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找到葉孤城

餐廳中,杜鵑的手指飛快的鍵盤上移動,如同跳舞精靈,看得江河等人大為驚奇。

“好家夥,手指的速度都快要冒煙了。”江河嘀咕了下,滿臉的期待,同時拿出手機再次撥葉孤城的號碼。

“江河,你找死嗎?”葉孤城一看江河再次打過來,立刻找人去查江河所在的位置,這次與上次不一樣,葉孤城身邊來了兩名用毒藥的高手。

江河輕蔑說道:“我看你在找死,葉孤城我感覺你不是一個男人,真正的男人應該麵對麵的決鬥,而不是躲在陰暗的地方,對別人使壞。”

“放屁。”葉孤城咆哮起來:“大熊都不是你的對手,你真當老子沒腦子嗎?”

“嗬嗬,你還真沒有腦子。”然後江河掛斷電話。

杜鵑同時抬頭說出了葉孤城的位置。

“喔,居然在市區的中心,怪不得我一直找不到他的真正的位置,原來燈下黑呢。”

江河笑眯眯的看了看杜鵑:“謝了,我先出去一趟。”

“去吧。”杜鵑找出葉孤城的位置並不困難,關閉電腦後,與柳先生交談起來,一邊的蘇慕婉則是起身告辭。

“你們先聊,我局子裏麵還有事情,先走了。”蘇慕婉走出了餐廳,她很擔心江河會不會遇到麻煩,因為對方是葉孤城,他的身邊高手如雲,還有各種熱武器。

蘇慕婉出了餐廳埋頭疾走,攔下車子,直奔警察局中,心中想到:“不行,葉孤城那邊一定會出事情,最近係統中的人已經盯上了風城,不能在人命的案子,這點哪怕是江懷中也壓不下來。”

蘇慕婉還想到前三次的人命案子,最後證明死亡的人都是罪大惡極的,而且有神秘人寄送來證據,這才將事情平息下去,當然不能在讓事情重複發生,也不著那個神秘人到底是誰,是什麽身份的。

江河在一棟小區前麵停下腳步,這裏是與周圍差不多的小區,房價比較高,走出的人都開著豪車,他也知道這裏每一平方米,至少四萬起步。

如此的價格在風城內非常逆天了,因此要不是江河速度快閃身進去,必定會被門口的保安攔住,然後問東問西。

“葉孤城。”江河嘀咕一聲,走到一間房間的門前,然後敲了敲門。

從進來走廊的時候,他看出,這裏有十間房子都屬於同一個人,而且已經聽到了葉孤城氣惱的聲音,省去了他一間一間尋找的時間。

“誰。”房間內的布置非常華麗,各種歐洲的裝飾品,有麋鹿的頭顱,還有中世紀的盔甲,還有一把供奉著的長刀,刀的下麵是紅色的燈光,看上去甚是危險。

在一個大沙發上,兩名美女環繞的中間,葉孤城氣惱的摔了電話,然後聽到敲門的聲音,暴喝了一聲,但是敲門的聲音還在繼續。

“老板,要不要去看看。”

“好。”葉孤城很生氣,他在所住的地方沒有裝監控,因為其他九間的房間內都是他的手續啊,那些很有來頭的高手。

而房間內,葉孤城的對麵還有一名用毒的高手,正準備與葉孤城商談什麽,然後也被打斷了。

房間的門一打開,江河看到一個陌生的麵孔,隨意出手,在他倒下的同時,人已經走到了房間內。

“葉孤城,我們又見麵了。”江河噙著冷笑,掃了一圈環境,嘖嘖道:“住的地方不錯啊,你很有錢,也很會享受,隻是可惜了,你這張已經被毀容的臉龐,真夠惡心的。”

“江河。”葉孤城足足一秒鍾沒有說話:“居然被你找到了。”

葉孤城內心震驚又是惶恐,江河這樣的對手,讓他手足無措,不知道該如何麵對,而且當太難出現在麵前的時候,更為可怕。

“是我,看來你也不傻,知道了我這麽多的事情,也盯著我身邊的人,本來我打算放過你的,因為我是個軍人,不想把自己的力量用在無用的地方。”江河強調了一下,注意到葉孤城還算鎮定,不過他時不時的看向身前的那位老頭。

“小朋友,得饒人處且饒人,你這麽做等於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老頭大概六十多歲,身材矮小,駝背,臉龐上有大片大片的黑斑,手指幹枯,如同雞爪一般,鎖骨附近還有一個雞蛋大的肉瘤。

江河看了看這名老頭後,感覺到一陣惡心,這家夥怎麽長成這樣了,然後說道:“老頭這裏不關你事,可以離開了。”

“哈哈,葉先生是我的老板,你說關不關我的事情。”

老頭當然知道江河的厲害,葉孤城請他過來的時候,已經給他看了江河的視頻。

葉孤城聽完老頭的話後,完全鎮定下來,戲謔的說道:“江河這裏是我的地盤,你今天就不用走出去了。”

因為,葉孤城已經聽到手下過來的聲音。

畢竟,葉孤城的那些手下也不是普通人,一聽到動靜,幾乎在江河開口的時候,他們已經到了江河的身後,十多個黑洞洞的槍口對準江河,隻要江河移動即使速度在快也會被打中。

前麵有狼,後麵有虎,江河一下子陷入到絕境中。

“是嗎?葉孤城你知道不知道,為什麽你總是失敗,為什麽你比不過葉晨。”江河定了定神。

“為什麽?”葉孤城狐疑的問道。

“因為,你太自大了,太狂妄了,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你真的以外靠你的這些人都能阻擋我了嗎?”

在這個時候江河動了,瞬間消失在所有人的麵前,這是江河第一次用出了全部的力量,速度從來沒有現在這麽快過。

咚咚……

江河在出現在葉孤城麵前的時候,他身後的那些人全部莫名其妙的暈倒了。

“這,不可能,你怎麽辦到的。”老頭和葉孤城驚呼出來,同時他身邊的兩名美女要害怕要逃走,然而她們被葉孤城牢牢抓住手腕。

江河戲謔的看了看他們:“葉孤城,你自己都要死了,還拉著美女做什麽,放開她們吧。”

“你別得意。”葉孤城對著老頭打了一個眼色,放開了兩名美女,她們站立起來的時候,被老頭分別碰了一下,然後直奔江河身邊,從江河的身邊走過。

然後,江河感覺到鼻子中似乎有股特別的味道,他也沒有在意。

“哈哈哈哈,江河你死到臨頭了,還不知道嗎?”葉孤城哈哈大笑。

老頭也陰沉沉的微笑:“你應該問道了一股杏仁的味道。”

江河不明所以:“你們的腦子是不是出問題了,好像是有這個香味,但對你們有什麽幫忙嗎?”

“這個幫助就更大了。”葉孤城和老頭的笑容更濃鬱了。

“什麽?”江河看到他們已經無藥可救了,搖了搖頭,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麽。

“一,二……”突然間,老頭開始數數。

頓時,江河感覺到不妙了,他發現視線模糊了,出現了重影,這是怎麽會事情,按照道理不會有這樣的情況發生,江河對於自己身體的情況非常清楚。

“你們對我做了什麽?”江河的話一問出,恍然明白了他嘲笑的真正原因。

“你們下了毒。”江河心頭一驚,忍不住問道。

葉孤城已經完全放鬆下來,身子向沙發中靠了靠:“你也不笨,沒有錯,這位是毒師,你中了他的毒藥後,必定死亡,你現在還有七秒鍾中的時間。”

“居然這麽毒。”江河更為驚訝,閃過一絲果斷,身子一動,來到老頭的身後,當要用力的時候,發現體內的力量無法動用出來。

“哈哈,江河,我勸你省省吧。”葉孤城似乎知道江河的動作,然後一動不動,淡定的看著他。

老頭轉過身,看著江河將要落下但無法移動的手掌:“你中毒後,神經與身體失去聯係,等到六秒鍾中一到,你的中樞神經,會完全壞死。”

江河臉色大變,他們沒有亂說,自己已經無法控製身體了,但他咬咬牙,控製不了身體,但意誌還在。

然後,一點一點將手掌下壓,發出骨頭斷裂的哢哢聲音。

這一幕非常的恐怖,江河臉部的肌肉也全部扭曲,擠成一團,猙獰恐怖,嚇人。

“什麽,你還能控製身體,這不可能,你是怎麽做到的,我毒不可能無效的。”

江河驚奇的發現,毒素能夠激發神珠的力量,因此心中無比興奮,嘴巴上回應道:“誰說毒素對我有作用。”嘭的一聲,江河的手掌一拍下去,將老頭打暈。

對麵的葉孤城頓時麵如死灰,不知道如何是好。

“你別過來,有話好說,別殺我。”

“誰說要殺你了。”江河不是嗜殺的人,不過葉孤城這邊的罪證還真沒有。

聽到江河不會殺人,葉孤城鬆了口氣:“你想怎麽樣,隻要你放過我,什麽都可以給你。”

“哦?”江河動念的時候,葉孤城那邊的電話響起來了。

“老板,我們已經找到蘇慕月,殺手已經過去了。”

對方的聲音,一被江河聽到後,頓時臉色大變,大手鉗子一般握住葉孤城的脖子,一字一句喝道:“你對蘇慕月做了什麽?”

由於用力很大,葉孤城的雙眼微微突出,江河急忙微微鬆開。

葉孤城大口大口喘著氣,心有餘悸的解釋:“蘇慕月還是搶走了新能源公司的合同,剛才殺手過去殺她了。”

“立刻叫他們回來,不然我殺了你。”江河終於動了殺念。

“來不及了,殺手一早就出去了,他是金牌殺手,而且是單線聯係的,為的就是防備你。”葉孤城苦澀的說道,哪裏想到自己會被江河抓住。

江河陰沉的快要冒出黑水:“他們在哪裏?”

“就在風城大道1233號那一帶,殺手是一個九歲的小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