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砸出好事

晚上九點。

公牛酒吧的生意一如往常的好。

在酒吧的一個角落,楊天佑和玫瑰坐在一起,看著台上那位楊天佑最近從川音找來的女孩子,玫瑰似乎陷入了回憶之中,一直愣愣的沒有說話。

楊天佑喂了兩聲,玫瑰這才回過神來,看了楊天佑一眼,玫瑰皺了皺眉頭,有些責怪楊天佑掃了自己的興,道:“有事?”

“沒有,我看你眼睛都快直了,我就有點不明白,這明明是一女的,你幹嘛就那麽入神,難道說,你對女人比對男人還更感興趣?”楊天佑嘿嘿一笑。

看到玫瑰有些超塵脫俗,楊天佑就忍不住有些惡趣味,老是想要打擊玫瑰一番,偶爾想想曾經和玫瑰初識時兩人還大吵過無數次,楊天佑反倒覺得那個時候的感覺比現在好得多。

時間在變,人也在變,似乎幾年過去了,玫瑰變了,自己也變了,對此,楊天佑覺得很無奈,想要追尋曾經的那種感覺,可惜這注定是徒勞無功的。

比如現在,楊天佑哪此挑釁的言語,玫瑰居然一點也沒有生氣,反倒是笑吟吟的盯著楊天佑,似笑非笑的道:“你覺得我是同-性-戀?”

楊天佑翻了翻白眼,道:“我怎麽知道?”

“那你說是就是吧。”玫瑰笑著轉過頭。

楊天佑就有些無語了,這女人都咋了,這種話也能忍?想想以前要是玫瑰聽到這種話,怕不會馬上和他翻臉才怪,可現在她居然就這麽平平淡淡的就應付過去了。

怪哉!

楊天佑苦笑,然後汗顏道:“玫瑰,不要做出這種女神的涅好不好?你這樣會讓我覺得我們之間的距離好遠,總有些不真實的感覺。”

“是不是覺得以前的玫瑰都不真實了?”玫瑰笑了笑,依然沒有生氣。

楊天佑連連點頭,道:“你這次回來,我總覺得你變化好大,像是出家多年的尼姑一樣,讓我說不出是好是壞,反正就是不適應,相當的不適應。”

“我記得你們男人都喜歡征服女神,你有沒有想過征服我?”玫瑰朝楊天佑嫣然一笑。

噗!楊天佑一口酒噴出,正好噴在玫瑰的臉上,這可嚇了他一跳,隻是抬頭一看玫瑰的表情,楊天佑就覺得背後有些發毛。

這丫的,怎麽到現在還笑眯眯的,她的脾氣呢?曾經的脾氣都到哪去了?

越是這樣,楊天佑越是心存敬畏,趕緊訕訕一笑,道:“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你故意的也沒關係。”玫瑰笑眯眯的道。

楊天佑更是毛骨悚然,苦笑道:“我可不敢有絲毫的花花腸子,再說,這種事兒我也幹不出來。”

玫瑰轉過頭,撇了撇嘴,眼中閃過一絲怒火,不過她到底還是刻製住了。

砰!

一聲巨響從門口的方向傳了過來,楊天佑和玫瑰一轉頭,頓時一愣。

我草,壞了,有人砸門,而且人數還不少,足足有二十多個,每個人手上都拿著鋼棍,站在缽門外,咣鐺一聲脆響,門上的缽便被敲碎好大一塊,接著便是嘩啦啦,缽碎片濺了一地。

接著,外麵那一群年輕人繼續砸,砸得格外的帶勁,而酒吧裏麵的人也被這個場景給弄蒙了,最後還是張炎焱最先反應過來,從櫃台裏摸出一根鋼管便帶著七八個兄弟衝向門口,一邊叫嚷道:“狗日的,別讓他們跑了!”

這幾天,楊天佑手下這些小弟,大多在公牛酒吧,一見這陣勢,有些明白了,這丫的是斧頭幫來報仇了啊,沒說的,拿楊天佑的話來說,都打上門了,還讓個屁啊,先揍他個生活不能自理再說。

於是,越來越多的兄弟一起衝了出去,可惜外麵那二十多個兄弟早就砸完缽然後飛快的散開。

“你怎麽不著急?”玫瑰皺了皺眉頭道。

楊天佑身子連動也沒動,笑道:“他們又跑不了,我急什麽?”

“你怎麽知道他們跑不了?”玫瑰一愣,道:“難道你早就知道今天晚上斧頭幫會有人來鬧事?”

楊天佑笑了笑,道:“不是斧頭幫,這些人都是光頭黨的。”

“光頭黨?”玫瑰更是好奇了:“按理說光頭黨不該在這個時候加入戰團啊,他們應該冷眼旁觀占便宜才對。”

楊天佑哈哈一笑,道:“按道理是這樣,可事實上卻不是這樣,好了,我得去包廂了,你要不要上去?”

“做什麽?”玫瑰有些好奇。

楊天佑站起身來,神秘兮兮的道:“審問啊!”

酒吧裏麵此時是一片混亂,不少客人都興奮起來,而楊天佑卻在這個時候招呼大家各自玩自己的,然後讓猴子聯係做缽生意的人過來重新丈量,然後連夜把這缽門做好。

誰都覺得楊天佑的反應有些奇怪,想想也是,楊天佑一個人便能踩了草壩街所有的場子,可今天被人找上門之後,居然還如此的鎮定。

這其中似乎有些貓膩。

大家議論紛紛,可才過了十多分鍾,張炎焱便帶著人回來了,一起回來的還有剛才那一群搞破壞的光頭黨兄弟,此時每個人都耷拉著腦袋,個個都是鼻青臉腫的涅,剛才拿過來的鋼棍都被一群兄弟給擰在手上,直接押到樓上的包廂。

路過大廳的時候,自然是引來無數客人的關注。

“那些家夥不是跑了嗎,怎麽會全部都抓回來了?這是鬧的哪一出?”

“是啊,這些斧頭幫的是傻子嗎,沒有準備就來搞破壞,這不是找死嗎?”

“誰說是斧頭幫的,我剛才聽張炎焱說了,那是光頭黨的人來鬧事的。”

“光頭黨,那阿飛真不怕死麽,不知道楊天佑隨時都能弄死他?”

……

而此時,在天字號包廂裏麵,楊天佑正和玫瑰一起坐在沙發上喝酒,一瓶紅酒才剛剛喝了一小半,跟這些人一起進來的是張炎焱和花臉。

楊天佑讓張炎焱帶人在外麵守站,自己則招呼花臉過來坐下,給花臉倒了一杯酒,楊天佑笑道:“怎麽樣?”

“消息比較準確。”花臉小聲道:“這些人一開始還想跑,結果被我打倒了兩個,其它人便乖乖的不動了,當然,張炎焱的動作也比較快,帶人很快便將這些人圍住了。”

玫瑰似乎弄明白了,搞了半天,花臉帶人在外麵等著,那今天晚上的計劃豈不是太失敗了?

這破壞搞得,嘖嘖,這簡直是送死啊!

“你們膽子不小!”楊天佑看了看麵前這二十多個光頭黨的年輕人,冷笑道:“居然敢來我的場子搞破壞,難道你們就不怕死?”

“天哥!”為首的一個青年涎著一張臉道:“我們也是聽命行事,求天哥放我們一馬吧,我們願意跟天哥了,以後再也不要跟著飛哥了!”

楊天佑故作驚訝的道:“什麽?你們是阿飛的人?好啊,你們居然敢和斧頭幫聯合一氣,這是想逼我出殺招麽?”

“天哥別生氣,天哥聽我說。“那為首的年輕人似乎很有幾分膽色,聞言道:“天哥,我們這一群兄弟說的都是真心話,我們早就想反了幫會了,不是我們不夠義氣,實在是飛哥太窩囊了,斧頭幫搶我們光頭黨的地盤,飛哥連屁都不敢放一個,這也罷了,這一年多以來,我們光頭黨的兄弟每次和斧頭幫有什麽衝突,回來挨罵的都是我們,不管我們有沒有打贏,他都不給我們好臉色看,要不是看阿彪對我們不錯,我們早就退出幫會了,隻是,我們是鄧爺收的小弟,鄧爺死了,我們也不想光頭黨四分五裂,所以才勉強呆在幫會,隻要天哥放我們一馬,我們以後就跟著天哥混了,殺人放火,隻要天哥一句話,我們風裏來雨裏去,隨便天哥差遣!”

“哈哈哈哈。”楊天佑一陣大笑,突然又收斂笑容,眯起眼睛道:“聽你們的意思,你們對光頭黨還是很有感情了?”

一群光頭黨的兄弟一起點頭,有些誠惶誠恐。

楊天佑點點頭,道:“可外麵人都說鄧爺是我和阿兵殺了的,你們還跟著我?”

“這件事情,道上早就有傳言,說是飛哥嫁禍給你們的,隻是我們一直沒有證據,所以才沒有找飛哥質問,不過幫會裏很多人最近都在準備反了他了,我們說的是真的,我們也相信天哥是被陷害的。”一群兄弟紛紛表態。

剛才在外麵已經挨了一頓揍,現在他們可不想再被揍一回。

關於楊天佑和花臉的凶悍之處,他們早就有所耳聞,而且這事兒道上已經傳得沸沸揚揚,沒有人會有質疑,所以他們對楊天佑和花臉,那是真正的敬畏。

可今天晚上是阿飛逼著他們來的,又讓他們砸了缽就跑路,所以他們也沒想到會被人堵住去路,這才過來,現在被抓了個正著,他們哪裏還敢說什麽,這道上混的也是人,有幾個不怕死不怕痛的。

再說這件事情要是鬧大了,會被送到警局,說不定還會有更大的麻煩,所以他們趕緊求饒。

當然,他們說的話也算是由衷之言。

楊天佑嗯嗯連聲,點點頭道:“嗯,這話我愛聽,鄧爺和我又沒有什麽仇恨,我殺他做什麽?再說了,他身邊有小虎和小龍保護,要不是阿飛收買了兩人,誰也別想殺得了鄧爺,聽說鄧爺手上的功夫可非乘得的。”

一群兄弟不知道楊天佑是什麽意思,也不敢接話。

“好吧,你們砸我的場子,這件事情我可以原諒你們,不過這賠償的錢,你們總得出吧,那門多的不算,一萬塊錢還是需要的,你們湊錢吧,把錢湊好了,就可以走了。”楊天佑揮揮手,居然就這麽放人了。

一群兄弟麵麵相覷,竟有些不敢相信。

一萬塊錢不少,但他們二十多個人,要湊齊一萬塊錢,那也不是什麽難事兒,很快,一個兄弟便到取款機上提了幾千塊,大家分別湊了一些,一萬塊錢便湊齊了。

為首那兄弟將錢交到楊天佑的手上,還有些不相信的問:“天哥,你真就這麽放了我們?”

楊天佑皺眉道:“我和阿飛有仇,可我和你們又沒有仇,我為難你們有什麽用?”

“天哥,那我們,我們,我們想跟著天哥混,你看可以麽?”為首的兄弟小心的道。

楊天佑笑眯眯的道:“給我一個理由吧。”

“我覺得天哥對人夠兄弟,夠義氣,也不和下麵的兄弟一般見識,而且現在名聲夠響,將來有前途,最重要的一點是,我們覺得認天哥做老大,不會受窩囊氣啊,這年頭,誰也不想受氣,在道上混,不就突個痛快麽,大家說是不是?”

一群兄弟趕緊一起說對,而且頗有點群情激昂的意思。

楊天佑想了想,笑道:“這樣吧,你們都對鄧爺那麽忠心,那你們就回去,繼續呆在光頭黨吧,不過你可以給你們那些兄弟暗中帶個口信,我隻和阿飛有仇,和你們光頭黨沒什麽仇,隻要你們不主動來找麻煩,我不會和你們計較,以後等我把斧頭幫滅了,光頭黨依然會有一席之地,大家還是可以合作的!”

一群兄弟有些糊塗了,楊天佑這話是什麽意思?難道他真的沒想滅了光頭黨?

不過,不管怎麽說,這話他們愛聽啊,楊天佑不滅光頭黨,那說明鄧爺的一番心血還沒白費,光頭黨能繼續存在下去,更是能光明正大的和楊天佑合作,這總好過被斧頭幫欺侮啊。

一直以來,光頭黨的兄弟在心裏都覺得幫會現在是名存實亡,被斧頭幫取而代之是早晚的事情,現在有這麽一條生路,他們當然高興。

“天哥此話可當真?”那為首的兄弟和身後的一群兄弟低聲議論了一番,這才對楊天佑認真的問。

楊天佑翻了翻白眼,道:“我楊天佑從來不輕易發誓,說過的話,從來都是算數的,你也不去問問我下麵的兄弟,誰不知道我這人最重信用,再說,我有必要騙你們?我都敢去踩斧頭幫的場子,難道還怕你們光頭黨不成?你要不信,告訴你們的兄弟,阿飛什麽時候下台了,你們光頭黨要是有本事,我把草壩街的地盤都可以還給你們,你們這麽多人今天都聽到的,我難道還騙你們不成?”

一群兄弟便有些激動了,我草,今天晚上來砸場子,難道還砸出大好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