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水土不服病他鄉

朝霞。彤陽相映花六露微寒。偶有獨枝落孤鴉。流乘代作六

昨夜的霧早起時漸漸散去,一輪像蛋黃的紅日先是給東方披上了一層美麗的輕紗,接著自己跳出來,隨風而變的霞雲,盯住看時間久了,會覺得那裏有一群小鴨子站成整齊的隊列,跟在母鴨的後麵。

邏些城中,本應該是一處某個大奴隸主,或者說是貴族居住的地方,被人給改成了田園風光濃鬱的地方,一條引過來的小河,傳過整介,大的院落群,木頭搭建起來的房屋就坐落在對岸,一座小橋橫跨在河麵之上,橋下流水潺潺,水麵鴨鵝相合。

隨著咯吱聲響,木屋的門被人從裏拉開,走出一手中端有瓦罐的姑娘,到外麵的灶台上,引燃火,開始在那裏熬藥,邊熬邊說:“還說我醫術不好?沒有我看你怎麽辦,大男人,瞧著夠強壯,卻三天兩頭病倒,米凡,米凡,起來了,做飯

“天天讓我做飯,買兩個人不就行了,你們兩個可好,一個病了一個侍侯,說是水土不服,讓他回去換個人,卻非賴在這裏不走,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在忙,鳩姑娘,你順便做了不就行了麽。”

未見人,先聞聲,眼角還帶著一大塊眼屎的米凡從屋子中晃悠出來,一出門就打了咋小哆嗦,來到旁邊另一個灶台這裏開始掏灰、架柴。

鳩梅冷不滿地看了一眼米凡,抱怨道:“怎麽就都你做了,每天的賬還不是我來管,賣雞又賣鴨的,還要收牲口,早上冷的要凍死人,中午又曬得厲害,再呆下去,我會變老的

“就是這樣,來時又不是不知道,隻是苦了韓兄弟,竟然受不了,今天該開一期彩票了吧,又要拿出去不少錢,還有娛樂的場子皂麵,也該去收這半個月的錢了,這方麵你功勞最大,當初來找事兒的人,竟然都被你給毒死了,醫術怎樣沒看出來,毒術算是領教了

米凡把柴火架好,從鳩梅冷灶下引過一支火去,點燃,轉身回屋去拿東西做早飯。

“先把臉洗了,不然眼屎掉進鍋中都讓你一個人吃,韓病號,醒了沒有,吱一聲,我好伺候你,跑這麽遠,跟你過來就過苦日子了。”鳩梅冷熱的藥,這時差不多了,對韓旋風和米凡各說一句,用抹布墊著瓦罐準備送到屋子中去。

“吱!”屋子中傳來一個短促的聲音。

鳩梅冷抬頭看看天“不知道今天搖獎有沒有人能中到大的,再過一個月就該回了,再也不往這邊跑,就在三水縣呆著,那裏舒服。”

等鳩梅冷把藥倒進碗中端到韓旋風麵前的時候,韓旋風已經穿好衣服,臉色微黃地倚在床邊。

“又麻煩鳩姑娘了,這可能就是宋公子來時一再強調的高原反應吧,沒想到別人都好好的,就我不行,還好,翼州那裏給送來了丹參丸,否則真要交代在這裏了

韓旋風一臉歉意地對鳩梅冷說道。

把藥吹吹,又自己嚐嚐,覺得溫度差不多了,鳩梅冷送到韓旋風的麵前,不讓其自己喝,非要親手來喂“上輩子欠你的,跟你一起,過的太苦了,快點回去,過過好日子

韓旋風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什麽了,以前還能總是在鳩梅冷說出這樣話的時候反駁一下,如今卻是說不出來,張嘴把一碗藥全灌下去。又吃了個丹參丸,任憑鳩梅冷給自己身上加了個毯子,眯起眼睛休息。

“一會兒飯就好了,今天你就別出去了,在家呆著,我去把錢給別人。”給韓旋風又擦擦嘴角,把把脈,鳩梅冷轉身又走出屋子。

沒有事情可做的韓旋風就那麽倚著,思緒不停。

自從被派來進行報複性的經濟戰後,自己三個人就從翼州一路趕著來到了吐蕃,商量一下之後,也不在別處停留,直接到了邏些城,算是開眼了,平民少,奴隸多,整個吐蕃就是由一個個的奴隸群組成的“部落。

有幾次還差點遇到危險,多虧米凡那種讓人無語的本事才躲了過去,把帶來的糧食賣掉,在這裏建了一個娛樂的場所,其實就是勾欄之地加賭博的地方。

買來漂亮的姑娘,教她們作弊的辦法,增加不少新鮮的賭博項目,可以堵錢財,也可以押東西,也不知道宋公子是怎麽想的,竟然讓最漂亮的姑娘不接受直接給的錢財陪別人,而是要賭贏了她們才行,其中的淫糜之處,言不足道。

但這招還真就非常好用,來賭的人越來越多,按那種作弊的手段,來的人輸的多,贏的少,可還是趨之若鴦。

等錢多了,就在這邊買了一個大院落,原來是塔塔呢圖的,他現在於大唐過“好日子,呢,很有緣啊。

再後來就開始與當舊共…落講行那個什麽公關。逐漸穩定下來,討丫嚓洲,版又弄出來一個彩票中獎的事情,錢是越賺越多,過程當中就是麻煩不斷,好在有米凡,加上鳩梅冷那種下毒的本事。

這才把麻煩的根源掐掉,還沒等繼續努力做事的時候,自己就病了,那時才知道,自己三人不是孤軍奮戰,張家還派了人,先是有個當地很厲害的貴族過來看望,接著翼州就送來了各種東西。

多了一個大貴族的幫忙,事情就更順利了,一開春,就從彭州買來雞蛋,一部分是新開襠的,一部分是可以孵化出小雞的,還有鴨蛋與鵝蛋,在這邊開始教給當地人做大排擋,自己負責提供貨源,說是如何如何的好,好找到人來證明。

照蛋毛蛋,就在宣傳下賣出去了,並且大量低價賣小雞小鴨,還教給別人家禽的幾樣製作方法,騙人說大唐的皇帝就吃這個,讓他們養大了吃,還有飼養的秘方,真擔心回去被皇上知道了給抓起來。

厲害呀,張小寶報複起來不比王鵑差,誰能想到這個在大唐是一介,改善百姓生活的事情,就因為加了個飼養的秘方就變成了一條毒計。

無論是種什麽糧食,都必須每三根壟之間立起來一個遮擋的東西,可以是木頭板子,也可以是布幔,然後捕捉這樣地方的蜜蜂、蝴蝶,搗碎了,按比例混合在糧食中,喂給家禽,隻能是開春的時候,說是如此養大的雞鴨吃了之後可以少災禍,延年益壽。

如果是想種水田的,那就需要抓來蛤蟆骨朵,就是三水縣兒童讀物中小抖斟找媽媽的那個東西。

如果說這還看不出什麽的話,那麽從彭州關出來的新開襠的雞蛋運輸車中所攜帶的土就能夠知道張小寶有多毒了,竟然是在當地讓人尋找去年秋夏時,蝗蟲多的地方,然後把那裏的土給挖出來一層。

運到吐蕃,離著大唐稍微遠一點的時候,一路走就一路撒,等撒差不多了,最後的就送到邏些城,撒到周圍的田間地頭,或者是幹燥的地方,沙漠那邊也有送來的。

估計當初到在劍南道耍手段的一號要是知道了得悔死,得罪誰不好,非要去找張小寶的麻煩。

自己這裏接著又把高價買來的牲口從另外一條路送到劍南道。好的留下來,不好的就殺掉吃肉,價錢非常便宜,說是民生補貼,而出來的雞蛋價錢也非常便宜,買時候的高假全是由自己這邊賺的錢來搭,叫對外貿易補貼。

據說是等到夏天的時候,劍南道會向吐蕃這裏收購家禽,但隻在大唐境內等著賣過去,用糧食交換,隻要過去的家禽,就要多收稅,用此來平衡補貼出去的錢,並且不讓吐蕃大量的家禽對劍南道形成傾銷。

反正自己是琢磨不出來那麽多詞的意思,隻要按照上麵說的去做就可以了。

“想什麽呢,給,飯菜給你放這了,你自己吃,我和米凡出去做事情了,吃好了就睡一會兒,中午的時候我們就回來,估計今天鬆日尼幹能來,商量酥油運輸和價錢的事情,交給你辦了。”

鳩梅冷的聲音打斷了韓旋風的心理活動,一碗帶著一層奶皮的牛奶放在了韓旋風的麵前,還有幾個煎雞蛋,早飯韓旋風隻能吃這些,不能吃太多,中午的時候會有酥油糕,晚上就是胡麻油烙的餅,這可是前天剛才送到的,從嶺南道那裏快馬送至彰州。

和用花板炸出來的油不一樣。胡麻油可是好東西,強身健體,數量非常少,就為了讓韓旋風能活著回去,便一路快傳給弄來了,去時是飛鴿。回來為軍驛。

聞著濃濃的奶香,韓旋風點點頭“在外麵注意安全

“知道啦,現在最不安全的是你,走了鳩梅冷扔下一句話,跟著收拾好的米凡走出屋子。

外麵早上起來就到水中玩耍的鴨鵝一見主人要過橋,叫著就圍了上來。

“去,繼續玩,一會兒有人過來喂你們鳩梅冷哄趕了兩下,邊說邊走過小橋,對米凡道:“你去娛樂場,我去給他們開獎,早點回來,也不知道你們要那麽多的酥油幹什麽?我就不喜歡吃,太膩。”

“又不是給大人吃的?小公子說是買回去以後,做餅給學堂的孩子吃,還有奶格和酸奶,新鮮的奶如果能運回去,早就買了

米凡還是困,打了個哈欠說道。

今天一章,凍到了,吃藥吃的恍惚,頭疼,白天出去買個撓癢癢的老頭樂,就凍了,屋子裏挺緩和的,誰知道外麵竟然是零下豆度。,如欲知後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