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4章 大結局(下)

而感受著周穆遠落在自己身上的眼神,木薔的臉上也是露出了一抹燦爛的笑容.這樣的感覺真好.然後木薔就笑著離開了.其實這件事情本來可以交給傭人去完成的,畢竟如果是在梁傑傲的家中出現這樣的情況的話,梁傑傲肯定會讓傭人去收拾的哦.

要知道梁傑傲可是典型的衣來伸手飯來張口,這些年根本就沒有改變.剛剛隻是在木薔的麵前尋求表現罷了.可惜的是周家根本就沒有長期住家的傭人存在,所以在這個時候也沒有辦法吩咐傭人收拾房間了啊.

其實依照周穆遠的身價,想要請傭人簡直就是太簡單的事情了啊.可惜這件事情卻根本沒有發生.因為林玉麗覺得這是他們的家,林玉麗不希望家裏麵多出許多的陌生人.所以不想請傭人.

而且用林玉麗的話語來說,就是小遠現在也上幼稚園了.自己白天的時候一個人在家呆著也是無聊,做做家務也算是一種打發時間的方法,順便還可以鍛煉身體呢.本來對於林玉麗的請求,周穆遠是不想要同意的.

因為在周穆遠的心中自己的母親這些年也吃了不少的苦頭.雖然說在物質生活上或許是好的,但是精神上承受的痛苦卻是巨大的.所以周穆遠就想著,要讓自己的母親在後半身的時候好好的享享清福.

而周穆遠也堅持了一段時間要請傭人,但是就是在那段時間裏麵,木薔發現林玉麗常常一個人因為無聊坐著發呆.臉上也沒有原來好了,似乎找不到什麽事情可以做的感覺很不好受似的.

而見到了這樣的情景,木薔的心中也有了屬於自己的想法.木牆知道,林玉麗的過去發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而這些事情有些讓她太過於記憶深刻了,那些事情已經深深的烙印在了林玉麗的腦海中根本就沒有辦法抹去.

而這些記憶之中有很大的一部分記憶都是讓人感覺到傷感的記憶啊,而這些記憶對於林玉麗來說並不是什麽好的記憶.平時的時候有事情做的時候,還可以刻意的淡忘這些事情.這些記憶,可是等真的閑下來的時候,自己的心卻忍不住的想起那些讓自己痛苦的記憶中.

而越是一次次的想起,才更加的容易一次次的身陷其中不可自拔,所以林玉麗的臉色才會越來越難看,臉上總是掛著淡淡的憂愁.在弄明白了這一切之後,木薔就和周穆遠商量辭退了傭人.

因為在他們的心中認為,或許真的給對方找些事情住才是好一點的啊,所以說,在周家隻有一個日常照顧端木青的看護,已經一個鍾點工沒有其他的傭人.雖然這樣的做法似乎有些降低了身份.但是這個家看起來卻要溫馨了許多.

而這正是木薔和周穆遠希望看到的,而有了事情可以做的林玉麗也漸漸的沒有時間去想那些問題了,臉色也好了起來,所以這件事情就一直這樣的延續了下來.所以說,在周家,一切都要自己動手,豐衣足食啊.

而兩人看著木薔消失在了自己的視線的時候,臉上臉上那和善的微笑全都拋到了珠穆拉馬蜂的後麵去了.周穆遠看著梁傑傲,警告到:";你丫的不要太過分了哦.不要得寸進尺了哦.你侵入到我的領地我已經忍了,你最好給我安分點.";

而梁傑傲聞言卻是露出一臉吃驚的樣子看著周穆遠然後說道:";周總啊,看不出來你的思想還真的是老舊啊,難道你還以為你是封建時期的君王啊,還你的領地呢.難道這裏就不是屬於木薔的家了嗎?木薔請我帶她的家裏麵來做客就不行了啊.";

說道這裏,梁傑傲鄙視的看了看周穆遠,然後笑著說道:";真的沒有看出來,你這個家夥這麽些年過去了,這氣量真的是越來越狹小了啊,這樣狹隘的話語中說得出來了啊.真的是讓我很失望啊.";

說著這裏,梁傑傲忍不住額搖了搖頭,似乎真的遇到了很讓自己失望的事情似的.如果是一個一般人的話,聽到梁傑傲這樣的話語,肯定會容易生氣的,但是他周穆遠是什麽人,他周穆遠也算是在見過世麵的人.

這些年和形形色色的人打過交道,周穆遠當然知道對方是故意要激怒自己,諷刺自己的啊.而周穆遠可不是一個笨蛋,如果自己真的生氣了的話,又給了這個家夥像木薔告狀的機會.而周穆遠是絕對不會給對方這樣的機會的啊.

所以周穆遠笑著對梁傑傲說道:";有氣量也要看是對什麽人啊,對待特殊的人需要用特殊的辦法的啊,畢竟有些人是典型的給臉不要臉的啊.對待這種人可就不需要常規的辦法的哦.";

而梁傑傲聞言卻也不生氣,隻是笑著對周穆遠說道:";沒有想到周總的口才也是如此的了得,今日見到了真的是幸會幸會啊,哪天有幸的話,真的是要好好的切磋交流一番的啊.不過這個時候可不可以請周總帶我去房間呢.我拿著這麽多行李可是很累的哦.";

說道這裏,梁傑傲故意指了指放在自己腳邊的箱子,而看著這個箱子的時候,周穆遠的臉色更加的難看了.這個家夥不是隻過來幾天的嗎?怎麽看他的樣子好像打算長期住在這裏似的.居然連行李都大包帶來了這麽多啊.

而看著梁傑傲的行李的時候,周穆遠的心中就升起了一抹不好的預感,不會這個家夥真的要長期的呆在這裏吧.一想到這裏,周穆遠的眼睛就忍不住的跳動.因為一想到那樣的畫麵,周穆遠就忍不住生氣啊.

而看著周穆遠的臉上的深情變化,梁傑傲的臉上就掛著燦爛的笑容.嘻嘻,看著這個家夥吃癟的樣子,簡直就是太爽了,比簽下了一份大合約還要讓自己爽啊.而梁傑傲真的很喜歡這樣的感覺.

而周穆遠看著梁傑傲腳邊的那個包包忍不住說道:";你丫的到底打算在這裏帶上多久的時間啊.";而梁傑傲聞言聳了聳肩膀笑著說道:";這件事情可不是我說了算的哦,要看時機啊.如果時機合適的哈,或許會帶上很長一段時間的哦.";

而周穆遠笑著說道:";沒有想到堂堂梁氏的總裁居然能夠如此的悠閑,真的是看不出來啊.";而此時此刻周穆遠心中想著的,這個男人真的是一個麻煩,當初就不應該讓對方進屋的,這可真的是應了那樣的一句話叫做請神容易送神難啊.

而周穆遠可不希望以後的日子都長久的和梁傑傲呆在一起,因為那樣自己肯定會因為生氣而提前衰老的啊,因為這個家夥真的很有惹對方生氣的潛質的啊.想著,周穆遠的心中就難受啊.

當初自己怎麽就就迷心竅答應了木薔呢,現在真的是自己給自己找罪受啊.而梁傑傲卻根本沒有看出來周穆遠臉上那不悅的表情似的.因為梁傑傲知道,如果現在和木薔在一起的是自己.而周穆遠出現在兩人的生活之中的話,自己也肯定會生氣的啊.

畢竟無端端的,自己的生活之中多出來一個大大的電燈泡,而且這個電燈泡甚至是自己最討厭的情敵,這樣的日子真的是讓人無法想象的啊.可惜的是,梁傑傲可不是什麽善良的人.在梁傑傲的心中認為自己好受就行了.

至於周穆遠嗎?這些年來,這個幸福的家夥已經好受了很多年了,這個時候讓對方難受一下下也不是不可以的事情.這樣才能夠讓自己的心稍微的平衡一點點了啊.想著,梁傑傲的臉上笑容更加的燦爛了.

然後對著周穆遠說道:";哎這工作久了也是需要好好的休息的啊.我都已經幾年沒有好好的休息休息了,這次好不容易有了機會,當然是要休息夠了啊.而且你也知道我的公司裏麵還有端木澈坐鎮呢.所以我就算是一年半載都不會去也沒有關係的啊.";

說道,梁傑傲發出了一聲感歎然後說道:";哎有個有能力的好兄弟就是好啊,在這個時候好處就顯現出來了啊,完全可以放心的出來玩了啊.真的是開心啊.";而周穆遠看著梁傑傲臉上燦爛的笑容,真的是有一種想要將對方臉上的笑容給扯爛的衝動.

因為這個家夥真的是太欠扁了.這個家夥居然好意識說一年半載了,他到底將這裏當成是什麽地方了啊.當成是旅遊,休閑放鬆的地方了嗎?這裏可是他周穆遠的家.況且木薔這次懷孕了.

周穆遠從一開始就是擔心的啊,而現在一切都正常了的情況下,周穆遠想要好好的體會一下木薔懷孕的整個過程,畢竟當初生小遠的時候,自己錯過了這個神聖的過程.沒有能夠體會到孩子在母體之中長大的那一種激動.

而這一次,周穆遠不想錯過,他希望能夠好好的體會體會一番.所以說,這一次對於周穆遠來說可謂是意義非凡的啊.可是周穆遠可不希望在自己體味的過程中,身邊還跟著一個煞風景的情敵.

所以此時此刻在周穆遠的心中已經有了屬於自己的計劃,周穆遠決定給這個家夥一個星期的時間,一個星期之後就叫這個家夥滾蛋,如果一個星期之中這個家夥沒有自知之明的不想滾蛋的話,那麽他周穆遠就會想辦法讓對方不得不滾蛋.

而周穆遠相信自己擁有這樣的能力.想著周穆遠心不甘情不願的對著梁傑傲說道:";走吧,我們去三樓你的房間.";說著就率先走了.而梁傑傲看著周穆遠的背影,有了一種第一回合自己勝利的感覺.

而這樣的感覺真的很好,所以梁傑傲也拖著自己的行李箱跟上了周穆遠的腳步.而就在這個時候周穆遠的聲音幽幽的傳來,像是一種警告,但是又像是一種闡述的說道:";你會後悔選擇到三樓去的.";

而梁傑傲聞言挑了挑眉頭然後說道:";為什麽呢,我可不認為我會後悔.";而周穆遠聞言,頭也沒有回,繼續的走著,隻是臉上露出了一抹詭異的笑容.然後說道:";因為晚上的動靜會很大,而你在一旁聽著心裏估計不好好受的.";

兩人都是男人,自然都明白對方的話語之中帶著什麽樣的意思.而梁傑傲聽著周穆遠的叫腳步不由的頓了一下.然後繼續的朝著前方走去.而梁傑傲的這一變化,雖然很短暫,但是卻還是沒有逃過周穆遠的耳朵.

而此時此刻,背對著梁傑傲的周穆遠的臉上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心中忍不住的想著:";你這個家夥想要和我鬥,還嫩了一點呢.";而此時此刻,梁傑傲的心中卻是是因為周穆遠的話也愣了一下.

梁傑傲很清楚自己還是喜歡甚至是愛著木薔的,所以自己才會出現在這裏.隻是經曆了那麽多的事情之後,自己對於木薔的愛,已經不想以前的那樣瘋狂,不是那種不顧一切的掠奪,反而是守護.

所以梁傑傲才會決定再次的出現在木薔的身邊,在木薔再次懷孕的時候.其實梁傑傲的心中的想法真的很簡單很簡單,隻是希望自己能夠保證對方平安就好了,除此以外,沒有其他的想法.

可是在聽到周穆遠的話語的時候,;梁傑傲的心中卻是忍不住的升起了一抹不一樣的想法.梁傑傲清楚的知道木薔現在是屬於周穆遠的女人而不是屬於自己的女人.梁傑傲知道這一點也可以接受這一點.

但是梁傑傲真的不知道當自己聽到自己心愛的女人在別的男人的身下婉轉承歡的時候,自己是否還能夠保持冷靜.畢竟想到了是一回事,親自經曆了又是另外一回事.梁傑傲雖然對於自己的自製力有著很強的信心.

但是梁傑傲真的不能夠保證自己在真的經曆那樣的事情之後還能夠保持冷靜與理智,畢竟在經曆那樣的事情的事情,隻要是一個男人估計都很難保持理智吧.畢竟這樣的事情對於一個男人的刺激來說實在是太大了.

就在梁傑傲要轉入死胡同的時候,梁傑傲卻是心神一動.一些剛剛沒有想到的事情也是在這個時候浮現在了梁傑傲的腦海中.梁傑傲笑著對著周穆遠說道:";你放心,木薔不會允許你這樣做的,因為她是一個臉皮很薄的人.";

梁傑傲相信木薔在明知道自己能夠聽

到的情況下,絕對不會讓周穆遠有機會動自己的.因為木薔的骨子裏麵其實是很害羞的啊.而周穆遠聽著梁傑傲的話,卻是笑著說道:";要知道,有些事情想要保持理智是很困難的事情.";

而梁傑傲聞言卻是說道:";可是你清楚木薔現在是懷孕初期,身體還不是很穩定.再加上上一次到事情對於木薔的身體留下的隱患.所以你不可能不顧及木薔的身體.如果你真的是那一種隻顧著自己的.而不知道估計木薔的身體的話,那麽算是木薔看錯了你.";

說道這裏,梁傑傲頓了一笑然後說道:";你如果真的是那樣的人的話,不管用什麽樣的方法,我也會將木薔從你的身邊帶走,因為你不配擁有美好的木薔.";

而就在這個時候周穆遠和梁傑傲也來到了三樓.對於梁傑傲的話語周穆遠沒有在第一時間回答,而是打開了三樓房間的一扇門,然後對著梁傑傲不耐煩的說道:";好了,這個就是你的房間了,你自己好好收拾收拾,收拾好了就下來吃飯吧.";

說完就頭也不回的轉身走了,根本就沒有想要幫助梁傑傲打掃的樣子,而看著眼前的這一幕,梁傑傲的眼中也是露出一抹釋然.對於周穆遠的沒有回答,梁傑傲的心中有著屬於自己的答案.

因為梁傑傲知道,周穆遠絕對不是一個不知道疼愛木薔的人.反之,周穆遠是一個非常非常疼愛木薔的啊.如果不是這樣的話,梁傑傲當年也不會如此容易的放手的啊.所以,梁傑傲知道,周穆遠不糊做出,可不可能做出傷害木薔的事情.

即使這件事情隻是有可能傷害到木薔,周穆遠都不可能去做的.而周穆遠剛剛語氣上的變化,梁傑傲也能夠理解.因為自己猜中了對方的心思,對方覺得麵子上過不去,所以才會出現那樣的語氣於動作,這一點,梁傑傲都能夠給理解的啊.

嘻嘻,這個家夥是在鬧別扭啊,所以梁傑傲看著周穆遠的背影笑了笑,然後就閃身進屋裏麵去了.此時此刻的梁傑傲最好做的事情就是好好的洗個澡放鬆放鬆.和那個家夥鬥嘴雖然是一件有趣的事情,但是也挺傷腦子的啊.

畢竟腦子飛速的運轉,那腦細胞不知道要死傷多少呢.所以說,此時此刻的梁傑傲真的需要好好的休息休息了啊.而至於其他的事情嗎?等休息好了再做打算也不遲,反正來日方長.就讓端木澈那個家夥在公司裏麵多呆一會兒吧.

如果此時此刻的端木澈知道自己在公司裏麵拚死拚活的幹的時候,梁傑傲的腦子中居然抱著這樣的想法的話,估計端木澈都有一種想要殺人的衝動了吧.可惜的是,現在兩人隔得如此元.端木澈永遠也不會知道梁傑傲此時此刻的想法的啊.

等梁傑傲收拾好一切到達客廳的時候,周家的人也一起到了.當看著飯廳裏麵的一幕的時候,梁傑傲突然有一種想要落淚的衝動.這不是因為桌子上的菜肴,畢竟桌子上的菜肴雖然豐富,但是卻還遠遠達到讓梁傑傲感動的地步.

畢竟梁傑傲可是吃慣了美食的家夥的啊.而此時此刻,雖然菜色很豐富但是卻都僅僅是一些家常菜罷了.也沒有什麽特殊的啊.讓梁傑傲感動的是,那圍著桌子坐著的一圈的人的.這些年來,梁家一般情況下都隻有梁傑傲一個人存在.

雖然有著很多的仆人伺候,生活無憂.可惜的是,那些仆人不可能陪著自己吃飯,每天吃飯的時候,整個餐廳除了站在旁邊的仆人之外,就隻有梁傑傲一個人存在.那樣的環境,看起來真的有一種蕭瑟的感覺.

而梁傑傲雖然不說,但是卻不代表著梁傑傲就喜歡這樣的環境,其實從小梁傑傲就希望能夠一家人坐在一起開開心心的吃飯,但是從小梁傑傲就知道自己那樣的想法是多麽的奢侈.因為父親有著許多的事情需要做.

而自己的哥哥也為了自己的夢想在努力著,所以幾乎沒有人又時間陪著梁傑傲吃飯.而梁傑傲看起來冷傲,但是其實卻是一個害怕孤單的人.所以梁傑傲的身邊在少年的時候總是充斥著很多的酒肉朋友.

可是梁傑傲太過於聰明,那些人巴結自己的嘴臉,即使隱藏得很深,但是梁傑傲還是能夠知道.梁傑傲知道他們接近自己全都是有目的的.所以即使身邊環繞著很多的人,但是梁傑傲卻知道這些人不是自己的朋友.

所以說在眾人的環繞之下,他顯得更加的冷傲.或者在別人的眼中他是一種雄獅,一隻高傲的雄獅.但是沒有人能夠看清楚梁傑傲隱藏在內心深處的孤單,他就是用屬於他的狂野來掩飾自己的孤單.

知道端木澈的出現,梁傑傲才真的不再如此的孤單,因為端木澈和自己一樣擁有著顯赫的身世.他不需要從梁傑傲的身上獲炔麽.隻是兩個人都是一樣的渴望孤單,一樣的希望有著朋友的存在.

而這兩個人卻都是驕傲的人,不願意讓別人知道自己內心深處的想法.不過在互相的接觸,以及碰撞之後,兩人發現的對方都很合自己的胃口,最後兩人成為了好朋友.畢竟一直這樣走下去了.

就在這個時候,木薔看著有著愣神的梁傑傲,笑著說道:";發什麽呆呢,快點過來啊.飯菜都快涼哦.";而周穆遠看了一眼梁傑傲.卻沒有多說什麽.因為周穆遠從梁傑傲的眼睛裏麵看到了孤單.

周穆遠忍不住的想著:";看在你這個家夥這些年過的也不算是很好的份上,暫時原諒你了吧.";說著,周穆遠也在心中許下了屬於自己的決定.而梁傑傲聞言也是回過神來.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然後說道:";真實豐盛啊.";

此時此刻的梁傑傲看起來笑得如此的燦爛,似乎剛剛那個眼中含著孤單的梁傑傲,隻是大家的幻覺罷了.其實端木青也看大了梁傑傲眼中的孤單,但是卻沒有說什麽.因為端木青知道每一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秘密.

自己不應該去探測別人的秘密.既然秘密是屬於別人的,

就讓別人繼續保留著這一些秘密也好啊.所以端木青也隻是笑著對梁傑傲說道:";好了好了,快點吃東西吧.";

而梁傑傲也是笑著點了點頭,然後做了下來.而這個時候,林玉麗笑著說道:";做的都是一些家常菜,希望你能夠喜歡.";

說出這樣的話語的時候,林玉麗的語氣之中帶著遲疑和坎坷.

畢竟這麽多年不見了,林玉麗不知道對方有沒有將當年的事情給放下.這是林玉麗一直擔心的事情.而梁傑傲聞言笑著說道:";麗姨做的菜,就是家常菜也是特別好吃的啊.";林玉麗聽著那個自己無比熟悉的稱呼的時候.

眼睛忍不轉潤了,因為這一句話,林玉麗等了很久,很久啊.久到了,林玉麗都不知道自己要如何去理解這也的話語了啊.而就在這個時候,林玉麗看著對方,心中有著千言萬語,但是說出口的卻隻有一句話:";既然喜歡就多吃一點吧.";

而梁傑傲聞言也是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然後說道:";謝謝麗姨.";然後這一桌子好像一大家子的人就圍坐在一起吃飯了.那氣氛很和諧就好像真的是一大家子人似的.那和樂融融的氣氛讓梁傑傲真的很感動.此時此刻梁傑傲忍不住在心中想著:";或許這次來這裏真的沒有來錯.";

而眾位大人都沒有注意到的時候,在梁傑傲出現的時候,坐在桌子一個角落的小遠就一直的盯著梁傑傲看.其實這也是很能夠理解的,畢竟周家可是很少來客人的.為了不打擾家中人的安靜的生活.

所以一般的應酬周穆遠都是在外麵解決的,不會帶著外人來到自己的家.所以家中就很少來客人.而好不容易來了一個客人,小遠這個調皮的孩子肯定是會好奇的啊.這一點,在大家看來都是可以理解的.

可是小遠看著梁傑傲的眼神,從開始的時候是好奇,但是到了後來確實迷茫,疑惑.眼前以前自己喜歡的好吃的菜,似乎都沒有梁傑傲對小遠的吸引力大.小遠隻是意思意思的吃著,但是整個眼睛都死死的看著梁傑傲.

看著看著,似乎看到了很不一樣的情景似的.第一眼,小遠就覺得眼前這個人自己似乎在什麽地方看到過似的.可是卻又說不清楚到底是在什麽地方看到過的.而越看越覺得這個人真的很麵熟.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畫麵從小遠的腦海中閃過,那是一輛黑色的小車,開得很慢很慢.而在那個車子裏麵有著一個叔叔對著自己微笑.而驀地,兩個人的麵孔一下子重疊了.兩人臉上的微笑是如此的相同.

一切的一起都是一樣的,小遠驀地大聲說道:";叔叔,我見過你.";而正在閑聊的梁傑傲突然聽著小遠的話,目光落在了那個可愛的孩子身上.而大家的目光也因為小遠的話語而投到了對方的身上.

他們都知道小遠不是一個不懂禮貌的孩子,在這個時候大聲的說話,或許是真的見過對方啊.可是這怎麽可能呢,小遠因為年齡小,活動的範圍也是有限的啊.而梁傑傲聽著對方的話語,也是露出了笑容.

這個小家夥的記性不錯哦,梁傑傲笑著對小家夥說道:";哦,你見過我,是在什麽地方呢.";小遠笑著說道:";叔叔每隔一段時間都會坐在車子裏麵偷偷的看著我和媽媽,這個我可是發現了幾次哦,叔叔你隱藏的功力不是很高哦.";

說道這裏,小遠露出得意的笑容,好像自己發現了什麽天大的秘密.而木薔聞言卻一點也沒有驚慌的樣子,因為木薔覺得這件事情沒有什麽自己也無需擔心的啊.況且,木薔也知道梁傑傲應該知道自己發現了他.

畢竟這樣的事情隻要善於觀察的人想要發現根本就不是一件困難的事情啊.所以也不需要太過於在意的啊.而周穆遠聽著小遠的話卻是微笑著皺了皺眉頭.難道這個家夥居然每隔一段時間都來偷窺自己的老婆.

想著木薔不由的看了看木薔,正好看著木薔臉上的微笑.幾乎是看到了木薔此時此刻的表情的那一刻,周穆遠就知道自己的老婆也知道這件事情.但是木薔卻沒有對自己說.周穆遠相信木薔.

知道木薔不對自己說,肯定是不希望自己胡思亂想.而周穆遠也覺得這不是什麽大事情,不就是看看嗎?看看能解渴啊.不過這個家夥這麽多年,居然都經常的在自己的身邊出現,而自己居然都不知道.

看來自己的警惕性還是不高啊,這一點確實是需要改進的地方,以後一定要記得改進啊.想到這裏,周穆遠的心中也有了想法,這個家夥需要教訓一下.讓他知道什麽叫做所有權,看人也得先跟所有人打個招呼啊.

而梁傑傲聽著小遠的話,也是露出了微笑,笑著說道:";小遠真聰明,這樣都別你發現了.";而小遠被對方這樣一誇獎,頓時驕傲的挺了挺胸膛,看著說道:";那是那是,我是誰呢,我可是小遠啊.";

那得意的模樣好事做了多麽了不起的事情似的呢.而梁傑傲等人看著小遠那個樣子都忍不住露出了寵溺的笑容.這個小孩子真的是很可愛,很可愛的啊.而周穆遠看和這一幕,卻是忍不住想著:";這個家夥這麽快就有了動作,居然開始討好我的兒子了.";

可惜的啊,小遠可不是那麽好收買的啊.剛剛不久才試圖收買小遠的周穆遠對於這件事情可是很清楚的哦.那個臭小子連親身父親的帳都不買了.何況是其他的人呢,那真的是在癡人說夢吧.

兩老聽著兩人的對方,卻隻是笑笑,沒有插言.對於三人的關係,兩老也是清楚的.在他們的眼中,年輕人的事情就讓年輕人去折騰吧.他們老了.隻想要要好好的養老了啊.

木薔聽著對話,卻隻是專心的吃著飯.沒有說話.因為這段時間以來,木薔發現自己特別能吃了,一天吃四頓飯還餓.木薔覺得自己都快要變成一頭豬了.而這樣的現象在懷著小遠的時候可沒有出現

過啊.

林玉麗聞言卻總是笑著說道:";你現在可是一個人吃,兩個人補.正常的啊,正常的啊.";而且還經常都給木薔準備了很多很多好吃的東西,這可是樂壞了木薔的啊.讓木薔深深的感覺到有媽的孩子就是好啊.

梁傑傲也不由的將視線落到了木薔的身上,看著木薔吃著麵前的辣子雞丁.忍不住苦笑著說道:";這麽多年,你真的變了很多,以前你不是最害怕辣椒了嗎?";

木薔聞言愣了一下然後笑著說道:";最近也不知道怎麽了,就是喜歡上了這個東西,估計是肚子裏麵的孩子喜歡的啊.以前我也不敢吃這麽多的啊.";

梁傑傲聞言臉上露出一抹驚喜的表情笑著說道:";人家都說酸兒辣女,我猜你這一胎肯定是給女兒,一個和你一樣漂亮美麗的女兒.";而木薔聞言看了看自己微隆的肚子笑著說道:";我也希望是個女兒,女兒貼心.";

小遠聞言卻是忍不住撇了撇嘴巴一臉委屈的看著木薔,說道:";媽咪,你說你喜歡女兒,難道就不喜歡小遠了嗎?";而木薔聞言親了親坐在自己身邊的小遠,笑著說道:";媽媽怎麽可能不喜歡小遠呢,小遠可是媽咪的寶貝哦,媽咪兩個都喜歡.";

小遠聞言終於露出了笑容,然後甜甜的笑著說道:";媽咪我也喜歡妹妹,這樣我就可以帶到我們幼稚園去炫耀我有一個可愛的妹妹了.";而木薔聞言也是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

周穆遠聽著梁傑傲的話,心中就忍不住生氣了一抹警惕.難道這個家夥搶老婆搶輸了.居然盯上了我的老婆了.這也是可能的事情啊,畢竟現在相差幾十歲都是可以結婚的啊.想到這裏,周穆遠忍不住升起了一抹危機意識.

如果這個家夥真的在打這樣的主意的話,自己一定要將對方的想法扼殺在搖籃之中.想到這裏,周穆遠對著對方說道:";梁傑傲,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心中存在著什麽小心思,告訴你,不要將壞主意打到我女兒的身上.不然我對你不客氣.";

都還不能夠確定是男孩還是女孩呢,周穆遠現在的擔心看起來真的是顯得有些多餘了.不過周穆遠卻相信防患於未然,是有必要的啊.而梁傑傲聽著周穆遠的話卻是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然後說道:";我如果要槍的話,你能夠怎麽樣呢.";

周穆遠聽著梁傑傲的話語,眼底露出一抹危險的神色,似乎在說:";有種你試試看,我一定會讓你好看的哦.";而梁傑傲看著周穆遠這個樣子,卻是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因為梁傑傲覺得這周穆遠真的是神經過敏了啊.

而小遠聽著兩個大人的對話忍不住說道:";叔叔,你可不能夠搶我的妹妹的哦.我以後和爸爸達成了協議,妹妹是我的哦.我會保護妹妹,長大後,我要娶她.";而小遠的話,讓大家都愣了.

而隨機,爆發出一陣笑聲.就連端木青都忍不住的笑了.而木薔則是狠狠的瞪了一眼周穆遠,似乎在說,你這個家夥教壞小孩子.";周穆遠見狀卻隻能夠露出無奈的笑容.因為周穆遠真的覺得自己冤枉啊.

周穆遠清楚的記得自己在和兒子達成的協議裏麵沒有最後一點呢.周穆遠也不會允許有最後一點的存在啊,畢竟那可是啊.周穆遠可不希望這樣的事情發生.聽著小遠的話,周穆遠看著小遠的目光有了一些不同.

周穆遠的心中認為,小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