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翌日過來改夥食(第一更)

張小寶和王鵑被叫去了,去的快,回來的也快,張父問的幾個事情,二人選擇性地回答了一番,沒有說出任何實質的東西,主要是張小寶怕說多了,父親整天都想著其他的事情,沒有精力學習,科舉就算是找人也要自己有真才識學才行。

零食也都拿回來了,那是他兩個自己做的零食,平時也送一點給院子中的人吃。

“賺了,這下子賺了,今年全縣都被定為受災,會減產一半,不用交稅了,也不用拿出額外的鵑帛了,隻需出點勞力,幾十天而已,跟葛家莊子商量一下,讓縣令修咱們那邊的河。

用自己人給自己的地方修東西,算是出了每年的工,還能弄點工程款什麽的,把河修寬一些,侵占不到良田,走了,吃牛骨髓去,新鮮的。”

張小寶覺得自己幫著家中做了一件大事兒,心情高興,一邊說一邊像個孩子似的一蹦一躥的向廚房而去。

王鵑站那呆了兩秒鍾,也跟著跑過去“你別想著工程款了,把河好好修修,萬一明天再遇到大水呢,自己家的地方不能糊弄,撥下來的錢也未必有那麽多,一層層扒下來,到咱們手中剩不了太多。”

兩個人商量著關於這次能撥下來多少錢?程縣令能放這邊多少錢,以及把小河那裏弄成什麽樣子,一前一後就到了廚房,裏麵已經有人把幾根骨頭的骨髓取了出來,放在盤子中等著兩個小祖宗吃。

牛摔死了,直接就找人過來查看,齊裏正和那個馮老一同來的,見到有衙門中的衙役,又看看牛,都肯定了這牛確實是摔死了,一個人拎了二斤莊子上給的牛肉高興地離去。

衙役走的時候也帶這牛頭和小半扇兒牛肉,回去可以煮點牛肉湯喝,知道他家的婆娘有身孕,還單獨給他弄了半個蹄子的牛蹄筋,讓帶回去吃,惡心的時候嚼嚼就能好一些。

衙役接過東西的時候眼睛都紅了,臨走是留下話,說事情就去叫一聲,他帶著兄弟過來幫,以後再摔死牛他也過來打證明,哪怕不小心脖子摔在刀上了,也算。

剩下的肉就拿回主家院子,給王家送去點,內院的人吃到了一頓牛肉燉蘿卜,肉少點,蘿卜管夠,牛骨頭都讓張小寶和王鵑留下了,還有其他的肉,拿冰凍上,偶爾給家人做一頓。

“小公子,您看這些骨髓夠麽?”廚房的人一見到兩個小祖宗來了,所有的刀全放好,灶台也看住,一個專門管著廚房的人把盤子端到張小寶和王鵑麵前恭聲問著。

張小寶看了看,盤子中有六條長短粗細不同的骨髓,點了點頭“恩,好,夠了,夠我和鵑鵑吃了,這是剛煮出來的吧?再多弄一些,放到鍋中蒸,拿高湯調兌,少放點鹽,加些蔥花和香菜,給我家和王家那邊主家送去,哦,有一碗記得別加香菜,我奶奶不愛吃,切點薑沫,奶奶愛吃那一口。”

管廚房的人馬上就去安排,同時還在感歎,自己那孫子兩歲了,整天都是纏著家人要這要那的,從來也沒說過把要到嘴的東西給家人嚐嚐的意思,再看看小公子和小娘子,有點好東西就想著家人,連老太太平時好的那一口都記得,比不了啊。

當張小寶和王鵑中午吃過骨髓,小睡的時候,周倥已經到了秦家村子這裏,回來趕得更急,怕那些人發現他離開,到時還要多費口舌。

跟著等候在山外的衙役,風塵仆仆進到村子的時候,程縣令馬上迎了過來,給安排休息的地方,並讓人送來飯菜。

還在這裏幹活的那些官員,一個個都累的筋疲力盡了,全身上下就沒有不酸疼的地方,昨天晚上吃飯的時候就沒有再挑剔過,給什麽就吃什麽,晚上睡覺的時候也是分散在個家當中,到現在他們也不知道幹活的人少了一個。

那兩個侍郎做的事情輕鬆,在一起四處溜達,不時地指點一下村民種點什麽東西好,尤其是工部侍郎,還幫著村子中的人畫了一個筒車的圖,讓人按照這個做,以後從水泡子裏麵弄水就方便了。

他們吃的東西自然更好一些,今天中午的時候,竟然吃到兩葷一素三個菜,還有一份湯,一天多沒見到州裏下來的參軍,他們還問過,得到的答複是安排做其他的事情了。

周倥這一回來,先拉著程縣令說話,衙役們也不急著露麵,讓那些官員多幹一些活,累一累,到時好省點麻煩,衙役明白,那些官員走了那麽長時間的路,已經夠累了,第二天好好歇歇,可能恢複不少。

可第二天又幹了一天活,一定是又酸又疼,如果連續多幹幾天可能會適應,但今天再幹一天,明天走回去,那種滋味,不用想都知道,到時或許隻能讓人喂東西吃,胳膊都抬不起來。

“周大人,這次過去可是把事情談好了?”程縣令把周倥讓著坐下,把溫好的酒給倒上,推酒碗到周倥麵前。

“恩,有兩件小事兒,一個是小虎的買賣上的,這個我不管,小虎跟著做就成,還有一個是他們那邊要在河上蓋個酒樓,正好沒水的時候,到時去看看,幫著撐撐場麵,這最後一件事情還要程縣令你幫一下。”

周倥確實累了,口也渴,端起碗說完這些話,仰頭喝下去一碗,長出口氣,這才覺得舒服了。

程縣令又幫著把酒倒上,問道:“不知道讓我幫什麽?難道是今年受災免稅的事情?這是小事兒,本縣確實受災了。”

“不是這個事情,是等著夏秋的時候讓你跟著跑一趟,或是太行山東,或是河南那邊,那兩地及周圍旱的比這裏還有厲害一些,還可能有蝗災,張家莊子準備了不少的糧食,等著過去救急,還有一些雞鴨也要送去吃蝗蟲。

如此一來那百戶的食邑就保住了,到時你上一個表章,我也上一個,兩次祥瑞,曲轅犁,還有你過年時的撫民動作,讓你得了不少的讚譽,可是,想要安排個好位置稍微差上那麽一些,這次你跟去,政績就足夠了,說不定到時比我的品級還要高。”

周倥不無羨慕地說道,現在他是幫著程縣令,到時那張家莊子的人也會幫他,昨天晚上其實就算幫他一個天大的忙了,竟然是上麵宰相位置的更替,換成別人這麽說,他自然不會相信,可他看到那兩位高人做出的一件件事情,不得不把這個記在心裏。

程縣令一聽就懂了,原來那邊做的是這個打算,怪不得讓他幫著拖到夏秋季節呢,這是大功勞啊,別管到時是誰拿出的糧食,隻要在他三水縣中,他還能去出麵,就要算上他一份。

“多謝周大人相告,隻不知這次上麵會派什麽人下來管事兒?到時若是能說上幾句話,我這邊就更穩妥一些,不知那二位高人長的是何模樣?”

程縣令現在也羨慕周倥呢,竟然能和那兩位高人見到,這便是機會啊。

周倥無奈地搖搖頭“我也沒看見,那兩位果然厲害,我還未等說要見麵呢,吃飯時就已派人把我心中的疑惑給解開了,那真是能掐會算,別的不可與你多說,隻要記得,這次夏秋時過去,千萬莫與右宰相一脈走的過近,做好上下官既可。”

“這麽說,那姚……要功成身退了?”程縣令大吃一驚,他有點想不通,現在那位還能得到上麵的信任,為何會下來?心中有所懷疑。

突然又想到,張家莊子的兩位高人並未對他說,是跟周倥說的,和他沒關係,這樣說來,人家是覺得他位置太低,沒有知道這個事情的必要,弄不好事情還真有可能是這般,自己當要小心一些。

等著程縣令想要再問一些事情的時候,發現周倥已經在那裏吃上了,隻好把心中的疑問壓下,準備到時陪著去救災的時候想辦法問出來。

二人又閑聊了幾句,等吃過飯,周倥就直接躺下休息,程縣令識趣地離開,等到快晚上了,這才找來秦村正,耳語了幾句。

幹了整整兩天活的那些官員,拖著疲憊的身體回來吃飯時,被叫到了一起,忽然發現桌子上的飯菜變了,不再是那難以下咽的飯團子,竟然是小根菜盒子,怪不得剛才聞著這麽香呢。

菜也多了,又苦又澀的鹹菜沒了,換成了三樣菜,蘑菇炒肉,雞蛋炒小蔥,清蒸蘿卜沾醬,還有一碗漂著不少油花的野菜湯,這可就不是那麽苦的野菜了,而是貓耳朵,又叫清明草,隻小根菜盒子和這個貓耳朵做的湯,吃起來那就已經鮮嫩非常了。

眾官員一個個坐在那裏卻不敢動筷子,怕這些人沒安好心。

“諸位大人,小的回來了,明天一早,諸位大人就可以不用幹活,在這邊享受一下山水之美。”衙役這時出現在眾人的麵前,並解釋起來。

上次承諾,隻要在分類榜上推薦那地方進前五,就更四章,今天到了前五,更四章,謝謝大家。說句良心話,哪天都沒少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