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3章

身體剛剛落地,連環腿再一次使來,雖然不如剛才的那般犀利,但也帶起了陣陣風聲。

梁傑傲心中狂震,沒想到自己之前剛使過的招式,如今井田一男立馬就學會了,若是自己這樣一味的躲下去的話,遲早會被井田一男踢中,當即心一狠,不顧那一腳的威力,倒退中的身體一步跨出,狠狠的一腳就朝井田一男的小腹踹去。

“轟隆……”一聲巨響,梁傑傲和井田一男的身體同時彈開,兩人幾乎在同時踹中對方的小腹,不過井田一男是有備而來,力量自然大上許多,直讓梁傑傲的身體倒飛出去,口中鮮血溢出,至於他本人,卻是連連倒退,口中的鮮血狂噴,畢竟之前梁傑傲擊中他的部位全是小腹,而他他實在沒有想到梁傑傲會這麽早就使出這種拚命的招式。

沒有太多的緩衝,梁傑傲從地上躍起,身影再次朝前跨出,這一次卻不是直線衝出,而是采取了折疊進攻法,步子顯得淩亂無比,毫無章法可言,他知道眼前這個井田一男的實力絕對在保留中。

井田一男被他淩亂的步伐所擾亂,隻見梁傑傲忽然身子躍起,又是一拳轟下來,不給他任何反應,簡單的一記直拳,帶著呼呼的風聲,逼得井田一男不得不朝後急速退去,就在這時,梁傑傲嘴角露出了詭異的弧度,那是預示著死亡的笑容。

“該結束了。”梁傑傲喃喃一句,卻清晰的傳入了井田一男的耳中,隻見身子還在空中的他借助著拳勁之力,來了個反轉,雙腿直接夾住了井田一男的脖子。

“哢嚓”清脆的響聲傳入所有人的耳中,井田一男的眼睛凸出,仿佛不可思議的看著梁傑傲在空中還能變換招式,這樣的角度,這樣的速度,他真的是人嗎?想到人神共憤的那張臉,卻沒有想到人神的共憤的他的戰鬥速度!

落地,井田一男當場斃命,頸骨完全碎裂,梁傑傲看也沒有看井田一男一眼,隻是冷冷的掃向野田會所的成員,這一刻,他就是王者,主宰著生死的王者。

“順從或者是死亡?”梁傑傲吐出了這麽一句話,給了白華軒一個眼神,便轉身離開了,沒有帶上任何人,他的背影,如此孤傲。

“神鷹,飛天,你們有什麽打算?”直到那孤傲的背影消失於眾人的眼前之後,白華軒才冷冷的看著飛天和神鷹說道。

沉默片刻,神鷹和飛天相視一眼,直接放下了手中的武器。在這個世界上,適者生存,何況他們在野田會所裏麵也隻不過是戰將而已,如今看到過梁傑傲的實力,見證了他身邊的高手,或許,跟著這樣的一個人才會有更好的明天。

一夜之間,野田會所覆滅。梁傑傲走後直接回去了韓家的別墅,他知道,在那裏還有一個女人在等著自己。

“木薔,我………”剛踏進門,梁傑傲的話沒說口,木薔已經跑到了他的跟前。

“你受傷了,是嗎?”木薔一臉擔憂的問道。

“落華陽告訴你的?”在梁傑傲和井田一男單挑的時候,落華陽已經預料到了結果,所以也就離開了。

“嗯。”木薔乖乖的點了點頭。

“沒什麽,休息會兒就好了,放心吧。”梁傑傲輕輕的撫了撫她的秀發,溫柔的說道。雖然說之前飛天和神鷹在偷襲自己的瞬間,他有一百種方法避開,但是落華陽出手了,一路上,她一直跟著自己,就是因為眼前這個女人對自己的關心。那個曾經與她一起練習打拳的好姐妹,可是人家是拿過全國的散打冠軍的!自己隻是業餘選手對於這個木薔半道子而出的人來說!

“嗯,我放好水了,你好好的去泡一會兒,然後休息一下吧。”木薔拉著梁傑傲直接去了浴室,一切都來的如此的自然。

木薔試了試水溫,便直接開始為梁傑傲脫衣服,絲毫不介意他身上那濃烈的血腥味,看著眼前這張帶著無盡媚色卻掩飾不住憔悴的臉龐,梁傑傲心中湧過一絲心疼。

脫掉了衣服之後,梁傑傲就這麽一絲不掛的躺在浴缸裏,安然的閉著眼睛,任由木薔給他清洗,這是一種享受。他覺得此刻比剛才一展霸氣的時候還要享受,這樣同樣是自己雄風大振的一種享受隻不過受享方式不一樣!

一旦上色,誰也戒不了,女人是色,男人就是想一千遍,一萬遍也不會戒掉,那是!

可是水浸過她那滑嫩的肌膚,妙曼的身軀依然散發著無窮的魅力,梁傑傲就感覺體內的熱血一陣翻滾。渾身的血脈噴張起來,不知道這個時間能不能控製這個體下的小弟弟!

可恨的卻是自己的小腹被連續擊中,如今也是傷及氣血,根本不能和木薔發生點什麽,這種折磨,就是一種最大的痛苦……看來行**真是是無望了!他看起來的眼神中閃過一絲失望與頹廢!

不想這個聰明可人木薔卻隱隱的查覺到了那一個男人一閃而過的失落眼神!

梁傑傲強行將自己的目光放到了木薔的臉龐上,他實在擔心再看下去那個曼妙的身體自己會不會崩潰……

“你自己洗吧,我在呆在這裏,你會傷的更重。”木薔明顯感覺到了梁傑傲那灼熱的眼神,心知梁傑傲心思的她竟然直接點破了,直讓梁傑傲一陣窘迫,這麵子,估計是要被埋葬在太平洋了。

“嗬嗬……。”梁傑傲燦燦的笑了笑,任由木薔離開,他知道要是木薔繼續呆在這裏,自己可能就會把持不住,到時候真的要傷上加傷了。

大約泡了15分鍾,梁傑傲才披著一條浴巾走出了浴室,看到木薔躺在床上,也直接躺了上去。

“這裏是不是痛啊?”木薔宛如一隻溫馴的小綿羊一般依偎在梁傑傲的懷裏,柔軟無骨般芊芊玉手直接放在了梁傑傲的小腹。因為她在為梁傑傲脫衣服的時候就注意到了他小腹的淤痕。

“不痛,不痛。”梁傑傲直接否認到,不過手卻抓住了木薔放在他小腹上的手,乖乖的!這小丫頭的皮膚怎麽就這麽光滑,讓自己不舍得放開啊?心中一陣鬱悶,卻握著木薔的小手朝下體探去。

“你這個壞家夥,今天受傷了,不行哦。”木薔翻了個白眼,想到梁傑傲傷成這樣,腦子裏還想著那些事,不由的嚴肅道。

“你既然知道我有傷在身,那你是不是應該服侍我啊?”梁傑傲一臉懇求的樣子,仿佛幾歲的小孩看到了世界上最好吃的糖果一般。

“老婆,求你了嘛,不然我的傷好不了的。”看到木薔沒有答應的意思,梁傑傲又趕緊求了起來。

“真拿你沒辦法,色鬼。”木薔無奈,看到梁傑傲那焚燒的樣子,最後還是妥協了,握著小家夥的玉手輕輕的捏了捏。

“厄……爽啊,老婆你真好!這個老婆真是沒白娶!”梁傑傲頓時感到心中一陣爽怡,給了木薔一個OK的眼色,很快一張玉臉朝自己貼來,不需要說什麽,一張小嘴已經緊緊的貼在了自己的嘴唇上,接著一條柔滑的小舌頭滑進了自己的嘴裏開始糾纏。

梁傑傲心中開心至極,這些日子以來,看來木薔和自己早就不需要什麽語言,如此親密。一手摟過她,一手就朝她的胸脯探去。

那麽的柔滑,如此的充滿彈性。

“嗯!”木薔的口中傳來了輕輕的呻吟聲,附身朝下麵的小家夥伏去,小嘴緊緊的含住。

小家夥,來回吮吸,梁傑傲隻感覺自己來到了天堂。

微微抬頭看了一眼,發現梁傑傲一臉享受的模樣,便直接褪去了自己的睡袍,露出豐滿的雙胸,纖細的腰肢,還有那細長秀美的大腿。

天呐,這丫的,身材越來越棒了,這簡直就是上床的極品?

“嗯”梁傑傲滿意點了點頭,依舊是一副享受的模樣。

木薔眼中盡是嫵媚之色,一手握住小家夥,身子半蹲,對準那粉嫩的洞Xue,緩緩進入。顯然對這一套已經輕車熟路,身影忽上忽下,神態有多嬌媚就有多嬌媚,每一個動作都讓梁傑傲進入了前所未有的快感之中,腦海中隻剩下一個火熱的嬌軀。

終於,隨著體液的爆發,木薔滿頭大汗的趴在梁傑傲的身上,胸脯緊緊貼在梁傑傲的胸口,不斷的嬌喘著。

“怎麽樣?老婆?老公厲害不厲害?”梁傑傲一臉的壞笑。

“大壞蛋,不理你。”木薔嬌嗔一句,便下了床,走進了浴室,留下還在沉醉的梁傑傲。

“嘩啦啦……。。”的一陣水聲之後,木薔才出來。

“寶貝,剛才你真棒,早知道這樣,我應該多多受傷,哈哈”一把摟住嬌軀,梁傑傲就忍不住調侃道。

“就會胡說,不許受傷,知道嗎?”木薔關心的抬起頭對梁傑傲說道。

“嘿嘿,那你要答應我好好服侍我。”梁傑傲一臉得意的說著,直讓木薔無奈。

“好了好了,快休息吧你,明天還有的你忙的呢!”像哄小孩子一般,梁傑傲才乖乖的與她相擁而眠。

翌日下午,梁傑傲才睜開眼睛,睡意朦朧中的他下意識的去抱了抱邊上,可是卻抱了個空。

“木薔,木薔……。”有喊沒喊的喊了幾句。

“你醒了啊!”隻過了一分鍾,木薔便開門進來了,臉上依舊帶著嫵媚的笑容。

“幾點了啊,肚子好餓哦。”梁傑傲攬著木薔的細腰,像個孩子一般的把頭埋在她的懷裏。

“那你快起來嘛,吃的早就給你準備好了。”木薔輕輕撫了撫他的頭發,柔聲道。

“嗯。”梁傑傲使勁的往她懷裏蹭了蹭,楷足了油,才壞笑著爬起來。

“好了,我把菜給你熱熱,你自己下來哦。”木薔宛如真的妻子對丈夫囑咐一般的說著。

“遵命。”梁傑傲敬了個禮,惹來一陣嬌笑。

隨後木薔便離開了,而他自己也開始穿起了衣服,隻是小腹還隱隱有點疼痛,不過也沒什麽大礙了,至少以他變態的恢複力,現在已經沒什麽多大的感覺的。

穿好衣服,看了眼床頭櫃上的手機,發現已經是下午了。

“喂,阿軒,事情處理好了嗎?”梁傑傲直接撥通電話給了白華軒,既然野田會所已經覆滅,那麽就預示著他已經完全向三大勢力和龍口會社發起了挑戰。

完勝

“阿傲,野田會所剩下的所有成員全部投靠黑手黨,其中飛天和神鷹實力比較強大,不過傷勢嚴重,現在還在醫院,一切等你做決定。”電話那頭,白華軒如實的匯報到,既然做了兄弟,沒有什麽可以隱瞞的。

“很好,晚上9點,青色酒吧見。”梁傑傲嘴角露出滿意的笑容。

“A市,該是時候統一了……”掛了電話,喃喃的望著天花板說了一句,便一臉笑意的走到了樓下用餐。

“來了啊,給你準備了血燕粥,補補哦。”一見到梁傑傲下來,銀鈴般的聲音便傳入了他的耳朵裏。

“嘻嘻,你真好。”一屁股坐到餐桌前,還不忘把木薔拉到自己懷裏。

“好了,好了,先吃東西吧。”木薔把碗直接遞到梁傑傲眼前,在他接碗的瞬間,巧妙的從他懷裏離開了。

“這小家夥,逃得還真快。”梁傑傲微微一笑,打趣道。

“不理你,快吃東西。”嬌笑一聲,直接下達了命令。

“好好好。”

吃飽了,喝足了,梁傑傲翹著二兩腿半躺在沙發上,一副愜意無比的樣子,似乎根本沒有再想昨晚火拚的結果。

“阿傲,你現在有什麽打算嗎?”木薔看了看他,直接開口問道。

“今晚會把A市的大小幫派統一起來,讓頂力作為黑手黨的直係組織,明天就收購龍氏集團的所有股份,至於龍承天的那套房子我不會動的,這是我答應你的,但是如果他還要有什麽行動的話,也休怪我無情了。”梁傑傲語氣一冷,殺意完全爆發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