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兩種心情同飲酒

啪嗒,一聲。張忠手卜的筷子懷有夾的蝦同時掉到不保麵,他瞪圓了眼睛看著自己的兒子問道:小寶,你怎麽知道?”

張小寶看了看王鵑,王鵑也回看過來,兩個人露出了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王鵑那邊跳下去,重新給拿回了一雙筷子,張小寶也把一隻嚇的殼錄下來,把蝦肉送到父親的碟子裏麵,這才對著呆的父親說道:“爹,孩兒就是那麽一猜,您想啊,什麽事情能讓您愁?

詹開錦和肖馳那兩個缺心眼的玩意,還不值得您這麽煩惱,錢,咱也不缺,小羅水那邊還有水雲間,每天都在賺錢,加上咱家其他的買賣,想湊幾萬貫不用費太大的事兒。

官場上也不用擔心。京城之中,該搭理的人咱都搭理到了,錢、茶葉、木耳,那麽一陣的送。有點什麽風吹草動的,不說人家幫忙吧,至少也得給傳個消息。

您對我娘好,更不可能是因為別的女子,您可憐百姓,咱們正在做一些事情幫著百姓,想來想去啊,除了官印丟了,就沒別的了,一定是被那兩個人指示人偷去的。

爹,說實話,這種手段,孩兒真的瞧不上眼,是不是有人突然撞到了您的身上,您還不知道怎麽回事兒,等著用印的時候現沒了?”

張寶在那裏說著,張種新的筷子如果不是一頭插在了嘴裏,一定會再掉下去的,他已經聽傻了?事情似乎兒子集眼看到了一樣。

“爹,別總想著印的事情?吃飯,算了,還是先把印給您吧。”張小寶放下筷子,跳到的上,又跑了,一會兒的工夫回來,雙手捧著個,印,墊著腳放到了父親近前的桌子上。

重新坐回到椅子上。對著父親說道:“爹,這個可是真的,您別再弄丟了,再丟了咱們就得用假的了,孩兒那天管你借印,回去就做了兩個假的。

一個給您隨時帶著。另一個放在別處,這個真的一直是保存在孩兒和鵑鵑的榻子下麵。爹。咱吃飯吧,這種手段實在是太老套了。孩兒本來還覺得是多此一舉。沒想到真有人用啊,失敗。”

張忠把筷子放下了。把印拿了起來,看著上麵的“華原縣令之印。六個字,又呆了。

張小寶和王鵑繼續吃著,一會兒涼了就不好吃了。

等了大概半亥鍾。張忠終於是會過了神,把官印往桌子上一墩,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哈。誰能比得上我?誰能?我有個好兒子啊”計而已,我兒子根本看不上,哈哈哈哈,吃飯,今天這個什麽包子真好吃。

張忠開心啊,那天剛拿到官印,兒子就借去了一晚上,還以為兒子真的是好奇,哪知道竟然給做了假的,想來那印坯早已經準備妥當,就差玄字了。未雨綢繆、料敵於先不過如此爾。

在看看兒子和兒媳婦在那裏吃東西時的淡然模樣,這才似乎真正的大將風範,翻雲覆雨盡在一掌之間。

忙了這麽一眸子,該愁的愁,該笑的笑,那些人竟然弄了一個假的回去,這真印和假印在字上麵一樣,但做的時候是一批做出來的,還是有區別的,到時候誰把假印拿出來,誰就等著倒黴吧。

心情舒暢啊,張忠不想多誇兒子了,夾起個灌湯包也不管燙不燙了,直接扔到嘴裏,一邊哈著氣一邊嚼。

“爹,不如您把真印放在護衛的手上,您還是帶著另一個假印出去吧,今天晚上您還的去那山的地方,您在那邊晚上也可以睡覺,白天回來,事情就交給他們兩個來做,您得了民心,他們吃苦。

以後晚上的時候。您先回來吃點東西,等到了那邊小睡一會兒,半夜起來與他們一同吃夜宵,吃完您再睡,明兒孩兒也和鵑鵑過去逛逛,湖要選好地方,再過些日子,船塢那邊就能造出小船了。

孩兒先讓他們造幾隻遊玩的船,等湖一弄好,就放到湖中,在山那邊,修一條路一直連到湖裏,咱家還可以多賺些錢,爹,您說是不是?”

張小寶見父親高興了。就開始說起下一步的打算。

王鵑在旁邊聽著。給了張小寶一個笑容,當初張小寶說做假的印,她還覺得沒有必要。現在才知道,張小寶把一切可能生的事情都給想到了,他的策劃。近乎於完美,如果真的有那麽一點點的瑕疵,也是藝術的升華。

別人用出一個計策。會覺得驕傲,張小寶卻已經把一切歸於平淡,這才是被無數個國家通輯的人應該有的風采,他的存在,就是傳奇。

張忠沒有王鵑那麽都的想法,他也不知道兒子的過去,他隻明白,圳聯求,想不成為一個大的家族都難。丹法想象。以後張家蔡,麽樣

又塞進嘴裏一個包子,看看桌子上的官印,把包子給咽到肚子裏後說道:小寶、鵑鵑,這幾天我就不能教你們了。把爾雅好好看看,若是能背下來也盡量背一下,一會兒吃完我就走,讓護衛拿著真印,我揣著假的。”

“爹,您放心吧,我們會照顧好自己的,晚上別忘了過來吃飯,孩兒保您一個月吃的東西不重樣,若是材料夠用,可以一年不重樣

張小寶喜歡一家人高興的樣子,故此才跟著父親過來,並把一切可能出現的危機給提前化解於無形。

張忠說不上來此時是什麽心情,就像丟印的時候一樣,好象做夢似的,夾了口牛肉,吃下,說道:“好,每天晚上我都回來,吃兒子和兒媳婦做的飯,千萬小心,別燙了

三個人一頓飯,竟然吃掉了一鍋半的灌湯包,張忠吃的最多,一個接一個地吃。還喝了兩碗萄島洱,身子稍微有點晃地離開了兒子的地方,臨走時不忘了摸摸兒子的腦袋。

護衛這個時候也剛剛吃完,本以為不用出去了,張忠卻是找到他們,把一個官印交到了二十個人中屬於領頭的那個人手中,說道:“拿好了,這個是真的,我懷裏再揣個假的,走,跟我騎馬到山那邊看看。”

護衛的頭頭愣愣地結果官印,張了張嘴,想說什麽,終於是沒說出口,他其實想問。丟的那個是不是也是假的?

掂量一下手中的印“大人放,就算我還有一口氣兒,也不會把真印丟了,兄弟們,上馬。”

夕,麵還下著雨,張忠也顧不得了,他現在的心情好,根本不在乎什麽天氣的事情。翻身上馬,在眾護衛的保護之下,向著山那邊飛馳而去。

,,

那些個商人們已經聽從肖縣承和詹主薄的話。去找地的主人,郡主人不知道地方的珍貴,在商人們給出了每畝三十貫錢的價格之後,痛快地答應了。

商人們連夜派人到縣城來報信。

詹主薄、肖縣承,還有沈文案還沒有睡呢,三個人找了一家小店,在裏麵吃喝起來。為了不吃到昨天的東西,是沈文案先進去點的菜,等菜上來了,詹主薄和肖縣承才進去。

三個人在店中吃著、喝著,等來了商人們的消息。

“好啊。從今往後,這裏就不是他張忠的天下了。等著我上去,到時候少不了你們的好處

喝的興奮。又有些過量的肖縣承在那裏大聲地說著,周圍僅剩下的六個食客,聽到他的話,都不由得皺起了眉頭,聽這意思,似乎新來的縣令要倒黴了。

以前他們不會關心這個,但這次就不一樣了,新來的縣令是真正的為民做主的好官,如果真的不幹了,讓這個原來的主薄上去的話,華原縣就別想著有個好了。

六個人還記的當初姓文的那個人當縣令的時候,詹主薄、肖縣令,還有那些個衙門中的人是如何對待自己等人的。

在六個人皺眉頭的時候,詹主薄似乎有些不願意這麽幹了,對著肖縣承說道:“不庸兄,咱們的印丟了,縣令也沒有說不給咱們,那咯們現在這麽做。是不是有些不好啊,畢竟以後好要靠著他財呢。”

“什麽不好?你說什麽不好,你大點聲說,我聽不見,財,財還用的著他?我。我就行啊,我也懂的,不就是修了山。讓人去京城那邊說這裏如何的好麽?簡單,等著我當了縣令之後,我就安排人過去。

祥雲兄啊。你可不能在這個,時候猶豫了,容易把自己給搭進去,聽我的沒錯。等明白,咱們看看他張忠還有什麽本事?竟然敢把咱們的錢給弄沒了。這個仇難道你就不想報了?

不要以為他來了如何把華原縣給弄好,其實都是假的,假的,沒有他我一樣可以。我都知道,就是以前沒這個,機會,給我個機會,我就能比別人做的更好。姓文的不姓,姓張的他也不行。”

肖縣承在那裏說著,端起來的碗,不時地會灑出來一些酒,他好象不知道一樣。臉上帶著一種特殊的笑容,把酒碗送到嘴邊,仰頭一喝,大部分的酒流到了衣服裏麵小部分的灌到了嘴裏,還有一些進到了鼻孔當中。嗆的他在那裏捂著頭難受。

,”

沒寫出來四千字,這章算力號的,真慢,寫的。但我一直沒停,我盡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