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偏殿,此刻廝殺聲一片。劉子訣拿劍抵著劉子彥,“大哥,你束手就擒吧,我沒那麽多時間和你耗下去,染染她怕黑,我還得去哄她睡覺!”劉子訣輕佻的一笑,直直的看著此刻被自己的劍抵著的劉子彥。

卻見他猛的丟出一個煙霧彈,隨即終身一躍。

“混蛋!”劉子訣恨恨的罵道,隨即揮去煙霧,卻看見劉子彥越過圍牆往乾西殿而去。

夜涼如水,雖然已是五月。可一到了夜晚,闕安城的空氣都會比白天冷下幾分。更何況,此刻已是亥時三刻!

賦月染雙手抱著大腿坐在床角,而臉則是埋入雙臂間。

忽的,一陣打鬥聲傳來。她猛的抬起頭,赤著腳跑了出去。

劉子彥永遠都忘不了那一刻,她一襲白衣立在門口。身後的燭光為她的鍍上了一層光暈,清風拂袖,她看上去淡然若煙。隻是,那緊蹙的柳眉卻讓人揪心。

就這樣,隔著眾人。他一步一步的走了過去,多少個日日夜夜朝思暮想的人兒,此刻就站在他的麵前。隻要再五十步,四十步,三十步……

“王妃,你,你,……”夜殺很希望賦月染可以跑。怪隻怪他太大意了,他萬萬沒想到大皇子居然會用毒!

淤血不住的從嘴角溢了出來,胸口好似被萬千螞蟻一點點的啃食,奇癢奇痛!

賦月染好似沒察覺到危險的臨近,隻是怔怔的站在那。然後,慢慢的朝劉子彥走去。

青石板鋪就的地上,顯得有些冰冷。

子彥停住了腳步,看著那個朝自己走來的女子。嘴角,不自覺的上挑。

“解藥。”她,朝他伸出右手,示意他交出夜衣他們的解藥!她知道夜衣他們中毒了,而且這毒一定是眼前這個男人下的!因為,這裏隻有他安然無恙!

果然,子訣沒有說錯,劉子彥必定造反!

“你比兩年前更美了,看來,改日我得重新畫過了。”他笑著看她,然後緩緩的抬起手,想要去撫摸她的臉龐。卻不想,賦月染趕忙倒退了數步。

“你在怕我?”他的笑依舊很溫柔,就好似那柳絮,淡淡的拂過掌心。

“你為什麽要怕我?是因為那日嗎?你恨我命人將你拖出去重打?其實,我早知道二弟和四弟定然會救你的,我隻是不想任何一個人丟了麵子。畢竟,那個人是你的大姐,也是我的王妃!雖然,我並不喜歡她!”說著,他的眼神驟然暗了下去。隻是在看向賦月染的那一刻,又忽的亮了起來。

“知道嗎?第一次見你,我便不可自拔的愛上了你。其實,我到現在也不清楚,為何,我會那樣子愛上了你,又為何,不管我如何努力,始終無法將你忘記!他們說你是禍水紅顏,其實,你真的是呢。我們幾兄弟同時愛上你,甚至為了你可以反目……”他的話還未說完,就察覺到自己的脖子一涼,一柄寒光凜凜的劍擱在他脖子上。

嘴角的笑意更濃了,“我沒說錯吧,我們可以為了你反目!”

身後,劉子訣一聲嗤笑,“大哥,束手就擒吧?”

子彥沒有轉身,依舊定定的看著賦月染,隨即說出了一句讓他們都費解的話,“小染,可以讓我再替你畫一幅畫麽?隻要一個時辰便夠了!”

賦月染怔怔的看著他,一時不知道該怎麽回答。卻聽到劉子訣猛的喊了一聲,“夜殺!”

蹭一下,夜殺一晃眼便出現在他們麵前。“主子,有何吩咐?”

“你押著大皇子,然後將他交給新王。”語畢,直接往賦月染走來。二話不說,將她打橫抱起往裏走去。

子彥自嘲的一笑,看著他們的背影喃喃自語,“其實,我早已將你畫在心中。”轉身,那刀便劃過他的咽喉,鮮血四溢!

“主子,他死了!”夜殺暴跳起來,大呼小叫。去隱隱的聽到劉子訣說,“還是交給新王處置吧,搜搜他身上有沒有解藥,夜衣中毒了。”

聽到下半句,夜殺的眼睛瞬間亮了,流光四溢!隻見他三下兩下就找到了劉子彥藏在衣服裏的解藥,隨即炫耀般的跑到夜衣麵前。

“夜衣,嘿嘿,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叫我一聲大哥,我就給你解藥!”夜殺孩子氣的將藥瓶舉高,旋即在夜衣麵前晃來晃去,好不得瑟!

“嗤……”夜衣笑了一聲,嘴角玩味的上挑。“你的意思是,你比我老?”

“什麽?”夜殺很誇張的跳了起來,然後氣勢洶洶的指著夜衣,“你才老,你比老子老三倍,不,一百倍,不,一萬倍!”

“你都稱自己老子了,難道還不老?”

“死夜衣,毒死你算了,免得你再氣我,毒死你,毒死你,毒死你!”夜殺氣呼呼的將解藥喂給眾人,唯獨沒有喂給夜衣。

“死夜衣,死夜衣,看你還氣不氣我?”雖然夜衣整個都藏在黑袍下,隻是夜殺明顯感覺到了夜衣的不對勁。慢慢的蹲下身,借著月光,他赫然發現他的黑袍早就被血染濕。

“夜衣,你,你沒事吧?夜衣……”搖著毫無發現的夜衣,夜殺當即扯掉他的黑袍,將藥丸喂給他。隨即運功將要引下去。

殿內

“怎麽這麽不聽話,叫你不要出去,你倒好,還赤著腳走出去。”他托起她的腳,將那一雙冰涼的小腳藏進懷中捂著。

“我擔心你嘛。”

“那你不知道你出去我更會擔心啊!”看著她為怒的小臉,他一臉認真的說道。

“就許你擔心我,不許我擔心你啊!好好好,你愛怎麽樣就怎麽樣,以後我不管你死活了!”語畢,想縮回被他捂著的腳,卻無奈他拽的死緊。

“好了,別氣了,嗯?等二哥登機之後,我們就離開這裏,去柳州,好嗎?”

“真的?那到時我們可以把娘親接來一起住!”

“恩,隻要你願意!”

夜殺很小心,很小心的聽著裏麵的對話。隻是,他很不小心的貼的太進了,導致撞開了門。

燦燦的一笑,隨即他撓著頭一步步的後退,“今天天氣不錯哦,太陽蠻不錯的哦,啊……好熱啊……”

“夜殺……”努力壓抑的聲音響起。

“主子,你們繼續……”語畢,賦月染就瞧見那門被關上,哪裏還有夜殺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