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銳他們進入到第二個結界之後,周圍的壓力一開始還不算很強大,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卻越來越強大。

李銳金仙的神識,凡間無論是人、法寶還是陣法結界什麽的,都不能對他造成任何壓力,所以麵對這種情況,李銳就是不屑一顧的神情。

唐山他們當然和李銳比不了,所以隨著壓力越來越大,他們受到的壓製也就越來越大,不過唐山也一點緊張都沒有,直接揮手就亮出來一顆晶體球。

而也就在這晶體球出現的一刹那,那些壓力瞬間也就都消失了。

這個晶體球是從那個死去的四翼天使的身上搜到的,作用就好像是令牌一般。所以唐山一亮出來,結界的壓製力頓時就全部消失了。

不過結界的壓力消失了,可不代表這裏就完全對李銳他們敞開了,畢竟這裏可是光明教廷的總部空間。

作為一個傳承了上萬年的古老宗教組織,不可能會隻依靠這麽一個結界做防護的,人工守衛其實才是最令人放心的防護。所以這邊結界的壓力剛一消失,突然一陣馬蹄聲傳了過來,然後一隊讓李銳感到很熟悉的騎兵出現在他的麵前。

“光明騎士!”唐山在一旁直接念叨了一句。

對於光明騎士團唐山也不陌生,現在茅山宗的很多坐騎還都是光明騎士的獨角獸與天馬結合的產物。

“時間緊迫,不要耽誤時間了,直接動手吧!”李銳冷冷的說道。

經過清理了兩個暗黑議會的空間之後,李銳相信,他們的行蹤估計已經暴露,即使沒有暴露,也已經處於危險之中了。所以他們現在已經無需小心,隻需要快速暴力的解決遇到的敵人,才能延緩危險的加重。

另外,李銳也和這些西方修煉者沒有什麽話可說,敵人就是敵人,所以李銳也就根本不去顧及那麽多了,直接將金仙的神識全部放開,頓時一股強大的威壓就朝著那些光明騎士衝擊了過去。

光明教廷修煉的方式與東方是截然不同的兩種體係,他們對於這種威壓、神識、氣勢、信仰之類的東西特別敏感,所以當李銳的神識一釋放出來,頓時就看到那些剛剛圍攏過來的光明騎士幾乎同時停了下來,尤其是他們**的獨角獸,更是一個個雙腿打顫,隨時都好像有要摔倒的樣子。

而也就在這個時候,唐山快速的上前,然後拋出一件好像房子似的法寶,這件法寶落地之後,立刻迅速的變大,最終真的變成一座房屋。

隨後房屋大門大開,一隊身穿黑色西裝,胸口都繡著一片火紅色楓葉的大漢從屋裏快速的跑了出來。

這些人都是茅山宗鷹眼楓葉組的人,當初為了更快速的進入到光明教廷的總部,李銳就把那些實力不高的人都收進了一件空間洞府法寶中,此時正是用人的時候,所以他也就沒有再耽誤,直接將所有人又都放了出來。

這次李銳將楓葉組一千多人都帶來了,這一千多人的實力都比較平均,大部分都在築基中後期,這樣的實力雖然在茅山宗看似不高,但是這一千多人可是殺手,而且還是那種從小就經過嚴格培訓出來的,所以他們的真實實力絕對不能用自身境界等級去劃分。

這一千多人出現之後,根本就不需要李銳他們多說話,直接就朝著那些被李銳壓製住的光明騎士衝了過去,並且訓練有素的一個去抓光明騎士,一個去牽獨角獸,然後迅速的將已經沒有多少反抗力的光明騎士連人帶馬的都扔進了他們剛剛出來的那個房屋。

李銳看到這一情況,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對李海說道“你帶著這隊人馬隨便轉轉,看看這裏有什麽好東西沒有。我去他們的總部看看!”

“主人,你就放心的去吧。我知道該怎麽做!”李海最早跟隨李銳,當然明白李銳的想法,於是他直接麵帶詭異的笑容,把手一招,那座房屋狀的洞府法寶頓時變小的飛到了李海的手裏,然後就帶著一千多楓葉組成員,朝著光明教廷內部走了過去。

李海那可是真正的金仙了,可能各種裝備和一些詭異的手段不如李銳,但是實力絕對不比李銳差,尤其是此時更是在凡間,李海那根本就是無敵的存在,所以李銳對於李海一點也不擔心。

“咱們也走,去看看教皇的皇宮漂不漂亮!”李海快速的帶人離開之後,李銳直接對唐山說道。

李銳帶著唐山、金楓身形閃動,瞬間他們眼前的景象一閃,頓時他們出現在一處類似平原的地方,不遠處還有一座巨大的歐美式的古典城堡建築。

光明教廷的總部非常大,就是一個小世界。而眼前這座古典城堡在這個小世界中沒有一百也有八十,對於這樣的城堡李銳確實還是很好奇的,但是現在李銳的時間緊迫,他也沒有心情去理會這樣的小城堡。

此時的李銳精心的感應了一下信仰之力的流向,立刻帶著人朝著某個方向快速的飛馳而去。

一個多小時之後,李銳的眼前突然出現了一座巨大的城池。這座城池異常龐大,簡直可以說是一眼望不到邊,而且最顯眼的是城池中心位置的一座教堂,教堂頂端的那個十字架高聳入雲,教堂周圍的牆壁、窗戶上都是天使的浮雕和畫像,看起來既富麗堂皇,又帶著一種神聖的氣息。

目的地已到,李銳也沒有客氣,直接猛然一加速,就朝著城市中心最高的教堂衝了過去。

李銳感覺到現在自己的時間是越來越緊迫,所以他的目的就是不管別的什麽,直接衝進教堂,因為這座教堂就是光明教廷的總部,這裏麵肯定有李銳需要的東西。

但是,他卻沒有想到,當他剛剛衝進這座城池的範圍,突然一股龐大的壓力再次出現,而且這個壓力是由上往下壓的。

這突如其來的壓力令正在飛行的李銳突然向下掉落而去,幸好李銳的反應迅速,甚至他還有時間雙手一伸,將唐山和金楓都穩定住,最後三人直接落在了這座巨大城池的大門前。與此同時,一群手持武器,身穿盔甲的西方武士快速的圍攏了上來,將李銳他們團團的包圍在裏麵。(未完待續。)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