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納蘭容若的盛情邀請下,乾隆在禁衛軍的保護下,坐車豪華的錦絲軟嬌,浩浩蕩蕩的來到納蘭府。

聖上降臨,讓本來就是紅人的納蘭容若更加是大紅大紫,納蘭府更加蓬蓽生輝。府裏上上下下無不在忙碌著讓這位掌管天下權利的乾隆帝龍心大悅。

“伊人,加油,這次你要來首鳳舞九天,震驚在場的每一個人。”安心一邊幫宋伊人打扮著,一邊信心十足的說。

今天的宋伊人一改昨日清純的風格,一襲火紅火紅的抹胸長裙,更加村托了她白皙的肌膚。露出雪白的脖子,恰到好處的腰身勾勒出她細如弱柳的小蠻腰,配上一件一樣是火紅火紅的織紗披肩,整個人妖嬈萬分,翦水秋瞳的丹鳳眼輕輕一合,便讓人骨頭都酥了。

“相信乾隆一定會為你癡迷的。”夏明朗雙手抱胸,瀟灑的倚靠在門邊,他一直都知道宋伊人很漂亮,清純,溫柔一直是她的代名詞,可是沒想到,今天一襲火紅色的長裙,卻是眼前一亮,更加的驚豔動人。

“我也覺得自己很漂亮。”宋伊人調皮的對著鏡子翹起蘭花指,“怎麽樣,要不我先排練一下。”

“這個可以有。”安心說完就拉著夏明朗坐下來,還不忘替自己倒上一杯茶,還有桌子上的葵花籽,那架勢,明顯是來看戲的,“伊人,開始吧。”

宋伊人擺好姿勢,正準備開始,納蘭夫人就進來了,看到一襲火紅的宋伊人,忍不住的讚歎起來,“宋姑娘真的好美。”

被夥伴們的誇獎,宋伊人一點都不覺得奇怪,但是被納蘭夫人這麽一說,她頓時覺得挺難為情的,忍不住的紅了紅臉頰,“多謝夫人誇獎。”

“好好好,那們宋姑娘隨我來吧。”

不知道什麽時候,她拖了鞋子,一襲火紅長裙,赤足上套著銀色的鈴鐺,隨著她的腳步婆娑起舞,發出陣陣悅耳的聲音。

音樂起,笛聲悠揚,琴聲翩然,偶有陣陣鑼鼓聲助陣,大廳中顯得氣勢磅礴。

雙開張手,長袖隨著兩方張開,輕盈飄逸,雙腿輕彈而起,讓身心在空中完美的展現出女人的嬌柔,水袖跟著身體的節奏甩開,不小心對上乾隆的目光,宋伊人優雅一笑,輕盈落地。

奏樂到了**期間,宋伊人彎腰仰頭,嬌媚柔情揮灑於天地之間,火紅的水袖往天空一甩,再迅速的抽回,原地轉圈。水袖隨著她的節奏,水袖和裙擺隨風飛揚,有人飄仙逸塵之勢。

她的舞姿如夢。她全身的關節靈活得象一條蛇,自由地扭動,盡情的揮灑著青春,在最後的鼓樂聲中,一個單腳飛旋,然後穩穩落地,如蟒蛇般將自己盤繞一起。她終於結束了這高亢激昂又嫵媚萬分的鳳舞九天。

舞弊,音樂,可是大廳內卻鴉雀無聲,難道是自己跳的不好嗎?宋伊人忍不住的擔心起來,毫不猶豫的對上乾隆的目光,那是目光,火辣辣的,像她的舞姿一樣,高亢激昂,似乎要把她給吞噬掉。

“好,好,好……”頓時,一陣掌聲響起來,還夾雜著一聲一聲肯定的聲音,隨後,雷鳴般的掌聲響起。

宋伊人知道自己贏了,她成功的贏得了大家的掌聲,一道釋懷的笑容出現在她嘴角,殊不知這樣的笑容在乾隆眼裏是妖媚。

“皇上,伊人獻醜了。”在納蘭容若的眼神示意下,她站起來行李準備退下。

然後,乾隆卻不打算讓她離開。

丟下一直都捧在手中的酒杯,乾隆起身直直的往宋伊人走去,眼神裏盡是無盡的火熱,和赤裸裸的收服。

據史書記載,乾隆風流瀟灑,看來果然不假,走到伊人身邊,拾掇起伊人垂於耳際的一彎秀發,放在鼻子前一嗅,“香,如此美人,你告訴朕,你叫什麽名字。”

出生於書香門第的宋伊人,除了自己的父親還有夏

明朗以外,沒有男人這麽近的靠近過自己,而如此近距離的看乾隆,他英俊的五官在她眼前放大,心頭小鹿開始撲騰,臉也開始不知不覺的紅了。

本來因為一曲‘鳳舞九天’而滿頭大汗,臉色紅潤的她,再飛上兩朵紅雲,更增添了她的嬌媚和妖嬈。讓乾隆更加的愛不釋手。

“宋伊人,伊人……”乾隆反複的傾吐著她的名字,“納蘭,朕向你要了她。”

“皇上,臣惶恐。”納蘭突然離開位置,拍秀單膝跪在皇帝跟前,“昨日選秀大典皇上因為一個素未謀麵的女子而讓太後震怒,若今日……臣恐怕……”納蘭吞吞吐吐的表達了事情的利弊,“請皇上三思。”

說起那個白衣女子,乾隆把眼神看向宋伊人,一樣是動人心弦的舞蹈,隻是一個清純,一個柔媚,一個神秘,一個張揚,如此一張一弛兩人,又似乎重疊在了一起。

“昨日之事就此作罷,朕向你要了伊人,太後那邊,朕自有主張。”言下之意就是說什麽也要把宋伊人帶進皇宮去了。

“這……”納蘭依然吞吞吐吐的,似乎在考慮什麽。

“難道朕問你要一個舞娘也如此困難嗎?”納蘭的猶豫讓乾隆忍不住的惱火了,聲音也不覺得的提了幾個分貝,劍眉微蹙,眼神盡是犀利的刀劍般掃向跪在地上的納蘭容若。

然後,納蘭夫人又怎麽會不知道,納蘭的猶豫是因為眼前的宋姑娘是當初在皇覺寺發現的人,是皇上已經判了死刑的人,若被皇上知道納蘭私自包庇罪犯,那可是誅九族的大罪啊。

再三思考之後,納蘭夫人還是決定保證納蘭府,“皇上,伊人並不是舞女,而是臣妾一個遠親的表妹,進入聞得換上大駕光臨寒舍,便獻上一曲表示敬意。”

“哈哈哈,原來是表妹,納蘭,朕記你一功。”美人在懷裏,乾隆龍心大悅,此次出宮,倒也收貨頗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