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2章 護花使者

最近兩天忙,沒空碼字,全是自動更新,多投紅票多收藏啊,等我這幾天忙完了恢複了正常,會加更來報答大家。

來上海大半年,楊天佑這是第三次見齊夢香。

第一次是在交大校門口,第二次是在這快餐店的樓下,這一次同上。

齊夢香似乎永遠都沒有什麽變化,最吸引楊天佑的依然是那種如夢似幻的氣質,還有就是大老遠便能聞到的特殊體香,至於齊夢香穿的什麽衣服,蓄了什麽發型,楊天佑還真沒在意。

四年時間,齊夢香像是完全就沒有什麽改變,但楊天佑覺得自己變化挺大,至少現在敢和齊夢香大大方方的談話而不會跳紅心跳。

以前的楊天佑雖然敢做出當麵強抱強吻的強悍事情,可其實做那些事情的時候,他很是心虛,心底其實忐忑不安到極點,完全就是無賴的舉動,現在不同了,與齊夢香見麵,楊天佑能麵不改色心不跳的問好,這個不是他不無賴了,而是他成熟了。

四年時間,對楊天佑的改變真的很大。

這一點齊夢香倒也能看出來。

“想要找你幫個忙,不知道行不行!”齊夢香開門見山,完全沒有絲毫的猶豫,雖然是在問話,卻又沒有半分請求的味道,似乎吃定了楊天佑不會拒絕。

這讓楊天佑很是有些不自在,總覺得自己和齊夢鬥智鬥勇一直處在下風,於是皺了皺眉頭,道:“我能拒絕嗎?”

“不能。”

“給個理由行不行?”楊天佑苦兮兮的道。

齊夢香道:“你,名義上還是我男朋友,而我,到現在也還沒有交過其它男朋友,這個理由你覺得夠不夠充分?”齊夢香有些戲謔的道。

楊天佑汗顏,怎麽聽都覺得這話有些假,不過他還真的隻能點頭答應:“好吧,說,怎麽幫?”

“今天晚上六點半的時候,到我家來接我,陪我去一個地方。”齊夢香說完,遞給楊天佑一張紙條:“這是地址。”

楊天佑接過來,眼中閃過一絲興奮。

這是要和我吃飯?

難道今天是她生日?

或者是她現在想通了?

“咳咳,那個,我能不能再問問。”楊天佑撓了撓頭。

齊夢香正要轉身離開,聞言又停了下來,道:“你問吧。”

“今天不會是你生日吧?”楊天佑問。

“不是。”

“那今天是什麽特殊的日子?”

“不是。”

“那你這是——?”楊天佑有些無語了,搞什麽名堂啊!

齊夢香有些好笑的道:“晚上過來你就明白了,對了,記得吃過飯再來接我,謝謝。”

說完,齊夢香轉身便走。

楊天佑愣在原地,一時沒反應過來。

啥?吃過飯再去?原來不是請爺吃飯嗎?!

日了!

楊天佑翻起白眼,狠狠的盯著齊夢香的背影嘀咕抱怨了幾句,可上樓的時候,心裏卻依然砰砰直跳,他開始好奇了。

雖然不知道齊夢香這葫蘆裏究竟賣的是什麽藥,但齊夢香能親自找上門來求自己幫忙,這還是讓楊天佑有些興奮莫名的,整個下午,他的心就一直尋思著這件事情,桃花問了一次,楊天佑沒有說什麽。

晚上讓幾個兄弟就在餐廳吃飯,楊天佑親自到廚房燒了幾個菜,大家吃得盡興,楊天佑讓夏華也過來一起吃飯,這家夥現在以楊天佑的小弟和學生自居,而且天生的自來熟,和楊天佑的幾個兄弟關係也都處得不錯。

吃過飯,楊天佑安排阿兵護送桃花回家,桃花原來的保時捷被她低價賣了,現在楊天佑才覺得有些不習慣,這沒車的確是不方便啊,暗自決定抽空的時候再去買部車。

自己駕著車,興衝衝卻又有些忐忑不安的去齊夢香給他的地址,到了別墅外麵,楊天佑一眼就看到門口正洗車的阿軍,按了兩個喇叭,楊天佑下車,朝阿軍笑了笑,然後遞了根煙過去,沒想到阿軍根本就沒接煙的意思。

楊天佑順手將煙放進嘴裏,訕訕一笑道:“那個,我是來接你們家小姐的,哦,她讓我來的。”

阿軍點了點頭。

楊天佑有點不爽,沒想到遇上個木頭,見阿軍埋頭繼續洗車,楊天佑抽上煙,在一邊候著,他倒是不急。

“進屋喝點茶吧!”

一位中年女性突然出現在別墅門口,這個女人長得和齊夢香有幾分相像,看起來雖然有三十多歲,但楊天佑幾乎可以肯定,這個女人一定是齊夢香的母親,而且真實年齡絕對是超過四十歲了。

“阿姨,我就在外麵等等就可以了,對了,那個,你女兒有沒有跟你說過讓我過來接她的事?”楊天佑撓撓頭,有些緊張,知道麵前這個女人大概便是自己的丈母娘之後,楊天佑說什麽也輕鬆不起來,順手將手裏的煙頭也扔到地上踩熄,一臉的緊張。

中年美婦笑了笑,沒有否認自己的身份,道:“我們知道,你齊伯伯讓我請你進去,說是有話要問你。”

楊天佑一聽,有些為難,不知道說什麽好。

“再說,夢香她現在還在樓上換衣服,她換衣服可不是一會兒時間就能換好的,你還是進來坐坐吧,外麵站著也冷呀!”中年美婦又勸道。

楊天佑很想說自己不冷,可最終卻還是隻能硬著頭皮進屋,太拘束,反而不妥啊,怎麽說齊鑫鵬也幫過他的大忙,再說,聽這美婦說齊鑫鵬找自己有事,也不知道是什麽事情。

進了別墅,楊天佑一眼便看到齊鑫鵬正朝他招手,隻好坐到客廳向齊鑫鵬問好,臉色總是有些怪異。

美婦泡了一壺茶,便推說有事,上了樓,客廳頓時隻留下楊天佑和齊鑫鵬兩人。

“其實你不用太拘束的,你阿姨對人還不錯,我們家都是挺實誠的人,再說,她也很喜歡和欣賞你的。”齊鑫鵬笑道,似乎心情大好。

楊天佑頭皮發麻啊。

喜歡和欣賞?

這算不算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歡啊?

尷尬的笑了笑,楊天佑沒敢接話。

“今天我女兒去找的你?讓你晚上陪她出去?”齊鑫鵬坐得近了一點,小聲的問道,一臉的喜色。

楊天佑當然不能理解齊鑫鵬現在的心情,不管女兒是出於何種心理,隻要她去找楊天佑了,那說明自己多年以來的夢想就有可能實現,而且越是了解到楊天佑,他就越是喜歡,打心眼裏覺得楊天佑不錯,而且對楊天佑的未來也充滿了期待。

“是的。”楊天佑莫名其妙。

“好,好,好!”

連說了三聲好,齊鑫鵬搓著手道:“那你們還談些什麽了?你們現在的關係怎麽樣?”

汗,楊天佑有些汗顏的道:“我到上海這麽久,這才是第三次見她。”

明白楊天佑的意思,齊鑫鵬一愣,安慰道:“沒事沒事,來日方長嘛,以後有的是機會,再說,現在就是個好兆頭,隻要你用心,早晚都會打動她的。”

“算了,一切隨緣吧。”楊天佑皺了皺眉頭。

老實說,齊鑫鵬這話楊天佑可是不愛聽了,雖然他對齊夢香有念想不假,可他並不願意自己始終處於仰視的角度與齊夢香,而且齊夢香曾經說過的話做過的事都讓楊天佑一直有些耿耿於懷,就如他現在發誓要在上海幹一番事業,明明與齊夢香的話有關係,他卻是絕對不會承認這一點的,甚至他在心裏都會自我暗示這與齊夢香沒有任何關係。

至於以後和齊夢香的發展前景,楊天佑沒有抱多大的希望,前景真不容樂觀,至少在他看來是這樣,而今天願意來找齊夢香,隻不過是想還齊鑫鵬一個人情,再說,僅僅是幫個忙而己嘛,楊天佑安慰自己說就當是還四年前欠她的,四年前當著那麽多人的麵奪了她的處吻,那可是罪過,現在便算是贖罪吧。

女人有時候矛盾,男人又何嚐不是,楊天佑現在就生活得很矛盾。

女人有時候自欺欺人,男人又何嚐沒有這樣的時候,楊天佑現在就明顯在自欺欺人。

似乎意識到自己有些一廂情願了,就算明知道楊天佑和齊夢香之間還有許多的路要走,將來真要在一起,可能也的確是不容易,現在堪稱是八字還沒有一撇,他還是忍不住有些關擔憂和關心。

但他到底還是聰明人,沒有繼續在這個問題上糾結下去,而是轉移了話題,笑道:“聽說你和斐婉君走得比較近?”

楊天佑有些小心的道:“我和她隻是好朋友。”

“哦,那就好,你可要記住,李家的這個媳婦兒,可不是常人啊,很不簡單,說句不好聽的,別說是你,就算是我這樣的老江湖,弄不好也要被她吃得骨頭都不剩。”齊鑫鵬語重心長的道。

楊天佑有些不爽,皺了皺眉頭,道:“我沒覺得她有多可怕。”

“那是你不了解她。”齊鑫鵬正經的道:“這些年,她生生的將一個三流公司發展成一個超級大財團,這中間當然有她公公的撐腰幫忙的原因,可她本身也做過很多彪悍的事情,在商業圈被人稱作是黑寡婦,當然這個稱號隻是圈子裏的人偶爾議論一下,沒有人敢隨便叫出聲。”

“咋不取個竹葉青?”楊天佑笑了起來,不過那笑容卻不真誠。

看出楊天佑和這斐婉君的關係非同一般,齊鑫鵬見楊天佑都快要生氣了,趕緊住嘴,不再說話。

氣氛變得有些壓抑和沉悶,客廳中的溫度都像是突然降低了,兩個人都保持沉默。

最終還是齊夢香的出現打破了寧靜,從樓梯上下來,楊天佑便情不自禁的站了起來,齊鑫鵬有些自是的看了看楊天佑的表情,暗自點頭。

齊夢香原本不需要化妝和打扮的,因為她本身條件太好,就算是素顏朝天,也能讓無數男女為之傾倒,這一化了妝,就更了不得了,反正楊天佑現在的心砰砰直跳,這個和害怕無關,他是沒來由的覺得很興奮,很激動。

女人怎麽可以長得這麽漂亮,再這麽一打扮,這不是要男人們的命令麽?

楊天佑在心裏感歎了一聲,突然有些佩服齊夢香那些師兄弟們了,想想看,天天在學校要經受齊夢香這種女人的誘惑,而且持續三年,這對一個男人的考驗該是多麽的殘酷啊。

“走吧!”

齊夢香打斷了楊天佑的思緒。

楊天佑臉色一紅,趕緊和齊鑫鵬告辭,出門上車,齊夢香居然坐到前排,這讓楊天佑微微有些詫異。

出了小區,天色已經黑了,四處的街燈都亮了起來。

“去徐家匯的藍月亮ktv。”齊夢香道。

楊天佑一愣,皺眉道:“去那裏做什麽?”

“我有個朋友今天過生,所以邀約我們一起聚聚,我不好拒絕,所以就隻能答應去了。”齊夢香這才道出原委。

楊天佑苦笑道:“那你一個人去不就行了嗎,為什麽要讓我也去?”

“因為朋友要求今天晚上大家都必須要一名男性朋友。”齊夢香依然是麵不改色,看起來像是修行了千年的狐狸精。

楊天佑嘀咕了一句,什麽男性朋友,就是男朋友唄。

咳咳,楊天佑偷偷的看了齊夢香一眼,後者果真臉色有些難看,似乎也聽到了楊天佑剛才的嘀咕內容。

“既然是男性朋友,你可以隨便叫一個人就是了,幹嘛要讓我去啊。”楊天佑小聲抱怨道。

老實說,他現在還真是有些不爽了。

如果齊夢香說大家讓帶男朋友,他自然高興,可帶男性朋友,一字之差,這意思可就大不一般了。

而且楊天佑總覺得事情沒這麽簡單,不禁試探道:“要不我把你送到那裏我就走行不行?”

“哦,我得提醒你一句,葉飛也會參加今天晚上的聚會,而且他沒有帶女友,估計是準備把我當他女友,你還要走嗎?”齊夢香冷笑道。

楊天佑一聽葉飛這名字,立即皺起眉頭,臉色冷峻的道:“就那個小白臉?上次在交大被我抽了兩個大嘴巴的那個?”

齊夢香點點頭。

楊天佑嘿嘿一笑:“那我就不走了!”

既然情敵在,楊天佑哪能讓葉飛占了便宜,而且想想葉飛曾經一而再,再而三的找自己的麻煩,就算到了上海都還不放過自己,楊天佑就氣不打一處來。

打擊葉飛,這對他來說,簡直是大好事,他太有興趣了,而且一邊開車,楊天佑已經下定決心,一會兒對上葉飛,一定要不遺餘力的挖苦諷刺打擊報複!

一定要的!

什麽,你說老子小心眼?

奶奶的,老子就是小心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