛出去,胸骨更是斷裂了幾根,根本難以再站起來.

拚鬥在繼續,地下躺下了七人,梁傑傲也早已經筋疲力盡,全身更是一陣劇痛,大大小小的傷口不知道有多少,臉上更是腫得像個豬頭,哪裏還有一點來時的英俊瀟灑,身上的衣服也被撕得粉碎,走起路來一瘸一拐,顯然雙腿也受了重創,可他依舊在拚命的戰鬥著,沒有選擇,周遠桑還在等著自己救,黑色黨多少兄弟還在等著自己,還有他給木薔的承諾,不能倒下,絕對不能.

周遠桑早已經淚流滿麵,聲音也早哭得沙啞,從小到大,她從來沒有這樣感動過,一個男人,一個自己曾經包括現在依舊愛的男人,為了自己,如此拚命.

每看到梁傑傲被對方擊中一次,她的心就像被刀刺一般,疼痛無比.

心,一片片的碎……

淚,一滴滴的流………

周遠桑的心碎了,碾碎成漫天的星辰,瀉下一地淚光.如果她早知道愛成就這樣,就不會肆虐的傷害木薔他們二人的多年坎坷的愛情了!她恨自己,更恨曾經的糊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