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是的。”柳亦煙臉紅得像熟透的蘋果,看都不敢看眼前的男人。卻不知她此時睫羽低垂,輕輕顫動的模樣更撩人。

回答她的是一抹低沉的笑聲。

“啊!”隨著一聲驚叫,柳亦煙覺得自己的身子騰空而起,已經被謝嘉榮抱在了懷中。

“你幹嗎?放我下來呀。”她又驚又急,臉頰已是紅得不能再紅了,還熱辣辣地發燙。

“你不是說要跟我一想洗澡嘛,我們現在就去啊!”謝嘉榮低下頭,對著她的耳朵輕輕說道,挑逗的意味不言而喻。

“我自己會走啦!”柳亦煙微微嗔道。

“我喜歡抱著你去。”謝嘉榮邊說邊在她額上印下一下吻。

溫柔而炙熱的觸感讓柳亦煙的心間瞬間劃過一絲甜蜜的感覺。這個男人,鮮少這樣溫柔,也鮮少說這樣的情話。如果能一直這樣下去,該有多好!她在心裏暗暗期盼著。

想到這裏柳亦煙驚恐的發現自己,竟然不知在何時已經愛這個男人如此之深了。為他的生氣而擔憂,為他的親近而高興,為他的冷漠而憂傷。一直以來,她不是都在做著這樣的舉動麽?

她想聽那句話,想聽他說:他愛她。

“你在想什麽?”似乎是發覺了柳亦煙的不專心,謝嘉榮抬起埋在她脖子間的臉問道。

“沒什麽。”柳亦煙看著他漆黑如墨的眼眸答道。她不能讓他發現,至少,在他真的愛上她之前。

輕輕攀上謝嘉榮的脖子,柳亦煙獻上一個深吻。

見懷中人如此主動,謝嘉榮便也不再客氣,一雙大手在柳亦煙光滑細致的肌膚上不斷遊移,在她白皙的胸口上烙下一個又一個嬌豔的花朵。

長夜漫漫,這份愛還能維持多主呢?

隔天早上的情形依然如此,謝嘉榮起床的時候,房間裏已經空無一人。

新巧天甜品店在早上7點鍾開門的時候就已經迎來了第一個人流量的小**。好在昨天晚上做足了充足的準備,以至於柳亦煙和水新巧還沒有手忙腳亂的程度。

柳亦煙卻在這樣的早晨迎來了一個意想不到的客人。

“煙兒。”當看到張天站在自己麵前的時候,柳亦煙感到有一絲無奈。最初的花前月下,最初的海誓山盟都是這個男人給她的。但最狠心的傷害,和最不能原諒的背叛也都是這個男人給她的。

她曾經痛苦過,掙紮過,也放棄過,離開過。現在一切都是遠去,那些年少清純的美好,已經不複存在。在心中唯一留下來的,隻有值得緬懷的舊友情分。

“張天,你怎麽來了。”柳亦煙稍作掙紮之後,露出淡淡的笑容問道。

“我聽同學說你在這裏開了一家甜品店,所以就想來看看。你還好吧?”張天顯然已經覺出了柳亦煙態度上的疏離。他知道自己曾經怎樣傷害過眼前這個女孩,但是自私的他還是想挽回,挽回這一份在他生命中最珍貴的愛情。

“嗯,這家店是我和新巧一起開的。”柳亦煙一邊說一邊從玻璃櫃台裏拿出一款新出的蛋糕遞到張天麵前道:“你要不要嚐嚐。”

張天接過她手裏的蛋糕,上麵裝點的是柳亦煙最愛的吃的水果——草莓。顏色也是她最愛的鵝黃色。再加了絳紫色的玫瑰花邊。

張天輕輕用刀叉送了一塊到口中,甜甜的奶油在他嘴裏卻嚐出了苦澀的味道。

“很好吃。”他強迫自己鬆開緊急的眉頭,朝柳亦煙笑著點頭。

“哇,這個男生是不是就是昨天在這裏收銀的那兩個男生其中的一個啊?”正在這時,一陣輕輕的議論聲傳進他們的耳朵。

“不知道耶,我也是聽朋友說這家蛋糕店有兩個超帥的男生在收銀才特意來看的。”旁邊的另一個女生接著說道。

柳亦煙和水新巧相互望了一望,

後者將眼光投向張天。

與戴振與張光磊相比,張天的氣質和相貌也不在話下,三人算是各有千秋,不分上下。也不待張天反應過來,水新巧便從櫃台下麵拿了一件圍裙出來。

“穿上吧!”她滿眼冒星星衝著人家大帥哥笑得一臉燦爛。

“你這是要我假扮昨天那兩個男生中的一個嗎?”張天有些無奈地朝她笑著,舉著手裏的圍裙翻來覆去地看,也不知從哪兒把手套進去。

水新巧走到他跟前三兩個就把圍裙給他套了上去,轉眼一看站在門口附近那些女生驚豔的模樣,臉上就樂得笑開了花。

就這樣,張天就這樣不明不白地給新巧天甜品店當了一天免費工仔,又在不知情的情況下不知道被那些躲在角落的女生們拍了多少私房照。

開業三天的免費試吃雖然已經結束了,但還是有不少慕名而來的顧客們找上門來訂做新品蛋糕。店裏的生意依然紅紅火火。

時間一分一秒地這去,轉眼便已到了傍晚時分。商業街上的人流便隨著人們的下班下課而越聚越多。後廚的工作也已經其本接近尾聲,柳亦煙便也來到前麵的櫃台上幫忙。水新巧雖然不清楚張天和柳亦煙之間到處發生了什麽事,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張天這次是特地來找柳亦煙的,便推說去後廚幫忙,把柳亦煙和張天單獨留在了收銀處。

張天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被迫當了一天工仔,這個時候終於有機會和柳亦煙說上話了。但看到柳亦煙總是有意無意的避開和他說話的機會,心裏總是充滿陰鬱。

“煙兒,你還是不能原諒我嗎?”張天趁一個無人買單的空檔低著頭問道。聲音很輕,仿佛是怕身邊的人受到了驚嚇。

“張天,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吧,我們以後依然是朋友。如果你硬是勉強讓我提起那些往事的話我隻能說,張天,我們真的不可能了。即使破鏡重圓也終究是有裂痕的。況且,我現在已經有了喜歡的人了。”柳亦煙知道逃不掉,隻能轉過頭來麵對他。

她隻想一次把話說清楚,再這樣糾纏下去,痛苦的隻能是他們兩個人。

“煙兒……”張天有些激動地抓住柳亦煙的手,他真的很想知道柳亦煙心裏喜歡的那個人究竟是誰。誰知他話還未說出口,卻瞥見店門口閃過一個高大的人影,攜著風雨欲來之邁著沉穩有力的步子走到了他們麵前。

張天一見來人,眼眸中瞬間染上怒火。他記得這個人,那次他受馬千萍攛掇去對柳亦煙實行捉奸在床的計劃時,在酒店裏遇到的就是這個男人。

不錯,眼前的來人就是謝嘉榮。

他今天的工作正好在商業街附近,因為進行的很順利所以提早就結束了。本想開車回家卻在無意中記起,柳亦煙說起她開的甜品店正好在這條街上。因為整條街上隻有這一家甜品店,所以謝嘉榮幾乎毫不費力的就找到了這裏,卻在進門的一刹那看見站在柳亦煙旁邊的男人抓住了她的手。

謝嘉榮用犀利的眼神看著眼前的男人,突然在記憶裏搜尋到一張臉。

“你是張天吧!”他因為以前對柳亦煙的種種保護行為,所以對柳亦煙周圍的人物情況了如指掌,雖然說不上個個都認識,但隻要那個人站在他眼前他就能瞬間猜出他的身份。

“你這個混蛋。”張天手臂上青筋暴跳,眼中怒火衝天。如果不是因為想到不能在柳亦煙店裏亂來,他幾乎想馬上就從櫃台裏跳出來把這個男人揍個稀巴爛。

他和柳亦煙隻所以有今天,完全是因為他。

“哼。”回答他的是一記冷笑,謝嘉榮輕輕從西褲口袋裏拿出了手。

柳亦煙以為他要出手打架眼睛都瞪圓了,她可不想她的新店才開張幾天就馬上一片狼藉,正想出口勸解,卻在下一刻發現她原本被張天抓在手中的左手,不知何時已經到了

謝嘉榮手裏。速度之快連張天都有些錯愕。

“我警告你,柳亦煙現在是我的女人,你最好離他遠一點。”謝嘉榮隔著櫃台抓住柳亦煙的手冷冽的眼光卻落在張天身上。

“你這個混蛋,煙兒隻所以變成現在這樣,都是你害的。你還有臉在這裏說她是你的女人。”張天拚命讓自己鎮定下來。他知道眼前的對手不一般若是輕易發怒的話,隻能讓眼前的局麵更壞。而讓柳亦煙回心轉意的希望也更加渺茫。

“啊,請問?我害她什麽了?害她跟你分手嗎?”謝嘉榮冷冷地笑道。他從以前就知道柳亦煙讀書的時候有一個男朋友叫張天,在和柳亦煙發生兩次關係以後,柳亦煙在學校的種種遭遇他也一清二楚。當然,這些麻煩還是他出手為柳亦煙擺平的。反觀這個男人,在柳亦煙被流言蜚語中傷的時候,他卻不聞不問,這更加助長了馬千萍一幹人等的囂張氣焰,將柳亦煙推入更大的痛苦之中。

這個男人,現在又有什麽資格來這裏質問他?

被謝嘉榮這樣一問,張天隻得啞口無言。他和柳亦煙的分手,雖然跟這個男人有間接關係,但是真正的原因他自己也是清楚的。要不然他後來也不會無怨無悔地追了柳亦煙這麽長時間。

這一幕被進店裏買甜品的女生們看在眼裏,個個眼睛都成了心形,好帥好霸氣的男人哦!

“哇,沒想到這家店的女店主竟有這樣的經曆呀!”她們在旁邊腦補著柳亦煙與這兩位帥哥的關係一邊嘰嘰喳喳地議論著,讓柳亦煙頭上瞬間多了幾道黑線。

“張天,要不你先回去吧!今天的生意也快打烊了。”柳亦煙看著謝嘉榮難看的臉色,隻得勸張天先回家。如果謝嘉榮生氣的了話,受苦可是她啊!

“煙兒,你又要跟這個男人在一起嗎?”張天有些不可置信地看著柳亦煙。

這讓柳亦煙不由得在心中苦笑,張天啊張天!事到如今,我在你心中卻原來還是那種女人。

“她一直都是跟我在一起的。”謝嘉榮不等柳亦煙回答,便迅速道出了實事。

張天有些痛心地看著柳亦煙,後者卻並不作解釋,隻默默地看著他。這讓他的心裏忍不住又是一陣鈍痛。

原來,煙兒心中愛的,竟是這個男人!

隻到張天拖著沉重的腳步離開甜品店,柳亦煙這才說道:“你快把手放開吧,弄痛我了。”

沒想到謝嘉榮卻還是一臉不爽的樣子,狠狠地放開她的手道:“你這個女人。之前已經說好三年內不準有其它男人的,現在居然又和前男友糾纏不清。”

“好了,好了,你別生氣嘛!我也不知道他會來。這樣吧,我做個蛋糕補償你好不好?”柳亦煙無視他的怒氣,一張小臉上笑開了花,嬌聲哄勸著。

“哼,誰要吃這種廉價蛋糕。”謝嘉榮冷哼一聲又諷刺了幾句之後,卻依然乖乖坐在了店裏靠窗的一張桌子前。

柳亦煙一見,立即興衝衝地到後廚把師傅將做好的新品蛋糕拿了一個出來。獻寶似的捧到謝嘉榮麵前說道:“你們這個可不可愛,這是造型是我設計的哦?”

謝嘉榮看看了眼前的慕斯蛋糕,外觀並沒有什麽過人之處,就是一塊普通的園形蛋糕胚上,抺了一層粉色的奶油,然後用朱古力畫了斜斜的網格。然而重點是,在網格上麵還有兩個手工製作的小娃娃,一男一女。女生頭上的蝴蝶節是用果醬擺出來的,男生衣服上的扭扣用的也是朱古力。

“這是你設計的?”謝嘉榮看著柳亦煙熠熠生輝的眼睛,那閃閃發亮的眸子近在咫尺讓他有一股吻上去的衝動。

柳亦煙點點頭,示意他品嚐一下味道。謝嘉榮有些遲疑地用塑料刀叉切了一小塊放進口中,細細地品嚐起來。味道雖然及不上五星級酒店裏的高檔蛋糕,卻也是甜而不膩,香滑可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