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你這麽直勾勾的看著我,我會不好意思的。”任蓉故作嬌羞的說道,小披肩不經意的從肩膀上滑落下來,香肩偶露,這個才是極致的魅惑!

“你會不好意思嗎?”韋炎的眼底閃過一絲的不敢置信,這個女人居然說自己不好意思,昨天還強吻自己的女人,居然說不好意思!

“總裁,你這麽說就不對了,人家又不是妓女,這麽會不懂什麽是不好意思呢?”任蓉好笑的看著韋炎,這個男人還真是小肚雞腸。

“有些妓女也是懂得禮義廉恥的!”韋炎聽見‘妓女’兩個字,麵色一寒,看著任蓉的視線多了一絲的殺意。

韋炎這輩子最討厭的詞語就是妓女兩個字,因為自己的母親就是一個妓女,而且也是因為妓女這個身份,才會被殺害的!

任蓉聽見韋炎的話,心底閃過一絲的不妙,腦海裏忽然想起黃珊的話,韋炎的母親是一個妓女,被韋炎的父親親手殺害,韋炎的童年是十分的悲傷的!

“我沒有說她們不懂,有些妓女比我們這些人更加的高貴!”任蓉堅定的說道,眼底有著深深地執著。

“哼!你倒是會見風使舵!”韋炎冷冷的笑了笑,看著任蓉的表情變得十分的怪異,眼前這個女人是第一個敢在自己的麵前提起妓女這個詞語而不帶任何的鄙視的神色的。

“誰見風使舵了。我是說事實,妓女不一定都是為了錢,可能是因為生活所迫,或者是為了養活一家子的人!”任蓉大聲的說道,努力的維持著自己的立場。

事實上,任蓉是真的不歧視妓女的,比起那些假仁假義的人,妓女反而更加的真誠!

“嗬嗬,你是什麽意思?”韋炎不解的看著眼前的這個女人,她想說的究竟是什麽?

“沒什麽特殊的意思,真的。”任蓉看著韋炎說道,眼底都是認真的神色,自己是不是無意間碰到了這個男人的死穴。

任蓉對於韋炎的感受還是有些了解的,畢竟自己也曾經經曆過,雖然不怎麽一樣,但是估計想法都不一樣!

“任秘書,我覺得你穿這樣比較好看。”韋炎的臉上揚起一個真誠的笑容,因為她是第一個說妓女不一定都是下賤的人!

“謝謝誇獎,如果你喜歡的話,我以後都這樣穿好了。”任蓉隨意的說道,身子毫不猶豫的靠近了韋炎的懷裏,嘴角勾起一個迷人的笑容。

韋炎的鼻子裏聞到了一陣淡淡的香味,眼底有著一絲的不解,這個味道自己沒有聞到過!

“你身上的香氣?”

任蓉聽見韋炎的話,眼底有著不解,自己身上的香氣?自己沒有用什麽東西,怎麽會有香氣呢?

韋炎深深的吸了一口任蓉身上的味道,努力讓自己的鼻子記住這個味道,眼底有著淡淡的笑容,如果可以講這個味道製作成為一種香水,那麽勢必會改變香水市場的格局,香奈兒也許就可以安眠了!

任蓉感受到韋炎的動作,身子不由的一僵,這個男人不是對自己十分的抗拒嗎?怎麽現在卻……

“總裁。”冷鶯看著任蓉與韋炎的動作,忍不住叫出了聲,自己雖然可以容忍宮雅柔,但是不代表自己也可以同樣忍受這個女人。

韋炎聽見冷鶯的話,眼神不由的一閃,將任蓉從自己的身邊推離開去。

“咳咳~叫我什麽事情。”韋炎冷冷的看向冷鶯,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隻是心底卻有些慶幸,若是冷鶯沒有叫醒自己,自己估計就沉溺進這個女人的香氣裏了。

“沒有什麽事情,隻是我……”冷鶯的眼底有著失望的神色,心底對於任蓉的戒備卻越發的強烈了,這個女人是個大威脅了。甚至超過了宮雅柔!

“我知道是什麽事情。”任蓉大聲的打斷了冷鶯的話,現在正是上班的高峰期,很多經過這般的人的目光都會忍不住看向自己這邊!

“額,那你說說看她是什麽意思?”韋炎隨意的說道,看著任蓉的視線卻少了當初的戾氣,多了一絲的溫柔。

冷鶯看著韋炎臉上的表情,心狠狠地提前來了,這個男人不會喜歡上這個女人了吧,隻是韋炎喜歡的女人不是這個型號的,自己擔心什麽呢?

“很簡單,求愛而已。”任蓉大聲的說道,滿意的看見四周人群詫異的神色。

韋炎聽見任蓉的話,沒有說什麽,甚至連表情都沒有絲毫的變化!

“隻是冷鶯,我想說你是不是用錯了辦法呢?”任蓉的臉上有著嘲弄的色彩,“委婉的求歡是不行的,你認為你的姿色總裁會要嗎?”

任蓉故意上下打量著冷鶯,然後輕輕的搖了搖頭。

“如果是一般的男人,你的姿色是夠了,但是對象是韋炎耶~你懂不懂,這個就不夠了,一個吃慣了鮑蔘翅鍍吃多了的男人,偶爾吃吃清粥小菜還是可以的,但是吃多了就會膩的!”

“你是什麽意思!”冷鶯看著任蓉,滿臉的怒意,身子微微的顫抖著。

“我的意思是,你就死心吧,他是不會喜歡你的,是不會要你的。”任蓉堅定的說道,“即使你們現在在一起,估計他也就將你當成了泄欲工具吧!”

冷鶯聽見任蓉的話,臉色不由的一白,視線不由得看向了韋炎,卻見他沒有看向自己,心似乎已經習慣了難受了。

“你,不要亂說。”冷鶯一個箭步走到任蓉的身邊,想將她從韋炎的懷裏拉出來!

任蓉將自己的手,緊緊的勾住韋炎的脖子,眼底有著得意的色彩,嘴唇毫不猶豫的印上了韋炎的唇,舌頭靈活的鑽進了韋炎的嘴裏。

法式舌吻!

冷鶯原以為韋炎會推開那個女人的,卻發現韋炎沒有絲毫的動作,心狠狠地抽痛著,原來親眼見到自己愛的人與其他人在一起是這般的痛苦!

眼底多了一抹深沉的恨意,這個女人的出現將自己的幸福都給奪走了,自己卻什麽都不能做!任蓉我不會輕易的放過你的!

任蓉感受到韋炎的熱情,眼底不由的閃過一絲的不解,這個男人不是最最討厭自己的嗎?怎麽今天反倒對自己這麽熱情了呢?

事出有怪必有妖!這個人不會這麽反常的!隻不過這個男人的吻技真的不錯呐~可惜自己和這個人的關係,僅僅隻能是曖昧。

腦海裏卻回憶起那一個香豔的夜晚,眉頭不由的皺起來了,這是討厭,自己的**,居然給了一個陌生人!

韋炎感受到懷裏人的不專心,心底閃過一絲的不滿,輕輕的搖了搖這個人的紅唇,嘴角勾起一個得意的笑容,這個女人還真是有本事,和自己接吻還可以想其他的事情!

“唔~痛!”任蓉從韋炎的懷裏掙脫開來,舌尖輕輕的舔了舔自己被咬的地方,動作有著說不出的香豔!

“總裁,你們……”冷鶯看著他們的表情,眼神一暗。

“所以我說追男人不能那麽的小心翼翼的,如果想要爬上男人的床,事先要勾起男人的性!”任蓉淡然的說道,故意裝作什麽嫻熟的樣子,昨天晚上可以查了一個晚上才查到的信息!

“任蓉!”韋

炎低低的叫了一聲,對於任蓉對於勾起男人的欲望的嫻熟,心裏感到一陣的不悅。這個女人還真的是實力派!

“是。總裁!”任蓉的大聲的回應道,身體卻始終沒有離開韋炎的懷抱!

“你不覺得不說的太多了嗎?”韋炎的眉頭輕輕的皺了起來,眼底有著深深的無奈,若是可以,真想把任蓉趕出自己的公司。

任蓉抓了抓自己的頭發,一臉無辜的看著韋炎,“我沒有說很多嗎。隻是維護自己的權益而已!”

任蓉的表情十分的堅定,心底卻不由的多了三分的笑意,估計這個男人對於自己還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好感,一下自己就被自己給打破了吧!

“你的權益,你什麽的權益?”韋炎的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如果可以的話,估計還真的可以夾死一隻蒼蠅!

“總裁,你怎麽忘記了啦~你早就是我的男朋友了嘛~”任蓉故作嬌媚的說道,看著韋炎的表情是那般的誘人,朱唇微啟,藕臂外露,這是多少男人向往的事情!

“我是你男朋友!”韋炎大聲的喊道,看著任蓉的表情仿佛是看著外星人!

“嘿,大家都聽見了哦,你們的韋總裁說,他是我的男朋友哦,這個可不是我胡亂說的!”任蓉對著上班的人群大聲的喊道,眼底有著深深地得意,這個男人估計要恨死自己了。

“任蓉,你不知道我最最厭惡被人給抹黑嗎?”韋炎冷冷的看著任蓉,仿佛是在看著一個死人。

“可是是你自己說的不是嗎?”任蓉無辜的說道,“而我現在男女比例嚴重失衡,我願意和你在一起是你的驕傲!”

韋炎看見任蓉大言不慚的樣子,心底恨得癢癢的,這個女人總是那麽輕易地將自己給惹怒!

“嗬嗬~你哪個耳朵聽見我這麽說的!”

“兩個耳朵都聽見了。”任蓉毫不猶豫的說道,手指在韋炎的胸口緩緩地摩擦著,說不出的曖昧!

冷鶯看著任蓉與韋炎的‘打情罵俏’,眼裏有著深深地嫉妒,努力將心底想說的話,壓下去!

韋炎不喜歡其他人管他的事情,若是自己貿然出麵隻會引起這個男人的不滿,所以自己隻能隱忍,但是那個女人可以。

“任蓉,你知道嗎?我現在非常想掐死你。”韋炎笑著說道,隻是那個笑容卻有些恐怖!

“其實我不介意你掐住我的脖子的,尤其是晚上!”任蓉笑著說道,目光裏都是挑逗的意味。

“那麽我看就不必要了。”韋炎漫不經心的說到,將自己心底的情緒都掩蓋好,這個女人!隨意的將任蓉推理自己的懷抱,隻是這次的力道卻是控製好了的。

“為什麽嘛~人家還是很想念總裁的!”任蓉嬌媚的說道,被韋炎推開也沒有表現出什麽吃驚的樣子,眼睛的視線卻從未離開韋炎的胸口。

自己不得不承認,這個人的身材真不是一般的好。

“總裁,我想我先回去吧。”冷鶯看著韋炎淡然的說道,努力抑製著自己的憤怒,這個女人果然好樣的,居然敢這般的對待韋炎!

“隨意。”韋炎漫不經心的回答道,視線卻沒有落到她的身上!

冷鶯看著韋炎的毫不在意,眼神一凜,狠狠地看了眼任蓉,都是這個女人害的,以前雖然韋炎對自己也不是怎麽熱情,但是至少說話的時候還是看著自己的!

“總裁,宮小姐說,今天晚上要來找你。”冷鶯小心翼翼的說道,不知道自己的這一步棋有沒有效果,會不會引得這個男人更加的不耐!

“嗬嗬~冷鶯這種事情不應該是我的秘書告訴我嗎?怎麽反倒是你告訴我的?”韋炎冷笑著說道,這個女人是不太急功近利了。

不是不知道這個女人的心思,隻要不妨礙自己的事情,那麽一切都可以接受!

“宮小姐似乎不怎麽喜歡任秘書,所以就通過秘書處。”冷鶯認真的說道,心底卻有著微微的不安,如果被韋炎拆穿了,自己以後就無法留在這個男人的身邊了!

“哦,那麽就是我的秘書的問題了。”冰冷的視線毫不猶豫的落在了任蓉的身上,嘴角勾起一個嘲弄的色彩。

“如果你這個總裁秘書,連公司內部的事情都無法解決,那麽你還有資格繼續做下去嗎?”

任蓉聽見韋炎的話,眼角挑了挑,這個男人難道不知道那兩個人都是他的女人,自己這麽明目張膽的追他,她們會給自己好臉色!

“是,總裁,我會盡快解決的。”任蓉得體的笑著,心底卻在咬牙切齒!這個男人是故意的!

“不過我很好奇,冷小姐這麽會與宮小姐這麽的熟呢?為什麽宮小姐要來見總裁還要對你說呢,直接打電話給總裁不是更方便嗎?”任蓉故作不解的說道,自己怎麽會看不出這個女人是在說假話。

對於那個宮雅柔,雖然自己才見過一次,但是心底卻是清楚的,那個女人太過於高傲了,怎麽會對自己的情敵說話呢?

“巧合而已。”冷鶯著急的說道,打斷了任蓉的話,心狠狠地跳了一下,這個女人猜到自己是假造的了!

“任秘書,現在這個不是重點不是嗎!最最重要的是你的處事方式,適合不適合我們公司。”韋炎淡然的說道,輕易的就把任蓉對著冷鶯的問題給化解了。

自己怎麽會不知道冷鶯是自己的編造的呢?但是如果可以殺殺這個人的銳氣,這樣也不錯!

“是,總裁,我會盡快解決這個問題的。”任蓉認真的說道。眼神微微的一變,這件事情似乎蠻麻煩的,而且這個男人看上去是不會幫助自己的!

“那麽就好!冷鶯你就回去休息吧,希望盡快見到你來上班。”韋炎淡然的說道。

“是,總裁。”冷鶯見韋炎終於將視線放在自己的身上,嘴角勾起一個幸福的危險,對於自己這個人也不是全然不關心的,這樣就擴了。

“任蓉,走吧,進去工作。”韋炎將自己的視線收回,心低微微的嘲笑了這個女人,隻要自己稍微示好一下,這個女人就會失去自我!

“遵命,總裁!”

冷鶯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目光裏透著一些深沉的意味,這個女人的背影遵命和絕煞有些類似呢!

韋炎走到自己的辦公室門口,腳步不由的一停,轉過身,看向了眼任蓉,笑容多了一絲的真誠。

任蓉見著韋炎的表情,小步的跑到韋炎的身邊,心底不由的感慨一下,果然組織秘製的藥膏效果就是好,才貼了這麽幾天,腿都好的差不多了。

“總裁,有什麽事情嗎?”呆呆的表情在任蓉的臉上綻放。

“沒有什麽事情,你替我去泡杯咖啡!”韋炎皺了皺自己的眉頭,漫不經心的說道,其實就連自己都不清楚為什麽自己要停下自己的腳步。

“哦,哪個咖啡。”任蓉好奇的說道。總裁專用雜水間裏的咖啡有許多種,這個男人要的是哪一種?

“你隨便泡好了。”韋炎隨意的說道,自己本來就沒有想喝咖啡,這個不過就是一個借口罷了!

“總裁,你確定

嗎?”任蓉小心翼翼的重複了一遍,眼底的星星又開始一閃一閃了,這個男人對自己還真是放心,自己一定會好好的給他泡一杯咖啡!

“確定!”

任蓉看著韋炎離開的背影,嘴角勾起一個燦爛的笑容,那裏麵似乎有那種咖啡哦。

“總裁,喝咖啡。”任蓉小心翼翼的端著咖啡走到韋炎的桌子旁邊,眼底有著深深的期待!

“哦,放下吧,你可以出去了。”韋炎隨意的說道,視線卻始終在自己手裏的文件的身上!

任蓉看著韋炎專注的樣子,腳卻始終沒有離開麵前的土地!

韋炎感受到任蓉的視線,眉頭皺了起來,這個女人是怎麽回事,怎麽還不走啊!

“任秘書,你還有什麽事情嗎?”韋炎抬起自己的頭,淡淡的問道。

“沒有什麽事情,隻是想知道咖啡的味道好不好。”任蓉無辜的看著韋炎,隻是眼底卻有著一種惡作劇即將成功的笑容。

“哦,等我喝了我會告訴你的!”韋炎隨意的說道,視線回到了自己的書上,心底感到一絲的不安,這個女人為什麽一定要看著自己喝下這杯咖啡,還是自己的這杯咖啡裏,被她下了些什麽東西!

“不由嘛~總裁你就現在喝了,然後告訴我就可以了~”任蓉的眼裏滿滿的都是期待。

“這杯咖啡有什麽特殊嗎?”韋炎不解,這個女人想幹嘛。

“沒有啊,隻是一杯普通的咖啡,但是是我用自己的愛心泡製的應該比較好喝。”任蓉天真的說道,看著韋炎的目光是那般的真誠。

韋炎看著任蓉的表情,隨手端起了咖啡,送到自己的唇邊,輕輕的抿了一口。

“唔~味道不錯,沒想到你泡咖啡的水平還是不錯的!”韋炎笑著說道,眼底難得的多了一絲放鬆的情緒!

“那是,味道肯定不錯的,畢竟這個咖啡可是很珍貴的!”任蓉笑著說道,滿意的看見韋炎喝下看咖啡,這個人還真不是一般的好玩。

“這個咖啡?你用了哪一種咖啡豆磨出來的。”韋炎漫不經心的說道,又喝了一口咖啡。

“KopiLuwak,年產量不過400公斤!”任蓉大聲的說道,眼底有著深深地得意,“沒想到總裁的咖啡間居然有這種咖啡,果然十分的有錢。”

“噗!”韋炎聽見任蓉的話,嘴裏的咖啡噴了出來!“任蓉,你是故意的吧。”

“沒有啊,我有問總裁要什麽咖啡的啦,但是總裁你說隨便的嘛~”任蓉委屈的說道,看了看自己白色香奈兒上的咖啡漬,眉頭不由的皺起來了。

“你知道KopiLuwak的中文名字是什麽嗎?”韋炎看著任蓉,一臉的哀切,胃裏感到一陣的翻滾,果然這個女人是不可以信任的!

“知道啊,你就是貓屎咖啡嘛~”任蓉嬌媚的說道,如果不知道這個咖啡是從貓咪的便便裏提取出來的,自己早就直接拿速溶咖啡解決了,還磨什麽咖啡豆哦~

“既然知道你還拿給我喝!”韋炎看著任蓉,一臉的憤怒,如果說剛剛不知道詳情的時候,喝咖啡感覺到一絲的幸福,那麽現在早就沒有了!

隻覺得胃在不斷的翻滾,一陣惡心的感覺直接襲擊著自己的喉嚨!

“可是都是在咖啡間裏的,總裁沒說這個咖啡豆是不可以用的!”任蓉無辜的說道,看著韋炎的目光是那般的無辜。

“可是我不是在上麵寫著,‘宴客’兩個大字嗎!”韋炎看著任蓉的目光多了一絲的冷酷,這個女人肯定是故意的!

“額,有嗎?沒看見!”任蓉毫不猶豫的說道,眼底有著得意的神色,那麽大的兩個字自己怎麽會沒有看見呢?隻是自己故意忽略了,順便把那張紙給丟了而已。

“是嗎?”韋炎的眼神不由的淩厲起來了,這個女人的膽子還真是大!居然敢公然的對抗自己!

“是的,可能是我的上任秘書給丟了~”任蓉眨著自己無辜的大眼睛,嘴角含笑的說道!

“你認為我會信嗎?”韋炎冷冷的說道,這個女人把自己當成了小孩子了吧,說話居然這麽的不經過大腦!

“可是事實就是這樣的啦~”任蓉嗲嗲的說道,隨意的拋了一個媚眼給韋炎。

“事實什麽事實,任蓉你的膽子還真不是一般的大!”韋炎的眼神越發的犀利了,嘴角反倒勾起了一個笑容!

“沒有嘛~人家真的不是故意的,而且我看這個咖啡最最貴!”任蓉故作無辜的說道,雖然自己沒有喝過貓屎咖啡,但是對於他的價格還是略有爾知的!

“算了,你給我出去!”韋炎無力的看著任蓉,如果在說下去,自己可能會被氣死!

“可是總裁,人家的衣服~”任蓉臉帶媚意的看著韋炎,身子微微的向前傾!

“你的衣服怎麽了?”韋炎感到自己的腦字裏的某一根神經有斷裂的趨勢,如果早知道這個女人是這樣的貨色,自己一定不會讓她進入公司的。

雖然現在也可以開除這個女人,隻是自己舍不得啊~這個女人可以創造出高於她工資的價值。

“總裁,你剛剛噴了人家一身啦~”任蓉無奈的說道,紅唇微啟,語帶嬌媚,如果是一般的男人早就忍不住的撲上去了。

韋炎冷冷的看著任蓉,不知道這個女人又準備做出什麽出人意表的事情。

“那麽你想怎麽樣,還是要我陪你去買一件衣服。”韋炎冷漠的說道,這些女人還真是一個德行,總是想要找各式各樣的借口來接近自己,要自己的錢,雖然自己不在意那些錢,但是這種女人還是讓自己十分厭惡的!

“哎呦~不需要,這衣服回家就丟了!”任蓉笑著說道,自己怎麽會在乎這些錢,自己要的是這個男人上鉤而已。

“那麽還有什麽事情!”韋炎淡淡的說道,看著眼前的女人,滿臉的無奈,雖然這個女人的著裝是改變了,但是那個該死的個性還是和以前一模一樣!

“我隻是想總裁‘故意’弄髒人家的衣服是為了什麽嘛~”任蓉忍住自己內心的厭惡,嬌媚的說道,看著韋炎的眼神說不出的**。

韋炎看著任蓉現在的表情,居然感到了一絲的心動,這個女人隻是換了一身衣服而已,為什麽就將**與嫵媚還有優雅結合在了一起,而且沒有絲毫的瑕疵。

“我沒有故意弄髒你的衣服!”韋炎無奈的說道,聲音卻是輕輕的,或者自己的內心十分的清楚,自己無論說什麽這個女人都不會接受的!

“唔~我知道了,總裁一定是想要那個了,人家不介意的。”任蓉笑著說道,手指緩緩地伸到自己的披肩上去,作勢要將披肩揭下來。

韋炎隨意的看著任蓉的動作,臉上帶著曖昧不明的笑容。緩緩走到任蓉的身邊,將她從背後擁進了自己的懷裏,眼神卻是冰冷的,這個女人既然敢玩火,那麽自己就好好陪她玩玩!

“總裁,你……”任蓉吃驚的看著韋炎的動作,身子微微的一僵,對於韋炎的動作任蓉感到了震驚,這個男人居然會主動的靠近自己。

(本章完)