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亦煙一看,是甘小美。她穿著一身米白色的緊身裙子,戴著黑珍珠項鏈,打著一把格子傘,卻真的是孤身一人站在大門外。柳亦煙扔了照片,說:“那讓她進來好了。”

甘小美深一腳淺一腳的踏著雨水走了進來,柳亦煙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沙發上鋪著漂亮的毛皮褥子,牆壁上掛著超大寸的液晶電視,柳亦煙抱著一個白色的貓咪抱枕,穿著豪華的名牌衣服坐在那裏,看起來就像一個公主,一個貴婦人。

甘小美急忙走了過來,柳亦煙一揮手,管家抬過來一把椅子請甘小美坐下了。

甘小美看著這個貌似天仙的女孩在雍容華貴之時更加美麗誘人的樣子,不禁打了個哆嗦,丈夫前妻的女兒還真很不一般啊!“有什麽事嗎?”柳亦煙開口問道,甘小美這才回過神,急忙說:“劉,劉太太,您看能不能幫我一個忙?”

柳亦煙看著曾經極度厭惡自己的繼母居然說出這樣低聲下氣的話來,不禁感到好笑:“什麽忙?”“就是……就是幫忙給宏闊找個工作,那孩子天天無所事事的,一副萎靡不振的樣子,看起來就可憐,”甘小美說著竟然抹起了眼淚。柳亦煙根本不用正眼看她。

甘小美見柳亦煙沒反應,又說:“劉太太,您幫幫他吧?就像上一次,你說過的,好歹也是一個父親的孩子。”柳亦煙冷笑:“一個父親的孩子,我就咬什麽都幫他?好笑。”說完,就抱著抱枕打開了電視。

甘小美急忙說:“劉太太,以前使我們對不住你……這次您就大人不計小人過,給他找個差事幹幹就行,我們……”柳亦煙依舊眼睛盯著電視裏的男男女女,一點都不理會她。

“劉太太,我們知道,您現在住在這麽好的房子裏,還有謝先生那樣好的男友,一定有辦法幫助我們的!”甘小美急的幾乎要哭出來了。柳亦煙關掉了電視,把遙控板摔在茶幾上,站起了身:“不可能,你想也不要再想了,我是不可能幫你們的!管家,送客!”

說完,就徑直走上了樓。

甘小美依然不死心,大聲叫道:“如果不是宏闊呢?如果是亦夢呢?”

柳亦煙收回了上樓的腳,走了回來:“什麽意思?”甘小美擦著眼角的淚珠:“亦夢也是一個可憐孩子,家裏的錢都花光了……她想……她想……”

“想什麽!”柳亦煙怒了,她討厭誰這樣一句話說不完幹急人的。“她想像你一樣。”甘小美似乎下了很大決心才說出來。“像我一樣?”柳亦煙沒明白,“讓我借給她錢去大手大腳?”“不是,不是太太。”甘小美急忙解釋,“她是希望也能住在這裏,你……你能不能跟謝先生說說,看看他喜不喜歡我們家亦夢。”

“你的意思是,要我把亦夢也獻給謝嘉榮是嗎?你是亦夢的親生媽媽嗎?”柳亦煙看著她的眼睛。“我也沒有辦法啊,家裏實在是沒錢了,亦夢和宏闊整日宅在家裏沒事做,眼看就要揭不開鍋。你就幫幫我們吧!”甘小美終於哭出聲來,擦著淚。

柳亦煙猶豫了。這也許是柳亦夢自己的主意,哼,家裏被他們揮霍光了,就要來外麵拜金,要不要這樣啊!但是柳亦煙沒有拒絕:“這事兒可不行,我也不知道行不行的通。我隻是一個名義上的女友而已,權力不

大。再說,你這樣做,不是毀了柳亦夢的一生嗎!”

“送客。”柳亦煙再次揮了揮手,管家走過來強行把甘小美推了出去。

那天,甘小美走後,柳亦煙想了很多很多。

她想到以前柳亦夢是怎麽對待她的,她曾經騙她到夜幻,賣出了**。這樣的女孩子沒有一點良知和羞恥心啊,怎麽幫她?再說,幫了她不就是毀了她麽?

柳亦煙並不是想獨占謝嘉榮,也不想爭寵,她倒巴不得柳亦夢過來頂替她,讓她遠離這個監牢一樣的謝氏,做回好學生自己。可是那天晚上,柳亦煙收到了很久很久以前的一個朋友的邀請。那是幾年以前的一個小學同學了,畢業後就沒有繼續上學,而是跟她爸爸一起出去打工。這些年來一直音信全無,上學的時候關係還挺好的一個女生,叫做水新巧。

新巧的到來讓柳亦煙總算有一種重生的感覺,她多久沒有和朋友一起出去逛街了啊!於是她們一起相約路口,在夜色降臨之時一同去吃大排檔。

吃著飯,新巧告訴柳亦煙,她這幾年在外地的新鮮見聞,爸爸和自己打工掙了不少錢,這一次回來就要好好修繕一下他們家的房子。“聽說你在這個學校出了很多事了,都是怎麽了啊亦煙?”新巧問道。柳亦煙搖搖頭,笑了笑,沒說什麽。她能說是因為好朋友接連的反目成仇,不假思索的陷害?

新巧沒有繼續問,隻是埋下頭吃著牛排。柳亦煙抬起頭,看向外麵。外麵人流熙攘,燈光五顏六色,一派繁華的景象。柳亦煙默默的想,自己生活在這個繁華的A市,真的快樂嗎?

吃完了飯,兩個老朋友一起去逛街,看她們喜歡的衣服,拍大頭貼。晚上的A市是經營的黃金時段,所以人頭攢動,比肩接踵的。柳亦煙和水新巧好不容易擠到了一個人比較少的地方,準備進一家小巧的精品店去看看。柳亦煙想起當初自己大手大腳的花謝嘉榮的錢,現在看這種小店麵都感到了別扭。

剛要進去,柳亦煙突然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那個身影對於她來說真的是太熟悉了,她卻不敢肯定,因為那個人的臂彎裏挽著一個女人。陌生的女人。

那個人是謝嘉榮。

那個女人穿著漂亮的紫色裙子,梳著盤發發髻,戴著亮閃閃的耳墜,脖子上的大珍珠讓她更加耀眼,一雙黑絲襪加高跟鞋,簡直是一朵妖冶的玫瑰在眼前盛開。她一雙如水的眼眸顧盼生輝,化了濃妝的臉顯得非常的白,黑發紅唇的熟女。

柳亦煙呆住了,這個女人是誰?她為何跟謝嘉榮在一起?他們是什麽關係?柳亦煙想不了太多,那兩個人沒看到她,直直的衝這邊過來了。

柳亦煙的臉色變得煞白。水新巧在試一頂帶蕾絲邊的帽子,喊著:“亦煙來看看,好不好看?是不是帽簷太大了點啊?”柳亦煙一句也沒聽到耳朵裏,她的世界隻剩下了那兩個走在一起的男女。

等他們走到跟前來了,柳亦煙才被身後的水新巧撞了一下醒過神來,急忙揮揮手笑了笑說:“謝先生晚上好啊!”還沒說完,就覺得臉上一陣陣發熱,柳亦煙拉起了水新巧的胳膊就跑了,順著那條街跑啊跑,一直跑了兩個街區才停下來。

水新巧看著好友不對勁:“怎麽咯,我們跑什

麽?剛才那個,看起來很有錢的先生,你認識他?還是偷了人家錢包?”柳亦煙隻顧得喘氣,胸口一起一伏的,大口喘著氣。水新巧拿出紙巾給她擦擦汗。

柳亦煙真的不明白,明明真的是謝嘉榮,他為何要和其他的女人在一起?難道就真的這樣討厭她了?

第二天,水新巧就坐著火車走了,去奔赴她的美好未來。柳亦煙看了一會兒電視,感到犯困,於是抱起貓咪抱枕躺在了沙發上,可又無論如何睡不著。

看著天花板的璀璨的吊燈,柳亦煙陷入了沉思。到底走到今天這一步是對是錯?她也不知道,她隻知道她把心都交給了謝嘉榮,不然她也不會住在這裏。本來是要自由的,現在終於謝嘉榮討厭她了,她卻莫名的失落起來。

想起在河南,洛陽,度過的那個難忘的周末,大片大片如雲錦一般盛開的牡丹,還有好好吃的河南燴麵,清澈湖水上的畫船,那裏平靜安樂的日子,真的是畫船聽雨眠。盡管嘈雜,依舊有一顆享受生活的心。那些日子都是和他一起走過來的,留下來的留影紀念幾乎把一本相冊都占滿了。可是,現在再也找不到那個可以陪自己去洛陽的人了。

那麽美麗的地方,卻無人和自己一起去了,多麽傷感。柳亦煙想著想著,就想哭。

次日,柳亦煙起床準備收拾一下臥室,好好的整理一下。沒想到,翻出了那個相冊。她和謝嘉榮在牡丹之城拍下的一張張值得回憶的畫麵。啪,她合上了相冊,把它扔進了櫃子的最底層。

“柳小姐,安女士再次在我們的大門口說,希望見您。”管家說。柳亦煙有些惱怒,這個甘小美怎麽這麽固執!她走出臥室來到了客廳,發現甘小美已經在了,看到她下來立馬站起身來:“太太,我想好了。”

“呃?”柳亦煙沒明白。“我們家亦夢,我想好了,就讓她跟著謝先生吧!求求太太發發慈悲,給先生大人說幾句好話,讓她,”甘小美局促不安的說,“讓她也和你一樣吧!”

“可這就毀了她的一輩子啊!我已經這樣的了,也許一輩子都走不出謝氏了,你還想……”柳亦煙覺得甘小美已經無可救藥了。“不,太太,我想好了。”甘小美抬起了頭,一張原本年輕靚麗的臉早已泛黃。步入中年的甘小美再也找不回當年的風姿,人老珠黃了。

“柳亦夢隻有這樣才能找到出路,住在謝氏對於這個孩子並不是一種禁錮,反而是有好處的。住在豪門總比以後出去漫無目的的閑逛甚至乞討要好幾千倍吧。”甘小美垂下眼瞼。柳亦煙張了張口,卻一句勸慰的話也沒說出來。

“求求太太答應我吧!哪怕永遠都得不到正妻的名分也好!”甘小美說。柳亦煙看著她的眼睛裏寫滿了堅定,也沒有其他辦法,隻好說:“我試試吧,給謝嘉榮說說,看看怎麽樣再說。”

甘小美高興的幾乎瘋了,急急忙忙掏出一摞相片:“這是亦夢的,拿給他看看吧。謝謝您,您真是好人,太太。”甘小美知道柳亦煙當上謝氏的女主不容易,現在居然給自己心上的男人找外遇情人,這簡直是世界上最好的女人了!

等到下個星期的星期天,謝嘉榮終於沒有很晚很晚才回來,看來他真的累壞了。柳亦煙急忙扶著他回到了臥室。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