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八章逃婚的金絲羽

江河在暗處聽得清清楚楚,心裏暗自吃驚,這個杜明竟然被蓮兒甩了還不算,竟然攀上了更高一層的金家,不用問,金博學一定使用什麽卑劣的方法,又讓自己的女兒為了自己的目的犧牲了。

聽這個意思,似乎是金博學裝病,讓女兒用婚姻換取了他的解藥,而他要金絲羽嫁給杜明的原因,也一定是因為他的父親是杜子貴,一個機關高手,或者是和那批黃金的下落有關係?江河正在思索著這件事的前因後果。

這時候的金絲羽已經開始嚶嚶的哭了起來:“李叔,你忍心看到我死在父親的陰謀中嗎?”

“大小姐,我們金家的家訓就是要為了家族犧牲在所不辭,之前祖祖輩輩無數的金家女子為了能幫到金家的事業,拋棄了自己所愛的,嫁給更有助於父兄事業發展的男人,她們全都是篆刻在豐碑上的人物,若是您也能做到這一點,先生一定會非常感動的。”

金絲羽歎了口氣:“好吧,既然你們都這麽說了,我又能如何呢?我回去就是了。”

江河心裏著急,這又不是封建社會,你怎麽能為了這樣的說辭就甘願放棄幸福生活,他剛要出去,隻見金絲羽突然一樣袖子,裏麵飛出了幾顆白色的飄著煙霧的東西,格拉拉幾聲響之後,開始爆炸起來,嗆人的煙霧和刺目的光芒讓眾人全都蹲在地上睜不開眼睛,金絲羽急忙要開溜。

那個李叔果然還是技高一籌,早有了防備,這時候他已經牢牢地抓住了她的胳膊。

“大小姐!你為什麽這麽不懂犧牲?你也是金家的人!”

“我呸!如果一個男人的事業要靠著自己的老婆孩子犧牲,那還發展個嗎,我才不會那麽傻呢,你走開!”

“大小姐,你要是再不跟我回去我不客氣了!”

嘶嘶!金絲羽手中出現了一個防狼噴霧,噴到了李叔的臉上,他曆時捂住臉慘叫起來,金絲羽趁機會,推開了他往前跑,身後人開始瘋狂的追了上來。

金絲羽跑到了一個拐角,突然一隻手捂住了她的嘴巴將她拖了回去,嚇得她驚呼起來,還用牙去咬他的手:“放開我!”

江河道:“你輕點啊小祖宗,是我!”

“啊,江河!”金絲羽一見到是江河來了,就像是溺水的人見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緊緊抱住了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是瘋狂的親了起來。

江河完全不明白她的套路,隻覺得她的嘴唇又軟又香甜,明知道後麵的人隨時要追上來,可是就是舍不得放開她。

這時候金絲羽說:“你現在已經親我了,你要負責我的一生。”

江河笑道:“這個也太誇張了。”

“啊,你不願意啊!人家現在都這樣了,你竟然想要拋棄我,你還算是男人嗎?”金絲羽的大眼睛裏麵瞬間全都是眼淚,眼波流轉,仿佛江河真的做了見不得人的事情一般。

這時候李叔已經帶著人圍了過來,見到金絲羽大白天的抱住江河不放,全都呆住了。

金絲羽道:“這是我的男人,我已經把我最珍貴的東西給了他。”

眾人吃了一驚,一起看向了江河:“你竟然輕薄了我們大小姐?”

“不是,這個……”

“江河,你難道想要拋棄我嗎?我剛剛不是都說了,你要負責的!”

江河道:“雖然可能有些誇張,可是我們真的是親嘴兒了。”

李叔點點頭:“很好,你竟然還是占了我們大小姐的便宜去。”

金絲羽咬著嘴唇道:“反正現在人家人都是江河的人,死也是他的鬼。你們愛怎麽樣怎麽樣!”

她緊緊的依偎在江河的懷裏麵,豐碩的山峰擠壓著他的心口,江河的心中一陣酥麻,想不到這小妮子還真是有料啊!就算是被她當成是擋箭牌,我也是心甘情願。

李叔知道江河不好對付,加上竟然出了意料之外的事情,開始帶著人往後退:“你們給我等著,金家遇到了這樣的奇恥大辱,不會輕易放過你們的!”眾人離開之後,金絲羽才從江河的懷裏麵出來了。

“好了,多謝你了江河。”她說著轉身就走。

江河一把拉住:“你要去什麽地方?”

“我當然是要逃了,難道留在風城被我父親抓去和杜明拜天地不成。”

“那我呢?你想過河就拆橋嗎!”江河笑道。

金絲羽白皙纖細的手指卡住了江河的鼻子:“人家的初吻都給你了,你還想要怎麽樣?好了,我們後會有期。”

江河當然不能放過她,打橫把她抱起來了:“行了,你現在單槍匹馬,就算是跑到天邊也會被你父親抓回來的。”

“我哪有那麽笨。”

“你出門需要買票吃飯住店吧?我要是你父親,先凍結你的銀行賬戶,然後監視你的通話記錄,隻要這樣不出三天你就會被抓回來的。”

金絲羽想了想:“也是,那我現在怎麽辦啊?”

“和我合作唄,你幫我一個忙,我讓你一勞永逸再也不擔心你父親逼著你嫁人了。”

“難道你想殺了我爸爸不成?不行啊,雖然他的做法我不讚同,可是他畢竟是我爸爸,我怎麽樣也做不出這樣的事情的。”金絲羽急忙擺手道。

江河笑道:“放心,我要對付的是那個杜明,既然他這麽不要臉,我就幫你除掉他。而且給出信去,你就是我的女人,誰要是敢強行娶了你,我就宰了他。”

金絲羽拍手笑道:“不錯!這主意好。那麽你讓我做什麽。”

“我想要找一份你爸爸的合約……”江河把聶銘被金博學給騙了的事情全都給她說了。

“我就知道!我爸爸已經完全不缺錢了,可是每天還是在做這樣的缺德事。真的要給他一個教訓才行了。我明白了我幫你就是。”

“你知道你父親的文件都放在什麽地方?”

金絲羽冷笑道:“知父莫若女,我當然很清楚,跟我來吧,他一般呢,會把超過一億元的合約放到自己的一個密室裏麵,幾千萬的放在一個特質的保險箱裏麵,剩下幾百萬的就是他的私人律師,這是他多年的習慣。他不相信任何人,包括我在內。”

江河道:“本來你們父女關係就不好,你這樣給你父親造成損失,他會更恨你的。”

“切!我已經做得夠好的了,他幾次三番的想要算計我的姻緣,而且還想要把送給我不喜歡的猥瑣男那邊,我不欠他什麽,他要是不認我了更好。”

江河心想,她和汪夢菲的處境其實很像,隻是金絲羽性格非常的開朗,而且凡是隻要自己開心,比汪夢菲這樣瞻前顧後的強太多了。

金絲羽突然說:“不過江河,你剛才說要讓全風城的人都知道誰敢娶了我就要殺誰,豈不是要說以後我要做老姑娘嫁不出去?”

“不會的,不是還有我嗎?我接手就是。”江河笑道。

本以為金絲羽會發飆,可是她卻仔仔細細的看了一會江河,然後說道:“恩,也行吧,雖然你長得也不怎麽樣,還那麽壞嗎,整天喊打喊殺的,可是勉強也能入得了我的眼睛。”

江河差點滑倒在地:“你好說什麽?人都說我是玉樹臨風,英俊瀟灑,世界第一帥。”

金絲羽撇撇嘴:“你不要王婆賣瓜了行不行,我可不覺得你帥。”這時候她的手機響了起來,金絲羽看了一眼,就把電池拿出來了。江河知道一定是他父親的,所以也沒說話。

金絲羽突然歎了口氣:“我真的很回到小時候,不用互相猜忌憤恨,我父親也不會為了一些虛名利益出賣他的女兒。”

江河道:“算了,有些人他一遇到這些,就無法自控的。”

金絲羽笑了笑,快步的走到前麵去了,江河跟著她快速的在街道上麵行走著,她的速度相當快,江河施展輕功一直跟在她的身後,最後她領著江河來到了一棟藍色的大廈麵前。

“這裏一共十六層,是我爸爸在風城的第一間公司,也是他的總部。重要的東西就在頂樓的一個房間,那裏有一共暗室,我能知道的就這麽多,具體怎麽找你自己努力吧。”

江河看著她轉身要走,急忙道:“你去什麽地方?”

金絲羽沒有回頭,哽咽說:“我去找杜琪琪,她已經答應了我,可以藏在她家一段時間,就在附近,你不用擔心。”

江河走過擦去了她臉頰上的淚水:“我知道你因為你的父親傷透了心,不需要表現的那麽堅強,我明白你的心裏想什麽,因為我身邊也有一個被父親欺壓的女孩子。”

金絲羽低著頭啜泣著,突然她拉起了江河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唇邊,狠狠的咬了一下,疼的他叫了起來:“你幹嘛又咬我?你今天都咬了我兩次了!”

“因為你要偷我爸爸的東西,我當然恨你,明天把杜明解決掉了來接我。”她說著便飛快的跑進人群當中去了。

江河目送她離開,然後大踏步走進了大廈當中,他的心裏暗自發誓,不能讓金絲羽在被這樣的逼迫了。

這時已經是下午下班的時刻,很多的員工熙熙攘攘的往外走,江河與他們的方向正好相對,這些人全都是西裝革履,和穿著休閑裝的江河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引得這幫人紛紛側目。

江河卻是麵不改色心不跳直接進入了電梯,這裏已經有了幾個人都準備上樓,大家都是沉默不語,江河按下了16樓,便靠在一邊,這時候周圍的那些人全都目瞪口呆的看著他。仿佛在看著一個怪物一般。

江河笑道:“怎麽了?這裏沒有十六樓嗎?還是我按的方法不對?”

“不是,我們沒、沒有那個意思!”

大家全都不敢拿正眼看他,表情格外的詭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