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8章

但是現在看來,能不能在她生產前趕回來都是個問題。雖然她並不特別在意他是不是待在她身邊,但這個節骨眼上,如果他一直沒回來,心裏還是有些不安的,想到這裏,她不禁攏緊了身上的衣服。

就目前看來,一切都很順利,她不能自添煩惱,她摸著肚子,感受著寶寶的胎動,心裏無限滿足。

今天,她找到了機會和阿進打了個電話,卻得知他放棄了梁傑傲給的機會,她本來以為他還執意於報仇,他卻隻是笑了笑說,已經習慣了待在娛樂圈,如果乍然讓他退出,他可能還會覺得異常茫然,心裏雖然有些失望,但她還是尊重他的選擇。兩個人誰都沒有提他是同性戀的那個傳聞,木薔不敢提,而他是不願提。

不管怎樣,隻要他現在生活的好,她就安心了,過去的事情已經無法挽回,她隻希望他未來的路能走的順暢一些。

這時,房門忽然被人打開,張媽走進來,看到她站在窗口前,不由的驚道:“宋小姐!沒幾天您就要生產了,怎麽您還在窗口吹風!”

她無奈一笑,伸手關上窗:“我剛開一會兒,隻是想透透氣,今天風不大,沒事的。”

噩夢來臨

“宋小姐可真是的,先生不在,您就特別不聽話!”張媽不滿道,扶著她到床邊坐下,“少爺過幾天就回來了,您放心吧!”

聽著她嗔怒的語氣,木薔又好氣又好笑,她想,自己大概是脾氣太好了,別墅裏的女孩子和她說話都毫不顧忌。

“我不聽話嗎?”愣了許久,她忍不住疑惑反問,張媽見她這副樣子,吃吃的笑起來。

“宋小姐,幸好少爺不在家,要是看到你這個樣子,少爺肯定把持不住!”她調笑道。

木薔更加無奈,她恍然想起和周穆遠在一起的那陪自己的每一個動作,他最喜歡在她發呆的時候偷吻她,似乎隻要她一露出茫然的樣子,現在想起來,那些日子已經離她好遠了。似乎越要抓得牢就好像一切離自己越來越遠。突然怎麽有這種感覺,她吃吃的笑起自己來。

自嘲一下,她的神情安靜了下來:“睡吧。”

“嗯。”張媽立刻給她鋪床。

這幾天,為防止她晚上有需要的時候找不到人,張媽每晚都陪她一起睡,細致入微的照料著她。

今夜似乎有些不同。

木薔躺在床上,聽著張媽的淺淺呼吸聲,很久沒有睡著,外麵,夜風漸漸變大了,呼號著,無端讓人心裏發慌。

不知過了多久,她才迷迷糊糊的睡著,但是睡的依然不安穩,腦子很重,她夢見了很多人,小時候還健在的父母,和阿進在一起的嬉戲,迷夢被打碎的惶恐和絕望,周穆遠仿佛漫不經心卻堅定而明亮的目光,梁傑傲沉痛而瘋狂的神色,在她的腦海中像走馬觀花一般飛速掠過,又不知什麽時候再次出現。

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死去的,活著的,愛著的,恨著的,都這樣鮮明的占據著她的記憶,雖然在睡夢中,但意識仿佛還是清醒的,因為她很快就想到,寶寶不知道什麽時候會到她的夢中來。

快來吧,媽媽盼了好久了啊……

她這樣想著,唇角慢慢浮起一絲笑容,一隻手小心的放在自己的肚子上,感受著他的跳動。

到了下半夜,腹中忽然一陣劇痛,她哼了一聲,悠悠轉醒,有那麽一瞬間不清楚發生了什麽事,剛才那陣痛苦雖然清晰,卻非常短暫,好像隻是她的一個錯覺,她的心跳忽然變快,摸著肚子的動作更加小心翼翼。

難道說,是……

就在這時,腹中又是一陣劇痛,她“啊”了一聲,身邊的張媽已經被驚醒。

“宋小姐!”她蹭的坐起來,慌張的問道,“你沒事吧?”

木薔緩緩露出一個笑容,喘著氣說:“寶寶……大概要出生了……”

“什麽?可是,還差好幾天啊……”

“他……大概迫不及待了吧……”腹中還殘留著剛才陣痛的餘韻,但是她嘴角的笑意卻越發深了,寶寶,你也著急想見媽媽了麽?

張媽一下子跳下床:“宋小姐,你等一下,我馬上去喊醫生來!”

“慢點……”她忙囑咐她,“這隻是陣痛,離出生還早著呢,別慌!”

她清脆的應了一聲,依然忙不迭的衝出去,幾分鍾後,整個別墅變得大亮,十幾個呼啦啦的衝進了她的臥室,醫生帶著麵罩,溫潤的深藍色眼睛望著她,衝她點了點頭,笑著安撫她。

這意思是讓她放心,木薔心中安慰,亦衝著他點頭,感激一笑。醫生不再看她,緊張而有秩序的安排著,見狀,她鬆了一口氣。

一切都很順利,寶寶,隻等著你了。她安靜的躺在床上,沒有著急也沒有亂動,等孩子真的要出來的時候,才是她要出力的時候,這個時候能積蓄體力就積蓄體力。張媽端來一碗不知道什麽湯喂她喝下,既緊張又興奮的說:“宋小姐,別怕,我們都在呢!已經通知少爺了,要不了多久他就會回來了!”

木薔嘴角微翹,然後這個笑容還未完成,一陣更加強烈的痛向她襲來,她絲的倒吸一口冷氣,咬緊牙,雙手抓緊了床單。

相比較醫生和傭人的緊張,她反而是最鎮定的那一個,即使陣痛越發強烈。

不知道過了多久,陣痛發作的頻率越來越高,她知道,孩子快要出生了,最痛的時候,她覺得全身的骨頭仿佛都在咯咯作響,腦子一陣暈眩,幾乎要暈過去,可是想到馬上就能看到寶寶,她立刻覺得渾身都充滿了力量。

寶寶,你快出來,媽媽很疼……她咬緊牙,承受著腹中越來越強烈的絞痛,額頭已經開始冒汗了。

頭頂上的燈光很強烈,她看到醫生一臉嚴峻的緊張模樣,還有腳步匆匆的女傭,心力越來越疲乏,她大口喘著氣,眩暈感越來越強烈。

“宋小姐,用力!”張媽一邊給她擦汗,一邊在她耳邊說,一臉緊張。

晃動的人影,雜亂的聲音,在她耳邊嗡嗡作響,腹中的痛一浪一浪的衝上來,她渾身輕顫著,眼前漸漸模糊,隻有本能的用力,身下的床單已經被汗水浸濕。

痛楚的輾轉間,有那麽一刻,她恨不得昏死過去,這樣的意識剛一掠過腦海,她就立刻想起第一次逃離遇到周穆遠的時候,最絕望的時候她也堅持了下來,還有那一次霧氣蒸騰的浴室,迷蒙水汽之後冷峻卻暗含擔憂和心疼的臉龐,心裏忽然變得酸軟,她多麽希望這是他的孩子,她在離開b市的前一天晚上她就在潛意識裏萌生了給他生個孩子的想法,盡管那個時候,她以為他並不會在乎。

如果這個孩子是他的,他一定會很高興吧!她模模糊糊的想著,不期然腦海中出現了梁傑傲的臉。

此時此刻,他在做什麽,又在想什麽?是不是正急著趕回來?還是被什麽事纏住了?知道她提前生產,他會不會自責,或者擔憂?

這樣的時候,她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男人都不在身邊,她一直以為自己一個人也可以,可是真的到了這個時刻,她才感覺到刻骨的孤獨,縱然不愛梁傑傲,她也不由的在心底生出一絲怨懟,為什麽要在這個時候離開?如果他在自己身邊,無論如何自己都會覺得安心一點。

其實,自己一直都是一個人,自從父母意外去世之後,所有的快樂也隨之而煙消雲散,在那之後,她已經習慣了遇事一個人麵對,年幼的時候她不敢尋求幫助,長大了之後她已經明白,這個世上隻有自己才是最堅實的依靠,縱然周穆遠讓她生出了無限的希望,可是結果還難以預料。

不過沒關係,從此以後,她會和寶寶相依為命。

身體除了痛還是痛,全身的骨骼似乎都要裂開,痛的她恨不得立刻死去,伴隨著劇烈的疼痛而來的是無窮無盡的疲累,累的她連呼痛都沒了力氣,在暈眩中筋疲力盡,然而身體還在本能的用力,不知過了多久,她恍惚聽見了有誰在她耳邊大喊:“寶寶的頭出來了!”

心裏瞬間被強烈的喜悅包裹,她咬緊牙關狠狠用力,身體被一個可怕的力量撐開,然而解放也在一瞬間,好像過了很久,又好像隻有幾秒鍾,身體驟然鬆弛了下來,那股強烈的壓力忽然消失不見,整個人仿佛在雲端之上,輕飄飄的沒有一絲重量,意識到寶寶已經出來,她的神思一鬆,意識立刻沉淪,隻是在累極之前,她恍惚聽到了嬰兒的啼哭聲。

嘴角無聲無息的勾勒出一個笑容,她安慰的想,寶寶,媽媽終於可以見到你了……

仿佛過了一個世紀那麽長,長到身體自動選擇了封閉,身體疲累的仿佛不是自己的,連眼睛也不願睜開,靈魂有一瞬間的遊離,過了很久她才意識到發生了什麽。

寶寶!想到剛剛出生的孩子,她逼迫自己睜開眼睛,此時天已經大亮,明亮的光線刺的她眼睛酸痛,嗓子火辣辣的疼,她一時竟然什麽也說不出來,也動彈不了。

好在很快就有人衝到了她的床前,是張媽。

她一臉喜色:“宋小姐,你醒了?感覺怎麽樣?”

她不知哪裏來的力氣,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嘶啞著聲音道:“寶寶呢?”

張媽的臉上掠過一絲黯然,但她很快掩飾了過去,笑道:“寶寶還在做各項檢查,醫生說,最好先放在保溫箱裏觀察幾天。”

她心裏一慌:“寶寶怎麽了?”

“沒事的沒事的!”張媽安慰道,“宋小姐別擔心,你先好好休息,過幾天再去看寶寶!”

“可是……”她一臉惶急,張媽卻不容拒絕的摁住她的手。

“醫生說,你身體一直不太好,這次生產損耗了不少,一定要好好休養。醫生還說,最好等寶寶的狀況穩定了之後再讓你看他,否則你肯定要擔心。”

“你這樣說,我隻會更擔心……”她氣極,張媽有一絲不忍,輕歎一口氣說,“宋小姐,您休息吧,少爺還沒回來。”

“張媽……”她哀求的攥緊她的手腕,心裏恐慌像洪水一般將她淹沒。

張媽略一遲疑,就見劉叔走了進來,他先是吩咐張媽,然後用對木薔說:“宋小姐,您別著急,梁少爺很快就回來了。”

“劉叔,寶寶……”她急得眼淚都快流了下來,可是劉叔依然一臉公事公辦的樣子,平靜的臉色甚至有一絲冷漠,他朝房間門外低聲吩咐了一句什麽,就有幾個護士模樣的人走進來,將她強行按住。

心裏的不安越來越強烈,她被死死的按住,掙紮不得,連嗚咽都被製止,冰涼的針頭進入她的血管,他們不知給她注射了什麽!

她想呼救,想大喊,想下床去看寶寶的情況,然而藥效很快起作用,頭越來越重,她很快就陷入了昏迷……

再次醒來,太陽已經西沉了。

一瞬間的茫然過後,她立刻醒悟發生了什麽,心裏被巨大的恐慌淹沒,她動了動身體,想掙紮著下床,可是她甚至連上半身都支撐不起來!

寶寶到底怎麽了?他們給她注射了什麽?到底發生了什麽事?一個個問號讓她既恐慌又無助,這時,房間的門忽然被人砰的一聲撞開,她震驚的看過去,隻看到梁傑傲憔悴而恐慌的臉。

對不起

“梁傑傲……”她低低的喚他的名字,淚水嘩的流出來,不管兩人之間有怎樣的愛恨,他的出現都讓她安心不少。

梁傑傲幾步走到床邊,將她緊緊抱在懷裏,身體輕顫著,他的力氣那麽大,仿佛要將她揉進他的骨血中。

“小薔,你……還好嗎?”他的聲音嘶啞的厲害,仿佛正經曆著什麽痛苦至極的事情,“對不起,小薔,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我不該離開,我根本就不該在這個時候離開,都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