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邊關告急,西北大旱,將士和百姓們已經快支撐不住了啊。”

納蘭容若聽到官員們層層上報上來的消息,心中著急萬分,將士是國家的主力,百姓是國家的重心,這乃國之經營最為重要的方麵,可是如今卻麵臨餓死。

“朕也正位這是發愁。”

乾隆看著遞上來的奏章,文武百官們無不是在為了這兩件事情要求他撥款,發糧食,“如今國庫空虛,朕真是十分憂慮啊。”

“皇上,臣以為,如今國家有難,我們做臣子的必當盡力而為,所以微臣懇請皇上在明日早朝期間要求微臣們捐獻錢財,以解決國家困難。”

忠心耿耿的納蘭容若當然就拿出了自己一直都隨身攜帶的玉佩雙手奉上,“微臣願意協助皇上。”

“納蘭,朕知道你忠君愛國,這讓朕十分欣慰。”乾隆走下龍案,親自將玉佩別與納蘭容若的腰間,“隻是這隻能治標,根本無法治本,朕得好好想想,好好想想……”乾隆轉身背對著納蘭,雙手放在身後,看著大廳中央“厚得仁義”四字有點出神。

“皇上……”

納蘭容若還想繼續的表示自己的意見,被乾隆伸手製止住了,“好了,你下去吧,朕會好好考慮你說的話,明日早朝期間,朕自會給大臣們一個交代。”

納蘭看著乾隆的背景,有點淡淡的憂愁,隻是他一介臣子,無法多言,輕輕的替他關上乾清宮的們,把安靜留給他一人。

宋伊人的情緒已經慢慢的好轉過來了,雖然還會出神,會傷心,但是她樂觀這麵對所有的事情,因為她答應過安心,要堅強的活下去,也是為了能在有限的時間內替他延續一個完整的生命。

隻是連著幾日,乾隆都不曾踏入伊人苑半步,她迷茫過,猜測過,悲傷過,但是一切都是因為胡思亂想而引起的,她知道他在忙,忙著處理國家大事,然而,想念的心始終不曾停下,片刻的思念都猶如千萬隻的螞蟻在啃噬一般。

“主子,要不您去找找皇上

吧。”夕陽看著自己主子心裏壓著父母,有被思念折磨著,心疼不已,早就偷偷的派人去問了,皇上這幾日把自己關在乾清宮內處理著要事。

“不了,既然皇上在處理要是,我們不得去打擾他。”宋伊人克製著自己飛奔過去的心情,“這樣吧,你去幫我找一張柔軟的墊子來放到後院。”

她要做瑜伽,隻有這樣,才能讓自己靜下心來,不去想遠在異空的父母,不去想正在忙碌的愛人。

她脫掉鞋子,雙腳站在墊子上,冬天的寒風吹得她細白的雙腳凍得發紅,但是一招一式讓她那顆浮動的心慢慢的靜了下來。

身著旗裝的她,在柔美的瑜伽下,為冬日裏的蕭條添上了一道美麗的風景線。

乾隆心裏裝著將士,裝著百姓,煩亂不已,在納蘭容若退出之後,他也跟著出來了,慢慢的一個人走在宮裏散心,沒想到不知不覺走到了伊人苑。

“皇上……”

夕陽看到身後的來人,馬上就要跪下來請安,但是卻被乾隆製止了,“噓……”乾隆把手指放在嘴邊,示意她不要發出聲音。

看著前方那抹倩影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裏,很柔美,很靚麗,乾隆不禁一下子看傻了眼……

宋伊人閉著眼睛,雙腿盤坐在一起,享受著屬於自己的安靜的一刻……

不知何時,天空飄起了細細的小雨,淅淅瀝瀝的,打在人身上有點刺刺的疼。

懂事的夕陽不知何時已經從屋內拿來了一把紙傘放到乾隆手裏,“皇上……”

乾隆讚賞的的看了一眼夕陽,隨即眼神的示意,馬上這個小天地裏就剩下他們兩個了。

“傻丫頭,下雨了不知道嗎?”乾隆體貼的走上前,彎腰替她打傘遮雨。

“皇上……”

熟悉的聲音讓宋伊人突然間的回頭,看到那個熟悉的臉龐洋溢著溫柔的微笑,還有那頭上的雨傘,讓她的心馬上被感動了,眼眶也一下子變紅了。

她踉蹌著站起來,站直身子,仰天看

著乾隆那帥氣的臉龐,她也揚起一抹女人特有的溫柔,撲進他的懷裏,“皇上……”

乾隆一手懷著她的腰,一手替她撐著雨傘,“好了,不哭,乖,把鞋子穿好,朕不允許你感冒了。”

“嗯。”宋伊人紅著眼眶,穿上鞋子又黏會乾隆的懷裏。

她的主動,這倒是讓乾隆非常的開心,被國家大事壓抑的情緒在她溫柔的身軀陪伴下倒也寬容了不少。

“皇上,您不是這幾日都很忙,怎麽還有空來找我。”

走進屋內,宋伊人拿過夕陽遞過來的毛巾,溫柔的替他擦拭著遺留在他身上的雨水,“夕陽,去煮個薑湯。”

“傻瓜。”乾隆溫柔的看著的她,心裏有著別樣的滿足感,“朕這幾日因為要處理事情,都把你遺忘了,怎麽樣,心情好點了嗎?”

宋伊人知道乾隆是在問她上次教授之後的事情,她點點頭,“臣妾讓皇上擔心了,臣妾再也不會了,請皇上放心。”

“那就好,既然你能走出來,朕也就放心了。”乾隆溫柔的摸著摸著她烏黑的秀發,“你的不開心,可是牽動著朕的每一塊皮膚,每一跟毛發,所以朕命令你,以後任何不開心的事情都要告訴朕,讓朕為你解決一切問題。”

這命令,很霸道,但是也很溫柔,讓宋伊人心裏暖暖的,直接暖到全身的每一個細胞。

宋伊人動容的再一次撲進他的懷裏,“皇上,臣妾聽到您心裏很著急,不知道你願不願意告訴臣妾,讓臣妾給你分擔。”

她是第一個要替她分擔的女人,這讓乾隆莫名的感動,低頭看了看她光潔的額頭,“邊關高級,將士無法吃到一餐飽飯,西北大旱,百姓們顆粒無收,餓死好多人,這讓朕十分的傷心,朕堂堂天子,卻無法讓自己的子民溫飽,朕實在是慚愧啊。”

乾隆十分真誠,也十分感傷的說。

宋伊人咬著嘴唇想了一會兒說,“皇上,如果您相信臣妾,就讓大阿哥介入此事,他有這個能力替皇上分擔。”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