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舍樓的傍晚,沒有課,柳亦煙正在專心致誌的洗著衣服,雖然可以帶回謝家讓保姆女傭代勞,但是她總感覺不好意思,所以都是自己幹的。洗著洗著,同學從門外進來了,還拿著一張字條:“柳亦煙同學,樓下有人要找你。”柳亦煙抬起汗津津的臉來,看了同學一眼。同學指指門外。柳亦煙隻好中途中斷了洗衣,她很討厭誰打亂她的生活步驟。於是沒好氣的來到宿舍外麵的陽台。

下麵赫然燭光閃閃!好俗套的表白方法啊!又是999根蠟燭擺成兩個串在一起的心形,柳亦煙怎麽看怎麽覺得像羊肉串。還有兩個大字“愛嵐”。燭光搖曳中,很多學生都在圍觀,大家議論紛紛,這個帥氣的校草怎麽有興致追起前任來了?還這麽煽情?

“你……”柳亦煙正要衝他大罵一頓,吼他為何又讓自己成為了大家關注的焦點,還這麽浪費錢有一丁點也不浪漫。可是當看到了張天那張熟悉帥氣的臉,一切話都說不出口來了,柳亦煙伏在欄杆上看著下麵,不知所措。

“張天,趕緊把這些收了!”柳亦煙衝著下麵喊,她認為這句話屬於中性的。“煙兒,我想對你彌補一次遲來的告白。”張天看了看周圍,“以前是我不好,連一個正式的表白都沒給過你,又讓你受傷了,我知道錯了!所以,煙兒,原諒我吧,我是真心愛你的!”說著就舉起一大束玫瑰,火紅火紅的,映著燭光。

又來了。柳亦煙真想狠狠吼他一大頓,罵他為什麽老是堵著自己逼迫他們倆複合。她看著玫瑰和蠟燭,有些手足無措。那些曾經的時光早已被埋葬,現在的柳亦煙和以前不一樣!柳亦煙抓住冰涼的欄杆,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張天無視周遭同學的那些目光,隻是仰望著,看著亦煙:“煙兒,相信我,我決不會再傷害你了!我想過了,以後我們好好的,做平凡的人,一生一世一雙人。”哼,柳亦煙冷笑了一聲,“張天,這樣有意思嗎,三番兩次堵在這裏,我都和你沒關係了!我說過,我們不可能了,你死了這條心吧!”堅定的,字字鏗鏘,說完扭頭就要走。

“不,我們很可能!”張天作勢要衝上樓來,“我會好好珍惜的,這一次,絕不會放手!我已經和馬千萍分了,我們,就真的不行嗎?!”

柳亦煙轉回身,眼淚簌簌的落下來。她現在已經是謝嘉榮的了,和以前那個純潔的女孩子完全不同。無論如何,她是不會再回到從前的狀態了。

她轉回身進了寢室,鎖了門,再也沒有回頭看他一眼。周圍的圍觀者們紛紛議論起來,這麽煽情的表白居然被這樣決絕的回絕!校草被拒,這可是難得一見的新聞啊!

張天高高舉起的紅玫瑰定格在了半空中。她決絕而去,長發飄飄,白色碎花裙子的千麗背影,有多麽銷魂!可是當初自己不知道珍惜,現在一切都晚了。這已經是第二次堵住她了,可是居然每次都這樣決絕!

張天慢慢轉身,突然,從樓上潑下一大盆水,瞬間如瓢潑傾盆而下,澆滅了所有的燭光。張天呆呆的看著滅

掉的蠟燭,這才終於明白她是有多麽的堅定。她不會再見到自己了,張天想,就像這些蠟燭,他們之間的希望也正如它們破滅的一幹二淨。

放學後,柳亦煙騎著她心愛的小電動車一路飛馳準備回到謝家,可是偏偏天不遂人願,突然到了半路,沒有電了。看著電源指示燈上顯示著60%的電,其實再跑兩步就沒電了。由於腳蹬子前些天壞了,柳亦煙特意找了師傅卸掉了兩個腳蹬。若是這樣,她豈不要推車回家了?

天色漸漸暗下來了,柳亦煙急壞了,這可怎麽辦,到謝氏要很遠的!她又沒有謝家的電話號碼,即使打過去,謝嘉榮也可能不會幫她,畢竟還有個叫做姚娜的家夥在呢!

為了尋求幫助,她還是掏出自己的朵唯,打開通訊錄。“張光磊”三個字撞進眼簾。

“喂?我的電動車沒電了,困在了七琴路!”柳亦煙帶著哭腔哭訴。“不要急不要哭!我馬上來接你!”張光磊的話讓她一下子放了心,安靜的呆在路邊等著。

不到半小時,還穿著校服的張光磊開著一輛黑色電動趕了過來,把車子紮在路邊,連輪子都沒有鎖就趕緊跑到她身邊,焦急的說:“怎麽樣?還能跑嗎?”柳亦煙搖搖頭:“我的電車隻要不是百分之百的電量,就跑不回家了,剩下三格電不到一千米就跑完了!”張光磊掏出手機,一邊撥打號碼一邊說:“等會兒,不要急,我有一個汽修廠的同學,讓他想想法子。”果然,對方在電話裏愉悅的答應了派一個卡車來。張光磊很貼心的陪她在路旁等待。

寶藍色的卡車很快到了,大家七手八腳的把愛瑪抬上了車。“小心。”柳亦煙覺得大家太高調了,招搖過市的,不就是一輛電車沒電了,還勞卡車的大駕!張光磊騎著電車帶著柳亦煙,跟在卡車後麵,一起先回了劉家。

總算一切都好了,柳亦煙抹抹細微的汗珠,笑著道謝。“柳亦煙,今天好像是周五,有空嗎?”張光磊看看天邊的夕陽,“你應該還沒吃完飯,陪哥兒們一起去吃飯吧!還可以去K歌。”柳亦煙笑著搖搖頭:“藍顏知己,不是酒肉朋友!”再說,那個曾經純潔如花的女孩,也不會去歌舞廳這樣的地方吧!張光磊是自己的好哥兒們,柳亦煙笑著,好朋友,友達以上,卻不再有友誼以外的東西存在了。

燈紅酒綠的都市在五彩繽紛的霓虹燈的照耀下煥發著勃勃生機,歌舞廳裏傳來某個漢子的高聲飆歌。平整的街道上,路燈明亮,一串串車輛的車水馬龍,攪合在初夏夜色裏。微涼的夜風習習,人群在街頭漫步,都交錯在一起。

柳亦煙擰了一下電車的油門,它連哼都不哼一聲,看來真是沒電了!柳亦煙歎了口氣,默默地推著它進了家門,插上電源。過去的都過去了,無法挽回,該做的是珍惜現在。

謝嘉榮在星期六的晚上又一次回家來了,看到她抱著粉色貓咪抱枕窩在真皮雪白沙發裏看著韓劇,一把淚一把薯條的,不禁啼笑皆非。這個青春年少的女孩啊!真是。看到他回來了,並沒有跟著一個妖媚的女人

,柳亦煙露出一個可愛的笑。

在晚上的時候,謝嘉榮發現柳亦煙看了一晚上的電視,根本沒做飯!女傭們早已把做飯這個光榮任務交給了少夫人,她卻津津有味的看著韓劇!沒法子,隻好叫了外賣。

五彩繽紛的奶昔和花樣百出的三明治,誘人多彩的披薩和她最喜歡吃的上校雞塊,配上鮮辣的番茄醬,柳亦煙雙眼放光,抱著空的薯條袋子就湊了過來,可是看了半天都沒吃。“不喜歡?”謝嘉榮拿起一個雞塊遞給她,柳亦煙搖搖頭:“總是在我們吃的正歡的時候會有一個叫姚娜的魔法公主把殿下您叫走,看來我還是不吃為妙。”說完就拎著貓咪抱枕的尾巴就要走。

“據說某些人今天多虧了一個男生才得以回家,然後才趕過來的。”謝嘉榮顯然是萬事通。“我和別人都是清純無比的!”柳亦煙大叫著。“那我和那些公主們也是清純無比的。”謝嘉榮吃著披薩,笑著看著她。她終於忍不住美食和美男的雙重誘惑,湊過來就一陣風卷殘雲般的解決掉了半個披薩,吃的她隻打飽嗝。

謝嘉榮笑起來了,端過來一杯紅酒,兩個人繼續對酒當歌。當夜,他們醉醺醺的回到臥室,謝嘉榮解開了領帶,熟練地把她摁下,親吻著她:“亦煙,現在的你可是真的很美好,很美好。”柳亦煙笑了,大聲叫道:“好歹我也是半個公主了!難能不成熟呀!”

謝嘉榮揉了揉她的長發,說:“既然這樣,以後就不要去見任何一個異性,除了你爸爸,記住了?”說完,就霸道的吻了她。

一夜春光明媚。

沒辦法,自從謝嘉榮又一次俘獲了她幼小的心靈,在麗湖大學這個美麗的戀愛集中營,柳亦煙就再也沒和張光磊見過麵。她更加安靜的像一隻小小的貓咪,從來不和任何一個異性說話。

柳亦煙選擇了繪畫這門選修課,開始了專業的繪畫練習。每當別墅還剩下自己一個人的時候,她就會安靜的呆在自己的房間裏,畫著畫。

鮮亮的油彩,用柔軟的毛刷塗抹出一個繽紛的世界,多麽美妙啊!她喜歡畫這裏的一切,謝家特有的高大的建築物以及歐式風格的大門和雕塑,她喜歡素描和油彩,也喜歡水粉和速寫,更喜歡安靜的坐在窗前,立著畫板,雪白修長的手指拿著一支木質鉛筆在紙上勾勒,塗抹,像一個安靜的小仙女,身處塵世卻出淤泥而不染。

她心中早已認定了謝嘉榮,這個男人有很多缺點,但是不能阻止她已經淪陷了進去。

當柳亦煙馬上就要參加大四最後半個學期的開學典禮的時候,謝嘉榮也去了。

由於她也報了一個節目,單人獨唱,所以,謝嘉榮不遠萬裏來看。遠遠地,看到她站在台上,穿著一身漂亮魅力四射的金色禮服,巧笑顏兮的拿起話筒:“為了我心愛的人,我願意專心致誌的為你唱一支歌,告訴你我會專心的愛你一個人,哪怕你聽不到這首歌,哪怕在生活中你那麽不好,但是對我卻很好很好。”說完傾國而笑了。台下果然議論紛紛夾雜著歡呼和掌聲。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