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這麽說,如果沒有陶弘景、華佗和哮天犬,其實就沒有李銳的今天,所以李銳對他們有著發自內心的感激。

至於說環衛處原來的處長路峰,李銳對他也很感激,但是那種感激是在工作上的知遇之恩,而與陶弘景、華佗和哮天犬之間的關係,絕對是情感上的。另外他所認識的四大天王、雷震子,甚至太陽星君等人,那就是朋友之情了。

陶弘景聽了哮天犬的話,連忙拿起李銳手裏的龍珠仔細的看了一下,龍珠上有一個封印,陶弘景以為這個封印是為了封住龍珠內的能量不泄露,所以並沒有太去理會這個封印,而是直接深入的感受著龍珠內的能量。

龍珠內的精華本來就已經被當初的邪修吸收了大半,後來龍珠內形成了邪修的怨靈之後,其中的能量更是完全都補充到了怨靈的身上,所以現在怨靈被封印住了,陶弘景隻能感應到整個龍珠中幾乎就是一片空蕩蕩的,哪裏還有什麽火焰龍的精華。

“高誌海,你居然用一個廢物來糊弄我們?”龍珠就是一條龍的精華凝結而成,而沒有了精華的龍珠還是龍珠嗎?所以陶弘景直接再次不滿的喊叫道。

“什麽廢物?龍珠就是龍珠。難道這不是龍珠嗎?”高誌海直接狡辯的說道。

“這裏麵已經沒有多少精華了,這還叫什麽龍珠?”陶弘景不滿的爭辯道。

“沒有多少精華不代表著就不是龍珠。龍珠的貴重性誰都知道,雖然我兒影響了李銳的頓悟,但是他已經被你打傷,我們又賠了一顆龍珠給你們,你們還想怎麽樣?”高誌海還真是有幾分辯才,各種詭辯的理由那是直接脫口而出,根本就都不需要思考。

“你……!”陶弘景根本就說不過對方,甚至最後被氣得差點都說不出話來。

“好了,你們吵什麽吵,這裏是第二戰區指揮部。不是你們家,也不是坊市。”事情發展到了這個時候,終於坐在最前方平台的頂級勢力們都不耐煩了,因為這次眾仙雲集是為了抵抗西方地獄惡魔的。可不是為了看小輩們無聊的內鬥的。於是一個長得非常醜陋的男子直接不滿的說道。

“平羅道友說得不錯。你們都退下去吧!”這個時候,另外一個坐在平台上,頭戴紫金冠,身穿紫紅色龍袍的人也開口說話了。

“剛才發生的事情,雙方既都受到了懲罰。受害者也都得到了賠償,這件事情也就到此結束了。不過,我再說一句,現在大家馬上就要成為戰友,一起對抗來自西方天界的地獄惡魔,所以我在這裏希望大家能精誠團結,平時的那些齷齷齪齪最好都收起來。”這個時候,一個頭發雪白,身材魁梧的大漢,也突然站了起來說道。

一下子出現了三個頂級勢力的人。所有人頓時都靜了下來,而且無論是陶弘景還是高誌海也都不敢再輕易多說什麽,畢竟頂級勢力的名聲可不是用嘴說出來的,那都是從血雨腥風中拚殺出來的,是用鮮血和屍體堆積而成的。

陶弘景都不說話了,李銳當然也不再多說什麽,不過他表麵上還是裝著一副鬱悶和生氣的樣子。

高誌海那就跟不用說了,尤其是那個白頭發的大漢所說的話,更是為了敲打他們烈陽穀,這個時候他要是敢再搗鬼。他相信烈陽穀就會在今天除名。

麻煩解除之後,李銳這才有時間仔細的觀看這裏的一切,尤其是他把重點放在了最前麵的一些人身上。

此時那個宮殿前的平台上,一共擺放了十把椅子。其中六把椅子上已經有人了,還有四把椅子是空的,這意味著還有四個人沒有到。

平台下麵,最靠近平台的地方,也擺放著三十五把椅子,此時這些椅子上都已經坐滿了人。而在這些人中,李銳赫然看到了不少的熟人,比如說太陽星君、四大天王、雷震子、二郎神都在座,甚至李銳還看到了艾莎的存在,隻不過艾莎的作為比較靠後而已。

艾莎當然也早就看到了李銳,甚至在李銳被高飛揚驚擾的時候,她都想衝出去,畢竟李銳那是自己的主人,不過後來她還是想起了李銳的囑咐,不到生命攸關的時刻,不能暴露出他們之間的身份,因為艾莎有可能會是李銳最重要,也是秘密的一枚棋子。

“主人,我已經恢複肉身,並且成功的晉級大羅金仙,現在我的太陰殿也已經算是一流勢力了!”李銳看到艾莎之後,本來還有瞬間的愣神,但是很快就感應到了艾莎給自己的傳音。

“太好了!”知道艾莎已經恢複肉身,甚至還晉升大羅金仙,這頓時令李銳有種欣喜若狂的感覺,自己可以擁有了一個大羅金仙的奴仆,這事情要是說出去,那絕對就讓很多人掉眼鏡。不過隨後他突然又會想到艾莎剛才所說的話裏的意思,於是連忙問道“艾莎,隻有大羅金仙坐鎮的勢力,才能成為一流勢力?”

“是的!一流勢力的標準就是最低也要有一位大羅金仙!”艾莎給李銳解釋道。

聽著艾莎的解釋,李銳不由得懷念起有艾莎在身邊的感覺。那段時期雖然李銳整天還都提心吊膽,但是卻也是李銳收獲最大的一段時期了。

“汪汪汪!”而就在李銳與艾莎秘密交流的時候,突然哮天犬直接跑到了李銳的身前。

“哮天犬,剛才謝謝你為我說話!”李銳看到哮天犬,頓時也露出了笑容。

“不要客氣!你們的軍營在哪裏?我去找你玩!”哮天犬直接說道。

“好,我準備了不少好酒和好吃的!”李銳笑著說道。

與哮天犬親密的交流了幾句之後,哮天犬就跑走了。這個時候陶弘景又走了過來,用安慰的語氣對李銳說道“李銳,你放心,今天的事情不能算完,這筆賬我一定會替你找回來的!”

“祖師,我覺得就這麽算了吧,反正我也沒有……!”李銳還真不想讓茅山仙境為了自己而陷入糾紛之中。

“不行,這事你就別管了,一切有我呢!”陶弘景說完之後,也不再多說什麽,直接也走了。

“哎,這可怎麽辦呀?”最後隻剩下李銳,臉上帶著一絲感動和為難之色。

“小子,別身在福中不知福了!”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很陌生的聲音突然在李銳的耳邊響了起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