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我的人生才開始了二十年,真正的快樂還沒有被我爭取到,我不可以這樣在鐵窗裏度過我的青春!

眼淚慢慢匯集,柳亦煙努力忍住要爆發的哭聲,痛楚和無奈占據了她整個的身心,她的大腦一片空白。

原來人生可以有這麽多劇情,每一種都令她驚心動魄,難以忘懷。

但是她從來不想坐牢,這樣出去她還怎麽做人?那些唾沫星子會淹死她的!柳亦煙真的不希望“進去”,她是清白的啊!

突然,一個電話打了進來。警察接了電話聽了沒幾句,就不對勁兒了。很快,門外又走進來一個小警察,在審訊警察耳邊耳語了一些什麽。警察點了點頭,抬起頭來看著柳亦煙:“你可以走了。”

嗯?柳亦煙有點沒聽清楚。

“有一位先生願意保你出去。”警察說,“今天的事兒一筆勾銷了,以後注意啊!”柳亦煙頓時有一種悲壯的死裏逃生之感!這個人是誰啊!這樣及時,這樣好心!出去一定好好感謝他!

走出警察局大門的一霎那,柳亦煙流下了淚。外麵的空氣這樣新鮮,自由多麽好啊!

人的一生總要經曆很多很多磨難,柳亦煙覺得自己的閱曆也太過豐富了一些,今天這樣明天那樣,真是看不清前進的路究竟在哪裏了。生活過於豐富多彩了,柳亦煙慢慢練就了超級適應力。

在走出大門的時候,麵前突然出現了一個人,是一個再熟悉不過的身影——謝嘉榮。

“謝先生。”柳亦煙一笑打了個招呼就準備走。“等等,我想請你一起……去坐坐吧!”謝嘉榮說。“坐坐?”柳亦煙冷笑,去他家坐坐?那還會隻是坐坐?

“其實每次碰到你……你都……所以我很想找你,說說話而已,我們去肯德基,人多好不好?”謝嘉榮顯然知道她的意思。柳亦煙抬起頭看到他動人的眼眸,沒辦法拒絕。

肯德基裏,他為她挑了一杯草莓味的甜品奶昔,自己則是加冰塊的咖啡。“晚上喝咖啡會不好睡覺啊!”柳亦煙說。“沒事。”謝嘉榮一笑,迷人至極。

柳亦煙埋下頭吃著奶昔,甜絲絲的透著一絲絲涼意:“謝先生你為何……”“柳亦煙,以後你不要叫我謝先生了。直接叫我謝嘉榮就可以了。”謝嘉榮挖起一個冰塊,“其實,每一次和你在一起我都很開心,也很有負罪感。我知道金錢並彌補不了你,我也知道你撕掉了那些支票,但是這更讓我看清了什麽是真正的柳亦煙。”

柳亦煙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謝嘉榮看見她粉紅色的臉頰,那麽可愛動人:“你是一個好女孩,一個漂亮的好女孩,我真的希望你能時時刻刻在我身邊……這一次進警局,我也相信你……”

柳亦煙這才意識到恩人就在眼前:“你……是你把我保出來的?”“對。”謝嘉榮說,“沒關係,我不會傷害你,因為我真的很想保護你。如果你能答應我……”

“我……其實我……”柳亦煙說著,猶豫著。麵前這個男人

英氣逼人,強大的氣場現在又加入了溫和的元素,有一種溫情:“我想我也許不會拒絕……”

“太好了!”謝嘉榮放下了杯子,“那我們達成合約了!我要你跟著我,無期限的哦!直到有一天我討厭你了。”

“呃……”柳亦煙笑了起來,笑起來特別好看。“好了,你是我的女人了,以後這個世界上沒什麽能傷害你的!”謝嘉榮湊近她,輕柔的吻上了她的嘴唇。

她的嘴唇裏還有草莓奶昔的香甜,一絲絲蜜一樣的美好。謝嘉榮帶著她回了度假區。

次日陽光大好,整個美麗如王宮的度假區在陽光下更加美了。女傭們頭一次看到主人帶回來的這個女子會笑,笑的燦爛極了,比花園裏最美的芍藥還要迷人。

“你們都看清楚了!”謝嘉榮拉著柳亦煙的手,“這位是你們的女主人!以後都要叫她太太,記住了?”女傭們急忙行禮答道:“太太早上好。”“太太,聽著很老啊!”柳亦煙笑著看謝嘉榮。

“難道叫你娘娘?”謝嘉榮也笑了。柳亦煙的笑真的很迷人。

“以後住在這裏吧,上麵有很多的空閑房間,你不是不喜歡你的那個家嗎?”謝嘉榮關愛的看著她,“對了,夜總會的工作不需要了,你要辭掉它!我可以保證你每個月都過得像最富有的公主!”

“好。”柳亦煙順從的點頭,像一隻乖巧的貓咪。

開學後,柳亦煙真的去雪來夜總會辭去了工作,雪來的人事部經理看到是謝嘉榮的手下護送來的女人,嚇得不行,趕緊辦好了辭職手續。

回到了學校,謝嘉榮不知用什麽辦法壓下了所有的流言蜚語,現在所有學生看到她都是一臉恭敬的神情,甚至老師也不怎麽管她。

柳亦煙現在終於過上了平靜安樂的生活,耳旁清靜了,又有一個高富帥謝嘉榮愛著自己,多幸福啊!這樣,時光慢慢的流逝。

柳亦煙當上了謝家的少夫人,每天根本不用擔心錢的問題,她可以盡情的買喜歡的東西。但是柳亦煙是一個比較勤儉的女孩子,即使有了錢,也不會大手大腳像弟弟妹妹那樣的揮霍。她喜歡普通的衣服,比如校服,格子裙子之類的,就像她向往著一帆風順的生活。

在學校裏,她依舊穿著樸素的校服,白色襯衫和黑色格子裙,依舊每天認真的上課,學習。晚自習免除,她會跑到度假區找謝嘉榮,兩個人一起漫步花園,欣賞風花雪月。

晚上,柳亦煙還是要回家睡覺的,睡得很晚,都將近零點,第二天當然也沒有早自習。

謝嘉榮吩咐幾個得力的助手:“現在我們要幫柳小姐打造出一個她心目中的好環境!無論如何要幫她淨化身邊的一切!首先,搞到她學校校長的電話。”

“是!”那幾個人麻利的答道,腳步輕快的離開了。謝嘉榮的英俊臉龐上浮現出一絲絲笑容,看起來更加的迷人了。

不多久,麗湖大學的校長接到了一個電話:“是校長先生嗎?您們學校的校花柳亦

煙現在是我們謝氏的人了,你必須時時刻刻保證她在學校裏的安全,絕對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她!”

校長一聽,謝氏,嚇得滿頭大汗,急忙說:“沒問題!沒問題!您放心吧,柳小姐會在我們這裏受到最高級別的待遇!”

掛了電話,謝嘉榮開心地露出了笑臉:“現在要壓一壓學校裏對柳亦煙不利的流言了,你們換上校服混進去,給校長先打個招呼,再時時刻刻呆在柳亦煙的身旁,這些對她不利的風言風語,隻要看見誰說,就狠狠地整他!”

幾個年輕的女手下立馬同意了,換上了大學的校服,在第二天一大早門衛打開大門學生蜂擁而入的時候混了進去,並輕而易舉的找到了校長辦公室。校長一看幾個女生樣貌不凡,急忙讓座。

“我們就不坐了,你也知道謝氏的實力。我們也是有命在身,前來保衛貴校的校花小姐。請允許我們這幾天在校園裏,在下課的時候隨意出入還有,請告知我們,柳小姐在哪個班級?”一個女子說。“好說,好說。”校長擦著額頭上的汗珠,拿出了校牌。幾個女孩接過來別上,轉身走了。

她們在下課的時候分頭行動,有的在水池旁看著來來往往洗手的女生,有的進入衛生間注意每一個女生的言行,有的,總之,她們幾乎覆蓋了整個學校的角角落落,隻要聽到一句談論柳亦煙的壞話,她們就會衝上前去,以強大的氣場和強硬的拳頭製服對方。

連續一周,埋頭學習的柳亦煙沒注意到,身邊的流言蜚語越來越少了,幾乎沒有人膽敢嚼舌根,對這位美貌的校花小姐更是敬而遠之。柳亦煙隻是覺得耳根清靜了許多,這樣正和她的心意,她就可以安心的學習生活了。

隻是,她總覺得有人跟著她,上哪兒都有人看著。謝嘉榮為了防止她在學校的安全,更是為了防止作為校花的她被其他人侵犯,於是命令那些女孩不用回來,一直呆在柳亦煙的身旁保護她,無期限的保護。

柳亦煙來到圖書館,她抽下一本書,突然從前麵的玻璃牆上看到一個穿著校服的女子正目不轉睛的盯著她,然後掏出手機來記錄什麽東西。柳亦煙看到她戴著一條手鏈,手鏈上的標誌和謝嘉榮度假區大門上掛著的標誌牌一模一樣。

好啊,果然是他派來的人,看來耳邊清靜了也是這些女生的功勞。嗬嗬,就這樣的不信任她麽,這不恰恰證明了他謝嘉榮也拿她當流言中的那種女生來看麽!

柳亦煙憤憤的想著,拿了書和一盒牛奶離開了圖書館。

在這所大學裏,柳亦煙再也聽不到關於自己的一句不好的話。可是,她付出了自由的代價,無論她走到哪裏,都能感覺得到有一群人跟在身後,時時刻刻密切的監視著她。

柳亦煙突然想起了那一夜她走進警察局聽到“定罪”時的感覺,現在她覺得自己還不如坐牢,囚犯們也有沒人監管的時候,她則處於一個無形的監牢裏麵,被許許多多的眼線包圍,一點個人隱私都不能有,更不能去見男性朋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