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開始懷念以前的生活,雖然遍布流言蜚語,但是她可以選擇避開;雖然清苦了一點,可是她放學以後可以在大街上隨意的走動。而現在,她必須去謝氏的度假區,和謝嘉榮在一起。

謝嘉榮拿出上好的飲料和甜品,在花園的清香風裏坐下。柳亦煙坐在他身旁,他將一隻胳膊搭在柳亦煙的肩頭,說:“亦煙啊,最近怎麽看起來這麽抑鬱?有什麽不開心的?”

柳亦煙低下了頭,碎碎的劉海遮住了她晶亮的眼眸。“說嘛,不開心就告訴我啊!”謝嘉榮扭過頭來,輕輕地吻上她的耳垂。他永遠是這樣的讓人放不開他,柳亦煙低低的唔了一聲,小聲說:“你幹嘛要派人,跟著我?”“不是為你的安全嘛少夫人?”謝嘉榮笑了,“怎麽,她們沒有好好保護你?”

“不是啦,”柳亦煙說,“我覺得她們處處都跟著我,有點,”謝嘉榮拍拍她的肩頭,說道:“怕什麽,有她們在沒人敢說你的壞話了,不好嗎?”柳亦煙垂下眼瞼沒在說話。

謝嘉榮說:“最近幾天忙極了,也不知道在忙些什麽。晚上有你陪著我真是感覺不錯。明天星期六了吧,你們女孩子都喜歡購物對吧,去A市最大的商城隨便買,讓她們跟著你做個參謀。”說著謝嘉榮從衣兜裏拿出一個黑色的夾子,名貴的閃著光,從裏麵抽出一張信用卡:“給你,盡情買。”

柳亦煙很想冷笑,參謀,是怕她遇見男同學了吧?哼,真陰險。柳亦煙想起自己以前還沒有這麽多事情的時候,和要好的姐妹一起去逛街,哪怕很小的店隻要看到她們喜歡的衣服就要試試,哪怕幾乎擠不進去的小精品店店也不放過,一定要進去拍一摞大頭貼,然後互相開心的吐槽對方。

那個時候多麽快樂啊,即使這裏有著真花瑤草,空氣裏都夾雜著玫瑰和紫丁香的香味,但是她還是覺得不如以前的小巷子裏西瓜皮發出的味道。

多麽想要自由啊,柳亦煙躺在自己的床上看著窗外滿天繁星想著,自己如同被困在了鳥籠子裏!對了,謝嘉榮好像說過,他包著她是無期限的,除非……

除非他討厭她了。

對,隻要他討厭她了,她就能夠恢複自由身!太棒了,她為自己的聰明感到慶幸,不如就狠狠地宰他一頓,沒命的花他的錢,說不定他一看自己是這樣沒節製的女孩,會認為她虛榮拜金,說不定就會把她一腳踢了!這樣她就成功了!

第二天是周六,也是一個陽光明媚的好日子,柳亦煙早早起床,換上謝嘉榮曾經送給她的一套碎鑽的白裙子,在梳妝鏡前麵別發卡。

“又要出門去啊,我們的大小姐,看起來不錯嘛,要去勾引誰啊?”柳亦夢從餐桌旁邊站起身走了過來,徑直走了過去。看著這個妹妹身上一身的名牌,柳亦煙心想,我也可以買一身一身的名貴衣服,不就是錢嘛,我有錢!

來到小區門口,一輛雪白的轎車正等著。一個黑衣女子下車為她打開車門:“柳小姐請。”柳亦煙坐在了副駕駛上,車門一關,轎車就平穩的駛了出去。

這是A市最豪華的商城,名字就很霸氣——皇宮商城,可不是一般人能進來的,進來也買不起,根本沒有低於三位數的商品。奢侈的金銀珠寶,鑽石戒指,瑪瑙項鏈,出自設計界高層的手筆的獨家原創衣服,世界名牌鞋子和包包,各種各樣應有盡有,琳琅滿目。

柳亦煙從來沒來過這麽高級的商城,幾乎是目不

暇接,這麽多好東西啊!她想我買些什麽好呢,就挑最貴的吧!於是她來到了一個專門賣名貴的裙子的店鋪。

店員一看是謝氏的人陪同的一位小姐,還穿的這麽漂亮急忙上前:“小姐,歡迎大駕光臨,您需要什麽幫助?”柳亦煙環顧了一周,看到一件白藍相間的裙子,腰間還有一串漂亮的腰帶。“那個多少錢?”柳亦煙說。“哎呀,小姐真是好眼光,那是我們店裏最後一件了,不貴不貴,九千四而已。”店員點頭哈腰的,“您要不要試試?”

“不用了,裝起來吧。”柳亦煙拿出卡在櫃台上一刷,刷去了九千四。店員大吃一驚,有錢人買衣服還真是不一樣,試都不試就買了!眼睛都不眨一下!於是急忙找出了一個超級漂亮的袋子,把裙子折疊的整整齊齊裝進去。柳亦煙身後的一個黑衣女子馬上接了過啦。

“再去看看包包吧,還有鞋子,還有……”柳亦煙盤算著,又來到了賣包包的地方,挑了一個價值三萬多的米白色高級包包。

無論她買什麽,總有人替她拿著,而且沒人說她怎麽買這麽貴的東西。柳亦煙感到很開心,又去了很多店買東西,大包小包的幾乎把轎車的後備都塞滿了。

回到度假區,謝嘉榮看到她買回來的東西,連眉頭都沒皺一下,隻笑著說:“哦,買回來啦?試試吧。”說完,就拿著柳亦煙剛買的名貴的衣服,拉著柳亦煙上了樓上的臥室。

柳亦煙突然想到了一個好主意,於是拿出衣服,掏出來一看,就嗔怪的說:“哎呀,離近了看這麽難看啊!我不喜歡了!”誰知謝嘉榮並沒有生氣,反而溫柔地捏捏她的臉蛋:“不喜歡了就不要了。”

柳亦煙把衣服一件件扔出來:“不行,我都不喜歡了!”“都不喜歡了就都不要了。我們再買。”謝嘉榮依舊溫和的看著她,吻了吻她的臉頰:“生氣就不好了小寶貝。”

小寶貝。柳亦煙在心裏怒氣衝衝的想,怎麽就惹不怒他呢?謝嘉榮不應該是一個有錢的暴躁的主嗎?難道也有溫柔的一麵俠骨柔情?

我就不信你會不生氣。柳亦煙憤憤的想著,接連幾個星期,每個周末她都要大包小包的從皇宮商城買回來衣服和包包,有的實在漂亮就拿回家,其他的都說不喜歡了,然後被謝嘉榮命人拿出去扔掉。

而在家裏,柳亦煙穿著的睡衣都是非常名貴的,這讓她的弟弟妹妹又一次對她起了疑心。“柳亦煙什麽時候那麽有錢了?”劉宏闊想著,還是天天去棋牌室賭博,這些天他的手氣很背,連著輸了很多錢,而且下的賭注越來越大。

“恒哥,你又輸了哦!”棋牌室的招待是個美女,妖豔至極,她坐在劉宏闊的腿上嗔怪的說道,蹙起了眉頭。劉宏闊惱怒的一把將麵前的大摞大摞的紙幣往贏家手邊一推,大吼一聲:“老子不賭了!再也不和你們這幫子玩了!”

幾個彪形大漢立馬圍了過來。贏家哈哈大笑:“劉宏闊,你想拍拍屁股走人,洗幹淨了回去,有那麽容易嗎,這是什麽地方你應該知道!”劉宏闊呆住了,害怕的全身一慫,無可奈何又有些忌憚的慢慢坐了回去。

繼續。贏家擺出一副老大的樣子,點上一支大雪茄。美女立刻撲了過去:“哎呀還是大哥好,哪像那個小子一直那麽背,我們大哥是穩勝啊!”贏家又一次大笑起來。劉宏闊攥緊了拳頭,他知道自己已經欠下了一屁股債,再在這裏待下去隻會欠下更多。

然而這是一個泥潭,沒有人能夠幹幹淨淨的出去,陷進去就已經注定了結局。

很快,劉家經常有要債的出入,都是奔著劉宏闊去的,劉環宇一直埋頭於公司經常不在家,家裏隻有甘小美。甘小美隻好每次都流著淚說兒子不在家,他們就會隨手拿走家裏的東西去典當,還放狠話說一天不還清,就找一天!

劉宏闊隻能過著東躲西藏的日子,家也不敢回,天天住朋友家,朋友也嫌棄了。他隻好找最偏僻的小旅店躲著,避風頭。

柳亦煙則正想著怎麽擺脫了謝嘉榮這個黃金主兒,恢複自由,好像自己怎麽大手大腳的花他的錢都沒關係,他都不會生氣,司空見慣了一樣。

當柳亦煙在家裏舒舒服服的趴在床上,穿著漂亮睡衣,吃著零食正看著小說,劉宏闊回來了,咣當一聲關上了門,然後就衝了進來:“姐姐,姐姐!你快點救我!逼債的找上門來了!還拿著菜刀和大棍!”柳亦煙聽的一愣一愣的,什麽?

“哎呀,我的好姐姐!”劉宏闊幾乎給柳亦煙跪下了,“他們要殺了我!姐你不能眼睜睜的看我去死吧!快點救我!”

柳亦煙看著弟弟,這好歹也是一個父親的孩子,她生性的善良又一次砸心中燃燒起來,怎麽辦,總不能眼睜睜的就這樣讓人家在家門口把弟弟砍了吧。可是她又能幫上什麽忙?

“我,幫你吧。”柳亦煙緩緩地說,劉宏闊幾乎高興瘋了,雖然他不知道姐姐為何有錢了,但是隻要能夠救他就行!

柳亦煙對他說:“先藏在我的一櫃子裏,我去看下。”說完走出房門,看到了那群人正要衝進來,門衛怎麽也攔不住,甘小美在一旁流著淚乞求著:“我的兒子真的不在家,各位大哥求求你們放過他啊!”

“放過他?想得美!他欠了我們那麽多錢,怎麽說放就放?!”拎著菜刀的人們大聲囔囔著,一定要劉宏闊出來。柳亦煙走了出去。

一看到這個穿著白色睡裙的女子,大家都呆住了,好美啊,簡直是天仙下凡!這麽美麗的女孩子真是從未見過的誘人!“你們不要來了,我是謝氏的人,你們也應該知道謝嘉榮是誰吧,不想惹他的,就趕緊滾!”柳亦煙拿出了謝氏標誌的手鏈。

那群人一看,還真的嚇了一跳:“哎呀,我們有眼不識泰山,衝撞了謝氏小姐,真是該死!我們這就走!這就走!”說完一個推一個推推嚷嚷的急忙走了,上了車,一溜煙不見了。

甘小美抬起滿是眼淚的臉,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柳亦煙。這個小女孩居然和謝氏有聯係!

那天下午,柳亦煙獨自來到了謝氏的度假區,找謝嘉榮。謝嘉榮聽手下說:“柳小姐要見您。”就知道這個女孩子終於主動了起來,急忙衝下樓,便看到一身普通體恤衫的柳亦煙。

“亦煙你……”謝嘉榮奇怪的問。“我想找你幫個忙。”柳亦煙低低的說,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頭,臉上還泛著紅暈。“咱們之間還客氣啥,說吧,隻要是我能做到的。”謝嘉榮說。

“我需要一筆錢,去還債,我的異母弟弟他,”柳亦煙捏著衣角,“他賭博輸了很多錢,”

“劉宏闊?他不是騙你兩次了嗎?你怎麽還要這麽幫他?”謝嘉榮皺起了眉頭。“可總歸也是一個父親的孩子吧,我不能坐視不管。爸爸的公司還沒有徹底恢複過來,我不幫他還有誰能幫?”柳亦煙抬起頭,眼睛裏寫滿了鄭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