禦獸宗的煉丹房正是李銳此行的目的,所以他直接將移植靈藥的事情交給了那些草木之精後,而他自己則朝著煉丹房走去。

因為可能有陣法保護的原因,李銳走到煉丹房的大門口才發現,這一片建築看似古樸典雅,但是卻顯得非常潔淨,渾然沒有荒廢了幾千年的樣子。

此時煉丹房的大門是打開的,李銳走了進去,這個時候才算是有種進入遺跡的感覺,雖然這裏的大門上掛著的煉丹房三個字。但是其實這是一個非常大的院子。在這個大院子裏,到處都有倒在地上的青銅煉丹爐,也有破碎的房門和倒塌的房屋等等。

院子是根據八卦的形狀規劃的,所有的建築看似散亂,但是卻又都有種很玄妙的東西隱含在裏麵,而且很多牆壁上也掛著八卦的圖案,地麵的青石磚上也有八卦的圖案。而那些倒在地上的青銅煉丹爐更是八卦煉丹爐。

李銳對這些八卦還是很感興趣的,他直接先以神識掃過整片建築,頓時發現,整片建築居然是根據八卦聚靈陣設計建造的。而其實磚還有青銅煉丹爐上的圖案刻畫的是八卦固靈陣,八卦引火陣。這些都屬於八卦陣的一種變形,同時也都是對於煉丹有益的陣法。

這種陣法在凡間應該已經是最頂級的存在了,甚至連李銳都不由得感歎,在凡間能把八卦陣演變得如此出神入化,絕對是陣法大師一般的存在。

不過李銳的陣法是在仙界學的,起點就非常高,所以即使這個八卦陣再經典,他稍微以分析就差不多都掌握了。

隨後李銳左穿右拐,不一會就出現在一座不同於那些青石房的宮殿門口,根據這個八卦陣布局分析,這個宮殿才是整個煉丹房的核心所在。其餘的那些地方其實就是培訓弟子的地方,基本上就沒有什麽秘密可言,更沒有什麽好東西了!

這座宮殿是八邊八角的造型。也是將八卦暗含在了裏麵,而進入宮殿之後,還有八個門,分別應對著八卦的天地風雷水火山澤。

當然。這裏麵已經沒有什麽危險了,也不存在什麽生門、死門、驚門什麽的。這裏每一個門裏麵其實都各有一個用途。

李銳此時就站在標注著“離”也就是對應火的房門。這個房間的大門是一整塊大青石煉製而成,上麵還帶著離火的圖案和封印陣法,所以一般人是無法打開了,在這個門上有一個形狀像令牌的凹槽。

很明顯。要想進入到這間石室是需要特殊的令牌的。當然,沒有令牌其實也有別的辦法,那就是破壞掉門上的封印陣法,然後打破這扇青石大門,也就可以進入了。

李銳現在能想到的也就是第二種方法了,畢竟禦獸宗已經在凡間消失幾千年了,誰也不知道它的令牌在哪裏。

當然,李銳也是因為自己是陣法大師,認為破譯這種陣法不難,所以才會選擇第二種方法的。如果遇到不懂得陣法的人。估計就束手無策了。

不過這個八卦陣怎麽算也是凡間最頂級的存在,雖然在李銳眼裏不算什麽,但是要想完全破譯出來,也是需要一點時間的,所以李銳最後就站在了離火大門的前麵,開始仔細的計算著離火封印陣法的所有信息。

“林康,你在幹什麽?”與此同時,靈田大陣最外圍,一群人正朝著眼前這片被白色霧氣籠罩的範圍扔手雷呢。不過這手雷還沒有扔幾個,突然就傳來了一聲憤怒的吼叫。

林康剛剛坐到桂樹下。正準備休息一會的時候,突然就聽到自己老爸的吼叫聲,這一聲吼叫嚇得他猛然站了起來,這個時候他才發現。自己的老爸也出現在了這裏。

林家家主林中恒並不是一個人出現在這裏的,在他的身邊赫然還有軒轅家的大長老軒轅山,而且他們是聽到槍炮聲,才找到這裏的,到了這裏之後,林中恒第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兒子居然坐在一棵桂樹下休息。頓時一股恨鐵不成鋼的心情讓他怒火中燒。

“這……這是傲龍花?居然還是千年傲龍花!天呀。我是不是眼花了。有了它就可以煉製傲龍丹,有了傲龍丹我們軒轅家的鎮門絕學傲龍戰決就可以修煉了。”不過還不等林康做出什麽反應,軒轅山突然驚呼了起來。

聽到軒轅山的驚呼,林中恒連忙轉身看去,頓時發現軒轅山正蹲在一棵紫色的花朵邊,全身激動得都在顫抖。

“軒轅長老……!”林家畢竟不是修真家族,所以林中哼不僅僅對於這些仙草靈根不認識,更是不清楚他們對修真者的重要性。所以此時他滿臉都是疑惑的表情。

“林家主!”雖然表麵上看林家和軒轅家是合作關係,但是軒轅山卻一直沒有正眼瞧過林中恒,這一路上行來,幾乎也都把林中恒當作一個下屬對待,不過此時可能是因為心情激動高興得原因,他對林中恒說話的語氣也和氣了許多“林家主,你可能不知道,這是傲龍花,這種花百年才開花一次,每一次開花它的花瓣上都將會留下一條金線,這條金仙蜿蜒曲折,猛然一看就好像一條金龍……!傲龍花極其難種植,別說世俗了就是在聖地也早已經絕跡了,真沒有想到,今天居然能在這裏看到一顆,而且你數數這朵花上的金龍足足有十條,那可就是生長了千年……!哈哈,千年的傲龍花呀,我軒轅家的傲龍戰決終於又可以君臨天下了!”

軒轅山指著眼前的紫色小花興奮得和林中恒絮絮叨叨的,而林中恒此時的表情卻有些古怪。甚至就連來到他們身邊的林康的表情也顯得很不自然。

最後,林中恒等著軒轅山激動的勁頭差不多快過去了,而且軒轅山差不多都已經絮叨了快半個多時辰了。林中恒終於忍不住的插話道“軒轅長老……!”

“別說話,等我將這棵傲龍花采摘下來再說!”激動過後的軒轅山直接拎過來一個大大的背包,然後從裏麵掏出一個白玉雕刻的盒子,僅僅這個盒子價值就不菲,但是現在這個盒子在軒轅山的眼裏也就是一件容器,用來裝傲龍花的容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