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二章 基金成立為開頭

…泳在修著,李林甫趕了半天!後,終幹是來到了褒信個則訓”外麵,他看到了搬遷百姓新建的房子,非常不錯。

又問過這裏的其他百姓。說是等路修好,今年秋收之後,整個縣中所有的房子都要重新蓋起來,要蓋成一樣,看上去整齊。

李林甫到了衙門門口,特意看看這個專門貼有收入和支出的告示,越看越心驚,做過主簿的他知道。褒信縣中貼出來的告示上麵記的東西都應該是真的。

可為什麽非要讓百姓了解這麽透徹,這就好象是本來是不能讓別人看到的身子,隻穿了一層輕紗一樣,實在是太透明了,如果縣中的官員再把以後的各種打算也告訴百姓的話,那就真的一點秘密也沒有了。

李林甫站在這裏看,也沒有別人對他多關注,來這邊參觀學習的官員多了,誰會在乎他一個。

想了想,李林甫沒有直接進衙門,而是向著那個有模型的地方走去,那裏還有兩個重要的人應該見見,畢構和姚崇,順便也借這個機會多學學,宮中也有這樣的模型,萬一哪天皇上高興了,找人詢問的話,自己好能答上來。

進到旅遊的地方,這時候尋常的百姓不用花門票錢,但是官員就不同了,官員每介。人按照品級的不同,需要拿出來二十文到一車文的參觀費。

這筆錢其實不白收,百姓們不花錢,看的是一個熱鬧和新鮮。但輪到官員了,就有人專門在這裏給講涉及到官員的事情,比如某個地方的人口了,治理程度了等等。

數據給的非常準,同時花一百文錢的官員說明他的個置重要,還有另外的東西讓他們看,比如對以後的各個地方的展展望,以及遇到災害時的應對辦法。

能學到這樣的東西,一百文錢還真不貴,李林甫也交了一百文,讓人領著進去遊覽,一路看著,一路仔細聽別人給講解,努力地記下來,僅怕到時候忘了,就在他記的腦袋都要大了的時候,導遊突然對他說道:

“李大人,其實方才我講的已經印成了冊子,如果需要的話,可以花上十文錢購買,一共是六套,分六個部分的事情,每套十文。到時候李大人您回去也可以輕鬆地看看

李林甫一聽說是六介。部分的事情就明白,應該屬於到六部中,至於說為什麽沒有三省的,那是自己的級別不夠,沒有必要去了解。

不滿地瞪了導遊一眼,心中抱怨對方不早說,害的自己記的眼睛都疼了,說道:“一樣給我來一份,厚嗎?”

“什麽厚嗎?。導遊不解的問道。

“紙厚不厚

“不厚,都是薄紙,厚的話太沉

“我是問多還是不多李林甫覺得這個導遊缺心眼。

“哦。李大人問的是這個,還行吧小本錢也不少呢,賺不了多少錢。”導遊這下聽明白了,回道。

聽導遊這樣一說,李林甫就了解,估計在這個資料上,張王兩家沒少賺錢,六十文買六份,成本能有多少?頂多是二十文,或者更少,剩下的錢就是利潤了。

對,沒錯,就憑張小寶那種算計,絕對不會輕易放過這樣的一次賺錢機會。

李林甫聽著走著,放鬆下來的他,還真的覺得這個模型做的不錯,走到了前麵的時候,就看到了很多的人圍在那邊,還有的人不時出來交好的聲音。

納悶的他對著導遊問道:“那邊出什麽事兒了?”

“沒事兒,您跟著我就便成,那裏畢大人他們正在說書,全是假的,不用過去導遊示意李林甫跟著他走。

李林甫來就是為了見兩個關鍵的人物。指望著他們幫忙說好話呢,又怎麽可能錯過了,也不管導遊了,邁步向那裏走去。

此時的畢老頭嶽講到精彩之處,張老頭也換了六樣兵器了,累的一身都是汗,旁邊就有人買來一份好茶讓他喝。

“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畢老頭也渴了,連忙告一段落,端起茶碗來咕嚕咕嚕灌上幾口,這時的他也不像平時喝茶那樣文雅了。

“這位可是畢大人,下官李林甫,聽聞大人在此,特來一見李林甫先是對著畢老頭問了一聲,人已經開始行禮了,接著又是姚老頭和張老頭,雖說張老頭沒什麽身份。

畢老頭一聽到李林甫的自我介紹就知道是誰了“原來到新蔡縣上任的主簿,好呀,一看就是個正直的人。”

話說的很好聽,至於畢老頭心中究竟怎麽想的就不清楚了。

李林甫也沒指望對方說真話,隻要能達到目的就可以,跟著話說道:“畢大人讚謬了,下官沒什麽大的本事,一心想著隻要能夠讓當地的百姓生活好了,也便知足,下官來之前,以與畢縣令說好,並貼出公告,欲給褒信縣引一條河,好方便兩地往來。

但下官聽聞馮縣令與此縣中的張主簿和王縣承有點誤會,隻好親自前來調和一下,畢竟兩個縣相鄰,總要有勁往一處使的好。”

說完話,李林甫又看向姚老頭。

見他看過來,姚老頭也順著他的話說道:“你能如此想,那實在是太好了,今後兩縣的荊情,你也要多多出力,方才你說誤會?什麽誤會?應該不能,否則小寶和鵑鵑又怎回拉著同安郡王在那邊建工坊,多心啦,既然來了,就好好看看

姚老頭一聽李林甫的話,就知道他是什麽意思,無非是準備讓自己三個人幫忙調節,那哪成,張小小寶和王鵑決定的事情,別人要是輕易更改,那就不是他們兩個人了。

見對方不承認,李林甫隻好把馮常功與自己說的話,一點沒有遺漏地說給三個老頭聽,待說完。這才麵露難色,說道:

“畢大人,姚大人,馮縣令已經知道錯了,俗話說,知錯能改,善莫大焉,何不給他一次機會,張小寶和王鵑畢竟還很多事情喜歡一下子就做好了,二位大人不如幫忙勸說一二,還有張伯也要多操心,下官在這裏為新

“哎呀,竟然還有這樣的事情?估計難嘍小寶和鵑鵑哪裏吃過這樣的虧,讓我想想,這樣,你先去找小寶和鵑鵑說說,回頭我等也幫著說兩句,隻是說兩句,成與不成就不知道了

張老頭露出一副吃驚的樣子,好象他以前不知道似的,答應是答應下來了,卻沒有把話給說死。

知道做不得準的李林甫也沒有別的辦法,告了聲罪,離開這裏,去衙門找張小寶和王鵑去了。

等著他離開,畢老頭三個人找了處清淨的地方坐下來,讓人換過真正的好茶水,一邊吃著瓜子就茶水,一邊說起了今天過來的李林甫。

“依我來看,此人比馮常功強一百倍,應對得體,行事穩重,也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可惜他還是太年輕了,真以為自己有點本事就想把所有的事情給做好。

寶和鵑鵑怎麽可能幫他?那邊已經答應了張說,並且定下了何一偉下一任的官職,他李林甫認為憑自己幾句話就能夠讓兩個人改變主意?年輕,實在是年輕。

畢老頭給姚老頭倒了一碗茶,張老頭那邊他沒管,張老頭喝這茶浪費,有點碎沫子的親莉花茶就行了,對李林甫評價了兩句。

姚老頭也覺得此事辦不成,跟著說道:“最主要的是小寶和鵑鵑收拾馮常功是想立威,畢竟他們的年歲小點,容易讓人輕視,這一回要是不把馮常功給收拾了,以後還有官員敢和他們對著幹。

以前張王兩家厲害,那是兩家的事情。現在小寶和鵑鵑已經出來做官了,當然就要有自己的威望才可以,馮常功就是那隻殺來給猴看的雞,可惜他自己還不知道,往刀口上撞。

至於李林甫,我覺得此人乃是大奸大忠之人,用的好了,可非常順手,用的不好,那就是禍害無窮

還不知道自己被人給說成大奸大忠之人的李林甫此時來到了衙門,與守在門口的衙役說了一聲,又送上了名刺,就進到裏麵等待。

這裏麵專門有一個給來訪者提供的屋子,裏麵有茶水,有糕點,主要是為百姓服務的,百姓有事情總不能隨便去敲登聞鼓吧,那是接案子的工具。

李林甫開始以為這裏是簽押房,後來遇到了兩個過來的百姓坐在那裏低聲聊天,這才知道根本不是那麽回事兒,很有意思的一個房間,竟然是讓百姓休息的。

聽著兩個人在那裏說,李林甫知道兩個人過來幹什麽了,兩個人都是上牛村的百姓,還是鄰居,他們現那個上牛村的一處小河被淤泥給堵了,旁邊還有一塊沙地。

兩個人就想要清淤,並且把淤泥給弄到沙地上麵,這樣一來就多了塊好地,但有個事情需要解決,沙地那邊地勢高,清理淤泥自己村子的人可以做,但用水費勁,想要讓衙門出點錢,算是借,在那邊建個水車,以後地裏出產慢慢還。

聽著兩個人在那商量事情,李林甫覺得更希奇了,這裏的百姓膽子也太大了點,竟然過來管衙門借錢建水車,同時也讚歎這裏的百姓有想法,換成別處的百姓,也隻能眼睜睜看著那地與河而已。

等了一會兒,李林甫沒等來張小寶和王鵑,等到的是何一偉,何一偉今天把大概要做的事情都忙完了,聽人說有上牛村的百姓過來借錢,就到這裏看看。

同時幫著張小寶和王鵑給李林甫帶句話。

一進門,見有一個人身穿官服,便問道:“可是李大人,本官褒信縣何一偉,張主簿與王縣承讓我帶句話,說是請李大人先去風物閣歇息,他們二人有重要的事情再忙,等忙過後,便到那邊請李大人一同用膳。

名刺他二人留下來,這是他二人回送的名刺,說是李大人到了酒樓,就能吃到好東西,估計得晚上他們才有空

李林甫本來以為對方隻是一個說辭,可看到了兩個人的名刺就知道不是那麽回事兒,接到手中說道:“應當的,應當的,縣中事務重要

說是重要,他不走,想在這裏看看那兩個上牛村的百姓能不能借到錢,頭一回遇到,好奇嘛。

“牛大,牛壯,你們兩個想要借錢?。何一偉也不趕人,敞開行政,事無不可對人言,誰願意聽誰就聽,又不是什麽秘密的不能讓別人知道的事情,他對著兩個已經站起來的人問道。

“大人認識我們?”牛大欣喜地說道。

“認識,前幾天你們還過來送過煤,我問過你們話呢,又怎麽能忘掉,聽說你家中的尖親病了,不知道好些沒有,我就是太忙,不然真要抽空去看看。”

何一偉和氣地說著,他別的本事沒有。記人記的非常牢,隻要見過一次,下次再遇到就知道了,又關心地問了下牛大父親的病情。

牛大激動的兩隻手都不知道放在何處,進自己地攥著自己的褲腿,猛點著頭說道:“好了,和以前一樣,多虧縣中派來的醫生,大人。您是個好官

“好什麽,本分而已,要真說好官,得看張主簿和王縣承,那才是真正有本事的好官何一偉被一句好官說的高興了,謙虛了一下,有意對方坐回去,自己也坐下來,問起借錢的事情。

“想建個什麽樣的水車,那裏能不能建成?花費幾何,多長時間能夠還上?總不能你們一說借,就借給你們。”

“大人真的能借?隻要答出來您問的就借?要多少利錢?”旁邊的牛壯還以為這次借不到,他是第一次想到了這個辦法,報著試試的想法過來的。

李林甫也是看向何一偉,想從他口中知道能不能借錢,這要是借了,可就是觸犯了律法,官府就是官府,怎能隨便借給百姓錢財?

何一偉依舊是那副平靜的表情,對著兩個人說道:“借是能借的,但不能從衙門借,衙門的錢是所有縣中百姓的,但又不是某一個百姓的,萬一拿出來借與你們,你們還不上該如何?就算用地來抵押

,到時候懷要賣地,多了一個討程,泣就不是行政了?經濟行為,懂沒懂?”

兩個人不懂什麽行政和經濟,但是聽明白了,衙門不會出錢,紛紛低下頭,也不出聲。

何一偉一見二人這樣,又接著說道:“衙門不出錢,但有別的人願意出錢,衙門願意給你們聯係一個三年免利的貸款,貸款知道吧,舒州那裏就有,還有三水縣和華原縣,這錢由旅遊模型的地方出,叫褒信縣就業輔助基金。

官府給引頭作保,你們與這個基金簽文書,按手印,如果三年之後,你們還不上,那麽你們新開的地以及水車都要收回來給基金來用,農業方麵的是無利息的,若是經商,那就有微利。”

“那這個什麽金的不是缺心眼麽?他們拿出來錢白給人用。”牛大想了想,想到了關鍵的地方,如果不是在褒信縣他真以為縣令大人閑的沒事兒騙自己玩呢。

李林甫也是這樣想的,誰那麽傻,有錢自己不用給別人用,吃飽了撐的,立起了耳朵仔細聽,想看看何一棒如何解釋。

何一偉笑了笑,說道:“怎麽會缺心眼?他們拿出來這筆錢,那麽他們以後要做什麽事情,比如縣中有好買賣,那麽縣裏就要優先考慮他們,本來還有一點就是用利來抵稅,但本小寶和鵑鵑否決了,說是容易被人彈劾。

所以換了一個點,那就是衙門給他們作保開錢莊,並且在前五年的時候不收他們的稅,用這部分的利益來換去無息的貸款行為。

所以你們要把事情說明白了,他們需要進行風險那個評估,覺得可以了,會借錢給你們,甚至是派出專門的人來指導你們如何做。”

牛大和牛壯這回聽清楚了,就說那個什麽金在這邊損失的再另一麵會有補償。

官府怎麽補償先不管,至少能夠借到錢了,於是牛大就開始說起來他們的具體打算,並且把那邊的情況都詳細地介紹說給何一偉聽。

不等他說完,何一偉就打斷了他的話“不是這樣,有一個行文的格式小寶和鵑鵑正是在忙這個事情,其實今天你們就算不來,明天也能在衙門門口的公告欄上看到這個消息。

他們說,以前在別的地方也用過這樣的方法,那那種方法應急可以,卻並不正規,需要專門地提出來才行,你們要麽在這裏等,要麽先回家明天再來,按照格式填好,他們派人在過去看看就差不多了,很快的。”

“等吧?”牛大問牛壯。

“恩,等,大人,我們在這裏等。

”牛壯覺得不把事情說成了心中就不會塌實,選擇了等待,反正這裏有吃有喝的,屬於衙門正常的招待費用的一部分,也不用回去急著吃飯。

一旁的李林甫也在想著這個事情,他不像牛大和牛壯,不管深遠的事情,他需要考慮的就多了,這個什麽基金的成立是不是以後會在所有的地方都有?

一個基金還帶著一個錢莊,那麽往後很多的地方都有他們的錢莊,他們要幹什麽?錢莊,顧名思義,就是放裏麵放錢和借錢的地方,比如飛錢,就是這樣用的,但用的並不普遍。

現在平常人想要借錢,不能到專門兌換錢的地方去,而是到當鋪,看樣子這個錢莊以後就能給平常人提供一個借錢的路了。

事情不是那麽簡單,一定還有深意,張小寶和王鵑提出來,弄不好還是個大事情。得趕快告訴給上麵的人,以免錯過了好機會。

李林甫如是想著,現在他隻是隱隱覺得事情不簡單,但具體的又說不上來,見別人的事情談好了,他也就起身離開,並且還問了一下張小寶和王鵑大概什麽時候能把那個基金的事情做好,他也過來看看。不再風物閣幹等。

張小寶和王鵑在後麵自己的房間中完善著貸款的事情,因為這個行業也屬於新興的,該考慮的必須得考慮進去,尤其是錢莊,一旦開在大唐各地,就不僅僅是幫人換零錢或整錢那樣簡單。

就是不能隻用錢換金銀,還需要有借貸和儲蓄的功能。

當然,現在的錢莊好開,別人把很多的錢放在這裏保存,不僅僅不用給別人利息,別人還要拿出來一部分當保管費,這要是能賠錢的話,那開錢莊的人可真就是一個白癡了。

王鵑自己想著,那邊張小寶也是如此。兩個人各想各的,到時候把優點和缺點綜合到一起,王鵑寫了幾條之後,問道:“真的不給存錢的人利息?”

“先不給,等多開幾處之後再說,不給的好處是能夠讓我們少擔風險,但我們可以在前期的時候按照別的這樣的地方,把利息調低?很少就可以。

缺點就是積累流通資金的度慢了,如果給別人利息,而不是讓別人出錢,會有很多的人願意把這筆錢存到錢莊裏,存的錢越多,大家越是適應,那麽我們能夠使用的資金也就更多。”

張小寶停下筆回道。

“我知道,隻要不出現擠兌的情況,那麽有一大筆錢就是我們的了,我們可以一直放心地用下去,基數越大,我們就越安穩,就怕有人故意使壞,把大筆的錢先存進來,然後在異地進行大量的提取,那樣一來,我們另一個地方在前期資金不足的情況下,就會出現斷流。

可要是限製不準大量取錢又不行,因為很多的人是這樣的,他們就是準備過去做一筆大買賣,怕帶著現金危險,所以在花一小部分的錢存到錢莊,隻要比起雇人保鏢便宜,那就賺了。”

王鵑眉頭微皺,誰讓這裏沒有電子業務,如果有的話就好了。

張小寶想了下說道:“其實最主要的是我們沒有貨幣,不可以印錢,印出來別人也不會承認,飛錢算是個雛形,但還是太過稚嫩了,所以我想,怎麽樣能夠做好防偽,到時候估計存錢的那個憑證就能當錢來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