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宋伊人醒來的時候,她正躺在自己熟悉的床上,身邊圍滿了人,有正在傷心哭泣的夕陽,小思和小念,有一臉憤怒的固倫和孝公主,還有最貼心,但是卻滿臉擔心的三個好朋友,唯獨沒有看到那張讓她又愛又恨的臉龐……

“你終於醒了,怎麽樣,好多了嗎?”安心發現她醒了,馬上握住她的手,“要不要喝點水?”

“我沒事,讓……讓……你們擔心了。”宋伊人痛苦的吐出這幾個字,可是說不疼是騙人的,身上每一塊肉都連著神經,她說一句話,呼吸一口新鮮空氣,都是那麽的疼。

“皇阿瑪太過分了,我現在就要去找他,我要去找他說清楚,他怎麽可以這麽殘忍。”固倫和孝非常喜歡宋伊人,尤其是在宋伊人的教導下,她學會了好多舞蹈,也愛上了跳舞,如今師傅被自己的親爹達成這樣,讓她如何可以當做什麽事情都沒發生嗯。

“九公主,算了,別去找你皇阿瑪,這個事情……”宋伊人說著說著,眼淚就刷拉拉的留下來,心疼的感覺快要吞噬了她。

這樣無聲的哭泣,讓在場的每一位都心疼的不得了,“伊人,你告訴我們,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為什麽皇上要打你。”

說話的人是落鍾祥,他以為宋伊人受委屈是必然的,但是沒想到乾隆下手會這麽狠,這完全就不在他的掌握範圍內。

“過分。”實在看不下去的固倫和孝轉身就跑了出去,她現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去找自己的皇阿瑪理論清楚。

才跑到門口,就與剛進來的乾隆撞了個正著,“哎呀,誰啊,走路咋都沒看路呢。”小鼻子撞上了對方結實的胸膛,她疼得捂住鼻子,在地上不停的跺腳。

“你總是這樣毛毛躁躁,怎麽樣,朕看看。”乾隆一邊在訓斥著她,一便也馬上捧過她的小臉蛋查看個究竟。

可是固倫和孝一聽到對方的聲音不是別人,正是自己要早的皇阿瑪,馬上就停住了跺腳,放開被撞得紅彤彤的鼻子,雙手叉腰的站在原地,“皇阿瑪,兒臣正要去找您呢。”

“怎麽了,是不是伊人她……叫太醫看了沒?”乾隆緊張的撥開自己的女兒要往裏麵走去。

固倫和孝聰明都沒馬上拉住他的衣角,“皇阿瑪,您要進去幹嘛,兒臣可以告訴您,宋貴人她一點都不好,很不好,極度不好,但是這些都是您的錯,是您將她打成這樣的。”

麵對固倫和孝的斥責,乾隆無話可說,因為這一切都是事實,確實是他的無能造成了心愛的女人受傷,“朕去看看她。”

“皇阿瑪,你不可以,皇阿瑪,我的話還沒說完呢……”

任憑九公主再身後怎麽樣的叫喚,潛力就是沒有停下腳步來。

屋內,宋伊人痛苦的趴在床上,一句話都不說,身邊的好友隻能默默的歎氣。

“伊人,你這個委屈實在是太大了,要是讓叔叔阿姨知道你在這裏受了那麽的委屈,他們怎麽想,我覺得,我們還是讓教授把我們帶回去吧。”安心看著痛苦的宋伊人說,“我就不知道你到底看中他那一點,對你來說,他隻是一個古人而已,而你卻還要執著的為她生兒育女,真是神經病,現在好了吧,你對他而言,根本就不是明媒正娶的,而那個皇後,才是他的妻子,知道,真正的妻子。”

安心的話,讓宋伊人更加的難受了,她豈會不知道安心講的每一句都是真話,但是不得不承認心裏始終還是有他的地位。

“好了,安心,你不要再說了。”夏明朗出聲製止。

可是安心哪裏能咽得下去這口氣,“神經病啊你,我不說,以前你們也叫我不要說,不要說,現在看到了,我不說的結果是什麽,乾隆是怎麽對待我們伊人的,憑什麽那個妖精皇後胡說八道一通,乾隆就得把伊人打成這樣啊,他什麽東西嘛,等我回去之後,找個炸彈,炸了十三陵,讓他屍骨無存。”

“好了,安心,不要再說了,我決定了,我要回去,你想辦法聯係好教授,我要你到我爸媽身邊去,我好想他們,好想他們……”

說到這兒,宋伊人已經淚流滿臉了,抽泣聲完全牽動了整個屋子裏人的心。

站在門外的乾隆,很是意外安心對自己的不尊敬,但是他不生氣,因為這是安心關心姐妹的表現,當時,他一聽到宋伊人說要離開兩個字的時候,心中頓時咯噔一下,一種從未有過的慌張湧現上了心頭。

“伊人……”他慌張的推門而入,“朕不許你走。”

乾隆都不請自來讓在場所有的人視線都集中到了一起,那焦點便是乾隆。

“皇阿瑪……”

“皇上……”

各種聲音在同一時間一起響起,本來床上悲傷的宋伊人,看到來人,停止了哭泣,但

是婆娑的眼淚迷糊了她的眼睛,她突然看不清楚眼前不遠處的乾隆到底有幾個身影。

乾隆走過來想做到床邊,但是安心卻怎麽也不讓,似乎沒看到有人過來一般。

“安心……”落鍾祥拉拉她的衣襟,示意她趕緊走開。

可是安心就是鐵了心的不肯讓位,她坐在床上,麵無表情,一臉鄙視的的樣子看著站在自己身邊的乾隆皇帝,頓時覺得曆史上寫的也並不假,或許這就是封建社會長期遺留下來的病根吧。

“大阿哥,您不用拉我,我知道這麽做大逆不道,但是拿趙薇的話就是說要頭一顆,要命一條,皇上您要殺藥剮我安心悉聽尊便,可是在殺我之前,請允許我把心裏話都說出來。”安心毫不畏懼的看著乾隆,反正一切都豁出去了,也不怕什麽了。

乾隆反倒是一點都不生氣,他很欣慰伊人的身邊有這樣的好姐妹陪著她,照顧著她,“好,你說,不管你說什麽,朕都赦你無罪。”

但是乾隆的寬宏大量,倒是沒能引起安心的崇拜,隻是讓為安心捏了一把汗的落鍾祥,夏明朗,還有夕陽和小思小念鬆了一口氣。

“皇上,您知道嗎?在我們的家鄉,男人和女人的都是平等的,不管做錯了什麽,都是要收到王法的處理的,所以每一個都奉公守法,堅決不做任何逾越的事情,在我們那裏,男人是不可以讓自己的女人受到任何的委屈的,伊人她放棄了父母,放棄了家鄉的一切來到宮裏,從來都不求什麽,不圖什麽,隻是傻傻的希望能替你生個可愛的孩子,可是皇上您呢,都對伊人做了什麽,您覺得伊人會無聊的去把皇後推下水嗎?您覺得伊人會無聊的去挑釁皇後嘛?可是您卻不查明事實的真相,不分青紅皂白的打了她,請問,您到底把伊人當成什麽?”

說到這裏,安心的眼睛也早已經濕潤了,想起進宮之前在美好生活,和進宮來遇到的點點滴滴,她都覺得非常的不容易,真的很不容易,尤其是自己的好朋友宋伊人。

“皇上,安心請求您,如果您真的不是真心的愛伊人,請您放了她,讓安心把伊人帶回家鄉去。”

安心的話,一點都不好聽,但是句句是肺腑之言,乾隆眼裏對安心多了絲讚賞,“安心,朕知道你一心為伊人好,朕也很心疼伊人受到委屈,可是朕真的是無可奈何啊。”

乾隆突然間的歎息,讓在場的每一位人都安靜了下來,落鍾祥揮了揮手,示意夕陽他們陷下去,然後靜靜的等他說下去。

乾隆看著伊人,眼睛裏充滿了柔情,從懷裏掏出一盒精致的藥膏,“這是上好金瘡藥,稍後讓夕陽給你上藥,朕知道這次委屈了你,但是朕真的沒有辦法不這麽做,當皇後落水的那一刻,朕就知道,你是無辜的,可是現在朝中大臣那一個不是費揚古的人,如果朕要是在這時候辦了皇後,恐怕牽連的不僅僅是一兩個啊……”

“皇上。”宋伊人帶著哭腔的聲音想起,“您礙於費揚古大人的勢力,礙於老佛爺的壓力,您就要犧牲我,難道我的存在就是這樣嗎?皇上,我可以受委屈,可是為何你卻連一句幫我說情的話都沒有,也許安心說的對,皇後才是您的妻子,而我,隻是一個無關緊要的妃子而已,隻是我太傻,傻得還想為你生個小阿哥,或者小格格……”

“伊人,您如此這麽不理解朕。”

宋伊人的聲聲訴控,牽動著乾隆身上的每一個細胞,每一條神經,他對她有愧疚,但是她的不理解也讓他心疼。

“皇上,真的是我不理解嗎?還是我不適合這個地方?”

心碎的宋伊人沒有力氣了,甚至連哭的力氣都沒有了,“安心,去把你上次埋了的東西挖出來給皇上。”

“好。”

安心知道伊人指的是什麽,她惡化不說,拿著小鏟子一下一下的將不久前她埋下去的東西找了回來。

“這是何物”?

一個圓形的盒子,外麵覆蓋滿了肮髒不堪的泥土,但是隱隱約約的還能聞到裏麵傳出來的一絲絲的香味。

“皇上,這是皇後不久之前送給伊人的香粉盒,可是這裏麵裝的並非普通的香粉,而是麝香。”

安心語出驚人,乾隆瞪大了眼睛,嘩的一下,將盒子打翻在地,“麝香,她居然拿著麝香過來,真是歹毒。”

“皇阿瑪,本來這個事情兒臣想匯報給您,但是宋貴人一直都說不要拿這種小事去吵煩您,所以兒臣和安心也就是隻能……”

落鍾祥適時的開口,讓乾隆對宋伊人的愧疚更加的深刻了,“永璜,把這個東西撿起來,送到養心殿放好。”

“是,皇上。”

古語有雲,幾家歡樂幾家愁。深宮之中也正是如此,幾宮歡樂幾宮愁,這廂宋伊人傷感不已,可是坤寧宮

卻是沉浸在歡樂的氣氛當中。

皇後烏拉那拉氏喝著太後特備命人準備的烏骨人參湯,連嘴角,眉角都在忍不住的微笑。

“小主,您多喝一點,這可是太後親自讓人準備的。”露兒獻殷勤的又替她盛上一碗,“娘娘,您小心燙。”

“本宮今日心情很好,所有本宮也特許你今日與本宮一起用膳。”皇後指指桌上的美味佳肴,“吃吧,本宮也吃不了那麽多。”

受寵若驚的露兒看著眼前這些從沒吃過的好菜,不停的在吞咽口水,但是不敢坐下來,“娘娘,這不合禮數。”

“今日本宮特許,坐吧。”

皇後拉著露兒坐下來,“本宮今日可是出了一口氣,這個宋伊人,本宮要她知道,這個後宮,到底是誰在做主。”

“是,娘娘英明,想以後,她也不敢一個人獨自站著皇上了。”

露兒小心翼翼的夾了一塊肉放進嘴裏,美味馬上在口裏散開了,讓她快感動的要哭了。

“那是,這段時間我們盡量形式低調點,那天宋伊人的話,可是在皇上心中埋下了不小的炸彈啊。皇上是絕對不會相信本宮的話,所以我們做任何的事情都要低調處理,知道嗎?”

“是,奴婢知道了,奴婢肯定不會說的。”露兒繼續小心翼翼的吃著眼前的美食,從未吃過這麽好吃的菜,這一輩子,她算是有福了。

抹翠綠的倩影就站在了湖邊,裙擺拖遝於地麵,紅色的錦緞縫邊,留下一道美麗的圓弧,好似冬日裏的一抹純色,整體上流水一般,淡雅,卻顯眼。

“伊人……”乾隆騎著白馬往這邊跑來,嘴裏不停的在喊,“伊人,朕來了,等等朕……”

那抹翠綠的身影回過頭來,朝著白馬的人而微微一笑,那個笑容,是那麽的美麗,是那麽的優雅,可是下一秒,白馬上的乾隆就看到那抹讓人心疼的翠綠色的身影就這麽樣子跳進了湖裏,消失不見了。

“伊人,伊人……”

“啊,伊人不要啊……”害怕讓乾隆一下子從床上跳了起來,滿頭大汗,身上的黃衫也被汗水淋了個半濕。

乾隆沒有掌燈,起身看看窗外,今夜居然有一輪明月高高的掛在天空,突然想到那一晚,也是有那麽一輪明月。

眼睛突然看到床邊的那一副仙女下凡的圖,那是選美的時候,那個陌生的仙女。

“仙女,難道宋伊人就是上天賜給朕的仙女嗎?”乾隆看著這個圖說,“也許,這就是緣分吧,當朕找不到你的是時候,朕卻有了伊人,可是現在伊人如此的生朕的氣,你說,朕該怎麽辦,怎麽辦。”

如同一個情竇初開的小夥子那樣,乾隆心裏為愛情苦澀不已。

“主子,您吩咐的事情我已經做好了,接下去要做什麽。”

郊外的一座破廟內,一個身穿黑色夜行衣的人,帶著黑色的鬥笠,根本看不清楚他的樣子,雙手反放在身後,破有氣度的樣子。

而他的身後,有著兩個同樣穿著黑色夜行衣,帶著黑色麵罩的人,手上各拿著一把嚐嚐的劍,恭恭敬敬的在匯報情況,並等著他的回複。

“很好,現在什麽都不用做,唯一要做的就是給我訓練好那批人,不容有閃失,沒有我的命令,不可以擅自行動,否則格殺勿論。”

“是,屬下遵命。”

兩人乖乖的退了出去,留下那個人還留在破廟內,對著那一輪明月,自言自語的說,“這麽多年了,我等了那麽多年,終於,終於可以報仇了,爹,娘,孩兒一定會替你們報了這個雪海深仇。”

也許在不久的將來,江湖上就要掀起一場腥風血雨,但是現在還是平靜的天下,那麽能享受多久,也算是多久吧。

天氣再漸漸的變熱,日子也在漸漸的過去的,很快,乾隆和宋伊人的矛盾也在不斷的持續著,不管乾隆怎麽樣的去安慰她,去討好她,她始終保持著不溫不火的態度,這樣乾隆非常的受傷,也非常的無奈,隻是他不知道的是,女人的心一旦傷了,碎了,想要重合,那是非常困難的事情。

不知不覺,日子又到了每個月的十五,而且,今天又是一個難得的好日子,豔陽高照,萬裏無雲,暖風徐徐,讓心心曠神怡。

這天,宋伊人起了一大早,準備出宮,可是上次是有了乾隆的默許,那麽這次呢,她這樣貿然出宮可好。

“伊人,怎麽辦?我們怎麽才能出宮去呢。”同樣被問題困擾著的安心看著緊閉的宮門,厚實高大的宮牆,一股從未有過的挫敗感油然而生,“如果今天出不去,那麽就又要等到下個月了。”

“哎,你們這些人,難道忘了我的存在嗎?”

落鍾祥好像是天使降臨般的出現在了伊人苑的正門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