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李銳和浦元大師同時發出了一聲極其不甘心的歎息聲。√∟,

剛剛煉製成功的金鍾此時就懸浮在兩人中間,不過兩人看向這座金鍾的目光都帶著一絲遺憾和不甘。

雖然浦元大師剛剛突破,已經可以煉製出高級八品的法寶仙器,但是浦元大師畢竟才剛剛突破,而且神煉之術對於煉器師的消耗更大,所以這座金鍾法寶最後隻刻印了六十八道陣法,品級隻得停留在了高級七品。而這也正是兩人都感覺到可惜不甘的原因。

不過兩人畢竟都是心性堅毅的人,這絲不甘也就僅僅隻存在了幾秒鍾,隨後就被兩人驅除出腦海中。

“浦元大師!”隨後李銳直接一臉感激的就向浦元大師拜去。

這一拜不僅僅是謝浦元大師的傳授之恩,更是因為眼前煉製的這件金鍾法寶,赫然是浦元大師為李銳量身打造的。

“這件金鍾結合了你們茅山宗的鎮魂鈴的效果。我又在裏麵添加了防禦、銳金、音攻、避毒、聚靈等等陣法!考慮到你現在的實力,所以我再煉製的過程中,以你的精血已經令它認主。雖然現在你還無法發揮出它全部的實力,但是卻也足以令你自保了。”浦元大師淡淡的說道。

“謝謝大師!”李銳再次感激的說道。

“對了,把你的鎮魂鈴拿出來,我將它與金鍾融合在一起,可以讓你能更好的驅使金鍾!”浦元大師突然又說道。

“是!”李銳沒有任何猶豫,直接意念一動,就將鎮魂鈴召了出來。

“咦?”當鎮魂鈴出現之後,浦元大師的眉頭突然皺了起來。

“不好!”浦元大師的表情頓時讓李銳的臉色一變。鎮魂鈴沒有什麽問題。但是鎮魂鈴上依附的空間卻蘊含著李銳太多的秘密。

“這……這真是亂七八糟!暴殄天物呀!”不過還不等李銳做出什麽反應,浦元大師直接抬手一招,就把李銳的鎮魂鈴抓在了手裏,然後直接也不理會李銳,直接雙手猛然在鎮魂鈴上拍了下去。

“浦元大師!”李銳真的被浦元大師的舉動嚇呆了,他根本就沒有想到。浦元大師會做出如此粗暴的事情。

“本來一個好好的鎮魂鈴,你怎麽還亂七八糟的給裏麵融入這麽多東西?而且融入的居然還是洞府法寶?難道你不知道鎮魂鈴是一種針對陰魂和靈魂的法器。而洞府法寶是一種空間法寶,這兩種法寶風馬牛不相及,他們融合在一起根本沒有法寶的加成,反倒還會相互消弱對方的力量!”浦元大師直接皺著眉頭批判著說道。

同時浦元大師的手裏也在不停的翻動著,甚至還不等李銳看清楚,一個有些粗糙的銅鈴就被浦元大師分離了出來。

對於鎮魂鈴李銳並不十分關注,他更關注的是那個空間法寶,所以他連忙將目光看向浦元大師的另外一隻手。

此時浦元大師的注意力也都集中在了抓著洞府法寶的那隻手上。因為此時他手裏的這件洞府法寶怎麽看怎麽詭異。那就好像是一件西方的抽象藝術品似的,一塊白色的三角形好像瓷片的東西,插在了一件閃爍著五彩光芒的扇形金屬上,猛然一看就好像是一個造型奇異的帆船,而這個帆船上居然還有一棟很怪異的房屋,讓這帆船看起來又好像是遊艇似的,反正怎麽看都不倫不類。

不過浦元大師的表情卻明顯異常的激動,他的雙眼一眨不眨的看著手裏這件抽象的帆船。就好像一個守財奴看到了海盜的寶藏似的。

浦元大師的表情讓李銳的心瞬間提了起來。雖然李銳相信浦元大師的人品,他認為浦元大師不會貪圖他的寶貝。但是人心卻又是最難掌控的。所以此時說他不擔心那完全是假的。

浦元大師此時就好像沒有看到李銳擔心的表情似的,也不多說話,直接就是拿著那抽象的帆船研究了起來。

這一研究,足足就過去了三天,而煉製兩件法寶才用了三天不到的時間,這三天裏。李銳也試圖找借口想要回自己的法寶,但是浦元大師就好像李銳不存在似的,整個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抽象帆船身上。

甚至到了第三天,又一件讓李銳擔憂的事情發生了,浦元大師居然以九幽真火煆燒起抽象帆船。而且還不等李銳阻止,就把整個抽象帆船給分解開了。

分解開的洞府法寶既有三角碎片,也有扇形盤狀物,還有宮殿、獸園、藥田等等形狀,完全就是將李銳當初融合的那些洞府法寶都分離了出來。

看著自己被分解開的洞府法寶,李銳終於有了一絲怒氣。他本來還感恩浦元大師的傳藝之恩,但是僅僅煉器和陣法的技藝,還真是無法抵充洞府法寶的損失,因為在洞府法寶中,有著他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積蓄,尤其是很多高級材料、藥材還有仙器,也都被他放置在洞府空間裏。

“哈哈,哈哈!我明白了。我終於明白了!”不過就在李銳有火氣準備發泄的時候,突然浦元大師興奮得大笑了起來,然後就見他雙手連連閃動,九幽真火直接將那些被他分解開的洞府法寶以及碎片包裹在一起。

浦元大師有些癲狂的舉動讓李銳本來要爆發的火氣突然停了下來,他再次凝神向浦元大師看去,此時的浦元大師雙眼微微有些發紅,臉上全是興奮和激動的表情,這種樣子放在凡人身上,那就是很普通的,但是放在一個仙人身上,那就不普通了。

而且李銳也看出來了,此時的浦元大師正在以神煉之術祭煉他的那些洞府法寶,李銳相信浦元大師不會無故這麽做的,在真正的結果沒有出來之前,誰也不知道會是什麽樣,所以這才是李銳的火氣沒有爆發的真正原因。

這一次祭煉的時間不長,僅僅隻過了幾個時辰之後,就在李銳的注視下,那些本來形狀各異的洞府法寶再一次融合到了一起,不過這一次的融合和以前的融合截然不同,那個抽象的帆船沒有再出現,而最後重新出現在李銳麵前的赫然是一個絢麗多彩的盤子。(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