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掙紮在兩個男人之間1

她抿緊了唇,認定是一定是沒有人敢對他說什麽,才會讓他這個年紀還任性。

“隻是冷水澡而已。”陸亞尊開始覺得棘手了,怎麽從她的眼中看到了嫌他幼稚的目光。

“這絕對不是冷水澡那麽簡單,再喝一碗熱湯吧,我去讓項管家準備。”林品甜說完就跑走了,背影顯得很匆忙。

阿嚏!

陸亞尊本想反駁一句,結果打了一個噴嚏,不會吧?他幾年都不會感冒一次,偏偏趕上這個時候?

不過她剛剛那倔強的眼神,似乎有些不一樣了,帶著一種關心的責備,讓陸亞尊心情居然大好,之前的煩躁都消失不見了。

可是找到項管家的林品甜,可不像陸亞尊那麽好心情,她看著項管家在忙碌的煮湯時候,就發呆的坐在餐桌邊。

將手放近家居服的兜中,用手指摸著被陸亞尊歸還的戒指,心情沉重的很,因為她又想到黎昊丞了。

甚至剛才在說陸亞尊的語氣,都是曾經黎昊丞的話,他很氣她會不小心的碰撞到,一點點淤青都會讓他沉默許久。

她一直不明白黎昊丞是什麽心情來對待自己,剛剛看著陸亞尊衝冷水那麽久,她不隻是有氣,還有了那麽一些心疼。

“我如果不是瘋了就沒別的解釋了。”林品甜自言自語著,腦子無法消化自己的情感,她居然對陸亞尊有了一種異樣的感情。

她不可能這麽快就對別的男人動心,即使這個人是法律上的丈夫,可就是因為太明白自己對陸亞尊的意義,才更不能犯這種蠢才對。

“少夫人,你有什麽為難的事嗎?”項管家雖然猜到了她是在煩惱什麽,可是他有些事就該要裝糊塗。

畢竟他現在已經不知道,這個少夫人到底真的是被逼無奈,還是因為少爺的死對頭是曾經保護她的人,才不惜嫁入陸家。

“我沒有事,那個,薑湯好了嗎?”林品甜回神,發覺了項管家探究的神情,好像是看透了什麽,頓時有些心慌。

“已經好了。”將托盤交給林品甜,項管家慢慢垂下眼簾,他看到了林品甜雙眸所透出的倉惶後,就更明白她應該是在掙紮兩個男人的感情之間。

可是,最後勝的一定會是少爺陸亞尊,這一點項管家可以保證,因為陸家的男人從來不會放棄自己重視的人。

老爺曾經是放棄不了美澤夫人,少爺也一定會得到少夫人的真心。

“那我送去給他。”林品甜回避了項管家的目光,不知道為什麽,她總是覺得項管家像是知道很多事情。

這樣有時既貼心又讓人有溫暖,可是更多的時候會讓她覺得有些害怕,畢竟她藏著一個秘密,又很怕被人知曉她心中的人是誰。

這個戒指,曾經被陸亞尊拿走了,會不會發現了什麽呢?

雖然不知道黎昊丞是不是真的和陸家也有仇,但是她知道,黎昊丞以前是在做黑道的生意,跟很多的大集團都有怨仇。

他死了,大概傷心的隻有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