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老頭出了婦人的院子,繞過了無數個彎道,越過了小河流,穿過了竹林,終於來到了一個看起來環境特別優美的小院落。

村長轉過身來,對著聶可清伸出手,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聶可清抬頭打量著這裏,門前兩顆紅葉楓樹,在陽光的照耀下顯得別樣的出色,偶有幾片隨風搖擺著飄落的楓葉,真是難得的佳境,頗有詩意的感覺。

“這環境真美!”聶可清不禁出聲讚歎道。

“這是當然,這裏可是花了老夫我大半輩子早就的佳境,我就算是去世了,也必須葬在此處,才能真正的瞑目。”村長淡笑著道。

“村長必當長命百歲的……”婦人趕緊道者,似乎很害怕村長的話會現實了一般。

“丫頭,你跟我進來吧!”村長出聲道,看了一眼婦人跟無影:“你們在這裏等著,無論聽見什麽都不要慌張。”

說完,就領著聶可清走進了屋子,關上了小木門。

聶可清坐在一張較矮的茶幾旁邊,對老頭是越來越疑惑了:“村長,你想對我說什麽?”

“你擁有軒轅國皇室的血統,是唯一一個可以打開皇陵的人,想必你能找到這裏,是已經做好了打算了吧?!”村長給聶可清倒了一杯茶。

聶可清客氣結果茶杯,出聲道:“什麽打算?!我隻是想要救回我的親人……”

她確實已經把嬌奴當作了自己的親人了,嬌奴為了她才會落得一個活死人的下場,她必須要把大金丹奪回來。

“你可知,為何軒轅國多年來,都不曾派人前來取寶?!”村長輕輕撇她一眼,淡然道著。

聶可清隻是輕輕搖頭,她是確實不知道,為何這麽多年,軒轅國都不曾把寶藏拿出來?!

“因為皇陵一旦開啟了,這座千百年絢麗的雪山就會崩塌。”村長看著聶可清,像是再說一件很平常的事。

“什麽?!”聶可清有些吃驚,這麽說的話,這個皇陵是去不了了,就算去了也是隻有被活埋的份。

“不僅僅天山會崩塌,就連就近的村落都會受到巨大的影響,輕則地裂,重則死傷無數,你還要執意如此嗎?!”村長又給聶可清倒茶,那杯子的茶都還沒來得及喝,村長也不管不顧,依舊在茶杯裏倒茶。

聶可清蹙眉,低頭看著茶水不斷地從被子裏溢出來:“村長,你想告訴我什麽?!”

“你看,就知道後果,還要執意去做的目的,就會像這個杯子的水一樣,無論你怎麽倒,都不會裝進杯子裏……”村長把茶壺放下。

我在這裏守候許久了,見證過無數的人想要進入天山尋寶,無數人的性命都葬送於此。

之前一直未曾封閉是想讓那些人看看,進去的人都不會再出來,借此來打消那些貪婪的心,好讓他們明白這會付出生命的代價。

可是人的心是無盡貪婪的,就算明知道會死還是義無反顧的撲過去,所以我才在兩年前布下了陣法,不在讓一個人進入。

村長看了聶可清一眼:“隻不過你卻是軒轅前朝的血統,有資格進入天山,隻要你一句話,我都會毫不猶豫的解開陣法,讓

你進去,隻是……我希望你能夠知道此去的後果。”

聶可清已經陷入了深思,這個代價似乎有點大,萬一整個村子的人……

看著眼前的老頭,聶可清竟然覺得自己很自私,難道真的要為了嬌奴,陷他人的性命不顧嗎?

“有些事情,是逆不得天的,硬闖必會反噬……望你好好的想清楚。”村長兀自站了起來,蒼老的手扶著藤杖走了幾布到床邊。

看著外麵的景色,老頭的嘴角露出一絲欣慰:“老頭我活了這麽久,原以為這輩子真的等不到皇陵的主人了,沒想到還是在我有生之年等到了。”

“我……”聶可清垂下了眉目,心裏感到萬分的糾結。

“給你兩天的世家考慮吧!要不要進去全憑你一句話,老頭我此生的任務也算是完成了,就算到了下麵,也對得起那死去的老婆子了。”村長歎息一聲。

聶可清整個人都陷入了恍恍惚惚的狀態,不知何時已經走出了小木屋,腳步是下意識地往前走去。

結果下台階的時候,一個踏空,身子不受控製的地向前撲去,聶可清才恍然覺醒。

黑色的衣袂在眼前閃過,無影已經接住了聶可清的身子,旋轉落地。

“哇!大哥哥的功夫好俊啊!娘路兒要跟哥哥學武……”路兒臉上露出膜拜的眼光,小手扯著婦人的衣角,哀求著道。

“路兒,不得胡鬧。”婦人沒有半點動容的樣子,又恢複了冷冰嚴厲的模樣。

聶可清倒是覺得,這位婦人比起屋內的老頭要冷的多。

“丫頭,回去吧!考慮清楚了再來找我。”屋內的村長傳音出來,聲音洪亮有回音。

婦人立即出聲道:“快點跟我離開這裏。”

那個焦急的模樣,似乎遲一秒就會出現山洪野獸一般。

不過聶可清還是乖乖的跟著婦人走出了這個美麗的山澗。

然後回頭一看,竟然看不見村長的那座小小別致的院落了,不禁有些疑惑地多看了幾眼。

“你不用看了,村長擅長布陣,沒有他的指引,外人是無法找到他的房子的。”婦人出聲跟聶可清解釋。

聶可清點點頭,原來如此。

回到了婦人的院落,那婦人就立即擋住了聶可清的腳步,不讓她進入院子,臉色肅然:“麻煩兩位馬上離開村莊,不然我就不客氣了。”

無影一聽見不客氣就立即擋在聶可清的麵前,長劍豎起在婦人之間。

“娘親,村長都沒有生氣,你為何要趕他們走?”路兒不明白,娘不是一向最聽村長的話嗎?今日這是怎麽了?

“總之,你們趕緊離開,這裏不歡迎你……”婦人的目光堅定,語氣更是一點都不客氣。

無影有些怒了,想要出手,被聶可清扯住,路兒的娘親估計是聽見了她跟村長的對話才會這樣的吧!

怕她會連累了整個村子的人,路兒還這麽小,要是真的地裂了,是最容易受傷的人群之一。

“無影,我們走吧!”聶可清暗自嘲笑著自己,何時開始變得如此多愁?!

轉身就要離開,手卻被路兒緊緊抓

住:“你說過的,大哥哥會賠給我一摞的鳥蛋,你撒謊,你是騙子。”

小小的眼眸閃過受傷的眼色,看的聶可清的心是驟然一痛,蹲下了身子,輕輕摸一下路兒的腦袋,輕聲道:“對不起,姐姐忘記了,這就讓大哥哥去給你掏鳥窩好不?”

“你說真的嗎?!”小腦袋透露懷疑的目光。

“真的。”聶可清轉頭看著無影。

無影的身子燉了一下,看一眼路兒後,就麵無表情的轉身離開了。

過了一會後回來,衣兜裏馱著一堆小鳥的蛋兒,來到路兒的身邊。

路兒立即驚訝的張大了嘴,很是興奮地從無影的衣兜裏,把鳥蛋兒全部都掏出來,塞進自己的衣兜中。

等掏得隻剩下一顆的時候,路兒的笑容驟然消失,手也停止了動作,看著聶可清:“姐姐,你們是不是就要走了,永遠都不會再來看路兒了?”

聶可清愣住,一時不知道該怎麽回答路兒。

路兒的眼中似乎醞釀起了淚水,隻是拚命的忍著,把最後一顆蛋掏走,然後頭也不回地轉身衝回了自己的那間小屋子裏。

“好了,你們可以走了。”一直無動於衷的婦人出聲對聶可清道。

聶可清歎息一聲站了起來,跟無影說:“走吧!”

這次,婦人沒有離開,一直遠遠地跟在二人的身後,生怕他們還會向上次那樣,說離開結果又偷偷的跑回來了。

直到聶可清跟無影出了村莊,婦人才收住了腳步,轉身離開了。

無影出聲道:“你真的要離開嗎?!”

“不然呢?!難道真的為了救一個人,就去犧牲這麽多人嗎?!”聶可清的語氣有些無奈,她不怕死,甚至可以的話,願意用自己的命去換嬌奴的命。

反正她已經是遍地鱗傷了,生死似乎已經沒有太大的意義。

隻是,要她拿別人的性命去換,真的做不到,饒是特工殺手出身的她,還是做不到真正絕情絕義。

抬眸間,聶可清不可思議地看見了驚人的一幕,那一刻都感覺自己是否眼花了。

無影見聶可清驚訝的樣子,順著目光看去,也是暗自吃驚著。

遠處騎著高大的馬屁,大紅色的衣袂與秀麗的長發隨風飛揚著,急速地奔馳而來,此人不是佑紫還能是誰?!

更重要的是,他身後跟著的人,竟然是夙靳言,他……不是已經傻了嗎?!

為何還會跟著來這裏?!

越過夙靳言的身影看見後麵的人,聶可清登時就嘴角**了起來,氣得臉色發青了都。

隱修!居然是隱修!

他不好好給她坐鎮朝堂,跑這來幹嘛?!

隻是……還有一個人是聶可清做夢都沒有想到的人,幽蘭蘭居然也來了,被緊緊地綁在隱修後麵的馬匹背上趴著,嘴裏還被塞了布條,繩子的另一頭在隱修的手裏攥緊!

聶可清疑惑了,這是……什麽情況?!

佑紫很快就來到了聶可清的麵前,那如花的笑臉對著聶可清就吹了一個口哨:“看見本尊如此美貌,怎麽還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