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亦煙輕輕哼著歌,希望能夠緩解頭腦裏的痛楚。這時,經理過來視察,發現柳亦煙的臉好像通紅,精神也不大好,就問了句:“亦煙,不舒服?”“呃,經理,我沒事,隻是……有點發燒。”柳亦煙笑笑。“發燒這個病可不能拖,燒壞了腦子怎麽辦哪!今天你提前下班吧!”

柳亦煙感激的點點頭,笑了。

柳亦煙做完交接班,便簡單地收拾一下背著包離開了雪來。外麵車很少了,人也不多,柳亦煙等了二十分鍾公車都沒有來,隻好自己往家走去。

夜很深了,月光暗淡,到處是黑漆漆的,柳亦煙拿出手機照著明,慢慢向家裏走,夜間的冷風吹得她有些不好受,她豎了豎衣領,加快了腳步。

然而,在經過一條較窄的小巷子的時候,她還是感到了害怕。怎麽辦,這是必經之路啊!她看了看周圍,發現沒有人,趕緊衝了進去,飛快的跑了起來,耳邊的風呼呼作響。

跑到一半,突然不知從哪裏伸出了一雙手,惡狠狠地捂住了她的嘴巴!柳亦煙驚恐萬分,使勁掙紮起來。一個男人的聲音帶著酒氣噴出來:“小妞,長得不錯嘛!跟爺回去!”

“唔唔唔!”柳亦煙拚了命掙紮,可她哪裏拚得過一個大男人,再說她重病在身,哪裏還有力氣。完了完了,她腦子裏一片混亂,我的一生,真的毀了!

突然,麵前又走過來一個年輕男子,一定是同夥!看起來要雙麵夾擊了,玩完了,跑也沒處跑!柳亦煙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放開她!”那個年輕男子突然大喝一聲,柳亦煙猛地睜開了眼睛:“救星?!”太好了,有救了!她根本看不清年輕男子長什麽樣兒,隻希望快點逃脫魔爪。

年輕男子握了握拳,十個指頭發出指節的脆響:“快點,不要逼我出手!”醉酒鬼顯然也不示弱:“好啊,來啊,英雄救美啊!大爺我正想試試拳腳!”年輕男子猛地撲了過去就是狠狠一拳,接著上鉤下鉤,醉酒男子神誌不清就被打趴了。

年輕男子又憤恨的加了幾腳,這才扶住幾乎要倒下的柳亦煙:“亦煙,你沒事吧?”“亦煙……他怎麽知道我的名字的……”柳亦煙昏昏沉沉的,一下子昏在了對方的懷裏。

等她再次睜開雙眼,年輕男子正抱著她站在自己的家門口。

“你家到了。你真的不記得我啦柳亦煙?”年輕男子看著她好笑,“我是張光磊啊!”“張光磊……”柳亦煙重複了一遍這個名字,卻沒多大印象。

“看來你也醉了,回家去吧。”年輕男子把她放了下來。“嗯……謝謝你……要不哪天我請你吃飯吧……”柳亦煙說話也不利索了。“好啊!”男子很開心的樣子,遞過來一張紙:“這上有我的聯係方式。你可不要忘了。”柳亦煙接過來點點頭,打開了門慢慢上樓去了。

然而這一幕都被住在柳亦煙家附近的一個同校的女生看到了。當她看到一個男生抱著好似是酒醉的柳亦煙回家,頓時氣憤起來,這個柳亦煙也真不知廉恥!憑著漂亮的臉蛋,她以為自己很了不起嗎?!

她突然想了一個好主意,趕緊回家拿出手機,翻到班級裏的群,輸上了一句話:“柳亦煙半夜酒醉深巷被男生抱著回家親眼目睹!”還加了許多個感歎號,然後選擇群發。

次日,柳

亦煙吃了藥病情好轉了一些,她來到學校裏,卻發現大家看她眼神都那麽熟悉。

這是她上一回已經見過的眼神,在麗湖大學,裏麵包含著不屑和低視。大家紛紛議論起來:“看啊,那個女生來了,我們的‘校花’!”

“還‘校花’呢,分明是‘笑話’啊!”

“聽說了嗎,那個送她回家的男生是張光磊,很有名的一個帥哥,是哪個雜誌的名模。”

“真是不自愛啊!”

柳亦煙轉身出去了,她這輩子最恨得就是流言蜚語,這些話狠狠紮著她的心,張光磊,她想起來了,那是她的曾經高中的同學,和她還算要好。

她不知道的是張光磊一直都很喜歡她,無論外界說她什麽,都不管不顧的單戀著她,自從她出了事,走掉,他就開始千方百計的搜尋關於她的事情。後來得知她回到大學以後,他幾乎百般打聽才知道她去了哪裏,於是在她家附近租了房子,隻為能和她上學順路看看她。

可是,柳亦煙過得不好。他知道。她一點也不開心一直活在別人的蜚語和鄙視眼神下,支撐著,堅強的不倒下。

柳亦煙深深的感覺到了世態炎涼,牆倒眾人推的悲涼感,但是她一直都堅強的生存。她像一個堅強的天使,一個外表和內心都美麗的仙女。

當周六下午柳亦煙發來信息,上麵說由於工作出色,經理已經答應她能夠在雪來請他吃一頓飯,不超過200元。張光磊非常開心,卻發現不認識去雪來的路。

他一路走一路問,甚至被翻了白眼,叫不到出租車,隻好騎著家裏的電驢去,一路跑得飛快,生怕遲到,但是還是迷路了。

他又問了幾個小孩,一對情侶,卻得到了不一樣的答案。最後,他明白了小孩子哪裏會知道夜總會是什麽,趕緊順著那對情侶說的路一陣加速,走掉之前還聽到那對情侶中的女孩說,看看人家,女朋友找他的,多緊張啊,哪像你,一場約會能遲到二十幾分鍾。

來到了雪來,果然氣派的地方。張光磊剛走進去就看到一身黑色禮裙工作裝的柳亦煙正在門口,一看到他眼睛都亮了:“張光磊?”那天天太黑了,她根本沒看清,張光磊原來是這樣的一個大帥哥!

“不好意思,這身工作裝沒來得及換。”柳亦煙低著頭笑。“沒關係……挺好看的!”張光磊感到全身都緊張著。那頓飯還算可以,他們互相聊著柳亦煙走後學校裏麵發生的趣事,以及未來的夢想。

“將來我想當一個老師,有固定的工資,生活會很穩定,我和我的家……我的爸爸都可以有著平靜安樂的日子。”柳亦煙抬起頭抿著奶油,笑了。張光磊那一刻被她的真實和勇敢以及堅強狠狠地撼動了。

吃完飯,張光磊用電驢將亦煙送回了家。

然而總所周知,校園裏依舊是流言蜚語的集聚地。他們相聚後,柳亦煙的日子更加的不好過了,常常有人從窗口望進來,看看她的樣子。

柳亦煙用力的頂住來自四麵八方的壓力,依舊每天正常上課,放學去雪來做兼職。

在雪來的日子也不好過,時常有痞裏痞氣的男子在她送來酒的時候請她彎下腰來倒酒,順便挑起她的下巴吻上去,一些男子經常邀她一起到舞池中央,跳火辣的雙人舞蹈。

柳亦煙

都忍受著。然而事情發生在那天晚上,柳亦煙照舊去做兼職。

4號桌要一瓶雞尾酒,可是正好雞尾酒在櫃台上沒有,於是柳亦煙和同伴說了一聲,去了後台拿雞尾酒。後台在頂層7層。

當她走進電梯以後,一個胖胖的男人也跟著擠了上來,站在了她身旁。

柳亦煙認定這個人是一個暴發戶,看起來不是特別名貴的衣服,滿頭滿臉都是油光發亮的,一點也不講衛生,猥瑣男一個!柳亦煙想著,往一邊靠了靠。

然而,那個人看見了玻璃幕牆上反映出來的柳亦煙,多麽嬌柔的容貌,長長的黑直發,性感的黑裙子和高跟靴子,看起來是個服務生,手裏還拿著酒呢!那美貌和姣好的身姿一下子俘獲了他整顆肮髒的心,暴發戶不顧一切的按住了柳亦煙。

“你幹什麽!”被按在了電梯鏡牆壁上的柳亦煙一下子嚇得臉色發白。

“小妞……長得不賴,大爺我從未見過這麽漂亮的妞啊!”暴發戶噴著酒氣,大笑起來。

“走開!”柳亦煙厭惡的使勁推開他,“救命啊!有人嗎!”然而高層人很少,暴發戶到了六樓,門一開,他就強行拉起了柳亦煙的手臂將她拖進了自己的包間。

“救命!”柳亦煙大喊著,可惜暴發戶猛地捂住了她的嘴巴,噴著酒氣就來吻她。柳亦煙的眼前突然出現了跟電影一樣的幻象:

曾經的張天,神秘英俊的謝嘉榮,溫柔體貼的戴振,勇敢帥氣的張光磊。

絕對絕對不能就這樣毀了自己。柳亦煙想著,那個男人還在侵犯著,還大笑:“哈哈,難道想反抗嗎?來到這種地方,你以為自己是多麽純潔麽?”柳亦煙真的忍不住了,咬著牙掙紮著,舉起了手中的酒瓶,揮了過去。酒瓶在空中劃過漂亮的弧線,“呯!”一聲巨大的悶響。

暴發戶保持著大笑的表情倒了下去,很快,地麵一片猩紅,仿佛大片大片的玫瑰在盛開。

“啊——”柳亦煙的酒瓶從手中跌落,碎了一地。

然而,一幫子人聽到柳亦煙的救命趕了上來,看到的卻是柳亦煙嚇得動不了站在那裏,暴發戶滿臉是血的躺在地上。很快有人撥打110。

穿著警服的警察拿著手銬和警棍上來了,柳亦煙哪見過這些,嚇得動也動不了。警察問:“怎麽回事?”“這個服務生拿酒瓶子砸了顧客!”有人大聲說。

警察看著柳亦煙,柳亦煙說不出一個字。“麻煩您跟我們走一趟了小姐。”警察給柳亦煙扣上了冰冷的手銬,帶著她坐上了警車。

警察局裏。“小姐,您為什麽要用酒瓶擊打受害者的頭部?”警察厲聲問。

“我是屬於正當防衛,我隻好……”柳亦煙說,“我說的都是真的!”

“你沒有證人可以為你證明,而且現在一切證據都證明了你涉嫌故意傷害罪。”警察說,“柳小姐,你能找出一個證人嗎?”

“證人?!”她想起當時就她和暴發戶在一起,沒有其他人了,而且包間裏為了防止顧客隱私泄露是不安裝攝像監控設備的。

柳亦煙有口說不清,她找不到任何一個人替她辯白。警察說:“那麽柳小姐,您就構成了故意傷害罪了!”柳亦煙驚呆了,看著四周一片雪白的牆壁不禁一陣眩暈,她,她要坐牢房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