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秋雁兩行江上雨(第四更)

正如張小寶想的那樣,幾百個人搶收到一多半的時候,雨嘩嘩地砸了下來,幹活的人馬上就離開了田地,躲到專門給他們撐起來的棚子當中,吃著那專門為他們準備的飯菜。

張王兩家莊子的主家還拿出了酒給自己的莊戶喝,這個算在莊子上,不用那些東家來出錢,小孩子和老人還多加一份皮蛋瘦肉粥,同樣是莊子出,當然,這錢早就從三倍的價格當中賺回來了。

但葛家的莊戶和雇來的人不這麽認為,葛家莊戶知道比不了人家,早已習慣了,好在飯菜不錯,竟然有兩個菜一個湯,至於別人有五道菜,就當沒看見。

找來的幫工同樣是兩個菜一個湯,這次沒有人鬧了,他們以為還和中午一樣呢,看到有酒,有那愛打聽的人就問,得知真的是人家主家給的,一個個又是羨慕又是嫉妒。

他們也是三水縣的一些莊子的莊戶,以前總是聽說,張王兩家莊子主家對莊戶好,還不覺得如何,這次親眼看到了,恨不能馬上就成為這裏的莊戶。

吃的比自己這邊的人好不說,還有一個醫生帶著個徒弟過來挨個給看看,怕被那雨掃了一下著涼,兩個莊子的管家也是在人群中遊走,不時地停下來問問歲數大的哪裏難受。

有那跑的慢了,身上衣服濕的地方多的人,更始被拉到旁邊一個間隔起來的小棚子裏,換上一身新衣服。

“這位兄弟,我瞧著他們兩個莊子上的衣服怎麽都一樣呢,除了胸口的位置的字不同,做工和布料就是一個地方出的吧?”

一個幫工看著那些換了衣服的走出來,沒換的也有人送一身衣服到麵前讓他們自己拿著,問身邊的一個葛家莊子的人。

“你才看到?多少日子了一直這樣,沒看那些給衣服的人在那裏借著燈光看嗎?那是看名字呢,先讓人挨個給量身子,記好名字,到成衣鋪子做,一樣的布料,樣式也是相同的,隻把男女分開,所有的錢由主家出,鞋也是。”

葛家的這個莊戶看著人家喝酒,他隻能喝口湯,對著問話的人說道。

“這麽好?你那莊子呢?”問話的人羨慕地看著張王兩家莊戶高興的模樣,又問葛家的人。

“我們也不錯,今年可以少交一半的糧,昨天主家派人來給我們量尺寸了,鞋樣也送了上去,過幾天便能穿上新衣服,這要感謝他們兩個莊子。”葛家的人一說起衣服,同樣高興。

問話人的愣了一下“不感謝你們的主家老爺,怎麽感謝人家?”

“沒有他們就沒有這麽好的收成,沒有水雲間,也沒有集市,主家更不會想著我們,兩個地方一比,主家怕我們跑了,就隻能學著他們的主家那樣對我們好一些,不隻是葛家莊子,旁邊的李家莊子也一樣。”

葛家的莊戶早就想明白這點了,莊子上娃子到人家那邊的學堂念書,現在主家也和那邊說好,把東西送去讓人家做,比起人家吃的雖說稍微差了一點,但比自己家帶去的東西好多了。

“恩,確實,可惜,我那莊子旁邊就沒有張王兩家這樣的,跟著這樣的主家,那才叫享福呢。”

問話的人聽到周圍的莊子也跟著吃香,沒有心思再說了,低下頭使勁地吃著,有一頓好飯菜不容易,若是讓帶回家就更好了。

比起幹活人現在的悠閑,十幾個糧行的東家則是無精打采,同時心中難過不已。

“還是沒有都搶回來,這可如何怎麽弄?看看一共有多少,要不然咱們自己就不種了,希望能把別人的給足,不然還得賠不少錢。”

王東家坐在棚子裏麵,看著別人吃喝,麵前擺著的飯菜根本就咽不下去,酒倒是喝了兩大碗,耷拉著臉,在那裏似乎自言自語地說著。

“好象不夠,就算咱們自己不種也要賠別人錢,算一算,大概六千兩銀子,當初按了手印,剩下的能賺多少?六千兩,還要搭進去這雇人,買燈籠、飯菜、鐮刀的錢,得六百多兩,鐮刀是不錯,幹起活來快,可也不能賣一兩銀子吧?”

魯東家聽到了王東家的話,跟在旁邊計算著這次要賠多少錢。

別的人同樣聽到了,折騰了這麽些天,沒賺到不說,還要賠,不是賠不起,是賠的窩囊。

“諸位,聽我一句,別擔心,不就是有一部分沒收上來麽?這樣,還是按照當初說好的價錢,六十五文,莊子把這些幫你們補上,別忘了莊子白天可收了一些稻子,估計除了莊子留下的種子外,差不多正好是你們沒收上來這些。”

張管家在旁邊聽著,適時地把小公子的安排說了出來,他對小公子和小娘子兩個人有一種近乎於盲目的崇拜,一個個過來搗亂的人,看看都是什麽結果?

就像小娘子說的,那座小橋就是奈何橋,為善者過來投生個好人家,為惡者到了,那就是直接扔油鍋煎熬,一念天堂,一念地獄,絕對跑不了。

這些個糧行的東家不知道張管家想什麽呢,見還有盼頭,又高興起來。

“張管家,你說的可是真的?”金東家帶著期盼的神色小心地問出來。

“真的,張王兩家莊子沒準備害你們,你們把剩下的收了,還有錢賺,那鐮刀也不錯,拿回去用,比原來的好使喚。”

張管家一臉誠懇地說道。

“好人啊,你們都是好人,我們是壞人,當初來就沒安什麽好心,還是換京城中的店鋪麽?你放心,這次我們一文錢都不留,該多少就是多少。”

王東家這時插話說道,不用賠了,還能賺一些,臉麵上好看了,以後再也不來搗亂了,莊子太邪。

張管家笑了笑,說道:“換什麽都成,諸位方便用什麽來換,莊子就收什麽,哦,淋了雨的稻子,諸位如何打算的?若是願意賣於莊子的話,莊子用來做酒曲,價錢……?”

“按正常的糧食來賣就行,或者是再少一點。”金東家一見這些拉回去也不好用的稻子有人買,連忙給出了個價錢。

“小寶,明天咱們就去那小羅水玩,聽說那裏會去不少的才子和才女呢,見識一下,看看這個時候的碼頭是什麽樣的,你還有什麽事情要安排快點弄。”

王鵑和張小寶剛剛學完,躺在榻子上聊天。

“還有一件事情,方才管家已經讓人過來說了,他們願意賣被水淋到的米。”張小寶想了下,就差這一個事情了。

“不是留著做酒曲麽?”王鵑就是這麽打算的。

“那麽好的糧食我才不用來做酒呢,明早離開前,讓人帶回來,蒸熟了做成大米餅,或者是崩苞米花,一粒粒的比平常的稻子好,不管是製曲還是釀酒都可惜了,恩,多做點苞米花,到時用糖粘起來,跟在我們後麵去小羅水那邊,賣的錢估計和賣種子差不多。”

張小寶翻了個身,麵對著王鵑說道。

王鵑伸手捏住張小寶的臉“你讓我好好看看,怎麽這麽聰明呢,人家用買種子的錢買了,你用普通的糧食價格收回來,轉手加工一下又賣出種子的價錢,他們如果知道了,一定會後悔死。”

“這就是原料供應和深加工的區別,我們以後要做的就是尋找更多深加工的方法,睡吧,明天早起,安排完就去小羅水,弄個小船,你坐著我來劃,我劃的可好了,單槳擺動,就能讓船橫著靠岸。”

“你就別吹了,那些個在河上討生活的,不比你強?你能單槳擺動,讓船離岸麽?”王鵑回了一句。

“這不能,你能?”張小寶承認自己的不足。

“當然,我用槳頂著岸擺動,兩下就把船推開了。”

船過水紋輕彎曲,一把麵渣魚兒聚。畫中仙境曾遠離,詩裏夢鄉未得遇。烏雲薄薄穿日光,碧水湧湧映殘綠。群鳴當頭聽去意,秋雁兩行江上雨。

一早起來,中午趕到小羅水河這邊的張小寶和王鵑,正好看到了陽光透雲,細雨如絲,遊船擺動,魚兒浮頭,雁叫長空,人形南去的景色。

“好漂亮,小寶,你弄一個相機,我把這照下來,實在是太美了,看著那山水,好象是假的一樣,似乎潑墨山水畫才對。”

王鵑嘴裏正吃著早上匆匆給她崩一鍋的大米花做用糖粘起來的零食,下車時看到這麽迷人的景色,開始說胡話。

“相機不好,不如拿拍電影用的帶子,那個更有意境,掃進電腦當中根本不用再做後續處理,就這麽定了,保持這裏的環境,等我們成功地研究出來了,就把這記錄下來。”

張小寶還保持了一點的理智,知道這事情跟做夢差不多。

“走了,你說我們兩個到了人家才子才女聚會遊玩的地方,怎麽說呢?”王鵑看著大雁離開,拉著張小寶向岸邊走去,準備進臨水第一家。

“說‘我們就是看看,不說話的’成不?”張小寶認真地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