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亦煙慢慢恢複了身體,在第二個星期一就又一次回到了學校。然而她卻發現自己的人生變得這樣豐富多彩,上課的時候很難不分心,看到那些麻煩的數字就會想到一個人。戴振像美麗溫和的語文,溫文爾雅,熱心腸的好人,謝嘉榮像嚴格而多變的數學,總是愛給她不一樣的感覺,張光磊像神秘的英文,異域的風采讓人無可抵擋。就是這樣,人生就是這樣的美麗。

柳亦煙想著想著就偷偷笑了,有這麽多人在身後包圍著她,她真幸福啊,哪怕經常出入虎口,也是多麽精彩的事兒啊!

第二天,馬千萍像往常一樣坐著爸爸的車去了麗湖大學,心情很是複雜。她一想到昨晚本來要成功的,把柳亦煙再次推向深淵的,可是突然冒出來一個大帥哥把她救走了!這個柳亦煙的命也太好了吧!

到了學校,許多女生都上前來搭訕。畢竟馬家也是有勢力的,不是多麽好惹的,這個馬家大小姐更是一個傲慢的公主,眼睛裏揉不下沙子。

馬千萍坐在了座位上開始上課。同桌都對她唯唯諾諾,唯命是從。馬千萍讓同學幫她打水,買飯,買好看的書,而且從來不掏錢,儼然一個大姐大的形象。

下了課,馬千萍來到學校後麵的花園裏準備洗洗手,因為洗手池在花園邊。這事兒可要自己做了,因為天氣原因,來洗手的人就她一個。

馬千萍剛剛擰開水龍頭,突然,身邊走過了幾個穿著校服的女子,臉色冷冰冰的,要把人凍死的感覺。馬千萍看了她們一眼,也沒說話,隻是想這些女子是誰啊,雖然穿著校服,可看著就不一樣啊,真是夠霸氣啊!

那些女子卻仔細打量了一下她,突然開口說:“這位同學,你有點像馬千萍同學呢。”馬千萍一聽,驕傲的笑了,這些看起來不像本校學生的人都知道自己啊!於是開心的說:“可不嘛,我就是啊!”那些女子互相看了看,突然二話不說就走過來,眼睛裏幾乎要噴射出火焰來,揮手就是一個響亮清脆的耳光——扇了過去。

馬千萍直接被打蒙了,看著她們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那些女子很快縮小了包圍圈,過來一把抓住了馬千萍的頭發,把她向前摁下了水龍頭。清水呼呼的流下來,順著她的頭發流到臉頰,讓馬千萍根本睜不開眼睛,嗆了水,呼吸也難受了,難受的要死。那幾個女子根本不放手,開始對她拳打腳踢。

拳頭和腳像雨點一樣落下來,馬千萍掙紮著像抬起頭,可是女子不放開她。全身火辣辣了的痛,那些女子還是狠狠地打著,最後終於放開了她的頭發。馬千萍抬起了頭,滿頭發的水珠亂滴,她一下子癱坐在了地上。

那些女子笑了:“馬小姐也有這樣狼狽的時候啊!”說著,不知何時手裏多了一條皮帶,狠狠地揮了過去,啪,打在了她的臉上,一道紅印子頓時顯現出來。

馬千萍捂住臉大聲說:“你們到底是誰?為什麽要打我?”說著,疼得眼淚都出來了,就要哭了。女子們看見馬千萍是這樣的狼狽不堪,不禁大笑:“當然是給你一些教訓,下次,可就沒這麽便宜了,還有,隻要你好意思說

出去今天這事兒,那你盡管說吧,說了我們也不怕。”她們扔下了皮帶,頭也沒回的走了。

馬千萍坐在地上,腦袋全濕了,頭發更是濕漉漉的,臉上和全身都是傷痕。她從來沒有遇見過這樣的事兒,不禁坐在了地上痛哭起來。現在已經上課了,沒有人過來管她。

馬千萍邊哭邊想,那些女子到底是什麽來頭?是誰派她們來這樣教訓自己的?對,一定是柳亦煙!她一定恨死自己了,搶走了她的男朋友,騙了她這麽幾回,她肯定忍無可忍了才下了狠手!這個柳亦煙!看我不好好還手,把你撕得碎屍萬段!

一個小小的柳亦煙不要以為自己高攀到了謝氏就有多麽的了不起!居然敢找人來教訓她?!她好歹也是頗有勢力的馬家大小姐,才不像劉氏那樣徘徊在滅亡的邊緣,他們有實力著呢!這個柳亦煙,居然這麽不知天高地厚,那麽我們就來鬥一鬥,看誰最後死的慘!

而那些校服女子收拾完馬千萍以後很快回到了度假區,向領導匯報:“任務已完成,馬千萍已經被我們修理了。”坐在卡其色皮靠椅上的謝嘉榮顯得安定自若,臉上還是浮現出一股得意:“很好很好,給你們升工資。”說著就簽下了一個文件。

女子們很熟練的行個禮說:“為謝氏效勞使我們的使命。”說完,就慢慢退了出去。謝嘉榮看了看桌子上的玻璃相框,裏麵鑲嵌的是一張彩色照片,是他和柳亦煙一起去洛陽的時候照的。照片上的柳亦煙站在牡丹花前,笑臉如花。國色天香的牡丹襯托著的柳亦煙比花兒還要美上幾分。

這樣美好的女孩子,今生能夠遇見也真是好運呢,謝嘉榮想著,柳亦煙,我已經幫你出了一口惡氣。

然而馬千萍絕對不是善罷甘休的女孩,她最最最不能容忍誰忤逆她的意思,現在居然有人把她惡狠狠地教訓了一頓!這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她已經決定,不出了這口氣就不是人!

等了一段時間,馬千萍在鏡子前看不到臉上的傷痕了。這些天,她每看到過一次自己身上的傷,對柳亦煙的嫉恨就增加一分。好你個柳亦煙啊!看我怎麽收拾你!

她叫上幾個好姐妹,都是平日裏和自己玩的比較開的女生。馬千萍跟她們哭訴:“柳亦煙那個小蹄子,叫人把我狠狠折磨了一頓,姐妹們要幫幫我啊!”姐妹們看見他哭的那樣傷心,紛紛答應下來。她們在放五一長假的那天下午一起找到了麗湖大學。

大學的住宿生們都在手忙腳亂的收拾行李,學校裏亂成一鍋粥了,到處是背著書包穿梭的學生。大家都等著回家,回家的誘惑力多麽大啊!

於是馬千萍直接奔著柳亦煙所在的班級而去——新聞係十二班,是全年級最好的班了。

果不其然,當馬千萍看到柳亦煙還在班級中收拾書本的時候,綻開了一個大大的笑,吩咐身後的幾個女生上前去。柳亦煙在中午買的豆漿還沒有喝,要放假了,她準備帶回家去喝,突然,幾個女生站在了她的麵前。

柳亦煙抬起頭,發現一個人也不認識,這些人是看錯人了吧?還是覬覦她的豆漿,她也沒管,背

上了書包拎起豆漿準備繞開她們走開。然而,她往左邊走,那群女生往左邊堵,她往右邊走,那群女生往右邊堵,分明就是不想讓她走。

柳亦煙忍無可忍:“你們不要擋著我,我要回家了。”那群女生一陣幹笑,說:“你還好意思說?”說完,猛地一推她,柳亦煙一個趔趄向後倒去,脊背撞到了桌子堅硬的棱角,痛的她瞬間跌倒在地,豆漿全灑了,弄濕了她的校服裙子,還冒著騰騰的熱氣。

班裏一些還沒走的同學都看著她,一陣小聲議論聲。

那群女生有又一把拉起了柳亦煙,說:“你惹了我們馬姐,還想溜?”說完,抬起手來毫不客氣的就給了她一記耳光。

全班嘩然。沒走的學生大都紛紛側目望過來,想湊個熱鬧看看發生了什麽事。有的學生從未見過這陣勢,嚇得趕緊衝出了教室。

作為主角之一的馬千萍此時笑了,從外麵走了進來,看著裙子濕答答的柳亦煙笑道:“現在我們扯平了,你最好小心點,誰不知道你在校外幹的好事?還敢來碰我?!不知天高地厚的臭丫頭!”

說完,馬千萍一揚下巴,看著柳亦煙笑了起來。她本來也是非常漂亮的,長長的栗色卷發和一雙褐色的眼眸,可是那裏麵寫滿了嫉恨。柳亦煙看著滿地的豆漿,不知所措,這是怎麽一回事?我做了什麽惹怒了馬千萍?她都一點也不知情,於是單刀直入得問:“你在說什麽啊,我一句也聽不懂!”說著拿出了紙巾,擦裙子。

馬千萍一看,這妞可真夠淡定的,於是大聲說:“你自己幹了什麽事你不知道嗎?你派人來我們學校把我,”說道這裏她猛地頓住了,這麽丟人的事情可不能往外說啊!這個柳亦煙還真是頗有心機,想讓她也在這裏出醜!

可是,柳亦煙依舊是一副什麽也沒發生過的表情,慢慢收拾東西,準備離開了。馬千萍惱羞成怒,大罵:“柳亦煙!你還敢說什麽也不知道!”柳亦煙回了一句:“我可是在謝氏的度假區住的,現在是給你趕緊走的機會,你要是真的還想惹事,我就打電話了。”說完,趾高氣揚的從馬千萍身邊擦肩而過,看也沒看一眼,就徑直走了。

留下還呆在那裏的馬千萍一臉憤怒和不相信的表情。

“不行!這次根本沒達到我的目的!你看看,那個柳亦煙成什麽樣子了!敢在本小姐麵前耀武揚威!不教訓教訓她,怎麽出這口氣啊!”馬千萍坐在車裏對自家的管家大吐苦水。

“小姐要狠狠教訓她,就不要找你平時的姐妹,學生族都是比較手軟的,應該動用老爺的勢力找找社會上的人去教訓。”管家一陣見血。馬千萍若有所思。

回到家裏,馬千萍立即開始著手做這件出氣的事兒。她給爸爸的幾個好朋友打了電話,又找幾個初中的哥兒們現在都不上了的,一起給她出主意。

“據馬小姐說這個女孩子比她還漂亮,不如,綁架她去賣,一定可以賣個好價錢!”一個人說。“不錯,還能撈一筆錢呢!”馬千萍獰笑著說。他們在一個小時內來到了馬家,開始製定計劃準備綁架柳亦煙拿去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