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黑道皇帝

且不說李娟一個人在廚房思緒萬千,楊天佑在臥室又何嚐好受。

可他的確早就想著離開巴中了,他要去上海找齊夢香,而且就算到時候與齊夢香無緣,他也不準備再回巴中了。

正如玫瑰所說,有了一身武藝,楊天佑不想在呆在巴中,畢竟,以前在外麵呆過一段時間的他深深的知道,巴中實在是太小了,在這裏隻能是坐井觀天。

如果是以前,楊天佑或許沒有這樣的想法,在哪都是過日子,可隨著自己的實力一點點的增長,他的野心同時也在生長。

在巴中橫行霸道有什麽用?說到底都是一個三級小城市而己,有能耐到上海去打拚出一片天地,那才是真正的男人,就算是做給齊夢香看的,也要在上海打拚出自己的人生!

楊天佑暗自在心裏下定決心。

不再想李娟的事情,反正這事兒想了也沒用,而且以前在一起的時候就已經說得很清楚了,自己要走,也不算是太對不起李娟。

要是到時候和齊夢香沒戲,馮青青又沒有懷自己的孩子,那自己在上海打拚出一片天地之後,再回來找李娟,或者直接把她帶到上海也一樣,現在一切都還是未知數,未來的路隻能走一步算一步。

楊天佑如此想想,也就真的放開了。

他現在開始思考當前的局勢了。

費三生和五爺居然是父子關係,而且這對父子的背後還有費家這個巨無霸家族在支持,那這次要想把五爺父子逼上絕路是不太可能了。

五爺和費家曆來不合,可費三生出了這樣的事情,情勢如此危機,五爺大半會低聲下氣的去找費家的人,而費家老太爺就隻有費玉梅這一個女兒,現在女兒死了,唯一的骨肉便是這個外孫,他也不會真不管,就算對五爺沒有好臉色,可費三生卻終是他外孫,所以到時候一定會出手的。

費家一出手,費三生就不會有事,最多就是把五爺弄進去,再在牢裏想辦法弄死他?或者判個無期?

楊天佑開始糾結了,如果不知道這層關係,楊天佑還可以對五爺采取暗殺的手段,但現在既然知道這背後還有個費家,他就不得不慎重考慮了。

首先,這費三生就殺不得了,一殺,那就是和費家結怨,到時候報複起來,自己必定是死路一條,除非自己從此隱姓埋名流落江湖,過逃亡一般的日子,否則就逃不過費家的追察。

其次,這五爺也不能輕易殺,因為費三生一旦出來,將來事必會報仇,五爺是他的父親,五爺死在楊天佑手上,他能不報仇嗎?

另外,玫瑰這次回巴中,肯定不是回來上墳那麽簡單,在這種關鍵時刻一直想要讓楊天佑和五爺和解,大半是因為她身後的幹爹也想要和費家拉上關係,否則一個五爺如何能讓玫瑰親自回來一趟,當然,這些都是楊天佑的猜測,他甚至懷疑玫瑰之所以與自己走得這麽近,會不會也是因為自己的背後有神秘的勢力在暗中支持。

情況比較複雜了,楊天佑實在是想不出個名堂,理不清頭緒,索性懶得再想,抱著走一步看一步的心態,穿衣起床。

在客廳打了一套拳,時間便到了中午,李娟終於做好了午飯,兩人坐在一起,頓時少了平時的歡聲笑語,氣氛也變得有些沉悶和壓抑。

很顯然,李娟深受楊天佑早晨那句話的影響,至今還沒有從中走出來,反而是楊天佑討好的講了幾個笑話,見沒有什麽效果,也就不再說話。

吃過飯,正好,下午李娟有客,那邊葉正龍又打來電話,說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見他,楊天佑索性開車送李娟去學校,這才折返回葉正龍的家裏。

馮阿姨一見楊天佑來了,幫兩個大男人泡好了茶便借口說去菜市場買菜,立即離開,把空間和時間都留給了丈夫和楊天佑。

楊天佑坐下,便有些迫不及待的問:“葉叔叔,你剛才在電話裏說,費三生的案子有了新變化,究音是怎麽一回事?”

見楊天佑的表情很急迫,葉正龍皺了皺眉頭,道:“你應該也聽到什麽風聲了吧,你的消息渠道可一點也不比我的少吧?”

“葉叔叔,你是指什麽?”楊天佑也皺了皺眉頭,或許覺得自己先前的表情有些做作,隻好沉穩了許多,慢聲問道。

“費三生為什麽會幫趙五頂罪?這個案子影響這麽大,他應該想得到,這不是普通的罪,一進去,可能就要好多年才能出來,你說他難道就沒想過?還是他和趙五的關係特殊?我所知道的是,趙五從小將他撫養長大,他是趙五的幹兒子,你知道些什麽?”葉正龍有些敏感的問。

楊天佑苦笑道:“好吧,我也是昨天晚上才知道的,費三生是趙五爺的親生兒子。”

“什麽?”葉正龍有些吃驚的道:“居然是這種關係,可虎毒還不食子,這種時候,他竟然將兒子推上去頂罪,這有些說不通吧?”

“對了,葉叔叔,你說案子有了新的變化,是不是上麵有人出來幹涉了?”楊天佑心裏一動,先問了一句。

葉正龍點頭道:“是啊,昨天晚上,費三生如你所預料的那樣去了醫院,準備對巴姆滅口,結果被抓了個正著,沒想到他居然很坦白和直接的認了罪,將所有的罪都一個人承擔了下來,可今天上午,省廳的人便趕過來了,說是這個案子由省廳單獨負責,而且上麵還說了,這個案子暫不公開,而費三生也暫時關押,不能移交檢察機關法辦,說是這案子還另有隱情,上麵還要複查!”

“那就對了!”楊天佑點點頭,皺眉道:“看來是費家的人出麵了。”

“什麽費家?”葉正龍一愣,有些糊塗,可又像是有些明白了,說話的時候,都有些緊張。

楊天佑將玫瑰的原話奉上,道:“西南還有幾個費家嗎?”

“啊,你是說那個費家?”葉正龍一驚,有些緊張的道:“怎麽會這樣,對了,費三生,難道他和費家還有關係?”

楊天佑點頭,將玫瑰告知的情況說了一遍,最後道:“我今天上午一直在想這個問題,看來費家一出手,咱們的所有的攻勢和辦法都就失效了,畢竟費家的勢力太大,我們根本沒辦法撼動!”

“是啊,費家的確不是我們能撼動的。”葉正龍也歎了一口氣,道:“幸虧費家和趙五的關係不好,否則,你就真麻煩了,不隻是你有麻煩,可能我都會有麻煩,嗯?”

突然,葉正龍盯著楊天佑,臉上漸漸的露出一絲笑意。

楊天佑趕緊道:“葉叔叔,你這是什麽眼光?”

哈哈一笑,葉正龍似笑非笑的盯著楊天佑,道:“難道你就真不想法辦了趙五父子?”

楊天佑有些小心的道:“那葉叔叔你的意思呢?或者說,你們政府是什麽意思?”

“與巴姆這樣的國際殺手勾結,讓巴中的治安變得不穩定,像趙五這樣的人,我可是巴不得除之而後快,我想,這也是每一個有良知有社會責任感的官員都該有的普通願望。”葉正龍很認真的回答。

接著又道:“隻是,他們後麵有費家撐腰,我們的想要法辦了他們,似乎也不容易,但是——如果你肯幫忙,那又不一樣了。”

“葉叔叔,你就甭和我打啞謎了,我並不覺得我能幫什麽忙,我倒是也想把他們法辦,畢音這個五爺不止一次的想置我於死地,他這樣的人活著,就是對我最大的威脅!可我一個平頭百姓,難道還敢和費家作對不成?”楊天佑趕緊搖頭道,他其實已經猜出葉正龍的想法了,不過他現在卻隻能裝糊塗。

葉正龍依然笑眯眯的道:“你後麵的人來頭也不小,而且好像還是北-京那邊的,如果你肯讓他們出手,費家也就沒那麽可怕了。”

楊天佑苦不堪言,心裏叫苦不迭,趕緊搖頭道:“葉叔叔,我已經給你說得很清楚了,我背後雖然有人撐腰,可我根本就叫不動他們啊,甚至,甚至,我都不知道是不是真有這麽一個勢力,真的。”

以前楊天佑不想在這個問題上深究,葉正龍很委婉的提到過幾次,楊天佑都含糊其詞的忽悠過去,並沒有如此認真的聲明過,因為他那個時候很需要葉正龍這樣的大人物的扶持。

可現在不同了,楊天佑早就和葉正龍坐上同一條船了,現在巴中誰不知道葉正龍和楊天佑的關係很要好,而且楊天佑和葉倩的關係也有些微妙,這讓葉正龍丫根兒就沒有下船後悔的機會,楊天佑自然就不怕葉正龍後悔,當下也就索性坦白了。

可惜,葉正龍卻並不相信楊天佑的話,他是篤定楊天佑的背後有大勢力在支持,隻是這股神秘的勢力是誰,他一直沒有查出來。

當下,葉正龍笑道:“算了,我們就不用再在這個問題上爭論了,好吧,就當沒有吧,現在的情況已經這樣了,最近幾天,你要讓你下麵的兄弟都要收斂一些,可能在不久,咱們市裏便要舉行一個掃黑行動,這次的行動由省廳派人領導,成立專人小組,和以前的任何一次都不同,這次打擊的力度和範圍以及深度都比以前要厲害,誰要是不小心被抓進去了,可能都得被重判,而且省廳的意思要重重的打擊一下巴中的黑社會氣焰,也算是給全省開一個好頭,接下來在全省範圍內還要掀起打黑高-潮!至於費三生和趙五這個案子的事情,也隻能走一步算一步了,看省廳的人怎麽處置吧,這種事情,一到了上麵那個層次,就不是我們能插得上手的了,好在這個巴姆太出名了,國際刑警都已經出動了,美國政府更是準備派人來引渡他回國參與審判,所以案子影響很大,媒體也很關注,這對我們還是有利的,我相信就算上麵要保費三生,也必須要有人出來背黑鍋頂罪,而且一般人想頂這個罪,還沒有可能!”

楊天佑認真的點點頭。

從葉正龍家裏出來之後,楊天佑第一時間聯係了幾個兄弟到公牛酒吧聚會,同時還通知了阿彪,將葉正龍關於嚴打的內部消息詳盡的給大家說明,並慎重的讓大家都要好好的約束手下的一些兄弟,千萬不能犯事兒,否則誰也救不了,就等著進牢房呆著吧。

而接下來一個禮拜,巴中城的治安都格外的好,以往最亂的草壩街現在幾乎就看不到混混的身影,而以前動不動就一群人追著某人或另一群人砍的故事也沒有再上演過,似乎一夜之間,巴中的黑幫都安分了下來,斧頭幫和光頭黨甚至都沒有舉辦例行的一些活動。

不過這隻是明麵上的表現,私底下,巴中現在的三股勢力,楊天這一股,阿彪的光頭黨,五爺的斧頭幫,各自的兄弟都在下麵議論紛紛,暗潮洶湧。

五爺突然離開了巴中,費三生又被抓進去了,所以斧頭幫一時成了“無頭之師”,下麵的幾位頭領已經約束不住手下的兄弟,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兄弟都轉而投奔到楊天佑的旗下,當然,楊天佑沒有管這些事情,都是猴子與何勇在負責收編。

於是,巴中的勢力格局開始發生變化,加上原先不斷從光頭黨投奔過來的兄弟,楊天佑現在的小弟至少超過了一千五百人,而光頭黨的人兄弟大約在一千三百人左右,以前人數最多的斧頭幫兄弟,現在總共不足一千人。

當然,斧頭幫和光頭黨都有一批兄弟從良了,退出了幫會,也沒有再參加什麽幫會。

光頭黨雖然還存在,實際上與楊天佑是合作關係,說得更露骨一點,光頭黨的阿彪還得看楊天佑的臉色行事,雖然楊天佑對光頭黨比較尊重,從來沒有說過要吞並他們,更是將草壩街的地盤還給了他們,但誰都知道,光頭黨實際上就是楊天佑的隊伍了,而且光頭黨絕大多數兄弟對楊天佑也是佩服得五體投地。

楊天佑實際上已經成了巴中最大的黑幫頭領,盡管他並沒有成立幫派,但五爺和費三生這邊一出事,他的身價立馬暴漲,更有人直接把楊天佑說成是巴中的黑道皇帝。

對此,楊天佑並不在意,反正巴中不是長呆之地,很快他便要動身去上海,與花哥都已經約好了,所以這幾天,楊天佑天天都躲在家裏練功,當然,對費三生這個案子,楊天佑還是很關心的,他在等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