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對於元冷山的遭遇其實也都還是很同情的,不過同情歸同情,但是這並不代表大家就可以為了元冷山而犧牲自己的利益,於是大家在台下就直接喊叫了起來。.xshuotxt

“我們也知道你的心情,誰家的傳承斷了都很難過,前段時間,老閆家的傳承不是也斷了,但是人家老閆就不像你這麽瘋狂”

“現在仙凡通道被全麵封鎖,隻能下界飛升上來,上麵的根本就下不去”

“就是,別說你了,就是大羅金仙都進入不了凡間,誰又能幫你傳話呢?”

“還有,老元,你的那些收藏……嗬嗬,你還是下來吧,不要耽誤我們大家的時間了”

“唉”台上的元冷山聽著眾人的話,臉上全部都是失望之色。他雖然被消去了仙籍,但是這二百年來,他卻一直都沒有忘記凡間的事情。他一直都在努力的尋找下界或者給凡間傳遞信息的機會,但是卻沒有一次成功的。

“元兄,可否過來一敘?”而就在眾人看著元冷山離開平台的時候,站在李銳身邊的陶弘景突然大聲的喊道。

“陶老弟”聽到喊聲,元冷山的臉上微微露出一絲激動的表情。自從他被消去仙籍之後,無論是以前的朋友,還有同僚,都遠遠的避開他,就好像接觸他就會倒黴似的,但是唯獨有幾個人,卻對他始終如故,其中就有陶弘景,所以此時聽到陶弘景的喊聲,元冷山立刻就應了一聲,然後走了過來。

“元兄,你這是何苦呢”陶弘景看著元冷山,不由得再次感歎的說道。

其實在元冷山沒有被消去仙籍的時候,陶弘景與他的關係也就一般,隻能算是一般的朋友,不過後來當元冷山的凡間傳承血脈斷掉之後,當時凡間茅山宗也正好處於這種狀態。所以陶弘景頓時對元冷山起了同病相憐的感覺。

不過現在,茅山宗的傳承在李銳的手裏以另外一種形式延續了下去,而且因為有李銳的純在,興許還會越來越興旺。想到這裏。陶弘景看向李銳的目光越來越滿意。

“陶老弟,我這心中不甘呀想我在凡間的時候,也是一心向善,傳徒授業時更是沒有任何保留,而且我還收集天下文章雜誌筆記記錄成冊。編纂成書籍,也算是為文化傳承做出了巨大的貢獻。而進入天庭之後,工作更是矜矜業業,沒有任何一點懈怠。但是,我如今的遭遇,我不甘我心寒呀”元冷山神情黯然,瞬間感覺好像又衰老了幾分似的。

“元兄,你……”陶弘景本想再安慰對方幾句,不過突然他的神情猛然一變,雙眼直接飛快的看向站在自己身邊的李銳身上。

“祖師”李銳被陶弘景詭異的目光看得渾身不舒服。隻得疑惑的喊了一聲。

“嗬嗬,沒事”陶弘景朝著李銳搖了搖頭,然後再次看著元冷山說道“元兄,你現在唯一的願望就是有人能幫你往凡間傳遞個消息,是不是?”

“是的雖然我能感覺到我的傳承血脈已經斷掉。但是我們元家還有著無數的旁支,沒有了嫡傳,旁支也可以成為嫡傳,另外,我在飛升仙界之前,也留了一些後手。就是為了預防這樣的事情出現,現在隻要有人能幫我把消息傳遞下去,我的傳承血脈就不會斷,就會繼續延續下去”元冷山說到自己的傳承血脈的時候。雙眼冒著瘋狂的光芒。

“既然如此,那我向你推薦一個人”陶弘景直接微笑著說道。

“什麽人?”元冷山突然精神大振,瞪著眼睛看向陶弘景。

其實在元冷山說道希望有人能下界為他傳遞一個消息的時候,李銳就心有所感,此時在陶弘景說要給他介紹一個人的時候,他就知道是自己。果然陶弘景就把目光轉移到了李銳的身上。

“他?”當元冷山目光看向李銳的時候,臉上最先表現出來的是不信,因為李銳的實力太低了,不過很快他的雙眼直接閃出精光,因為他突然想到,天庭的人實力最低的也是人仙,而眼前這個人赫然才是元嬰中期,這簡直太逆天了。

“這是我茅山仙境第三十代傳人。另外他還有一個身份就是天庭清潔工……”陶弘景開始介紹李銳。

“祖師,我現在升官了。我現在是從品環衛處第九號垃圾處理站的站長”李銳突然笑嗬嗬的在一旁說道。

“咦?你小子這官升得還真挺快,這是連升三級吧?”陶弘景不由得也笑了起來。

“運氣運氣”李銳再次笑著連聲說道。

“我這個弟子除了官方的身份之外,還有一個很特殊的權利,他可以自由往返天庭與凡間”陶弘景直接向元冷山揭開了最後的謎底。

“太好了,我終於……我的傳承……終有看到希望了”當聽到陶弘景那確定性的語言時,元冷山的淚水頓時就流淌了下來。

“好了,元兄,咱們的時間可不多,你還是快點把你的事情和我的這位弟子說一下,看看我的弟子能不能幫上你”陶弘景適時的阻止了元冷山的哭泣,並且將他拉到一個人少的地方小聲的說道。

“好好好小兄弟,我隻要你幫我到下界傳個話。你到……”元冷山精神大振,他連忙對李銳述說了起來。

不過隨著元冷山的述說,李銳的眉頭是越皺越緊,因為在元冷山的講述中,很多地名赫然都是古代的名稱,而且還都是兩千多年前的地名。即使沒有滄海桑田的變化,想要在幅員遼闊的華夏地區找到這麽一個地方那也是非常困難的。另外,找到這個地方還不算,還要尋找到和元冷山同一血脈的人,並且為元冷山傳下傳承。

“元前輩不知道你對華夏最近千年的變化了解多少?先不說唐宋元明清,這麽多年的朝代更替,導致很多地名變了又變。就是在近代,外國列強入侵華夏,小鬼子的侵略等等,這些直接導致大量的人流離失所,逃離故土躲避戰亂。在這種環境下,即使我能找到兩千多年前的地名,也不一定能找到和您有血脈關係的後人呀”李銳差點就說,這簡直就等於是在大海撈針。未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