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箭指吐蕃為報仇

叩,月雨落長江,朦脆景換流破浪,垂柳輕搖掛晚獎繃一幾夕陽。

午飯過後,天空落下了小雨。還不到晚上的時候天就已經黑了,沒有那種再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的度,同樣也無法感受到那種迎風吹拂的感覺。

李詢捂著胸口找到張小寶和王鵑。

“寶,我犯病了,要不行了。估計到地方就快挺不住了,以後的事情就交給你們了,隻不過我還有一個心願未了。”

一見到張小寶二人,李絢就使勁喘著氣說道。

張小寶湊到李殉近並高了翻他的眼蔣,疑嶽地說道六“你卑不枰服?沒找醫生看看?”

“沒有用,我是心不行了小寶,人活一場,總要轟轟烈烈一番才對,我覺得我別的都沒什麽,就是少了一次做大事的機會,小寶,看我們這幾年相處下來的關係,你一定耍讓我像流星那樣,閃耀一把天空

李殉微微閉著眼睛,呼吸也漸漸地弱了。

王鵑在旁邊站著看了會兒,轉身回去繼續忙事情了,張小寶剛才那緊張的樣子還在保持,可嘴角卻向上翹了起來,李詢稍微把左眼睜開的時候,張小寶又連忙把嘴角給落了下去。

難過地問道:“李公子,有什麽話你就兌吧,能幫的我一定幫,放心。就憑咱們的關係,我絕對不會讓你如此平淡地掛掉。”

李詢一聽,右眼也睜開了,可呼吸看起來依舊不那麽順暢。虛弱地說道:“我希望到了翼州之後。你家給我多配備一部分袖箭,我耍為國盡忠。”

“這個”難道你想用袖箭自殺。”張小寶疑惑地問道。

“不,我要殺樓”

“殺吐蕃的是吧?殺完了你病就好了?不好意思,這個事情就別想了,還輪不到你動手,跟我說說,你去找他們問來什麽了?。

張小寶想了想,翼州那裏要殺敵。隻能去吐蕃,看樣子與這次的旗動有關係,可畢老頭:個人就是不跟自己說,非要等到了再說,不得不迂回地問問李詢。

李詢一愣,呼吸也不那麽來回變了。盯著張小寶看了會兒問道:

“你怎麽知道的?”

“我傻麽,什麽都不知道,我決定了因行船江上,家人身體不適。暫緩行程,停船靠岸,遍食江中之美味,以待調養。”

張小寶想到了一個能夠盡快獲的消息的辦法,那就是拖,拖到別人時間不夠的時候,自然就會與他商量了。

“那我像流星的誌願呢?。李詢還惦記他的事情。

“你這智商當不了流星,當月亮吧,等別人那太陽般的光輝落下去。你再出現張小寶委婉的表達的自己的意思。

李詢依舊爭取道:“那還有日月並出的時候呢。”

“那收尾工作可以交給你。”張小寶妥協了一步。

張小寶說做就做,當天晚上的時候船隊的度就慢下來,開始尋找能夠靠岸的地方。

正如他想的那般,畢老頭和姚老頭呆不住了,拉上張老頭,一個人手中端一個小茶壺,不時抿到口中地晃蕩了過來。

張小寶和王鵑正帶著一幫小家夥做遊戲呢,大人有幾個暈船了,可小家夥們還是那麽活躍,似乎根本就不受船隻起伏的影響。

一眾人站成個圈,中間是個大的用魚漂縫製的大球子,來回踢,踢中了就等著別人再踢過來,踢不中就使勁追,很多時候都是兩個小家夥同時去搶,都想自己踢到。

“小寶,船怎麽慢了?。畢老頭把正好踢到他腳下的球給踢回去後。對張小寶問道。

“小家夥們身體不好,走快了不行,還有我爺爺,得找個地方靠岸休息下,弄不好,等到翼州的時候就要晚上很多天,也不知道朝廷會不會怪罪,可沒辦法,總不能為了趕到的方出事情,大不了就不當官了,尋幾畝地好好過日子。”

張小寶指著弟弟妹妹們回道。三個老頭沒看出來哪個身體不好。互相看了眼,姚老頭歎息一聲,終於是開口了。

“小寶,有件事情,我琢磨著應該給你說了,哪怕說出來又違聖恩。隨我來。”

“姚爺爺您可別,我怎麽能害您呢,不急,隻不過李郡王似乎要當什麽流星,想要衝鋒陷陣,難啊。讓他當個月亮還不滿意,怎麽回事兒呢?”

張小寶絲毫不給麵子,他最煩打無把握之仗,既然保密,那就保著去吧,我不走了,看你們的東西什麽時候能運到地方,要麽就別拿張王兩家的船隊打掩護。

李詢都知道了,還給自己這邊保密,這就說不過去了。

嘴裏這麽說著,張小寶腳下…肋著姚老尖來到了旁邊沒有人的地方,畢老頭二人也討來

王鵑則是把小家夥們還有下人給聚攏到一的地方去玩,不打擾四個人的談話。

張小寶和畢老頭四個人坐定了。畢老頭左右看看,開口說道:“其實吧,這次到翼州去,主要是為了對吐蕃

“對吐蕃動武,又怕人家知道了。就用我們家的船隊為掩護,好來一個出其不意,我家就得冒著風險配合,還不告訴一聲

不等畢老頭把話說完,張小寶就接著說道,一臉不滿意的神色。

畢老頭閉嘴了,張老頭這時說道:“那你知道為什麽要對吐蕃動武嗎?主要是

“主要是舒州望江的河堤決口和他們有關係,朝廷查呀查的,終於是現,本朝的某個或者是某幾個人被人家的奸細騙了,不收拾本朝的人,就是想麻痹吐蕃,等那邊打上了,這邊再回頭收拾人。

可這和我家有什麽關係?我爹要去洛陽,不去翼州,都交換完好處了。做買賣還知道誠信呢,何況是朝廷了。

張小寶再一次把話接過來,表達的意思就是,別以為我家什麽都不知道,反正得繼續交換才行。

姚老頭張嘴網要說,畢老頭就生氣地說道:“怎麽就沒給你家交換。你爺爺和鵑鵑的爺爺不是都要有官職了嗎?你家離開的時候所要的鹽場也給了,等打完了,回來再到洛陽就耽誤事悄了?

不讓你家去讓誰去?怎麽來掩飾那麽大的隊伍?不走水路,陸路上一下子就讓人察覺出來了,當地的百姓你家又不是不清楚,尋常人過去根本就掌控不了,後勤不穩怎麽打仗?”“何況這次過去,必須要借你家的力量來調配糧草,你家過去,弄出來多大的動靜別人都會以為是商業行為,換個人在那裏調動一下試試。吐蕃馬上就會反應過來。

最主要的是你家的組織能力。朝廷沒派其他的官員過去,等戰事一起。就全靠你家的本事來周轉與運輸了。這是皇上和幾個大臣研究出來的結果,陸州那裏當初你家一麵對抗災害,一麵運營商業,還要負責民生,竟然絲毫差錯都不出。

要怨就怨你家的本事太大,皇上很產誇人,卻是單獨地誇讚了你家一次,說論後勤,非張家莫屬,有你家在那裏組織,朝廷就省了不少的事情。”

姚老頭這個時候也跟著說起來。不說不行了,張家的船都要靠岸了。

可張小寶還是不滿意這個答案“那為什麽不提前說出來?”

“提前說出來你家的人萬一沒控製住情緒怎麽辦?讓別人看出來,豈不是前功盡棄?本來現在不適合打仗。國內剛剛穩一穩,需要一段時間來恢複,我就是最反對打仗的。但你家幫朝廷多得了不少的租稅。

還有,你們家以及李殉手中也有不少的錢財。就算是朝廷一時來不及籌集,也可以先用你們的錢應付一下

姚老頭說到這裏的時候顯得非常不好意思,他也確實沒說錯,當初任宰相的時候就說過,不能打仗,可現在他卻支持戰爭。

張寶琢磨了一會兒,說道:“這麽說,到了關鍵的時候,朝廷的糧草調撥不過來,得我家想辦法,萬一錢財上支撐不了,也得我家拿出來,打輸了的話,責任是誰的?”

“輸了當然是前麵將軍的責任。是他打,隻要你家後勤供應上就行。”張老頭終於找到機會說了一句。

“那贏了呢?是不是功勞也算是將軍的?我家做後勤,倒貼錢進去。就啥也沒了?還有先說好了,後勤補給是常規補給,他要是用火攻需要大量的油物,那我家可不管,我家就負責把糧草和軍械運到第一個起進攻的城池,現在說說耽誤的時間怎麽算吧。”

張小寶又問。

這下三個老頭為難了,在那裏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也不好開口。直到被張小寶盯的沒辦法才由畢老頭說道:

“贏了也有功勞,但不能在朝廷上給出任何的獎勵,可以在你爹換地方任職的時候悄悄地補償,今年科舉考試,張王兩家莊子的莊戶會考上很多,隻要到了年齡,並且確實在書院學過的人,就行。這個還耍寫信商量一番,基本上沒問題。對。沒問題,記得千萬別露餡了。”

張小寶坐在那裏沒有直接回答,考慮了一會兒離開位置,匆匆趕回自己的船艙,等回來的時候對三個老頭說道:“好,這個條件我家同意了,明天趕路,晚上在江夏停船休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