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2章

就像電視劇中主角們的對詞,沒有愛,哪裏來無緣無故的恨呢,如果不是那麽世間豈不是多了多少有仇有恨的人們,天天就互相殘殺什麽也不幹了!麽麽!

感覺到她好像想要遠離自己,不想讓自己碰到她,她在掙紮著自己對她的觸碰,她恨他支了極致,心裏的東西好像有什麽在撕裂開來了。他忍得住,隻要還能看到她他就心安。

他更加緊緊的擁著她,不管她的抓掐擰咬,就像蚊子叮個包包,那麽輕,因為她現在是毫無力氣了。

他再次喃喃道:“好好的養著,我就能讓你見到寶寶!寶寶隻是讓他們掉包了……”他撒謊著。

“好好的靠著我,讓我給點溫暖,給你點力量,讓我為你做點什麽,我心甘情願,知道麽麽,木薔!”他繼續著。

“等你好了,我就把寶寶給你抱過來!”他溫柔無比的絮叨著,好像一個非常居家的好男人!

他繼續說著“好了不要說話,就這樣讓我安安靜靜的抱著你,休息好了才能看寶寶!”

也許是聽到那個寶寶的話題,本來她想要尖叫,但她聽說是調包了,心中一緊,可是想要說什麽卻全部被他堵回去了。

木薔依舊閉著眼,享受著有溫度的靠背,又靜靜的睡著了,她想睡一覺醒來也許就能看到寶寶了。

梁傑傲然也是這樣靜靜的抱著她道:“你可以抱你嗎,薔,不知道你哪天就走了,讓我多抱抱你!”

因為她的不再掙紮與反抗,他就這樣輕輕的抱著身前的女人,雖然累但值得,他輕輕的哼著那首老歌,輕輕晃著她,像童話故事中烏龜媽媽晃動小烏龜的搖藍一樣,他希望她睡足足的以便早日恢複體力。

外麵下著雨猶如我心血在滴愛你那麽久其實算算不容易就要分東西明天不再有關係

留在家裏的衣服有空再來拿回去不去想愛都結了果舍不得拚命找借口不勉強你再為了我心不在留不留都是痛

我可以抱你嗎愛人讓我在你肩膀哭泣如果今天我們就要分離讓我痛快地哭出聲音

我可以抱你嗎寶貝容我最後一次這樣叫你你也不得已我會笑笑地離去

最後兩個就這樣相擁著睡著了……

阿玉走了之後,急忙傳達董事長的工作安排,她也是擔心阿傲再這樣下去受不了,還有那個躺倒在病床上的女人,她此刻不得不覺得方叔他們做得也許是對的,但是威脅到了阿傲安全她阿玉就不得不出手了。盡管他們經曾對阿玉不錯。

周穆遠自從那天晚上冒雨進行不管是威脅也好,那個關心木薔也好,積怨多年的愛恨情仇他已經對梁傑傲忍無可忍了。一定要奪回那個屬於自己的幸福。可是現在不能讓木薔有一點危險。

木薔當晚生產的時候,他也是剛剛趕到的a市,一切的舊景複燃,盡管冉冉物華休,一切已不再,當然梁傑傲與木薔第二次重歸於好的時候,他就知道這輩子可能再也回不來了,他應該遠離這個令他痛苦的地方,包括那個令他無數次心痛的薔薇小屋,好久了。

他得先去保護那個木薔,可是他趕到之後,見到一個奇怪的場麵,監控顯示令他周穆遠心驚膽顫起來。一個生產動用的傭人與醫生倒也罷了,居然出現這麽多的龍虎堂曾經的兄弟,這未免也太奇怪了。

他的腦子一閃,知道要出事,急忙奔向了梁傑傲的宅子,他喊來一個人…………

梁氏高聳入雲的大樓中,梁傑傲站在窗前靜靜的注視著運處的風景,卻隻是繁華滿天,而這裏,在梁傑傲的心裏突然有了那種高處不勝寒的感覺。

“當木薔緩緩的睡去之後,她召開阿玉,好好看著木薔,如果有人敢打她的主意,他一定讓會讓他死不葬身之地,不,是生不如死,人質,戚夫人的下場!”阿玉看著他那如狼似虎的眼睛,明白了,她早就知道眼前這個冷酷的男人溫柔隻對一個人,上心隻對一個人那就是病床上剛剛入睡的木薔,阿玉的心被狠狠的扣打著,一直不息。

幾分鍾前,梁傑傲離開了那個令他心碎的人兒,他要在她醒來時,給他一個交代,當然她也許永遠不知道。

梁傑傲背對總裁室的棕色門,簡單明了質問著:“為什麽這麽做?”

“因為肚中的孩子不是梁家的子孫,這一點我揉不得沙子!如果老董事長再世也不允許你這麽幹!”背後來人理直氣壯的說道。

“是嗎?”他輕蔑的轉過身來,定定的瞅著眼前的方子健,一把掐滅手頭的雪茄。當著方子健的麵不動聲色的扔到地上,然後大腳狠狠的踩了上去。

再抬起頭來的時候卻是一張可怕的猙獰的臉龐,眼中透著一股死亡的殺氣。

方子健的身子有些顫粟著,但他仍保持鎮靜的向後退著,有些遲鈍的說著:“阿傲,你幹什麽?要是你爸爸在世會同意我這麽做!”

“是嗎?你想替我作主?”他輕輕的走近一臉刷康的方子健麵前。

轉過身子,迅速從上衣口袋中掏出一支手槍,直接對準了方子健的腦門,“想翻手為雲,覆手為雨沒那麽容易!”他怒不可製的吼了起來,眼角閃過一絲冷笑。

“說吧,統統的說出來,我饒你一次,如果不說,我不會手下留情的,你是知道我的為人毫客氣的!”脖朗寧微型小手槍散發著青銅色的光芒。

“阿傲,你動手吧,我不會看著梁家的產業敗送在你的手上,如果有必要,我會毫不客氣的奪過來,我不會允許外來沒有血緣人的繼承這一偌大的梁氏家業!我好歹是你父親遠親戚的侄子,隻不過是我的父姓方,所以我才得以叫做方子健,其實我也姓梁,我叫梁子健!”方子健激動的說著。

“我隻不過是為梁氏的千秋大業著想,而你卻是糊塗一時,甚至要糊塗一世有愛著那個不愛你的女人!不是嗎,就連是對手的孩子也要繼承你的產業,那我為什麽不能繼承!”方子健仰著頭,那種叫板不可一世的眼神告訴梁傑傲,他是在據理力爭,從不知道做錯了,這也是梁傑傲痛恨他的地方。

突然想到什麽,梁傑傲還是抿著嘴角,閃過一絲狠唳的眼神後,毅然決然的入下手槍轉身道,“方叔你走吧!現在我不見到你!”

這是方子健頭一次聽到這個殺人魔王說這樣的話,他簡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錯愕的隻是盯著那個人安靜的回到辦公桌前,視覺上的感官證實他確實做到了。方子健也不管他以後如何去想,反正今日算是僥幸逃脫了。但隱隱的不安全因素也由此展開。

a市的警察局裏,宋司宇正在馬不停的搜索資料,當然還是金三角的資料,還有湄公河上的河道運輸中的搶劫事件,除了坎諾還有那個佤幫都會發生類似的武裝搶劫。緬泰老三國秘送中國公安部一封絕密件就是要嚴厲打擊金三角地區的武裝分子。

這次四國合作就是要清剿那裏的武裝隱患,包括最大的兩支販毒集團,據說其它三國相當重視,因為威脅到了他們穩定的政治權利。他們不會再袖手旁觀,隻不是單國的力量有限,需借助鄰國尤其是中國的叢林作戰特種部隊為他們掃除障礙,這真是一個不錯的主意。

宋司宇想到,但他同時想起那張熟悉陌生的麵孔,就是姐姐木薔,好像還有她的那個準老公,據說兩人鬧得很不愉快,現在好像姐姐看上了那個周穆遠非他不嫁似的。也不知道姐姐最近在想什麽,似乎遠方集團除了雄厚的經濟實力外,他的航運內河與其它煙草生意好像也很正常,這封奇怪的匿名信很是有問題。

一路不知不覺的來到了郭副局長的家裏,抬手沉吟良久,尋思了一會兒終於把手敲到了門上,這時一位體態稍微發幅的約摸50多歲的女人,麵帶著微笑打開了門栓。

一款舊式的門庭,一眼閃現在宋司宇的視野裏,“阿姨您好,請問郭伯伯在家麽?”宋司宇很是客套的詢問著,不禁想起自己初到郭家並沒有帶什麽禮物,並且兩手空,說完小臉上的紅暈一下泛上心頭,難堪的低下頭。

看出端倪的老阿姨,非常熱情不失度的招呼著眼前帥氣的小夥子,然後抬高嗓門喊道:“老郭,有人找”

“誰啊,讓他在小院等我!”聲如洪鍾一樣清亮的聲音傳到宋司宇的耳朵裏。

一身穿著舊色線織毛衣套著一件舊色銀的坎肩的老人滿頭銀發的來到窗下的小森桌上,腿都有些壞了,但上麵飄著一縷縷茶香飄飄升起,話是莫名茶香,佳友歸來兮!

“司宇,是你啊,來來來快坐,快嚐嚐新到的上等的大紅袍,別人想喝我學讓呢,老婆再續點水!”郭副局長見到宋司宇是一臉的興奮,臉上的折子都展開了。樂嗬嗬的招呼著他坐了下來,品關茶香,看到這兩老口明顯得比前些年老多了,當然6年多的時間他們成了忘年交。

看著日益蒼老的郭局長,宋司宇的鼻子一酸,端著郭局長遞過來的清盞故意別過頭去,看著一牆的爬山虎道,“綠色真好!”

報複

“關於那個我女兒的消息有了嗎?”郭局長使勁的嘬了一口茶,仍是淡淡的口吻道。

宋司宇眼睛不覺的盯著郭局長那滿頭的銀發,就如剛才老人家剛剛走出小屋的感覺,一種曆有的蒼桑,女兒已出去多年至今杳無音信,簡直是白發人等黑發人的一種精神折磨啊。

一時之間不如何開口能安慰著眼前的老人,宋司宇隻是微微的敘述著關於略有有知的那個消息:“在她之前那個聯絡人的日記裏定寫道:她曾得到一瓶蘋果味的香水,那是另一個線人知道您女兒消息的第一個人,也是僅有的一個人,就是這麽點!”

“哦!那就好!”郭老還是一籌莫展的樣子,很是讓宋司宇擔心。

司宇不知所措的交搓著雙手,低著頭,有些不好意思的說著:“線索太少了!”

“年輕人,不要操這過急,破案都是千頭萬緒,這緒總有要人理出來那一個小線頭的,何況是找人更是大海撈針!談可容易!”郭局拍下自己的大腿,長眉擰開了,陰漸漸轉晴了。

宋司宇囁喃著嘴唇,張了兩下沒好意思張開,然後呷了一小茶。

“說吧,什麽事!我就知道你有事找我!”老局長終於皺紋一個個的舒展開了。

司宇也嘿嘿的樂了,有些靦腆的笑著說:“老局長,您還真是銳目千裏,人家肚子裏的蛔蟲啊!事情是這樣的!”

“關於金三角地區武裝販毒、與暴力搶劫我邊境人民私人有財產的事情,我有些不理解的地方,還是請郭局指點迷津!”

目前局裏沒有接收到任何非法入境跨國販毒的行動,不過自從收到那封狀告遠方集團的匿名信後,局裏陸續派人調查過,除了無從下手外,經過這幾看所得到的經營情況,估計若大的遠方集團在這種事情上會有所考慮,已經上市的企業來經營這種非法的勾當想一想那是什麽後果!

郭局長一皺眉緩緩的道著:“遠方集團雖然沒有在我省境外,但他有子公司及辦事處確實在我省進行著正當的經濟活動,當然這些都可以去查,但怎麽去查,如何又不能打草驚蛇倒是個非常難辦的事情!小宋你好好的想一想,找一個切入點!首先是不能跟蹤汪思閣!如果真的遠方集團存在這樣的生物鏈,那麽驚動了他,再做出擊那就是徒勞!他是個非常不好對付的人!他曾是一名優秀的部隊特訓隊的領導!”

關於有封匿名信投訴遠方集團涉嫌走私,但如何入手去查這件事情,看來頭頭緒還是有點難,如果您的女兒在那裏該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