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3章

他一震,語氣沉了下來:";所以你不聲不響的離開?";

";這當然不是主要原因.";見他臉色變得難看,她忙擺手,";我確實以為你還喜歡她,所以……";

他忽然輕歎,走過去抱住她:";我當時對你說那樣的話,隻是想刺激你,讓你有點危機感,因為你總是對我若即若離,我猜不透你的想法,誰知道竟然讓你誤會了,如果我早一點跟你坦白,你是不是就不會走的那麽幹脆了?";

聽出他話中的後悔和自責,她攬住他的腰,輕輕搖頭:";不是你的錯,如果真這麽說起來,我自己也有責任,而且……那種情況下,我也不想讓你為難.還有那個ada……";

他苦笑一聲,輕吻著她的額頭:";那隻是她的一廂情願,以前的事情,不管怎樣都已經過去了,以後記得,一切有我.";

她勾起唇角,輕輕的嗯了一聲.看著外麵日漸西沉的太陽和被夕陽染的金黃的海灘,心中一動,推了推他:";我們去沙灘上走走,好不好?";

";你還沒吃多少東西.";他皺眉,";吃完我們再去.";

";回來再吃!";她笑了一聲,靈活的推開他,站起來就往外跑,周穆遠無奈,隻得跟在她的身後.

a市臨海,所以對於海景她並不陌生,但這裏的大海又不太一樣.在a市,一旦夜幕降臨,華燈初上,整個城市的燈火就會成為大海的點綴,那裏的海是溫和的,但是這裏,小島的四麵都被海水包圍,無邊無際,潮起潮落也特別有氣勢,此時天色漸漸變暗,海水被染成一片金黃,正是一天中最漂亮壯觀的時候.

她赤足走在沙灘上,任海水一波一波的衝刷著她的小腿,水中大概有小魚,輕啄著她的肌膚,微微的疼和.

右手被一隻溫暖的手掌握住,她衝著他微微一笑,扣緊他的手.

";冷不冷?";他見她穿的單薄,蹙起了眉,";這麽大的風,小心受涼.";

她輕笑一聲,撲進了他的懷裏:";抱著你就不冷了.";

他微微一愣,抱緊她,不悅道:";什麽時候學的這麽油嘴滑舌?現在說起甜言蜜語你倒是一點也不吝嗇,從前怎麽一句話好聽的話都不肯跟我說.";

";從前沒得到您的允許,我哪裏敢造次.";她振振有詞.

他低頭在她的唇上用力一吮:";你什麽時候對我有非分之想的?";

";……不知道.";她臉色一紅,";而且明明是周總你首先按捺不住的好不好?不然你為什麽那麽在意我對你的態度?";

他低低一笑:";你說的對,我確實按捺不住了.";

";嗯?";她疑惑.

周穆遠眼神變深,低頭再次吻住了她,他吻的並不用力,耐心的逗弄著她,輕易的觸動了她最敏感的那根神經.

";嗯……";口中溢出的低吟是最好的催情劑,周穆遠呼吸一重,一把抱起她往回走,木薔自然知道他要做什麽,臉上燒了起來.

";天……天還亮著呢……";她不舍的看了一眼流光溢彩的海灘,不滿的嘟囔.

他的臉色本就十分隱忍,聽到她這麽說,他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反而加快了腳步,很快就走進房間將她放到了床上.

你在勾引我嗎

今天她和床還是真是有緣,她迷迷糊糊的想,周穆遠緊緊扣住她的雙手,灼熱的吻落在她的臉上,看著男人被染就的美感至極的臉龐,她的心裏一下子柔情似水,軟化在一片柔情蜜意裏!在他吻上她的嘴角時,她故意伸出舌頭舔了一下他的唇然,後又輕輕了咬了下周穆遠的耳垂…………

周穆遠身體一顫,眸中似有火焰在燃燒,他聲音低啞:";木薔,你在勾引我嗎?";

她沒有說話,隻是看著他,咕咚咽了一下口水,聽到這個聲音,男人額上青筋一跳,眼底的燃燒的更加熾烈,他咬牙切齒道:";你真是個妖精……";說完狠狠的堵住她的唇,熾熱的吻如狂風驟雨般將她席卷……

空氣裏的溫度迅速上升,他熟稔的剝去她的衣服,在她的身上留下一個個深深的印記,她無助的呻吟,笨拙的迎合,無意識的挑逗動作,都讓男人的自製力瀕於崩潰.

周穆遠埋首於她的胸口,吮吸的聲音無比清晰,細碎卻極其曖昧,她忍不住將雙手插入他的黑發中,身體深處的酥麻絲絲縷縷的躥出,撩撥著她的神經,讓她微微暈眩.她忽然想起從前周穆遠和她親熱的時候,唯一的一次!

不管他的多麽熾烈,表麵上他永遠是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他喜歡看到她失控,看到她被折磨的不得不主動貼上他的模樣.

骨子裏他其實和梁傑傲一樣,都非常強勢,同樣是驕傲的人,梁傑傲習慣於高高在上將別人的命運玩弄於股掌之間,而他則更願意首先放低姿態讓別人主動臣服,那個詞怎麽說來著?腹黑,對,就是腹黑.她這樣想著,忽然笑出聲來.

周穆遠眯起眼睛看了她一眼,顯然對她在這個時候還有心情笑很不滿意,他忽然抬起她的雙腿,深深的沉入她的身體,將她的所有的笑聲和疑問都化成了低低的嗚咽……

她緊緊的攀著他,無力的隨著他的節奏上下起伏,像一隻在海上漂泊的小船,無處可依,隻有身上的男人是她唯一的依附.女子低低的呻吟,男人粗重的呼吸,和著靡靡的撞擊音,交織在一起,卻足以讓人失了魂魄.

";木薔……";男人在縱身的同時咬著她的唇含糊的喚她的名字,她想要開口回應他,卻被他一次比

比一次更有力的撞擊堵住了所有的聲音,到最後,她連呻吟都失去了力氣……

夜幕降臨,愛欲如潮水般退去.

她躺在男人的懷裏,懶洋洋的一動也不想動,屋子裏沒有電燈,更何況這裏是一個孤島,因此黑暗十分純粹,伸手不見五指.

周穆遠咬著她的耳垂,低聲問道:";你晚上就沒吃什麽東西,現在餓不餓?";

她含糊道:";不要了,我很困……";

";這就累了?";他攬緊了她,低低一笑,";上次做完,你可是都還有力氣回去,那次讓我覺得很挫敗.";

她想起往事,亦笑出聲:";其實那個時候已經很累了,但是不想讓你笑話,所以才強撐著.";

";這麽說不是我出力不夠?";他得意一笑.

";……周總,你晚上吃的比我還少,剛才又消耗了那麽多,你不需要補充點能量嗎?";

";剛才勉強算吃了個半飽.";他故意曲解她的意思,灼熱的手在她的身上遊走,";嗯……要不要再來一次?";

她一個激靈,摁住他的手:";周總,我餓了!";

他失笑,用力咬了一下她的唇,披上衣服下床,挑起床幔,點亮了房間的燈,很快就端來飯菜.

她";咦";了一聲:";這幾個菜你晚上都沒有端出來.";

";本來就是當宵夜的.";他勾起唇角,笑的曖昧,";如此,用來睡覺豈不可惜?";

她臉上一熱,嗔了他一眼:";周總,您在這裏就沒別的事可以做了嗎?";

";兩件事.";他一本正經道,";喂你吃,以及吃你.";

";……周總,縱欲傷身.";

";放心,這裏多的是海鮮,海鮮壯陽你不知道嗎?";他說的一派自然.

木薔噎了噎,吃下他喂到她嘴邊的食物,決定閉口不言.

看著她伸出舌頭將食物卷進去,嫣紅的唇輕輕蠕動著,黑白分明的眼睛輕眨,無辜卻充滿誘惑力,他忽然覺得小腹一熱,眼底的顏色逐漸變深.

勺子再一次送到唇邊,她張口欲接,他卻忽然將勺子移開,讓她撲了個空.她疑惑的看了他一眼,這才發現他的神色不太對勁.

憑著和他相處的經驗,木薔立刻明白他的眼神代表什麽,心裏還是有些不太相信,總不至於他喂她吃個東西也能**情吧?她低頭看了看自己,身體雖然未著片縷,但被子裹的還算嚴實,沒有露出什麽地方啊?確定無誤後,她再次抬頭看著眼前的男人,卻見他微微一笑,伸出舌頭,舌尖輕舔,曖昧的將勺子裏的食物卷入口中.

咕咚一聲,她情不自禁的咽了一口口水.

男人好像根本沒有意識到她在看他,依然自顧自的用同樣的方法把食物卷入口中,幾次下來,木薔就有點招架不住了.

他……他……他怎麽能吃個東西都這麽勾人?原來可不是這樣溫文而雅?

周穆遠抬頭,見她正呆呆的看著她,原本清明的雙眸像蒙了一層水霧,配上怔怔的表情,讓他的心就像被什麽小動物的爪子撓著一樣,既疼又癢.

";想要嗎?";他低聲誘哄著,一語雙關.

她下意識的點了點頭,目光追逐著他的薄唇.

他眸色更深,將手裏的碗放在一邊,一把將她拉到自己的胸口,低頭咬住了她的唇.

再一次迸發著燎原之勢,一個深吻結束後,周穆遠將她壓在柔軟的羽被上,讓她的身體完完全全的向他敞開,她感受到他熾熱的目光,有些害羞,想要躲進被子裏,他卻不許,反而擠入她的雙腿間,一寸寸的打量著剛剛才被他疼愛過的身體,連最私密的地方都不放過.她的胸口因為緊張而起伏著,胸前的渾圓如受驚的小兔子一般,怯怯的顫動著,雙手被他扣緊,她連掙紮都不得.

生育過後,雖然她依然很瘦,但胸卻變大了不少,周穆遠微微一笑,眼底的欲念更加深刻,他緩緩的低下頭,眼神緊緊的盯著她飽滿的胸乳,木薔眼看著他慢慢的接近,更是緊張的渾身顫抖,因此當他終於含住她的時候,她反而滿足的發出一聲吟哦.

聽到自己的聲音,她愣住了,簡直不敢相信這樣嬌媚的聲音是出自她的口,周穆遠卻十分滿意,笑意更深,時而輕吻時而啃咬,手上的動作也一刻不停,她很快就動情不已,扭動著身體想要更多.

";周穆遠……";她低低的喚她的名字,雙手勾著他的脖子,聲音滿含委屈.

他抬頭,再一次咬住她的唇:";嗯?";

";周穆遠……";她再一次喚他,無論是聲音還是表情都嫵媚到了極致.

";想要?";他低低一笑,沙啞的聲音泄露了他壓抑的.

";嗯……";她半睜著眼睛,雙手在他的身體上四處遊走,也許是觸到了他的敏感處,他渾身一顫,終於不再壓抑自己,捧住她的臀,狠狠的侵入她的身體.

身體驟然被填滿,她滿足的歎息一聲,不過剛剛適應他的存在,他就動起來,動作既快又很,幾乎要撞到她的靈魂深處!她嗚咽著,雙手用力掐入男人的肩頭,被他迅猛的動作撞的幾乎暈厥過去!

";穆遠……慢……慢一點……";

她無力的哀求著,濕漉漉的眼神像受驚的小鹿,但是這樣的眼神反而激起了男人更強烈的肆虐的衝動,他將她的雙腿屈起壓在她的臂膀兩側

,讓她的身體更加徹底的向他敞開,更大幅度的張開著!這樣的體位更適合他的進攻,而她隻要稍一低頭就能看見兩人身體的**處,強烈的視覺刺激讓她的身體一陣收縮,激的男人眼前一片空白,差點繳械投降.

";木薔,放輕鬆,別怕……";他咬著她的唇,含糊的安慰道,身下的動作卻絲毫不曾放緩,反而愈發更猛,她低聲嗚咽著,欲拒還休,隻得抱緊他,好像此時此刻隻有他才是她唯一的救贖.

身體深處被灌入的滾燙**讓她陷入劇烈的顫抖,她瑟縮著,的餘韻讓她的身體布滿了潮紅,周穆遠愛戀的親吻著她,溫熱的手掌在她的身上輕輕按壓,安撫著她.

她過了好久才平靜下來,微微掀開眼簾望著他,眼神滿含控訴.他含著滿足的笑容,抱著她躺下,輕輕咬著她的耳垂:";你聽,是海浪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