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章真的動手了

吳經理連滾帶爬的往前蹭著,似乎還想要逃走呢,江河走上前幾步,狠狠的踩在了他的後背上麵:“我都不讓你走了,你竟然還想跑嗎?”

這家夥慘叫著倒在地上,吃了一嘴的沙子:“你不是讓我走嗎?你這個人怎麽這麽講理,等著老子出去了一定要好好收拾你!”

“我隻是讓你猜猜而已,你猜錯了當然不能走,沒想到拿著小子竟然還挺欠揍的。”江河笑著又給他幾下子,他的臉狠狠的磕在了沙土地上,嘴角頓時破了一個大口子立時鮮血淋漓。

吳經理喊道:“救命啊總裁!我要被他打死了!”

蘇慕月是一個非常善良的女孩子,若是換成早就勸說他收手了,可是她此時非常怨恨這個吳經理,經營公司這麽久以來,一直都是把他看成是自己人,誰想到他竟然來了一招背後捅刀子,怎麽能讓人不失望!所以一直站在一邊,沒有說話。

江河道:“你個老王八蛋做了這麽多不要臉的事情,竟然還好意思求饒?今天我就把你剁碎了找個地方埋起來。”

“不要啊!放了我吧,我願意當牛做馬,總裁,你這麽的英明睿智不能見不得我這樣吧!救救我啊,下次在也不敢了,給我一個立功贖罪的機會,我一定會好好做事彌補我的罪過!”

看到他這麽慘淡的模樣,蘇慕月終於說:“算了江河,給他一次機會吧。”

江河把他踢到了一邊:“行,看在她的麵子上我饒你一次,剩下的就看你自己的了。我讓你幹什麽你都做?”

“是!你讓我幹嘛都行!”

江河道:“你現在給陳夢嬌打電話,告訴她東西都運出去了,問她在什麽地方接貨。”

吳經理震驚的說:“啊,你這是要幹嘛?”

江河一呲牙:“你猜呢?”

“我可不猜了,你想幹嘛都行,都和我無關,我現在就給她打電話。”這人慌亂的拿出了手機給陳夢嬌撥了過去。

陳夢嬌那邊也正在焦急的等待這邊的消息呢,快速的接了起來:“你怎麽這麽半天啊,難道是蘇慕月公司這邊出問題了嗎?”

吳經理急忙說道:“沒有!我和裏麵的員工經理吵了一頓,最後把他們全都趕走了,東西已經到手,你就盡管放心吧,大美女。”陳夢嬌嚴格的說也隻比一般人漂亮一點而已,叫她美女顯然是一種恭維了。

“江河沒有來吧?”陳夢嬌笑著說道。

“來了,可是他也沒查到什麽,還和李本他們吵了一頓,現在去了醫院對峙了。不知道出什麽事情了。”吳經理心中有數,以陳夢嬌的智慧,她一定不會不知道這件事的,與其瞞著不說被她拆穿了,還不如直接含混過去呢。

江河心道,這小子很會撒謊啊。

陳夢嬌笑道:“那就好,你讓車出來,半小時之後在港口的空地上等著。”

吳經理道:“好的,沒有問題,到時候見吧美女。”

掛了電話,他長出了口氣:“總裁,江先生,我現在真的是一點退路都沒有了,求求你們放了我吧,我不想死在她的手上,求求你了。”

“沒問題,我讓陳夢嬌從今天起就再也囂張不起來,你就能活了。”江河笑道。

吳經理勉強一笑,心裏顯然是不相信的,江河道:“聽我安排,一會我還要麻煩你一趟。”

“是,隻要您讓我或者回家見老婆,怎麽樣都行。”吳經理陪笑道。

蘇慕月道:“你現在要去和陳夢嬌見麵嗎?我也去。”

江河搖頭:“不用了,你就和這些手下一起先整理裏麵的資料,另外在找一些報紙和廢紙來,要想騙得陳夢嬌上鉤,沒點東西作掩飾是絕對不行的。”

蘇慕月急忙說:“沒有問題,那麽一切靠你了!”

半小時後,車子浩浩蕩蕩的開到了陳夢嬌要求的一片空地,隻見陳夢嬌的車子停在那裏,見到大貨車來了,急忙快步的走了過來,她的身後還跟著不少的手下。

陳夢嬌一身紅色的長裙,微卷的長發隨風飛揚,看上去格外的英姿颯爽,她似乎比上次更清瘦了一些,可是雙眼渾濁,而肌膚的狀況有些暗淡,雖然畫著濃煙的妝容,可是也有著遮掩不住的頹敗。

她一揮手,身後的手下急忙走過去,拉開了貨車門,把吳經理給拉了下來。

吳經理臉上身上全都是傷,被這幫人一拉扯立時疼的喊了起來:“你們幹嘛啊?”

陳夢嬌道:“公司的東西都在這裏了?”

“是啊,您讓我送出來的五車東西,家具機器還有一些文件。”

“很好,你做的很不錯啊。”陳夢嬌笑著摸了摸他的臉,吳經理嚇得都要尿出來了,難道她是過河拆橋利用完了就甩了我嗎?

陳夢嬌笑眯眯的說:“你似乎很害怕啊,放心,我說到做到,不會殺了你的,帶我去看看那些文件放在什麽地方了?”

吳經理顫聲道:“就在最後的一輛車。”

他領著陳夢嬌走過去,把後車廂給打開了,大門吱嘎吱嘎的被打開,裏麵是整整一箱子的紙張和文件袋,陳夢嬌滿意的點點頭,對吳經理伸出手道:“我之前給了一支針是不是?現在把它還給我吧,我之前說是關鍵時刻讓你刺殺江河的,現在還給我吧。”

“我不知道在什麽地方,我搞丟了。”

“你說什麽?”陳夢嬌眼睛一瞪,雙手抓住了吳經理的身體上下的一劃拉,果然沒有了,她給了吳經理一巴掌:“你就是欠找死是不是?”

吳經理哎呦一聲趴在了一箱子文件上麵,心道,我怎麽這麽倒黴啊?一分錢沒有賺到,哪方的人都要揍我!這時候陳夢嬌已經從腰間拔出了手槍,對準了他的後背位置,這家夥難道是想要留下一針當做自保?殺了算了。

就在她的手指扣動扳機,突然一人從箱子裏麵蹦了出來,他的身上一大片的白紙和報紙朝著陳夢嬌的臉上和身上砸了過去。

陳夢嬌吃了一驚,急忙用手強把這些東西給打開,而江河此時已經趁機會把吳經理提著扔了出去的,其他幾輛車的司機還有車裏麵隱藏的人全都跳下來了。

陳夢嬌看著江河等人全都在,就知道自己一定是中計了。

江河道:“好幾天不見了夢嬌,現在你就剩下一針了。”

陳夢嬌冷笑道:“江河,你一向都是獨來獨往,現在怎麽也起了幫手了?這些似乎是聶銘的手下,難道你對付我這麽沒自信嗎?”

江河笑道:“差不多吧,因為我知道你實在是太太厲害了,連辛苦培養你的養父你都能殺了,還有什麽人你不能下手的。”

這句話讓陳夢嬌身後的人聽了全都大吃一驚,這些人都是陳姐以前的隨從,後來才跟陳夢嬌的,得知之前的主人是這麽死的,頓時滿臉狐疑。

陳夢嬌不慌不忙笑道:“簡直是栽贓陷害,我的養父對我何等關心,我也是把他當成是親父親一般,你不用栽贓陷害了,沒有用的。”

江河說道:“人在做天在看,到底怎麽回事,你我心中有數,自然會有算總賬的一天。”

“少廢話!這些東西都是我的!”陳夢嬌一揮手,周圍的土地突然開始轟轟隆隆的響了起來,陳夢嬌和手下人一起後退,同時幾輛吊車緩緩開過來,上麵吊著的都是拆遷專用的大鐵球,四麵還有四五輛汽車從周圍的草叢當中開了出來,車上的人手中拿著的全都是噴火裝置,隻要陳夢嬌一聲令下,估計他們就要葬身火海當中了。

“你知道我為什麽要在這裏嗎?人煙稀少,我就是把你們打爛了也不會有人知道的。”

江河倒是沒怎麽樣,吳經理嚇得抱住了江河的腿:“我不想死啊,怎麽辦啊?”

“一邊呆著去。”江河一腳把他踹到一邊了。

“現在投降還來得及,你帶著你的人走,我得到這些東西。”

江河道:“我不答應你的。”

“那你就去死吧!總是和我作對,從來沒有一次聽我的,你就算是現在死了我也不會為了你掉一滴眼淚的!”陳夢嬌喊完轉身就走。

天空中紅的鐵球驟然下降,叮叮咣咣的砸到了這些大車上麵發出了劇烈的震動聲音,讓江河等人的耳膜多要破裂了。

吳經理道:“這女人是要幹嘛啊?”

江河看著這些車子的車身下麵留下來的汽油道:“當然是需要助燃的東西了。”

“啊?這這…”

江河道:“別擔心,有我呢。”

他說完整個人迅速的縱身而起朝著陳夢嬌的方向竄了過去,陳夢嬌聽到身後有聲音,知道不好,急忙側身躲,與此同時她的手下也一擁而上要防範江河。

江河的雙手打開砰砰砰!幾拳打在了他們的肩頭和心口,這些人竟然像是天女散花一樣飛了起來,重重的飛了出去,江河速度快如閃電,抓住了陳夢嬌的脖子。

陳夢嬌的汗毛都要豎起來了:“你要幹什麽!”

江河在她的耳邊笑道:“嗬嗬,當然是為了自保了。”他說著手腕一晃,那隻針劑露了出來,不等陳夢嬌發出聲音,就直接刺入了她的身體裏麵。

陳夢嬌掙紮著:“不要啊,放開我!”

可是為時已晚,江河已經把那隻毒針全都刺入了她的身體當中。

雖然藥效還沒有發作,可是陳夢嬌已經嚇得完全不知道防抗,直接癱在了地上。

江河抓過了幾個文件夾扔到了她的身上:“我明白告訴你,這車裏麵的所有文件全都是假的,早就被我掉包了,你隨便燒就是,反正你就算是殺了我們,你自己也活不成了,致使你動手的人得了便宜,自己卻是雞飛蛋打了。”

陳夢嬌急促的呼吸著:“你竟然真的會殺了我!”

江河不答轉身就走:“咱們走吧!”

吳經理趕忙答應著跟上江河,身後是一群龍幫的手下斷後。

陳夢嬌到底也沒有讓那幫人發射火槍,她現在已經嚇得魂不附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