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4章

“不過最近倒是沒有發現那個孟勳去了什麽地方,原先的時候還口口聲聲的給我要資料呢?他啊,他就是當年孟二叔的兒子,我已經一本真正給他了,相信他知道了所有,沒有給任何人打一聲招呼就離開了,包括那個婉如林黛玉的龍玉殊,還在眼巴巴的等著孟勳回來與他完婚呢?”木薔低著頭小聲的嘟嚷著。

她都不敢抬頭看那個梁傑傲,說起當初畢竟自己也有錯,包括六年前的假死,三年前的失蹤………一係列他都沒有跟她計較,還有那個經曾差點壞了大事的她,他也沒有跟她去計較!他一直在愛她努力的愛她,她什麽也知道!

那是不可能的!聲硬的否定回答還是讓她深深的吸了口涼氣。她悄悄的閉上眼睛等著他的譏諷。可是他卻轉入了另外一個話題。

“孟勳已經走了,去了阿拉斯加州,他說要去那裏好好的體驗下人生,當初他設計你到我身邊來其實是成全我不美滿愛情的人生!你說不是嗎?”梁傑傲緊握了握木薔的小手道,

又繼續一本正經的說道:“我母親的死與你無關,是孟勳找到她之後,她老人家自行了斷的,也算是對孟長河夫婦二人一個交待!她死而無憾!”說完後梁傑傲深深的垂下帥氣的頭!這個話題讓他痛在心上!

“嗯。一切都會過去的!我會一直陪著你!”木薔沒有再說什麽,又衝著他點了點頭。

悠閑的時間總是過得很快,隻不過是木薔打情罵俏了一會兒,端木澈的電話就來了。

“阿傲,大小差不多幫派已經統一,你帶上木薔來一下集團吧,龍承天現在在集團裏,非要見你。”端木澈的語言之中透露著一絲無奈,畢竟,龍承天是木薔的親生父親啊,總不能也直接幹掉吧。

“好的,我現在就過來。”說完,梁傑傲就掛了電話。

“他來了是嗎?”沒等梁傑傲開口,木薔已經開口問道。

“嗯,你去換個衣服吧,我們現在去見他,這事由你來決定。”梁傑傲依舊溫柔的說著,隻不過眼中閃過一絲精光。

“嗯”應了一聲,便去換了衣服。

隻不過幾分鍾而已,木薔就下來了,顯然對於龍承天那割舍不斷的親情,她嘴上雖然說什麽不在乎,但是心裏到底還是如此焦急。

“走吧。”木薔跑到梁傑傲身邊,攬住他的胳膊。

“嗯。”梁傑傲應了一聲,便和她趕往梁氏集團,心裏也是微微歎息,她始終放不下。

梁氏集團,總裁辦公室裏。

“阿傲,龍承天在會議室等你,還有龍玉蕭也在。”端木澈說道,不過眼睛卻瞥了一眼木薔。

“好。”梁傑傲沒有坐下,直接去了會議室。

“龍薇……。”剛踏進會議室的門,龍承天就對著木薔喊道。

可是木薔隻是點了點頭,又咬著牙搖了搖頭道:“我不叫龍薇,我叫木薔!”然後徑直挽著梁傑傲胳膊的手不由自主的緊了緊,不過隻有梁傑傲知道。

“龍總,你來了。“梁傑傲沒有多說,直接和木薔坐了下來,由始至終,都沒有看過龍玉蕭,盡管他知道從進門到現在這個女人的眼睛一直死死盯著自己。

“龍氏集團的所有股份你是想直接交出來還是怎麽樣”沒等龍承天開口,木薔直接說了出來,語氣冰冷,不含任何感情。

“木薔,爸爸……。”

“你隻需要回答交或不交。”龍承天想說什麽,木薔冷冷的聲音再次響起,犀利的眼神掃過龍承天蒼老的臉盤,這些日子,看著自己一手創立的集團一點點覆滅,不管是在哪一方麵,他都遭受到了巨大的打擊,也蒼老了許多。

“我…我交。”龍承天看了看木薔那麵無表情的臉,也知道自己根本沒有選擇的餘地,沉默了片刻,幾乎是顫抖著說出了這句話。

“爸爸~”就在這時,龍玉蕭不滿的叫了龍承天一聲,似乎對於龍承天的決定很不滿意。

“閉嘴,這裏沒有你說話的權力。”瞬間,木薔犀利的眼神看向龍玉蕭,眼神之中滿是殺意,對於這個同父異母的妹妹,她根本沒有任何感情可言,何況這個女人的心又是如此狠毒,當初出賣梁傑傲。

“你…。。”

“啪……”龍玉蕭剛想說什麽,一個巴掌卻狠狠的甩在了臉上,火辣辣的疼痛硬生生沒讓她說出話來。

“沒聽到我老婆教你閉嘴嗎?”久久沒有開口的梁傑傲幾乎在這一瞬間直接扇了她一耳光,冰冷的聲音響起。

“蕭兒……。”看到梁傑傲那殺人的眼神,龍承天不想失去這個女兒,直接阻止到。

“好了,那就這樣吧,以後a市市不再有龍氏集團,至於你的房子我暫時不會拿走,你可以繼續住著,不過我希望你最好安分點,否則……。”梁傑傲語氣依舊沒有任何感彩,眼中甚至還閃過一絲殺機。

“好。”龍承天自知沒有任何反抗的權力,隻好一口答應下來,不過卻向木薔投去一個感激的眼神,他知道肯定是木薔還念及父女之情求梁傑傲放自己一馬,否則估計自己的下場一定和昨夜的野田會所一樣吧。

“好了,木薔,我們走吧。”梁傑傲也沒有多說什麽,直接起身打算離開。

“對了,龍玉蕭,你最好安分點,否則……”臨走前,木薔忽然開口道,語氣之中包含殺意。

龍玉蕭沒有說話,隻是怨恨的看了他們一眼。

也許在這個時候她說話,會引來殺身之禍,畢竟剛才那一巴掌,梁傑傲的力度已經控製了。

話落,木薔和梁傑傲雙雙離開了會議室,連頭也沒回過,徑直去了辦公室。

也許這是木薔和龍承天之間父女感情的最後一段了。

看不見的陰謀

木薔很早就知道聰明聰明的龍承天很早就知道了她的身份及她的血緣關係,但他依然沒有顧及一絲親情去感受那份得之不易的親情,因為在世的曾美星虎視眈眈的站在他的身旁,還是自己沒有餘力去爭取,總之他的一切切的行為表明他根本不會認這個女兒!

還有冤死的母親,臨死前還一直念念不忘的是眼前那個曾經給母親帶來幸福與終身痛苦的男人!母親愛他一輩子恨他而且不能原諒那個龍承天!

當從孟勳口中得知那個老男人最後知道自己是他的親生女兒時角然不忘記讓女兒龍玉蕭不擇手段的接近梁傑傲以做到侵吞梁氏集團的目的!

可惜一切都在年輕有力血氣方剛的梁傑傲身上,這個老家夥的勝算基本是零的幾率!

既然龍氏集團一切都在梁氏的掌控之中了,她終於可以為死去的母親以慰在天之靈了,她希望她的父親好好的去懺悔他的曾經卑劣與狂妄吧!

這次是對老成持重的他來說是一次風雨的洗禮,還是自己的親生的女兒送上的!

一頓浪漫的燭興晚餐消耗著兩個人勝利的喜悅!

重新回到別墅的時間已經是晚上了,趁著濃濃的醉意,梁傑傲悄悄的把同樣一番秋醉惹人憐的她拉到懷中,喃喃的說道:“把名字改回來了好嗎?”

“不好,那個名字與那個老男人有關,我厭倦了!”柔弱無骨的小手環上梁傑傲的脖頸,吐氣如蘭的並帶著那一股黑方的味道,嚶嚶的回應著。

他的身下是他最心動的女人,盡管他還不曾真正的對著木薔說過那三個字!但一切盡在無言中了!

夜慢慢的退去了!

龍園中抱著雙肩在花園中依舊徘徊的女人,銀牙咬得咯吱吱直響,憤憤的吼道:“臭女人,我不會放過你!”

“爸爸支持你!怎麽吃的,就怎麽讓她連本帶利的吐出來!”陰狠寒唳的聲音同樣幽長的走廊中傳過來。

一臉驚愕浮現在龍玉蕭的臉上:“爸爸,你白天不是………”

“傻孩子,爸爸是擔心你的嘴會惹來那個魔王的殺身之禍!以後要學會保護自己,做到一句老百姓的話,咬人的狗不露齒!爸爸也不會輕易的就嗯下這口氣!”龍承天邊走邊來到龍玉蕭的身旁,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語重心長的說著。

“爸爸天涼了回屋吧,不然你的老毛病又犯了!”龍玉蕭於是嗔怪著不注意身體的老爸便攙上龍承天更是拽回了屋中!龍玉蕭最了解他的父親,幾天來的翻天覆地的變化讓他有些承受不起了。

“自從孟勳不辭而別後,小殊的病也不怎麽好,現在一直在屋中也不怎麽出來,好好的勸勸她吧!”他喟然長歎一聲,雙腳邁進了客廳!

拐杖一揮示意,龍玉蕭可以走了,因為客廳坐在正等著龍承天回來的一臉怒氣的曾美星!

龍承天知道龍氏被梁氏收購的事情,曾美星恐怕是知道了,躲是躲不過了,還是坦誠從寬吧!不然那個女人早就飛到樓上美容去了。

一身淺粉稠緞的華麗睡袍,繡著精致的梅花圖案,翹著二郎腿,噴雲吐霧般的一直盯從那個從跨進客廳門門的拐杖!她的底線快承受不住的等著他給她一個解釋!

對著潔白的煙灰缸狠狠的撚了下煙頭,吐出一口煙圈道:“我爸爸一輩子打下的江山,你為什麽就這麽如此輕易的假手他人,嗯,”眼眉立色的豎起來,直直的盯著眼前的老男人,嗯字的音階有超級提升的二音升調,字裏行間帶著對他的一輕蔑與憤恨!

“我知道怎麽做,我的事現在不用你操心!”前邊的話聲音有些低調,但後邊那句我的事不用你操心明顯是對眼前女人的挑畔,是那個女人動了男人的自尊最後的底線。

翻白的眼珠瞪著對自己不再言聽計從的老東西,她有些歇斯底裏的發吼著:“龍承天,別得意太早,要不是曾家收你,還不知道你在哪裏當幹癟三呢!”

對這樣的話語習以為常用的龍承天默默的歎了口氣,咚咚的拄著拐杖進了一樓的墨香書房,回頭砰的一聲帶上門,巨大的關門聲著實的把這個正在嘮叨私語的女人嚇了一大跳!

覺得胸中的氣依舊沒有出完的曾美星,抖了下長袍,再次叼起一支煙,狂噴起來,一邊抽一邊狠狠的伸也手指對著書房的門罵著:“老東西上,別在家裏給我甩橫,有本事把龍氏要回來!”

“放心我會分厘不差的要回龍氏,但你先給我閉上烏鴉嘴!”門驟然打開,堅定帶著不耐煩的如洪鍾一樣的聲音從書房中傳出來!

曾美星討厭那個老頭子與自己針鋒相對,諷刺帶挖苦的叫囂著、對抗著,“就你,能?不要命的可是梁傑傲?”

“梁傑傲的命與龍氏集團會很快完好無損的還給我!”說完放聲大笑起來,似乎一切都還在掌握之中!

百無聊賴的曾美晃動向下肩膀,把一顆正燃著的雪茄匆匆扔到煙灰缸中,連著哈欠起身離開了!很怪的一個動作!好像與平時也不一樣,怎麽回事?

龍承天仔細的聽了聽外麵沒有動靜了才拄著拐杖不是特別利索的走了出來,看到已離身上二樓的曾美星扭動著風情萬種的腰肢,唉的歎了口氣!衝著門外喊道:“蕭兒,進來吧,我知道你在外麵!”

嗯聲音一落,龍玉蕭一挑簾朧就走進正廳,隨便找了一個位置做下了,看到此時站到書房門口的龍承天輕輕的啟口道:“明天幫我約下遠方集團的執行總裁汪思閣先生!地點是碧海雲天!中午我等他!”

“我知道了!”龍玉蕭很是淡定的回應著龍承天的一切安排!然後起身很快就離開了客廳,她知道那個曾美星是見不得自己這樣的!

所以夠聰明的她很快的選擇了逃離!她住在別墅旁邊的偏廳中!正如她的出身一樣發,曾美星為她選擇了這樣的一個地方,屋子雖好,可是一切都是不正的,都是偏的!

她刻刻的想著曾美星在她出國回來第一次回到這個家時,給剛剛出道的龍玉蕭注入的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