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2章

";我們走…….";抓起兩個人的頭顱,直接趕往中心街.

";阿傲,等等,那些炸彈怎麽辦?";傑爾德忽然想到那一排排的炸彈,心中還擔心著,梁傑傲怎麽就要走了呢?

";那些東西啊!隻不過是一些高仿的玩具而已?";此話一出,傑爾德一怔,心中狂汗,玩具,要是被識破了,那麽今天自己和他就要和這個世界說拜拜了,可是這個不按常理出牌的家夥就是憑著這一份膽魄騙過了所有人.被估計要是查德斯和加藤知道,非得活活氣死不可,可是他們沒有機會了.

中心街,平時看似陽光溫柔的白華軒此刻仿佛來自地獄的惡魔一般,手中的青天劍在他受傷連連抖動,一條條人命在他手中流失,而他的身上已經被劃了一刀,但他就好似沒感覺一般,繼續衝向了神鷹,仿佛有什麽深仇大恨一般……

而在這瘋狂的搏殺之中,井田一男一直冷眼注視著一切,哪雙凹陷的眼睛死死的盯著一切,似乎在等待這什麽.

不過打鬥之中的眾人都沒有注意到這一點…

此刻,白華軒的的身影已經來到了神鷹的身邊,手中的青天劍一抖,一道刺眼的刀芒亮起,瞬間斬向了神鷹…

隻聽得神鷹一聲怒吼,手中的三尺戰刀一橫,擋下了白華軒的一刀,而一旁的飛天則是手持一把匕首,轉身避開了端木澈的追擊,刺向了白華軒的小腹幾名小弟更是衝上去圍住了端木澈,顯然要阻斷端木澈來營救白華軒.

端木澈冷哼一聲,不知道哪裏來的力道手中的青天劍此刻爆發了絕強的力量,腳下步子一蹬,一刀斬了過去,僅此一刀,直接將眼前的一名小弟劈成了兩半,隨後直接一刀劃向飛天後心.

飛天隻感受到一股寒意從背後襲來,不得不收手去抵擋.

";當啷……";一聲,端木澈的青天劍重重的斬在飛天的匕首上,巨大的力道震得飛天的手臂一陣發麻,虎門直接開裂,更為可怕的是那把匕首竟然直接斷成了兩截.

而相反,青天劍卻是一點事情也沒有,甚至連個缺口也沒有,依舊閃著幽幽的光亮,正如青天劍之名,散發幽冥之光也.

就在飛天心中震驚的時候,白華軒的一刀直接斬向了神鷹,沒有任何招式可言,用絕對的力量來壓迫他.

神鷹無奈,隻好舉起砍刀抵擋.

";哐當……";一聲,神鷹手中的砍刀和白魔劍碰撞的同時竟然濺起一刀火花,神鷹狂汗,他的戰刀可是上祖所傳的莫邪所製,如今竟然被砍出一刀缺口,那把青天劍到底是什麽製造?

不過說實話,白華軒心中也是一驚,果然是一把好刀,也不知道梁傑傲是從哪裏走私來的.於此同時心中又是一陣大爽,手中的白魔劍一抖,挽了一個漂亮的劍花,然後轉劈為刺,刺向神鷹的胸口,神鷹沒有硬拚,反而急速後退.

也就算在這個時候,又衝來了一名小弟,一刀劈向了白華軒的的肩頭逼得白華軒不得不揮刀抵擋,同時失去了徹底擊殺神鷹的好機會.隨手順勢一抖,一刀劃過了那名小弟的脖子,一道血箭噴出!

不過趁此機會,神鷹已經退出了幾米開外的距離,躲過了那把白魔劍.

";轟隆隆……….";就在混戰此刻,一陣巨大的馬達聲震得地麵顫抖.眼見一輛巨大的卡車出現在所有人的眼前,刺眼的大燈照的所有人睜不開眼.

";碰………";的一聲,卡車的門打開了,所有人都看著眼前的一切,隻見一名男子從車上跳了下來.

他目光如炬,他身姿挺拔,他神情冷峻…

他的身上第一次換上了一件黑色的皮衣,他的手上拎著兩個袋子,兩個讓人感覺到死亡氣息的袋子.

他的身邊有個2米開外的巨人.

";阿傲.";端木澈看清楚男子的麵容,驚呼道,心中那股戰意更是被徹底點燃,隻因為他的到來.胸中更是有了底氣與王者的力量!

";嗯,沒事吧,剛才換了身衣服,來晚了.";梁傑傲很不要臉的說著,直讓端木澈和白華軒默默的在心中為他豎起了中指.

";你去哪裏了?";白華軒不滿道.

";你說呢?";梁傑傲笑著反問道,隨即單手一扔,手中包裹著兩顆人頭的布袋飛了出去,落在了地上,兩顆人頭滾出,直接滾到了幾人的麵前!

當看清楚人頭樣貌的時候,飛天,神鷹,井田一男等人的臉色刷的一下變得慘白…

他竟然殺了加藤和查德斯?這怎麽可能?

雖說他們帶了幾百人來這裏部署了一切,可是會也留有精銳在查德斯和加藤身邊啊,何況每個人手中都有絕對力量的火力啊?而且自己老板的身邊還有高手保護,他怎麽能夠殺了老板

可是不容的他們思考,很快,轟鳴的馬達聲從街道的兩頭同時響起,然後一輛輛卡車疾奔而來,直接停在了路口,將路口完全的堵住,緊接著一道道黑色的人影從車上跳了下來,快速的將井田一男等人包圍在了一起……

看到這些陌生的麵孔,井田一男等人的臉色已經從白色變得透明……

他們哪兒來的這麽多人?而且每一個人的眼中都透露著狂熱的神情,一股迫人的煞氣彌散,那是一種瘋狂又很執著的氣息,從每個人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息可以看出這些人都是飽經沙場的戰士.

";野田會所會長井田一男,是你吧?";梁傑傲根本沒有看飛天和神鷹一眼,直接指向一直靜候在一邊的井田一男,從下車開始,他就感覺到雙眼睛一直

直死死的盯著自己,仿佛來自地獄的幽冥之眼一般.

";是.";井田一男緩緩穿過眾人,踏著地上的屍體來到了梁傑傲麵前.

";很好,你等我很久了吧,給你一個機會,打敗我,帶著你的人離開.";梁傑傲冷冷的說著,卻又著一股不容抗拒的威壓,畢竟從查德斯和加藤的人頭掉落的那一刻起,就宣告了這場戰爭的結果.

";好.";井田一男沒有多說,直接應了下來,因為他別無選擇.隻有打敗他,自己才可以活著出去,這是唯一的機會.

簡短的一個字落下,所有人的眼睛似乎還沒有眨一下,一陣聲音響起.

";轟隆";一聲,梁傑傲的一腳重重的踹在井田一男的雙臂上,巨大的力道讓井田一男連連後退,梁傑傲一個轉身,又是一腳就朝井田一男的小腹踹去,井田一男大驚,再一次舉起雙臂抵擋,梁傑傲的一腳又是重重的踹在井田一男的手臂之上,此刻,井田一男隻感覺自己的雙手快裂開一般.

還沒想出下一步該怎麽攻擊梁傑傲,梁傑傲的身體卻又是一個轉身,身體更是再一次的騰空而起,狠狠的一腳踹向了井田一男的腦袋,速度比剛才更快,角度比之剛才更加的刁鑽.

全場所有人同時倒吸了一口涼氣,根本沒有看清梁傑傲是什麽時候出手的,更是沒想到他是如此的一連串進攻,包括傑爾德眼中也露出了驚訝的神色,畢竟在這個之前,梁傑傲的確被加藤擊中,還傷及氣血.可是現在卻能連環進攻,這還是一個人嗎?

";轟隆……";一聲巨響,梁傑傲的一腳狠狠的踹在井田一男的下顎,巨大的力道直接將井田一男整個人踹飛出去,更是隱隱聽到了骨頭斷裂的聲音,想來是井田一男的下顎骨已經粉碎.

";咚……";梁傑傲的身體剛剛露在地上,雙腿用力一蹬,就朝倒飛出去的井田一男衝去,因為他感受到井田一男是個高手,這樣的高手,絕對不能夠給他任何的機會,必須做到一擊必殺.

看到井田一男被節節擊退,飛天和神鷹再也忍不住,不管什麽叫做單打獨鬥,身體猛然跨出,直接來到了梁傑傲的身前,狠狠的一拳就朝梁傑傲砸去.

";啊…….";一聲慘叫響徹雲霄,不是人們預期的梁傑傲被砸中,而是飛天在靠近梁傑傲身體的瞬間,一把拇指大的飛刀直接射來,沒入了他的眼球,與此同時,神鷹也被傑爾德一拳砸飛.

";落華陽,你怎麽來了?";飛天和神鷹在動的一瞬間,傑爾德的身體也動了,而飛刀正是一直隱藏著的殺手落華陽的傑作了.

";嘿嘿,我的好姐妹木薔怕他的老公被偷襲,早就通知我了.";落華陽一身火紅的皮衣出現在梁傑傲身邊,不得不說那身材火爆到差點沒讓在場的人噴血,不過這名專業的殺手夠厲害,這麽久,一直沒有人發現她.

";原來是你一直跟著我,看來是友不是敵.";梁傑傲瞥了一眼落華陽,其實從青色出來之後梁傑傲就感覺到有人一跟著自己,隻是在沒有確定是敵是友之前沒有輕舉妄動,不過如今看來……

";被你發現了哦,傷心啊,看來我還得練上些日子.";落華陽一聽,絕美臉上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顛峰對決(三)

";井田一男,既然你的屬下想單打獨鬥,那你就別怪我了.";梁傑傲沒有理會落華陽那裝出來的悲愴表情,直接對井田一男說道.

";你們都不要動,否則,死…….";井田一男此時已經站了起來,身子輕飄飄的,仿佛隨時都會倒下一般,配合著他那蒼白的臉色和凹陷的眼睛,還有被血染紅的雙唇,活像一隻幽靈.

可是梁傑傲卻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威壓,那是一種死亡的氣息.

井田一男的話音落下的同時,人卻已經來到了梁傑傲的身前,狠狠的一拳就朝梁傑傲的門麵砸去.

梁傑傲心中大駭,這到底是什麽速度,就仿佛他直接從虛空之中飄來一般,這真的是一個人能夠做到的嗎?這是幽靈嗎?這才是井田一男的實力嗎?

壓抑住心中的震驚,身影猛然朝後麵退去,而他的雙臂卻交叉在前麵,擋下了井田一男這看似軟綿綿,輕飄飄的一拳.

井田一男一招即退,一個橫移,竟然就來到了梁傑傲身後,一記漂亮的連環腿使出,速度極快.

";好手段……";梁傑傲口中由衷的讚道,不過卻是轉身一拳直接朝井田一男的心口砸去,逼得井田一男不得不收腿.不然他可以踢中梁傑傲的小腹,可是梁傑傲卻可以直接一拳轟中自己的心髒,這樣的以傷換死的交易,誰會去做?

就在井田一男收腿之時,身體失去了重心,梁傑傲忽然化拳為掌,直朝他的手腕扣去,嘴角一絲冷笑,身體一個旋轉,又是一記連環腿踢出,連續三腿,全部踢在了井田一男的小腹.

";撲哧…….";又是一口鮮血從他的口中噴出.

接著就見到他的身影再一次竄出,化為一道殘影,再次來到了井田一男的身前,而他的右拳更是仿佛炮彈一般直接轟出,拳速更是達到了一種匪夷所思的地步,梁傑傲嘴角的笑容卻一陣詭異,那揮出的拳頭忽然收住,右膝狠狠的頂出,又一次中重重的擊在井田一男的小腹.

";不愧是最年輕的教父,你父親可是做正經生意的不,可是你卻………";井田一男飄飄然的聲音忽然響起,而一再被擊倒的身體忽然急速想梁傑傲掠去,快到不可思議.

猛然揮出右腳重重的踹在梁傑傲的手臂之上,直讓梁傑傲一陣痛楚,可這一記連環腿並沒有結束,就在梁傑傲詫異的目光之中,井田一男的身體又是一個漂亮的轉身,身體更是騰

空而起,狠狠地一腳掃向梁傑傲的腦袋.

雙臂朝上,剛剛護住腦袋,井田一男的一腳已經重重的踹在他的手臂上,饒是如此,巨大的力道竟然將梁傑傲狠狠的砸飛出去,雖然沒有直接擊中腦袋,但腦袋依舊是一陣炫目,足見這一擊的力量有多大.

高手過招,隻在一瞬間,井田一男自然也明白這個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