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別說,這塊翡翠好像是暖玉製成的似的,它居然給我一種暖暖的,非常清新得感覺。真是太奇怪了!”方向直接疑惑的說道。

“姐夫,其實這並不是翡翠,而是一種符籙,叫做聚靈符,有聚集靈氣的效果,你的那種暖暖的感覺,其實就是靈氣匯聚在你身邊產生的效果!”李銳解釋道。

“聚靈符?”方向再次疑惑的看向李銳。

“哎,又得解釋一遍。看樣子我應該弄個新聞發布了!”李銳不由得歎息了一聲,這些天,關於茅山別院的事情,他已經對好幾個人解釋了若幹遍了,不過現在不解釋不行,於是他又耐著性子說了一遍,順便也把即將要舉辦的拍賣會說了出來,尤其重點是延壽美顏丹與漆葉青粘散的統一上。

“小銳,你這裏還有請柬嗎?你一定要給我兩……不行,最少也要給我三張!”方向聽完李銳的解釋之後,他雖然對於李銳這麽年輕就能創立一個門派而震驚,但是商人的敏感卻讓他更加關注李銳所說的拍賣會,甚至他第一時間就感受到了這次拍賣會所蘊含的能量,於是他立刻迫不及待的說道。

“三張就夠了嗎?其實我給你準備了五張呢!看來我還可以省下兩張。”李銳看著方向笑著說道。

作為自己的合作夥伴,李銳不僅僅給方向準備了五張請柬,還給孟凡義也準備了五張請柬。另外他還準備了五張是用來討好自己的老丈人的,他自己手裏隻留著五張請柬,以備不時之需。

“五張?哈哈,小銳。太謝謝你了!”方向興奮得直接就要給李銳一個大大的擁抱。

“姐夫,你要親熱還是找娜姐去吧,我可受不了你這熊抱。”李銳笑嗬嗬的一把將方向推開了。

幾人說說笑笑的氣氛非常的融洽,而且方向對於舉辦這種商業行為也是很內行的,他直接給李銳提出了不少的寶貴意見。甚至到了最後,李銳把在外的宋明清、唐山、程立雪都叫了回來,讓他們與方向一起,將拍賣會的各種程序再次的完善了起來。

“哈哈,師傅,我愛你。我愛死你了!”就在大家討論的熱火朝天的時候,梁坤直接怪叫著穿著一件睡衣就從二樓衝了下來,並且張開雙手向李銳撲了過來。

“滾!”李銳看到梁坤衝出來他就有防備了,因為梁坤可是有前科的,所以當他看到梁坤果然朝著自己抱過來。這次他就沒有客氣,直接就一腳踹了過去。

“啊!我一定會回來了!”梁坤被李銳一腳又踹回到了二樓,當然李銳用的是巧勁,梁坤是不可能受傷的,不過摔個灰頭土臉的是絕對了,而梁坤明顯也感覺到了李銳這一腳的力度,頓時在空中怪叫了起來。

“哈哈、哈哈!”梁坤搞怪的舉動頓時惹得大家都不由得笑了起來。

因為晚上要去參加楚佩婷的小姐妹的生日宴會,所以最後眾人雖然聊的很盡興。但是卻也不得不結束,方向小心翼翼的嗬護著李娜離開了,而梁坤也帶著金子走了。

李銳開著他那輛賓利在楚佩婷的指引下來到了玫瑰園別墅區。這裏李銳以前也來過,那個時候他剛賣了一些天庭碎石,然後就準備換房子,不過這個別墅區距離市區太近了,按照一般人的眼光,會覺得這裏的位置非常好。但是對於李銳來說,卻非常不理想。所以就沒有選擇這裏。

這個別墅小區算是南市最頂級的別墅區,魯省的大富豪幾乎都住在這裏。所以這裏的安保係統還是很不錯的,甚至李銳都知道,這裏的保安都是複轉軍人,而且還有幾個是特種部隊出來的,如果不是楚佩婷有請柬,別看李銳開著一輛賓利,也進不了這個小區。

而且進到這個小區之後,李銳驚奇的發現,這裏每一棟別墅都有一個自己的小型停車場,幾乎每個停車場上都停著幾輛豪車,而且很多還都是那種限量版的,比如蘭博基尼、瑪莎拉蒂、加長林肯、勞斯萊斯等等,隻要世界上有的名牌豪車,這裏幾乎都能見到,偶爾出現幾輛看似便宜的寶馬,仔細一看還都是經過改裝防彈的,起步價最低也得在七八百萬以上,自己這輛一千萬左右的賓利,在這裏還真不算什麽。

尤其是當楚佩婷帶著李銳來到目的地之後,這棟別墅的停車場上簡直可以舉辦一場千萬級世界豪車展覽了。

“婷婷來了!”

“婷婷!”

李銳的賓利開過的時候,大家一點都不以為意,但是當楚佩婷從車上下來之後,情形立刻發生了極大的轉變,就見七八個年輕人一起蜂擁的就跑了過來,一個個無論男女,臉上都露出了殷勤的笑容。

這七八個年輕人李銳其實早就看到了,他們一直都在別墅的門口轉悠,一看就知道是在等人,不過一開始李銳不知道這些人是在等誰,但是現在看來,明顯就是在等楚佩婷。

“小美、夢夢!”楚佩婷看到這些人,也直接興奮了起來,甚至拉著其中的兩個女孩歡悅的像小孩一般的又蹦又跳。

李銳停好車之後,就麵帶微笑的跟在楚佩婷的身邊,現在也是靜靜的站在那裏看著楚佩婷,臉上全都是柔情,都是滿滿的愛意。

“小子,你和婷婷是什麽關係?”不過就在這個時候,突然有三個男子走了過來,其中走在最中間的那個身材魁梧,身上甚至還帶著一股子鐵血的氣息,很像是軍隊裏的人,這個人看著李銳,直接毫不客氣的問道。

“我和婷婷什麽關係,和你有毛關係?”對方的語氣很衝,這讓李銳第一個念頭就是遇到情敵了,於是他直接冷冷的說道。

“和我的關係大了。婷婷可不是你們這種阿貓阿狗能高攀的。所以我警告你,離婷婷遠一點,否則別怪我對你不客氣!”魁梧大漢直接雙手握在一起,把手指掰得嘎巴直響。

“如果我說不呢?”李銳再次冷笑著說道。

“那我現在就打斷你的腿,把你從這裏扔出去!”魁梧大漢囂張的說道。

“你可以試試!”李銳毫不示弱的說道。(未完待續)

ps:求票了,求票了。月底競爭越發激烈,求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