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麻煩來了

“小女孩。”江河聽到這個信息大跌眼鏡。

“沒錯,她從很小的時候被殺手集團培養,成長的很快,可以說是殺手界天才。”

葉孤城心中暗暗憤怒,江河就算抓我了,那又你能怎麽樣,你也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蘇慕月被殺,這個感覺實在太好了。

“葉孤城你給老子去死吧。”江河怒吼一聲,正要下殺手,突然門口傳來一聲急喝。

“住手。”蘇慕婉終於在這個時候來到了這裏,一進門就看到江河要殺人了。

她知道江河很在意軍人的身份,服從命令,報效華夏,從不做違法的事情,但現在他要殺人了,哪怕對方十惡不赦,也應該有華夏來處理。

一時間,蘇慕婉很想知道刺激江河殺人的真正原因是什麽。

江河這邊一看到蘇慕婉到來了,驚訝了一會兒,然後收了一點點的力量,隻是將葉孤城打暈。

“蘇慕婉還好你來了,我差點失去了理智,現在有人要殺你姐姐,我必須去了,這裏交給你。”

“你,你是為了我姐姐才失控要殺人的嗎?”蘇慕婉問出這個問題,內心酸酸的,原來自己在他的心中不如姐姐重要。

但江河哪裏有時間來管蘇慕婉心中的想法,見到她發呆然後走過去擁抱了下。

蘇慕婉渾身木然,沒有回應,任由江河擁抱了一下,然後默然的看著瞬間離開,到了這個時候她才反應過來,江河已經走了。

江河走出了小區,直奔風城大道,哪裏距離現在的位置快五公裏,隻能跑步去了。

一路上倒是沒有人發現江河,然後當江河趕到風城大道的時候,卻發現那邊一個人也沒有,難道得手了?

江河的心沉了下去,當初聽到殺手與葉孤城的對話,不會有錯啊,不會是葉孤城另外一個計謀嗎?這也太陰險了。

就在江河躊躇的時候,一隊車子從馬路的盡頭徐徐開過來。

而此時江河附近的地方有一名看上去很高貴的青年走了出來,他的身邊居然是徐振華和阿福。

“他們怎麽也來了,那個青年與徐振華非常相似,不會是父子吧。”

果然江河聽到了他們的對話,確定了關係。

“爸,你為了徐東得罪了家裏的高層,讓你做了省城的首富,你認為值不值得?”

高貴的青年名叫徐鳴,是徐東的大哥,而徐振華有隻有這兩個兒子。

“值不值得,不是我說了算,而是我們徐家背後的人。”

這些年中,徐振華已經知道徐家背後的人,是那三個古怪的人,也就是江河所遇到過的一號到三號。

不過,徐振華並不畏懼他們,而是畏懼他們那位在山上的師父。

“嗯,我知道父親還是喜歡做個正經的商人,係統中的那些事情不適合我們父子的。”

“嗬嗬,還是兒子懂我。”徐振華眺望了不遠處過來的車隊:“徐鳴,本來我不想讓你認識蘇慕月的,因此徐東的原因,不過現在生意場上麵的風頭轉變到了新能源上麵,而我一接受徐家的生意,第一件要做的就是進入新能源市場,後麵要做的事情,你應該明白吧。”

“爸我知道的,就算蘇慕月毀容了,隻要還有一口氣,我都會娶她。”徐鳴眼中放光。

“這個恐怕不好說。”江河突然打斷了他們的對話,從邊上來到了徐振華父子的眼前。

徐振華認出是江河,微微一驚:“江河,還真巧。”江河卻沒有多看徐振華:“巧不巧與我無關,我是說讓你兒子別打蘇慕月的主意。”

徐振華等人各自露出不同程度的惱怒,徐鳴表現的最激烈,顯然他的涵養不如他的父親。

“你就是江河,怎麽說話的呢。”徐鳴很不爽的望著江河,聽徐振華說過江河的本事,因此他沒有動手的趨勢。

“看在徐振華的麵子上,我勸你們不要介入與蘇慕月之間,不然被人誤殺了,別怪我沒有提醒你們。”江河並不是無的放矢,他已經看到一名八歲的小女孩,正朝著他們這邊走過來。

小女孩看上瓷娃娃的一般,粉嘟嘟的,大眼睛,小鼻子,小嘴巴,手中拿著‘玩具’手槍,隻要一按扳機,手槍就會發出各種不同的電子聲音,她的另外一隻手牽著一條小白狗。

小白狗一看到徐鳴突然發瘋一樣跑了過來,但是江河看到是小女孩說了一個奇怪的字,應該是平時訓練時候所用到的字。

是一個夏字,意思讓下白狗去咬人。

“啊,誰家的狗,怎麽亂咬人呢。”小白狗過了馬路,到了徐鳴的腳下,突然咬住他的小腿不放。

“你的麻煩來了。”江河退到一邊,雙手放在身前,冷冷的看著,視線卻集中在小女孩的身上,心想這就是葉孤城說的殺手,那麽她手中的武器應該是真的。

江河注意到了她的玩具手槍偽裝的很好,但重量的地方露出了破綻。

一般的小女孩拿著很重的手槍手都會拿不住,因此,能夠看到小女孩是不是將玩具手槍垂喜愛來,如果是普通的小孩,見了什麽東西,都會對準那個東西不斷的扣動扳機,聽到好聽的地電子聲音,才會感覺到很好玩。

但小女孩不同,她隻有在偶爾的情況下,才會扣動一下,而這扣動之間有很明顯的金屬撞擊的的聲音。

“滾,給我滾。”徐鳴猛然一腳踢開小白狗,徐振華和阿福則是擔憂的看著,生怕徐鳴得了狂犬病。

小白狗被徐鳴踢中,然後嗚嗚的慘叫,跑回到小女孩的身邊。

“叔叔,你踢傷了我的狗,你賠給我。”小女孩一步跑到徐鳴的身邊,拉住他的衣服不放開了。

“是你自己沒有看好小狗的。”徐鳴一看是一個小女孩,本來要動粗的,但看到是個小女孩後,他暫時改變了想法。

小女孩不依不饒,在這個是前麵的車隊終於到了。

“走開。”徐鳴在次要去拉,阿福這個時候湊近小女孩說道:“小朋友,伯伯陪你錢好嗎?”

“好。”小女孩看了一眼車隊的方向。

然後阿福拿出了幾百錢給她。

“太少了,我不要。”小女孩將阿福給的錢丟到了馬路上,還是之前的態度。

“你這孩子。”一邊的徐振華看不過眼了,生氣了。

“我怎麽了,你們踢壞了我的寶貝,賠點錢不應該嗎?”小女孩理直氣壯的說道。

“我們不是給你錢了嗎?”阿福在這個時候說道。

“太少了,我的寶貝可是純種的,沒有十萬八萬,配不上它的身份。”小女孩老氣橫秋。

徐振華等人暗自好笑,居然遇到了敲詐的,而且對方還是一個小女孩,怎麽看不到十歲吧,應該有人教她的。

但是他們三人看了看周圍,隻有神秘兮兮的江河,哪裏有其他人。

徐振華上前一步:“江河,你這樣就過了,我兒子已經和蘇慕婉沒有關係了,以後也不會糾纏他。”

“等等,徐先生你誤會我了,我也不認識她啊。”江河湊近小女孩:“小妹妹你的玩具很好玩啊,能不能讓叔叔玩玩。”

小女孩冷不丁被江河打斷了計劃,瞳孔猛然收縮,急忙道:“不行,媽媽說過不能隨便和陌生人說話,也不能給陌生人。”

“哈哈,你還挺機靈的。”江河輕笑了下,然後蹲下來:“這樣吧,你要多少錢才願意讓我玩一下。”

“多少錢都不給,而且我很快就發財了,這位叔叔一定會賠給我錢的。”小女孩嘟囔了嘴巴,幽幽的看著徐鳴。

徐鳴被她看得汗毛都豎起:“小妹妹,你這樣叔叔要生氣了。”

“生氣也要賠,不然我去告你們。”說到這裏,小女孩哇哇的哭了起來:“大人欺負小孩了,的大人欺負小孩了。”

然後很快路邊湊過來不少人,他們對著徐振華等人指指點點。

連帶著江河也在被指點的範圍內。

“小妹妹,別哭了。”江河安慰了下,然後突然一邊將她抱了起來,在同時急忙扣住了她的玩具手槍。

“放開我。”小女孩突然臉色大變,停止了哭聲,另外一隻手,也在同時彈了一下粉紅色的指甲蓋。

頓時粉紅色的煙霧散了出來。

“閉住呼吸,煙霧有毒。”現在是大馬路上,那粉紅色的煙霧,居然很濃鬱,如果別人吸收的話,估計要死很多人。

徐振華等人沒有想到會有這麽一個變故,然後他們震驚當看到最中心的小白狗口吐白沫死了。

相信了江河的話,在同時他們也看到玩具手槍被江河一撥開,露出裏麵暗黑色的金屬,分明就是一把殺人的凶器。

“什麽情況。”徐鳴等人麵麵相覷,一時間摸不到頭腦。

如果江河設計了這個計劃,有必要弄的這麽複雜嗎?

但如果不是江河,就是小女孩了。

可是對方才十歲不到,這個年齡的小孩,什麽都不明白,他們又怎麽會去殺人呢?

不對,全部不對,小女孩剛才說話的口氣非常老道,分明心理年齡很成熟了,或許就她就是殺手。

徐振華畢竟究竟商場,分析出來後,就去想了她真正的目的是什麽,不會簡單的殺自己等人。

畢竟之前給過她很多的機會,難道她是來殺蘇慕月的,這也太離譜了吧。

徐振華詫異的看了看了江河,見到江河對他點頭,他頓時什麽都明白了。

“兒子,江河說的對,蘇慕月也不是我們家所能攀附的。”徐振華從此刻的事情判斷出江河的可怕,之前江河不同意,如果自己等人硬著頭皮上的話,那麽就的得罪江河了,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

“爸,剛才還說的好好的,您怎麽該主意了?”徐鳴不理解,同時避開粉紅色的煙霧,心有餘悸的看著江河懷抱中的小女孩。

但是徐鳴看到徐振華不容改變的神色,隻好不提這個事情,但心中在想我一定要追到蘇慕月,我不是徐東,我也不會害怕江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