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離世家加入茅山宗其實就是一個雙贏的局麵,鍾離世家可以擺脫火雲山被毀,家族沒落的危機,而茅山宗也得到了實力的補充。

所以鍾離世家和茅山宗的融合進行得非常快,也非常順利,而且為了能讓鍾離世家更快的與茅山宗融為一體,李銳也是煞費苦心,不僅僅單獨為鍾離世家成立一個火部,由鍾離火雲領導,更是為他們親自煉製了一件仙器級別的洞府法寶,並且在這件洞府法寶中,安置了上百種從仙界帶下來的低級火焰。

別看都是低級火焰,這些來自仙界的低級火焰,放在凡間,那可就是最頂級的存在,而且李銳能拿出來的火焰也都是精挑細選的,都是那種相對來說比較溫和,適合在凡間使用的。

當然高級火焰李銳也有,但是他並沒有拿出來,因為高級火焰絕對不是凡間修真者能接觸的,李銳倒是還留下了一朵中級火焰作為火部的鎮部之寶。

這朵中級火焰名為造化之焰,具有造化之力,在仙界主要是用來煉製一些療傷和養生、延壽的丹藥的,在凡間雖然沒有人能使用和煉化它,但是如果受了重傷,隻要還活著,在造化之焰的輻射範圍之內,都能保住性命,並且逐漸好轉。

對於李銳這種貼心的安排,鍾離火雲以及鍾離世家所有人都無比的感激。這也直接提升了鍾離世家眾人對茅山宗的忠誠度,並且在以後的歲月裏,為茅山宗培養出了大批的煉丹師和煉器師,為茅山宗的繁榮做出了極大的貢獻。

收編一個家族的工作量還是不小的,畢竟是兩個門派的融合,必須要小心細致,否則很容易造成一些不必要的矛盾,李銳當然沒有時間處理這樣的事情,於是他直接將這件事情交給了老成持重的宋明清處理。

他也沒有繼續去追殺光明教廷的教主約瑟,因為處理火雲山的事情耽誤了一些時間,此時的約瑟已經逃回到了光明教廷的軍營。

光明教廷這一次算是傾巢而出,大軍足有百萬之多,暗黑議會現在雖然隻剩下一些殘兵遊勇,但是卻也有三十萬左右。這樣的實力也絕對不是李銳逞匹夫之勇可以解決的。

另外,李銳自己可以溝通仙凡兩界,從仙界出現大量的魔化世界樹的樹根,李銳就知道,凡間的這次西方入侵根本不算什麽,隻能是小打小鬧,大頭還是要看仙界的。

仙界的勝負才是最後的重點,如果仙界被魔化世界樹打通了東西通道,導致西方天堂大舉入侵東方天庭,那麽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凡間修真界也將會出現極大的動蕩。

如果東方天庭毀滅了西方的陰謀,阻擋住了魔化世界樹的入侵,那麽光明教廷和暗黑議會的入侵也就成了無根之萍,也會很快就散去的。

知道最後的關鍵不是自己能左右的之後,李銳也就沒有了先前的急切。

而且還有一件對李銳來說更加至關重要的事情,李銳的婚期到了,雖然現在修真界因為西方的入侵打得一團糟,但是世俗卻異常平靜,各個國家之間基本上還是保持著表麵和睦和平的相處方式。所以,李銳打算如期在世俗完成自己的終身大事。

世俗十月五號,星期六,農曆九月初六,李銳與楚佩婷的婚禮當天,茅山宗的總部和分部都開始張燈結彩,到處都掛著大紅綢緞,到處都擺放著各種奇花異草,花卉花籃,所有的地方都裝扮一新,貼滿了喜字和各種代表著喜慶吉祥的圖案。

整個茅山宗,包括現在還處於戰亂的聖地茅山宗分部,都洋溢著喜慶的氣息。尤其是茅山宗總部,更是鳳鳴鶴舞,虎嘯龍蟠,到處都是一副喜慶祥瑞的景象。

當然,很多地方的場麵普通人是看不到的,而普通人能看到的則是在龍口山茅山宗分部的廣場上,整整齊齊擺放著上千張圓桌。

距離廣場不遠的地方,更是有一個臨時搭建的巨大棚子,棚子裏更是有三千多名廚師在林英的指導下,有條不紊的正在處理著各種食材。

李銳的婚宴直接采用流水席的形勢舉辦,這也是李銳的父母商議出來的,因為這是李銳老家的一個風俗,而且流水席開放整整三天,隻要是前來道賀的人,都可以隨意吃喝。

最關鍵的是,這些流水席使用的食材清一色都是來自茅山宗內部種植的,無論是蔬菜還是各種魚肉,都是人間極品。酒水也是茅山宗自釀的,雖然不是天庭的仙酒,但是卻也都是在靈酒的範疇,每一瓶在市場上都價值過萬。

另外僅僅為了烹飪出足夠的菜肴,獲得李銳廚藝傳承的弟子林英,更是早早的就在茅山宗內部挑選出了五千名有廚藝基礎人,進行專門培養,現在廚部也已經成為茅山宗的一個大部,畢竟以廚入道也是可行的。

所以,李銳婚宴上的這一桌酒席,如果按照成本來計算,最少也價值八萬以上,而且這還是有價無市。畢竟無論是那些掌灶的茅山宗弟子,還是那些來自茅山宗內部的食材,都是市場上見不到的。

當然,這不能說是李銳奢侈浪費,而是因為李銳實在是太財大氣粗了,茅山宗作為一個修真門派,他們手縫裏流出來的一點東西,放在世俗就是價值連城。所以茅山宗根本就不缺錢,既然不缺錢,那作為人生最重要的事情之一的結婚,為什麽不搞得奢華一些呢。

而且在世俗來參加李銳婚禮的人,除了自家的親人朋友之外,更多的還是來至世俗各大家族、勢力的高層人員。李銳如果準備得太寒酸了,也是很沒有麵子的。

最關鍵的是,他的嶽父家族因為情況特殊,所以不能太過張揚,甚至都不準備籌辦什麽喜宴,隻等著李銳和楚佩婷結婚之後一起到楚家,與楚家以及和楚家親近的一些人吃個便飯,這就算是楚家舉辦的婚宴了。

但是婚禮對於任何一個女性來說,都可能是一生中最美好的回憶,所以李銳堅決不希望讓楚佩婷留下遺憾。楚家不能大張旗鼓的嫁女,那麽他就要轟轟烈烈的娶媳婦。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