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掙紮在兩個男人之間2

“拿個湯也要這麽慢?”陸亞尊走過來攔住她的去路,發現她幾乎在原地走三步退兩步。

林品甜抬起頭對上男人的眼,差點把湯盅給扔了,不過幸好沒有真的那麽做。

“你居然帶著亞亞一起來?”林品甜看了看男人身後,突然笑了。

被她的笑容給觸動了心,陸亞尊馬上別扭的轉過臉去看,他現在簡直對她的笑容沒有抵禦力。

果然,那隻烏龜懶洋洋的跟著他的腳步在爬。

“它好像很粘人。”雖然不喜歡寵物,但是畢竟這隻龜不會掉毛讓他過敏,況且也安靜。

“就說它很乖吧,最近食量也很大。”林品甜走過去把烏龜單手抱起來,放在胸前逗弄。

陸亞尊皺眉,憑什麽一隻龜可以霸占他的所有物?索性伸手直接把那隻龜抓在手中。

“你端著湯不方便。”多麽冠冕堂皇的理由,陸亞尊說的理直氣壯的。

“也對。”絲毫不覺得有什麽不妥,林品甜知道他現在不討厭亞亞,就足夠了。

“去你的畫室看看。”陸亞尊突然想到,他還沒有看過林品甜的畫功,不知道她到底是有多喜歡畫畫。

林品甜卻怔住了,怎麽這麽突然?她畫室裏有一副正在畫的作品,還不想被陸亞尊看到。

“走吧。”可是男人似乎沒理會她的遲疑,直接就向畫室的方向走去。

看著他高大的背影,知道是沒辦法阻止他的腳步,直到兩個人拉開了一段距離,林品甜才咬緊了嘴唇緊張地跟了上去。

畫室的燈光被林品甜選擇了溫暖的一類,看上去像一個溫馨的小窩,有沙發和很多畫板,桌麵上還有一些石膏像,遠遠的角落裏還有一些夾著書簽的美術書籍,地毯上散落了一些可愛的坐墊,一看就是女孩子特有的氛圍。

“準備的不錯,看來項管家真是什麽事都做的好。”陸亞尊不得不佩服,這樣迅速的建起畫室,還能做成這個模樣。

“嗯。”林品甜把湯端到他麵前,“你先喝下去,感冒這種事不能等有症狀了,那樣就晚了。”

“真的感冒了,一個大男人也不會被打倒的。”他就不知道她在緊張些什麽。

“隨便你怎麽說。”林品甜還是執意端在他的眼前,怎麽都不肯移開。

再下去就變得婆婆媽媽,陸亞尊幹脆接過來,聞到衝鼻的薑湯味道,他臉色都變了。

“薑湯?”

“這個最管用。”林品甜不知道他到底為什麽不肯痛快的喝下去。

陸亞尊看著她堅決的樣子,咬咬牙關,一口氣就將湯喝了幹淨,然後就站在那裏不說話,也不呼吸。

她奇怪的看著他,這是什麽反應,她端來的隻是薑湯,又不是毒藥。

隻是不知道陸亞尊對薑這的存在是深惡痛絕,比起毒藥來,這碗薑湯還更讓他覺得煎熬。

“你還好吧?”林品甜雖然覺得這麽想不禮貌,可是他看上去真的要吐出來了。

“看看你的畫。”他還沒打算當著她的麵出糗,但是滿嘴的薑味讓陸亞尊真的覺得胃都要燃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