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正好碰到了購物回來的夏明朗,他看著夕陽手上的托盤,托盤上的食物根本就沒有任何動過的痕跡,不由的心裏一陣擔憂,“怎麽?安心不吃飯嗎?”

夕陽一直傾心於夏明朗,雖然天天見到,可是還是忍不住的心頭小鹿亂撞,臉紅的低下來頭。

“不是的,大阿哥好像很痛苦的樣子,不停的發出痛苦的聲音,可是姐她卻說我們進去也幫不了什麽忙,所以就……”夕陽以為夏明朗是在問她,心中一陣激動忙搶著說話,還不由的回頭望一下遠處那扇依舊緊閉的房門。

夕陽單純的話,讓宋伊人著實忍不住的笑了起來,“小胖哥哥和安心,Is loving!”

英文是夕陽聽不懂的,可是夏明朗卻聽得非常的明白,若有所意的看了看那扇房門,說心裏話,他真的很佩服落鍾祥,這大病才好剛就這麽折騰,可見這段時間忍的是有多痛苦,但是也真的替他們高興,同時有非常的同情紫風,這好不容易折騰好的病人,養傷完了得養神了。

看著他那一會兒笑,一會兒無語,一會兒鬱悶的表情,宋伊人對他輕輕的搖了搖頭。

“這個夕陽啊,伊人說的有道理,有些事情我們進入也沒用,鍾祥現在也就隻能由安心去安撫他,既然這樣,就讓安心一個人去忙活好了,你呢,就照顧好你家這個身懷六甲的小主。”

連心上人都這麽說了,夕陽那是完全的相信了,“放心吧,我一定會好好照顧小主的。”

“行,那這個給我吧,你陪你家小主回房休息吧。”

夏明朗說著伸手要去拿夕陽手裏的托盤,無意間的碰到了夕陽的雙手,後者一個激動的抖動了下雙手,心中的小鹿撞得的是更加的厲害了。

臉早就紅成了一片……

這一路上,宋伊人早就懷疑夕陽對夏明朗的心意,今日看到夕陽如此嬌羞的樣子,她倒是可以確定夏明朗在夕陽的心中已經占有了舉足輕重的地位。

如果能把他們倆湊成一對,倒也是一件非常美好的意思,當然這首先得知道夏明朗對夕陽的想法咯。

不過這件事情,不急於一時,等落鍾祥的身體完全複原之後再和安心好好的斟酌一番才好。

“夕陽,把托盤給夏老大吧,我們進去休息下。”宋伊人說完便摸著肚子率先的往房間走去。

倒是夕陽還是沉浸在剛才的那一瞬間的小觸摸中,心情真的快樂的要飛上天去了。

“夕陽,夕陽……”夏明朗想從她手裏拿過托盤,可是不知道為什麽夕陽卻把托盤拽的緊緊的,而且心思好像都不在身上,“夕陽……”無奈的隻好放大的聲音。

“啊?”終於回神了夕陽才發現自己的窘迫,她更加臉紅的扔下托盤就跑了。

“伊人說讓你去她房間。”發現她跑錯了方向,夏明朗隻好再次好心的出聲提醒。

這樣,夕陽的臉轟……的一下,像是被朱砂染過了顏色一般,她丟臉的轉身快速的跑進宋伊人的放進,砰……的關上門,把那個讓她臉紅心跳,心思完全就不受控製的男人關在門外。

倒是宋伊人,看到急匆匆跑進來的夕陽一點都不覺得意外,她坐在床邊,讓身體舒服的靠在床柱上,三個月大的身孕已經讓她的肚子非常的明顯了,這也讓她覺得有時候她的腰肢根本就支持不住這個頑皮的小家夥。

“怎麽了?後麵有大老鼠在追你嗎?”

“沒,沒有,隻是……我……”剛才的窘迫讓夕陽的臉還是和天邊那晚霞一樣的紅,她站在原地不知道該怎麽解釋自己的失常。

宋伊人微微的一笑,明白情竇初開的嬌羞,自己當出又何嚐不是這樣子過來的呢。不管是古人還是今人,都逃脫不了情這關。

“來,過來……”她朝夕陽找找手,在拍拍身邊的位置,示意她做到自己的身邊來,“夕陽,你跟著我這麽久,我不僅沒有幫助到你,還害的你離宮跟著我在外麵流浪吃苦的,我的心

裏真的是過意不去啊。”

聽到宋伊人的話,夕陽頓時害怕了,她小跑步的到宋伊人的身邊跪下來,“小主,您不要這麽說,能遇到您這麽好的主子,是我夕陽這輩子的福氣,所以不管怎麽樣,我一定要和小主在一起,請小主不要趕我走。”說著說著,兩行眼淚就刷的留了下來。

這會讓倒是讓宋伊人鬱悶了,從進門到現在,她都不曾開口說要趕走她啊,無奈的搖了搖頭,她拉起夕陽坐到自己的身邊,“夕陽,我從未想過要趕你走,有你這樣的好姐妹,我真的好欣慰,隻是你年紀也不小了,我不能這麽自私的永遠把你留在身邊,所以我思來想去倒是覺得等到了杭州,有機會給你找個好人家,這也讓我了得一件心事。”

小主要把她嫁了……

夕陽的腦子反射出著七個字,一股害怕的涼意從腳底直竄如心髒,她害怕有一天自己嫁人了,從此以後就成了別人的女人,再也看不到自己的心上人了,雖然她知道她配不上夏明朗,可是每天能夠看到他,也已經非常的滿足了,“小主,我不要,夕陽要陪著你,我……”

她著急忙慌的推脫,宋伊人又豈會不知道她在害怕什麽,拍了怕她的手,“傻丫頭,放心,我肯定給你找個好人。”

“我不要,姐,夕陽……夕陽已經有心上人了……”不知道哪裏來的勇氣,她把心裏話給說了出來,然而說完就馬上後悔了,雙手捂著嘴巴,雙眸張大的看著宋伊人,眼神裏盡是各種害怕,各種委屈。

“那你能告訴我這個人是誰嘛?是我們中間的人嗎?”

“是……是……”她不知道怎麽開口,偷偷的喜歡已經滿足了,哪有資格要求他也一樣愛自己呢,索性一跺腳的起來,“姐,你就不要問了嘛,反正夕陽要伺候你一輩子了。”然後轉身要離開了。

倒是宋伊人不緊不慢的一句話,成功的停留住了夕陽急著離去的腳步。

“你的那個心上人是不是夏明朗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