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麽。”張光磊說,“那你可不可以捎我一程?我家就在那邊,楊柳街。”柳亦煙想他都出手救過自己,報答一下也是應該的,於是馬上甜甜的笑了,黑色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雪白的臉蛋上露出兩個可愛至極的小酒窩:“當然沒問題!不要看我的車子小,帶我們倆完全勝任!”

張光磊也笑了,抓住自己的書包帶:“你是女生,我來帶你吧。”於是兩人互換了位置,開出了校門,向大街上駛去。

路旁的楊柳並不是鬱鬱蔥蔥佳氣浮,也沒有仙袂飄飄的朦朧之感,因為是初春,城市還在殘冬的陰影之下,濕冷的空氣迎麵吹來,柳亦煙拉了拉雪白的圍巾和頭上的毛線帽子,又往戴著粉色小熊手套的手心哈了幾口熱氣,捂在前座人後背:“暖和吧?”

張光磊笑了起來:“嗯,真是個善解人意的好女孩。”柳亦煙聽到“好女孩”這三個字,心裏一陣陣酸酸的,苦澀極了,怎麽聽怎麽覺得和自己已經八百年不沾邊了,她默然的低下了頭。

那個好女孩柳亦煙,純潔至極的天使一樣的仙女,已經被舊時光殺死,不再回來了。

到了楊柳街,張光磊支住電車,一臉陽光的微笑幾乎能夠融化整個冬日的冰雪:“謝謝你,亦煙。”柳亦煙接過車把手,回答:“沒事啦,沒事啦,一點路而已。”說完坐上了電車。“這些天你都是一個人嗎?”張光磊皺著眉頭看了看她,她急忙低下頭,不敢對上他的目光。

“怎麽咯?”柳亦煙努力平整情緒,使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正常一些。“其實也沒事,隻是……”張光磊看著她美麗的側臉被夕陽勾勒的更加迷人,心裏一動一動的,不禁說:“我很想保護你。”

柳亦煙當即呆住了,保護是什麽意思?是要和她在一起嗎?她回過頭來看著他:“你已經保護過我一次了啊!而且現在我也沒什麽危險啊!”“傻丫頭。”張光磊愛憐的撫了撫她的劉海,“我是說我們,交往吧!”

還是發生了。柳亦煙找不出一句話來回應他,答應還是拒絕都不好。她心裏頓時陷入了一種痛苦的掙紮,望著這個救過自己的帥氣的少年,她卻說不出一個字來。“亦煙。”張光磊的手指輕輕撫過她的臉頰,“如果我是你的男友,我決不會像張天那樣無情無義的拋棄你,更不會像他那樣袖手旁觀,我絕對不會讓你受到一點點傷害!”

柳亦煙覺得自己的眼眶濕了,不僅是因為她對這個麵前的男生有著特殊的情感,更因為她覺得現在自己已經無法選擇了,選擇任何一條路都必須放棄其他的路。

“在以前我就曾經偷偷喜歡你,在我心裏你就是一個美麗的女神。可是當你和張天在一起的時候,我差點就要發瘋了,我想你原本就是我的,可是為什麽張天他能得到你,而我,你卻從來不曾看過?直到今天,亦煙,給我一個機會吧。”張光磊握住了她的手,目光像火苗一樣在燃燒著,幾乎將她吞噬。

柳亦煙的手開始出汗了,她緊張到全身都在微微發抖,隻是靜靜地看著張光磊的眼睛,不知所措的呆著。最後,她幾乎不認識自己的聲音了:“對,對不起!”說完她猛地一擰油門,小電驢不負她望的“嗖”的一下衝了出去,甩開了他的手,向街道的另一頭駛去,很快消失在了街道的盡頭。

回到

別墅,她一頭栽倒在了大床上,心裏一陣陣絞痛。張光磊向她告白了,可是,她就用對不起簡簡單單的三個字無情的拒絕了他,沒有留一點點希望和後路給他。以後也許再也不會相見了吧。

想到他說過的那些話,柳亦煙禁不住淚流滿麵。他說,從很久以前就開始喜歡著自己了,可是一直沒有勇氣。然而現在,她親手毀掉了這個夢。

我想你原本就是我的,他說,年少的目光仿佛初春的桃花,灼灼其華。

而她卻不能答應他,因為她知道自己不會真正的愛上他,心裏已經有了人,就再也住不下其他人了。“叮鈴鈴!”電話響了,柳亦煙趕緊接起來,擦著淚花努力調整音調:“喂?”

“準備一些晚飯,今晚我要回去。”謝嘉榮充滿磁性的聲音從裏麵傳出來。柳亦煙聽到就覺得心裏一陣陣發酥,馬上說:“哦,好啊!”對方立即掛斷,沒羅嗦一句。

但是柳亦煙還是努力的起來,走到廚房,和女用一起做晚飯。她知道謝嘉榮最喜歡吃的就是她親手做的香酥魚片,上次一下子就幹掉了一大盤子,於是帶著微微的笑,馬上紮上了圍裙,開始在廚房忙活起來。

“叮鈴鈴!”電話又響起來,柳亦煙正在給魚片們包上一層白麵粉,隻好用兩根手指夾起爪機:“喂,誰呀?!我正在做飯!”

“對不起。”

柳亦煙猛地意識到,這是張光磊的聲音!“對不起,亦煙。不該跟你說那些的。隻是有時候覺得不吐不快了,其實並不是真的一定想要你怎麽樣的。好了,不說這些了,我們還是朋友吧。對了,你是我的妹妹嘍!以後妹妹,有什麽事還可以找我哦!”說完就掛掉了。

柳亦煙抓著爪機冰涼的外殼,感到心頭一陣陣莫名的溫暖。

謝謝你,張光磊,我還來不及向你道謝,謝謝你給了我們一個更加完美的結局,也保存下了我們珍貴的友誼。

可是等她感慨完才發現,麵糊全糊在了爪機上!更加可惡的是那一碗已經上好麵粉的魚丸被她打翻進了下水道!我親愛的魚片啊,我就接個電話,你們至於嗎!怎麽轉眼間就滄海桑田啊!柳亦煙欲哭無淚,隻能重新開始做。

最近的日子倒是過得很不錯,柳亦煙沒有失去張光磊這個好哥兒們,在學校裏也沒有高調起來,依舊平靜如水。

柳亦煙從不亂買東西,自從兩次大血拚以後,她知道了錢有多麽難掙,也有了那麽豐富的衣服庫存,所以經常出入食堂返璞歸真的吃飯。在兩層樓的食堂裏,她總是形單影隻,但她並不羨慕那些圍坐在一圈一邊吃飯一邊高聲談笑的同誌。

她的飯卡上麵貼著雙麵的卡貼,上麵畫著一個穿白裙子的小女孩,手裏抱著一大束花兒,笑的非常美,旁邊還有一句話:“從不相信自己是公主的女孩一輩子都是平平的。”

她來到固定的1號窗口買最喜歡吃的三角形麵包,既不是三明治又不是漢堡包,但是它有個霸氣的名字——金字塔!她特別喜歡金字塔甜甜的味道,有很多脆脆的夾層,裏麵還夾著紅豆。當她好不容易排到了倒數第二個,已經看到金燦燦的金字塔朝她揮手,突然不知從哪裏冒出一隻手,一把將她拉離了隊伍。

“你誰……”柳亦煙正要衝把自己和金字塔生生拆散的人

狠狠數落一頓,突然看到了對方的臉,“張天?”“煙兒,我有很多話想對你說。”張天看了看周圍,“上次,我好像說過,我們複合,你怎麽看?”

什麽怎麽看!就是不行!柳亦煙甩頭就走,隻能回到隊尾重新排隊了。張天堵住她,又一把拉起了她的手臂將她扯到了食堂外麵。路過的學生認出了張天,看到一男一女拉拉扯扯,不禁紛紛側目,有的甚至停下來對他們指指點點。

張天無視那些目光,隻是看著亦煙:“煙兒,相信我這一次是真的!我們一定能做最好的情侶,一生一世。”哼,柳亦煙冷笑了一聲,“一生一世?張天,我已經不會再相信你,我們不合適。”說完又要走。“不,我們很合適!”張天堵住她的去路,“正因為我們彼此愛過。”

柳亦煙還是楞了一下,眼淚簌簌的落下來。回想起那些愛過的歲月,她就心裏一陣鈍痛,在她最艱難的日子他沒有陪伴在自己身旁,還幫著反麵派,現在怎麽好意思再讓她回到他身旁?無論如何,她是不會再回去了。

她轉身離去,連金字塔都沒有買就上了樓,再也沒有回頭看他一眼。望著她決絕而去的白色背影,他漠然無聲,不知該怎麽樣,才能挽回曾經的一切,殊不知走錯一步,就會改變今後一切的軌跡。

張天隻好慢慢會轉身離去,但他在心裏默然給自己說,不要放棄,像柳亦煙這樣好的女孩,絕對不能夠放棄的!他對自己一直抱有十足的自信感,所以他堅信有一天前女友還會回來自己身旁,恢複往日的恩愛。

他回到教室,從精美的筆記本裏撕下一頁,粉紅色的底色加上鉛筆質感的綠樹和小鳥,紙飛機在悠揚的飛著,非常漂亮唯美的一張信紙。他提筆寫下:亦煙,我相信你說的每一句話,因為我知道我們曾經那樣愛過,所以,請你回來吧!

他將信塞進了雪白的信封,讓一個哥兒們送到了亦煙的班級裏。亦煙打開看過以後,隻是呆呆的坐一會兒,就把信紙撕成了碎片,那天她值日,於是又拎來掃帚,毫不留情的把它們丟進垃圾桶。

柳亦煙騎著電車剛剛告別張光磊,出了擁擠的大門口,擺攤的就擋住了道兒,各種叫賣。噴香的香酥肉餅,孜然味道的烤羊腿,炒米粉河粉,各種新鮮噴香。張天恰到好處的出現了,抱著兩大杯奶茶和一袋子好吃的:“煙兒。”柳亦煙拋過去一個奇怪的眼神,看到他包著的那麽多好好吃的東西,口水還是吞了一下。

張天趕緊跑到她身邊,笑著說:“怎麽樣?有空嗎?要不要一起去吃飯?”柳亦煙甩頭走了。張天看到她就那樣從身邊擦肩而過,卻無力挽留。

那個曾經和自己沉浸在無限的愛意之中的女孩,他們曾經的山盟海誓,曾經一起見證的雪白婚紗和巨大的流星雨,曾經過過那麽多次浪漫的七夕,現在卻在眼前這樣輕易地飄飄而去,不複回。

燈紅酒綠的都市已經沒有太多太多的真愛,在五彩繽紛的霓虹燈的照耀下,一對又一對年輕的人們互相調笑著,卻不知對方心裏真正想要的是什麽,車輛的車水馬龍,人群的嘈雜,都交錯在一起。沒有人管路燈下,雨絲裏哭泣的女孩。

柳亦煙擰著油門加快了速度往家飛奔,她命令自己不許回頭。過去的都過去了,無法挽回,就幹脆不要留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