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壯,這個金狼和銀狽性情如何?”李銳看著越追越近的幾個人,突然問道。

“主人,金狼和銀狽它們性情殘暴,不過兩人實力都很強悍,而且還配合默契,所以在整個禦獸宗遺跡內實力排名第三。”牛壯說道。

“難怪!”李銳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也就在這個時候,那兩個奔跑逃命的人突然看到了李銳,頓時兩人立刻就朝著李銳奔跑過來,而且一邊奔跑,一邊呼救。

“救命!救命!”

這兩個人李銳不認識,不過這兩個人的實力還真都不算很弱,兩人都有元嬰期的修為。隻不過此時兩人的身上到處都是血跡,衣服也都破爛不堪,看起來是異常的狼狽。

“走,救人!”李銳在知道金狼和銀狽性情殘暴之後,他就打消了將它們收服的念頭。雖然眼前這兩個人自己不認識,可能就是自己聖地的對頭,但是李銳卻也不忍心見到他們死在兩隻凶殘的靈獸手裏。

“救命!救命!救救我們!”兩個逃命的人距離李銳他們越來越近,這喊聲也越來越響亮。

“不要怕,我來救你們!”李銳當仁不讓的讓那兩個人從自己的身邊跑了過去,將追殺過來的金狼和銀狽擋了來。

不過也就在這個時候,李銳本以為自己救來的那兩個人應該與自己同仇敵愾,一起對付金狼和銀狽,但是令李銳沒有想到的是,這兩人在李銳幫忙攔阻金狼和銀狽之後,他們兩個居然連感激的話都沒有說,直接就跑掉了。這就等於他們見危險帶來,卻又讓李銳獨自去麵對危險。

“我靠!這麽卑鄙!”李銳也沒有想到會這樣。這幾乎就等於是李銳被那兩個人耍了一般。

“主人,修真者的狡詐絕對不能以常理來衡量!”牛壯對李銳勸說道。

“嗬嗬,無所謂了。平時我還想找些對手試煉。現在也算是他們成全我了!”李銳雖然被耍了,但是卻還是保持著樂觀的態度。

“主人。金狼狠毒,攻擊力強。銀狽狡詐,速度快!老牛可以對付金狼,但是卻跟不上銀狽的速度!”聽到李銳打算與金狼和銀狽較量一番,牛壯立刻給李銳分析道。

“嗬嗬,不用你出手,你在旁邊給我看著點就行了!”李銳卻信心十足的說道。

“好!”雖然才跟隨李銳的時間不長,甚至對於李銳的了解也不是很深。但是牛壯卻清楚的知道,自家主人絕對是深不可測,別的不說,就說主人身邊的幾個奴仆。金珠小桂子那可是隻憑氣勢,就能壓製大乘期高手的存在。所以牛壯對李銳也是非常有信心的。

就在李銳和牛壯說話這個簡短的時間內,金狼和銀狽已經來到兩人近前,李銳身上的氣勢已經完全收斂,除非比他實力高出很多的人才能發現李銳的實力,所以此時李銳就好像一個普通人似的reads();。

金狼和銀狽畢竟是靈獸,思想也沒有人類那麽複雜。一看李銳不起眼,它們直接將目光集中到了牛壯的身上。

牛壯給它們一種熟悉的感覺,但是牛壯的樣子卻又讓它們疑惑。

“狼哥。難道這小子是最近找到化形丹新化形的?”銀狽反應的快點,再加上靈獸之間都有種相互熟悉的氣息,所以銀狽立刻就想到牛壯是不是新化形的靈獸。

“這化形丹已經有上千年沒有人找到過了。它的運氣會那麽好?”金狼雙眼冒著血腥的紅光看著牛壯說道。

“這也不是沒有可能,這裏這麽大,誰知道哪裏還有什麽遺落?”銀狽越看越覺得自己的猜測越對,因為牛壯給它的感覺還真是非常熟悉。

“算了,不想了,咱們問一問不就得了!”金狼不喜歡用腦子,於是它不耐煩的說道。

“行。那我問問它!”銀狽點了點頭,然後就朝著牛壯問道“小子。你是哪個山頭的?”

禦獸宗地域雖然廣闊,但是卻也不夠這麽多靈獸分配的。銀狽所問的山頭,並不是牛壯占據了某座山,其實就是在追問牛壯的身份和來曆。

“你們兩個小崽子,看到你牛爺爺還不跪!”牛壯直接目光森森的看著金狼和銀狽說道。

牛壯對金狼和銀狽還真沒有什麽好感,金狼和銀狽比牛壯晚出生了近千年,牛壯那個時候還沒有走火入魔,淳樸憨厚的牛壯有一次看到金狼和銀狽被金毛獅王欺負,於是它就挺身而出,將金狼和銀狽救了來。

不過在牛壯走火入魔之後,金狼和銀狽卻開始打牛壯的主意,畢竟靈獸要想晉級,除了依靠自身平時的積累,還可以吞噬別的靈獸的血肉和金丹升級。

牛壯那可是禦獸宗鎮山神獸的後裔,牛壯在小的時候,就受到禦獸宗的特別照顧,靈丹當飯吃,靈液泡澡,所以牛壯自身的血肉充滿了靈氣,金丹更是比同等級的強大,如果能吃了牛壯的血肉和金丹,那麽最少可是省去五百年以上的修煉。

但是牛壯雖然走火入魔,依然不是它們能欺負的,不過它們確實也給牛壯帶來了很多麻煩,甚至有幾次牛壯還真差點被它們兩個殺了。

“牛……牛……!你是瘋牛?你不瘋了?你化形了?”牛壯的話剛說完,金狼和銀狽同時臉色一變,然後金狼直接指著牛壯一臉驚駭的表情說道。

“牛哥!你真的是牛哥?”而銀狽臉色也是變了又變,不過很快它就換成一副諂媚的表情。

“小崽子,老子化形你們是不是很驚訝?咱們的帳也時不時該清算了?”牛壯瞪著眼睛看著它們,牛壯走火入魔的時候,有時候腦子混混沌沌,但是大部分時間還都是清醒的,隻不過因為走火入魔的痛苦,讓他無法忍耐,隻有通過發狂發泄才會覺得舒服一些。所以關於金狼和銀狽欺淩它的事情它可是都記得。

“牛哥,嘿嘿嘿,誤會!誤會,咱們這是誤會!”銀狽連忙帶著討好的笑容對牛壯說道。

雖然牛壯才化形成功,而它們兩個都化形一千多年了,但是金狼和銀狽卻清楚的知道牛壯的實力如何,牛壯走火入魔的時候,它們還敢趁火打劫,但是現在它們還真輕易不願意招惹牛壯。(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